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小蘩
陈小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807
  • 关注人气:1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星星》诗刊2013年7期我的诗歌存档

(2013-12-09 12:40:25)
标签:

文化

诗歌

原创

分类: 诗歌

   诗歌:阿拉山口,为永恒所思

        是什么在击打我的灵魂

     文:比大海还蓝的蓝

 

 

 

阿拉山口,为永恒所思

 

1、阿拉山口采风

 

 

“阿拉山口——黑风口,一年四季的大风

吹走的不仅是石头,还有人。”

出博乐,东北78公里处,绵延不绝的天山山脉

打开一道缺口,通向域外

旷野的风、大漠的风、准噶尔盆地上四窜的东西南北风

群山里碰壁折返的风、无路可去的风

在此处,阿尔套山和巴尔鲁克山之间

寻找出口,阿拉山风口,风如潮水涌入

竞相挤出,中亚通往西方的缺口

风行如人,扎堆奔高处走

 

 

“阿拉山口的风,五级六级不算风,

七级八级是小风,十八级大风也普通。”

冷冽的风。感觉身边有无数个风机要命地吹

浑身上下,衣服裤子哗哗地乱响

头发直立,脸上肌肉随风波动

站立不住的身体被风撵着跑

鸡蛋大的石头满天飞

在阿拉山口,你所能感受的都与风有关

不可抗拒的风搅动天地

狂风冲出群山的重围

向东,遇见艾比湖

湖里的盐、夹杂着沙砾

卷起漫天盐灰沙尘暴

 

 

“一年四季的风,从春吹到冬。

风吹石头跑,鸟都飞不了。”

阿拉山口的冷漠,落在荒凉山峦中

植物的回应比人从容

道路两旁树被经久的风弯成45

树枝随风起舞,恶劣的生态环境

鸟已遁迹,鸟能预感风险

狂野扑面而来的大风,起自荒漠

沿着天山山脉,吹向山外

大海,永无止息处

风中旷野,喧嚣中的寂静

天边细细的一道亮云

寂静中的寂静

 

 

2、为永恒所思

 

 

四周的景物消失,只有漫天旋动的风

天空,一团棕熊云厚实地压向原野

山峦随之遁去,沙尘和石头飞过

我来不及打量周围的灰暗景致

被风攥住、提升、眩晕

这种昏沉的状态只在一瞬间

大地,有形之物正无止境地滑向深渊

风力不可抗拒地推我

我所能感受到的存在,无形无相

风从两侧分开,流动着

又合拢,它那无形、尖利的指甲

刮在脸上,寒冷、刺痛

阿拉山口凛冽的大风,中断所有思想

我被一只无形的手牵引

迎着快速掠过的物体,疾行

低矮的房屋、站台、通往域外的口岸

艾比湖沿途堆积的白色塑料垃圾在风中招摇

无尽的空旷里,混乱和衰败中的沉默

我惊异其中隐含的和谐

 

 

它的存在,从不同的方向,指向远方

更辽阔、深邃的天空

自然所遵从的法则,导出

永恒中的存在。起初

我所能感受到的空旷、辽阔    

阿拉山口的大风,以及风中弥漫

艾比湖的盐灰沙尘暴

只是表层,具象的,这些细节全部指明

生存所要面对的险境。常年的大风、干旱

越是深入,越是在恶劣的生态环境里

无尽仓惶。命运像一块麻布口袋

厚实地、笼罩原野

这一瞬间,我习惯性地滑入

与自然对照,生命所显现的渺小、脆弱

万事万物中蕴含着不确定性,云图幻化

无穷尽地演变,置换。渐渐觉察和体验到

真相一经说出

就会改变或消失

我眼睛能见的空间,混沌、深远

 

 

消散的年代,消散的时间
永恒中瞬息的存在
此刻,我所临在的风
吹向大漠,荒原的心在今生游荡
绵延的群山,白云中的山巅
无止尽地指向深邃,虚空
肉体的痛苦也将停止,能留存到
未来之境的山川、旷野
寂静中的存在向我显明
我不会久栖此地。事实上

我一直选择在路上放逐此生
孤独地与自然相处

有一种寂静,它进入灵魂

然后,再注视肉体老去

已全然不在意

 

 

                  2012-1-23凌晨

 

 

是什么在击打我的灵魂

 

 

多年后的今夜,我又回到大漠

是什么声音从窗外传来

渔村里的鸡啼狗吠

渔船启动马达的嘟声,这夜安谧平和

是什么在击打着我的灵魂

使我从睡梦中醒来

 

 

我一直在苍茫的大漠里跋涉

疲惫、艰辛。一只兀鹰在我头顶盘旋

它在等我倒下

我为存在所思,为生存所思

为遥远的路途迈着艰难的步履

英雄的年代已经远去

与古丝绸路上的交河古城、高昌古城

楼兰古城一起在黄沙中湮灭

是什么在击打着我的灵魂

让我一次次从这些荒芜的死城里走过

 

 

