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小蘩
陈小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807
  • 关注人气:1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女性诗歌”的重构 作者 陈亚平

(2013-12-09 13:03:14)
标签:

文化

诗歌评论

原创

分类: 文论

“新女性诗歌”的重构

                             

 陈亚平

 

       中国“女性诗歌”是在80年代中期“第三代诗界”写作背景下确立的文学群体,这一群体的诗人大都从“朦胧诗”过渡直至与一种新诗潮对接。从“朦胧”的自发到“后朦胧”的自觉这样一个展开与转升阶段,使中国女诗人群体的创作立刻有了独立的主体意义,因为她们主旨的“女性意识”是向人性的另一深度进行个人视角的体验,这明显区别了“朦胧诗”对人生价值的题旨。但80年代后期确立的女性诗歌,既有“第三代诗”反判主流语境的基础,也有西方后现代诗歌思潮深度影响的基础。比如女性诗歌关于“回到和深入女性自身”这一命题,既有对美国自白派女诗人普拉斯关于内心体验的借鉴,又有对法国杜拉关于性意识、死亡意识的一定程度的挖掘。这方面的重要代表诗人是翟永明、海男、陆忆敏、唐亚平、伊蕾。为此,我坚称:80年代后期的中国“女性诗歌”写作,获具了坚实的后现代艺术基础,也就是说,与西方的影响、融会有时间上的关联。而同在80年代“女性诗歌”这一群体中,也因诗歌观念和艺术方法的分野,形成了另一向度的女性诗歌写作,她们是以非非主义诗歌观念为主导的女诗人陈小蘩、刘涛等。作为女性诗歌群体的另一种重要构成,陈小蘩的诗歌追求,从80年代初就带有真正冥想气质的哲理氛围,如《橡皮猎人》以一种创造心理幻想的精神现实来展开诗意的探索,奠定了陈小蘩80年代初在女性诗歌写作中的独特思想视境,也因之减弱了她诗歌中的性别特征。她一贯坚称:“诗歌作为一种人类精神和文化的产物,它不具有性别。不应该有文字之外的“魅”,迷惑、引诱、暗示阅读者”。此外,也由于陈小蘩在非非主义诗歌群体中的独特位置,造成了她在80年代后期“女性诗歌”群体位置中的边缘化(主要是名声)。

 

 

一、诗意向度提升到精神层面

 

 

80年代产生的“女性诗歌”更侧重对女性内心生命历程和包括情性意识在内的人性深度的创建。“女性意识”具象化了的“黑夜意识”几乎代表了一个时代的女性体验的重要尺度。为此,女性独立的主体意识受到了女诗人群体自觉和空前的挖掘。如翟永明《与死亡对称》中整体性建构的生命经验,唐亚平《黑色沙漠》中揭示的女性人性本能和内心世界的本质。但同属这个群体构成的女诗人陈小蘩,却开始将带有“女性意识”的对精神视境探进的个人视角引入了诗歌创作,尤其在90年代后期至21世纪开端,陈小蘩对诗歌创作所获具的资源,进行了重新审视,并相当程度地建立了她对禅宗哲学《水与转轮》,对存在主义思想《看见两只鸟从天空飞过》,对虚无主义《精神树冠》,对玄学《在水中》感悟与纵深把握的诗学基础与理念。从80年代后期构成陈小蘩诗歌思想的核心是禅的哲学与渗透到心灵中的和谐精神。她曾对这种观照性的存在的宁静境界,进行过高峰体验,甚至近乎异端的绝对追崇。她始终力图借助诗歌这一精神之门,来揭示深度的终极的最高精神。正是陈小蘩超越了作为一个女性人性中深含的感性本能,感情本能和肉身经验的必然限度,才使她整个作为精神塑造的女性心境,上升到更高的境界。当然,陈小蘩这种禅悟心境的达成,也有其外部成因对心灵的直接影响。我认为,主要分为:期待超现实境界达到灵魂的安息;期待一种高于存在(包括肉体)的旨意来冥想心灵本身经历的凡俗过程。这两种期待表明了陈小蘩已经在诗歌的境界中领悟到:生活在纯精神之中才是最高的美或真。因此,她在《寒冷的川西北高原》组诗中,通过“水与转轮”表达了一种向往“无限”的神秘意识,一种对未知之“在”怀有的景仰之感,以此作为诗意获具的最终境界:“水的能量/水的韧性/转轮被水击打/推拥/……生命与流水同在”。陈小蘩诗歌观念中所要进行的审美对象——生命,并不是“女性诗歌”群体普遍关注的女性生理、心理体验的肉身与情感现实,而是贯穿在事物历程中的一种精神,一种形而上的“在”的体悟,即追崇生命过程中所要获具的一种理性思辨,以涉及存在物的普遍本质。这种诗意展开的空间,就是审美层面所包含的供感官知觉的思想层面:“是穿越现实的阴霾通向未知,以充满灵性诗意的写作直接进入精神的疆域,探寻汉语所能触及和言说的精神世界,考验写作所能抵达的深层”。(陈小蘩《开启敝亮的精神之门》)将诗意的价值取向确定在人类智慧所能达到的最远境界的指向中,是陈小蘩诗歌审美向度区别所有“女性诗歌”的重要标志。因为,中国女性诗人从20世纪40年代到现在,主体上都是以女性身心体验为视境而建立诗的审美体系(郑敏除外)。从而,陈小蘩在90年代后关于诗歌精神层面的探进可以说在诗歌审美上具有独立的价值。《在水中》的几个片断中,我们可以感到指向知性的努力的痕迹。又如《小磨房》:

 

小磨房和一位老人

长年居于河流之上

木头的房子浸满水渍

被风刷得黢黑发亮的脸

有牦牛与马群奔过的印痕

老人与河水同住

 

陈小蘩比当代任何一个女诗人都更接近用自由联想去达到“思”的内涵的发展。她在诗中,透过文字“思之绿色翻卷成内心绿的波涛”《森之思,翻卷出内心的绿》她最成功和最典型的效果是由简约的词和诗意地对某些事物沉思构成的。如《精神镜像》、《形的上》她阐释“未知在不断地发现中突现,它身后事物神秘的光泽隐约闪烁,它使我着迷……我试图捕捉住经验世界之外的象,它比我们眼睛看到的世界更真实,更博大深邃”。我认为,陈小蘩诗歌的力量在于:它并未在经验的世界中去预言,而是重新设置了一个全新的超验世界。所以,诗意基本是建立在玄想维度上的:“书翻开在最初的位置。/稿纸上长长的空白/还是长长的空白”。“先飞走了两只鸟/又飞走了两只鸟”。我们不知道“空白”与“飞走了”相对“存在”是什么时,我们已经栖身在对“存在”的某种领悟之中了,即把时间本身当作与其它存在物并列的一个存在物,彼在的时间,就是并存于此在时间之中的。从《看见两只鸟从天空飞过》、《嚼玻璃的两类人》、《月亮高度》等作品显示了陈小蘩在当代“女性诗歌”的诗学,审美和题材视野中极端个人化的创造,同时也是尚未被中国当代女诗人开掘过的诗歌写作向度的探索。当我们以8090年代的女诗人写作状况去界定“女性诗歌”的时候,必须结合陈小蘩的创作已为“女性诗歌”提供了另一基础的这段历史。

 

 

 

 

二、诗歌文学介入现实

 

 

“女性诗歌”延续到90年代后至21世纪初的核心特征已经异变为“多元化”写作,其中商业时代都市生活特质化现实,在女性诗歌主要群体创作中有了一定程度的展开。翟永明在90年代中期开始将女性意识的发掘转向对外国现实生存场景的描写,直到90年代末期的《军装秀》等作品,显示她已对中国现实生存状况有了“评述”的关注。而唐亚平、伊蕾、林雪、海男已经阶段性地处于“女性内心体验”的多元化写作,其“女性意识”的总体面貌,在高度商业化的文学语境里,异化为“多样性理解”的泛女性写作。而后起女诗人尹丽川、乌昂将80年代萌显的“性意识”创作主张,以偏离规范的极端“感官现实化”出现在21世纪开端的女性诗歌写作语境中,并称“下半身写作”。尹丽川、乌里昂推崇的“下半身写作”肉身体验主张,实质是对20世纪80年代女性诗歌“性意识”受压制语境的全面逆转,因为在物欲时代,个人欲望的展开和表达有了宽泛的社会状态。总之,90年代后期,女性诗歌的新状态直呈为两大变化:一、以翟永明“评述”现实生存场景的“写实”取向;二、以尹丽川推崇肉身化写作的“前女性意识”解体或边缘化。然而,21世纪开端,女诗人陈小蘩将女性诗歌的位置和写作题旨的变化,第一个放在中国当下现实生存的精神性问题上加以关注。也就是:以女性的特殊视角和价值准则去判定、审美、关注这个商业时代。为此,陈小蘩主张:“21世纪写作关注生命、关注当下……承担苦难,承担人类共同的命运”。成为21世纪以她为代表的女性诗歌最激进的先锋特征。因为陈小蘩持先锋倾向的准则首先是:对当下流行的价值观、生活方式和生存的命境采取蔑视、批判(而非“评述”)的姿态。她说:“中国女性诗歌”如果没有历史反思的阵痛,也就没有女性精神维度的生成。”我认为,她的“历史概念”是指整个现实时代的宽泛进程,包括对人性,自由精神和现实价值,主体追求的时代语境。如《正午的黑暗》开了中国女性诗歌揭示时弊、关切社会缺陷的批判意识的先河,核心在重塑当代知识人对社会的良心。《正午的黑暗》以一种反省精神的维护和发掘,表现了一种承担现实命运的“新女性意识”,这与女性诗歌群体不直接触及现实生活弊端形成了极大的对比。《正午的黑暗》也许预示着中国当代女性诗歌所要弘扬的新女性精神,就是寄寓中国女性超越个人功利的写作良知。又如《拒绝的乌鸦》、《主题公园:叙述一种可能》、《虚无的火焰》、《豹与丛林梦境诸象》等诗歌,是当代女性诗歌群体永远不能对应与比附的又一挑战之作。虽然这些作品处于体制文学“非主流”位置,但它对显在的、受到普遍关注和反思的社会历史责任,表现出了女性视角的渗入的自觉。这种在文学力主社会承担、批判职能的介入式写作,第一次将中国当代女性诗歌的生命意识和“女性意识”写作,提升与扩展到“新人文女性精神”的高度:对社会的进步负责,对社会的文明命运负责,对社会的道德价值追崇,对社会的科学精神负责,以及人类在当代的整体命运,应成为新女性对社会历史反思与批判的写作基点之一。而《正午的黑暗》正是借助一种个人命运处境与社会责任矛盾之间的深度体验,将自己的女性人文关怀意识与人性意识,置于当下的生存现实之中去开掘。如陈小蘩所述:“正是个人锥心之痛的经历与现实的同构”。《正午的黑暗》通过当代的社会问题突显了文学的批判意义,并力图从女性的人性立场、女性的道德心理上,推进一种“新人文文学”的审思维度,以重构女性的社会良知体验与介入精神。当代中国女性诗歌从70年代末舒婷复活“人性情感”到80年代后翟永明的“内心生命经验”再到21世纪初尹丽川的“肉身经验”都是沿着一条女性自我心灵观照的主线来展开,只有女诗人陈小蘩能超越在女性心灵世界之外,去关注并建立起她批判与反思的个性品格和精神层面上的思想深度,但当下她这种改写女性诗歌深层和格局的个人作用,还有待于文学的历史更公正呈现出一种公正的文化境遇。

 

 

 

 

三、诗歌艺术的自觉

 

 

陈小蘩的女性诗歌在介入人的社会命运意识的同时,也自觉于关切并发展自己的诗歌艺术的本体,她表述为“着迷于语言的各种不同呈现方式……我不能在同一语境里永久地栖居”。80年代中期,她的《银与灰的间奏:圆明园》、《橡皮猎人》创建了“表层意义之后”的“不确定性”写作方法,为她脱离女性抒情模式的转型,起到了推动作用,从80年代中期一直到21世纪初,她都专注于一种“非叙述的叙述化倾向”来表现诗歌的多义性和视觉上的直观审美,其语言特征因为有绘画感而助长了文字的经验的联想这一趋势。我认为,在中国女性诗歌群体中,她的语体形式是最清晰的。归结为:一、视觉叙情式。整个诗歌句式具绘画形象突显出的空间感,既承接一部分逻辑线索上的叙述,又展开隐性的“写意”的情绪铺陈。如《小磨房:水与转轮》、《鱼与蝴蝶花朵诸象》、《在水中》、《虚无的火焰》等。二、“哲学感的句式”。陈小蘩是惟一在诗句中运用“哲学感”句式而又不生涩的女诗人。不像海男过于理性,所谓“哲学感句式”是选择半抽象的哲理性形容词结合于诗性很浓的名词之中,借以烘托一种“陌生化”与“深邃感”。如《虚无的火焰》就带有一种“哲理氛围”。《关于书和文字的幻想之旅》、《形的上》、《精神镜象》均具有这种句式结构和哲学幻觉感。三、“诗性写意式”。陈小蘩对语言形式的倚重,来自天生的语感和语义视境的平衡拓展。她的语句不乱、不涩、不隔、不白、不滞、不岔,适合所有人的经验解读范围。我称她为,“中国的杜拉斯”,她的叙意很具有诗性,会产生强大的幻想激情。如《豹与丛林梦境诸象》、《小磨房:水与转轮》。其中现实情景与体验的提升,使感性与理性的结合显出高度的自然,这种抽具象统一的句式风格,与她的现实处境(数学教师和画家)与心灵活动特质(幻想思维与象征思维方式)有直接关联。

女诗人陈小蘩类同“女性诗歌”的特征并不显著,从而使她的写作保持了“中性化”的倾向,这对“女性意识”语境中的8090年代女性诗歌写作,是一种本体上的重构和深化。

 

 

 

 

四、新女性诗歌的重构

 

 

中国“女性诗歌”所主导的写作历程,正对应了中国当代社会意识的变构与转型这一机遇背景,它的展开,是在历史现实语境的动线基础上完成的。20世纪80年代提倡“性意识先验幻觉与黑夜意识”是因为与“人性解放的新思潮历史”相对称;90年代后期至21世纪开端主旨的“后性体验”是因为与经济时代后现代状况下的“人性物质化历史”相对称。显见,80年代的“前性意识”与21世纪的“后性体验”只是基于一种内在逻辑的历史“显象”,本质上是各种不同根系变异后不同层位的语境,甚至是一种沿历史之线的写作策略,它产生的关联性,并未创变思想进程,而仅仅是一种新时期语境下,如性写作思维对“性”的后设判断与更感性的解读。因而80年代与21世纪关于“女性内心体验的观念”本质是异质同构的历史承接关系。因为尹丽川的“下半身”并未为翟永明的“黑夜意识”提供本质的划界,那种对悖逻辑的分野。从而,仅仅围绕这种历史承接关系来谈“女性诗歌”的时代指称,意义并不大。我认为“新女性诗歌”应是现代人性的前置与社会人文现实介入、先验知性探进的多重愿景,具体应从以下向度展开:

一“新女性诗歌”写作应导入一种人类共有的潜存的知性本能,因为女性感性直观与感性体验提供的生命经验的世界,总是有限制的,不完备的,部分的。因而,“女性诗歌”介入知性世界的方式,应当是无限的,无性别界线前置的写作。

二“新女性诗歌”写作应导入“自然人生成”、“生命向社会现实生成”这一深刻命题。因为社会命运与女人命运的对立统一的关系,历史地积淀在生理与心理现象的体认之中,就是说:当下的“新女性诗歌”写作,一方面要使理性形式(伦理的人)获得感性内容,使它具有现实性;另一方面又要使千差万别的感性世界(自然的物)获具理性形式,使它服从人的社会必然。即是说,女性诗歌的审美尺度,不仅取决于对自然生命的感性判断,也应包括生命个体所依附的社会处境的理性判断,甚至是评价、界定、批判和关怀。“女性诗歌”作为现实社会的精神现象与心灵产物,在介入现实世界的向度上,决不应当是“第二性”的,它应是写作本身的社会行为所使然,从这个基点上,“女性诗歌”是“无性诗歌”,若真有性别特征,那只是表现形式的语码个性。

 

                                          

 

2005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