远方的地平线上,云层深处滚来夏天的季雷

黯哑、沉闷的雷声辗过荒漠

暴风雨就要来了

在这没有边际的大漠里

我无处逃避

持续的高温使我幻觉

暴风雨的来临

干旱之年的滚雷

久违的暴风雨在击打着我的灵魂

它渴求被暴雨淋湿、浇灌

 

 

是什么使我凌晨醒来,翻身起床

写下诗行?一种倾诉的方式

思考的速度在诗歌里推进

而我偶然能从诗行里捕捉到

圣灵的感动,击穿我所有外表的冷漠

剥开坚硬的壳,柔软、孤独的心

只有在深夜独处时无需保护

是什么在击打着我的灵魂

在这片无遮无蔽的时空里

 

 

是什么使我在天高云淡的夜晚

和一群异乡人坐在鄯善的小店里

大口喝酒,大把抓肉

大快朵颐后,在简陋的客栈里

倒头就睡。无梦、无思

那夜的月光似水

滴漏在后来我所有无眠的夜里

明净、澄澈

回忆中留下一片透明的虚空

是什么在击打着我的灵魂

让我在离别多年后写下这一段分行的文字

 

 

重新回到梦中的可能有多少

重新回到童真的可能有多少

重新回到单纯

重新回到胎儿的状态

再经历一次诞生,重新演义一段生命的历程

或许我不会选择这条坎坷的道路

或许我不会承受太多生死别离

或许我不会为赋新诗,辗转反侧

或许我不会独自浪迹天涯

所有的或许都不存在

时钟在击打我的灵魂

滴漏使无眠的夜晚更加清晰、扰人

 

 

                        2010/3/3凌晨于三亚。

 

 

比大海还蓝的蓝

 

                         陈小蘩

 

 

慢慢地海风吹走了我的日子。我在鹿回头山下可以遥望大海的一间小屋里,一个人不觉中过了一个多月。每天除却最基本的生活,一日三歺简单地自己做和吃必须完成外,绝大多数的时间用于写作或阅读、思考。就这么默默地过着日子,我对自己说:你不是一直向往这样的写作生活吗?我并不为任何的专栏媒体㝍作,我倾心投入地是纯文学诗歌写作,这在当下是没有任何写作之外的其它价值的。我为内心执著地热爱而写,做自己一生中想做和快乐的事,这不就是快乐吗?所以我一个人在远方孤独、并快乐地写作。让写作进入自己的人生,成为生命中的一部份,成为每天生活里的必须,这是我在大病后,失去教师工作的常态。写作伴我度过苦寂、孤独的日子,因为有诗歌照亮我的人生,即使眼前没有了路,我还是能从绝望中走出。

这段日子我正在为自己的诗集写自序,因为追溯到这十几年的写作,我必须不断地自省,以达到、进入,自明的状态。在这个诗歌被大众忽略、日益边缘化的时代,诗歌外在的光环与价值都已消失,诗歌在考验着诗人的真诚和纯粹。重新找回诗歌精神,坚持写作中诗歌的纯粹品质。诗歌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真正的诗人需要绝地求生的智慧和勇气,不要用自亵和垃圾的诗授人笑柄,加深大众对诗歌的误解、困惑。我们际遇这个时代,一个多么需要诗歌精神净化灵魂的时代。诗歌精神是人文精神最重要、最高贵的部份,在最深的黑暗中诗歌精神敞亮人心。海德格尔在谈及诗人里尔克与荷尔德林时说:"即使世界进入子夜时,他在充当人类的守夜人。"纯净的灵魂一旦抵达诗歌精神的最高境界,秉承自由、高贵的灵魂,成为诗歌精神隐喻的存在,在世界进入子夜时,为人类守望。

诗歌精神的普世关怀、救赎,超越宗教、政治,也超越国界,诗歌是无国界的,它甚至超越不同文化背景的语言。诗学者们采用了大量正词来界定诗歌精神:作为人类所有意识和行为指向的最高境界,是对人类精神家园的最孤独和最勇敢的守望,持守自由和高贵的灵魂,以及对灵魂的净化,为灵魂的救赎和辩护…⑴尽管众口纷呈杂置,我们必须知道:诗歌精神之于诗歌的重要,诗歌精神之于我们所处的时代的重要。一个进步的社会必须有人文精神和诗歌精神的介入。

诗歌精神是照亮黑暗的光,它始终在我近前闪烁,或明或暗,每当我猛地伸出手想要捉住这光时,打开手指却发现手心里什么也没有。无法捉住的光照在伸出的手背上,它存在。尽管维特根斯坦早就告诫:对于不可说的东西,我们必须保持沉默。

重读往日诗歌,重读经典。

照耀内心精神的光芒贯穿人类全部的精神史,在黑暗中自明的心灵,高贵的灵魂,鼓羽展趐白光划破夜的黑。使我瞬间顿悟: 沉静下来,对诗歌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沉静使人以平和、包容、接纳的心,读书、读史、读自然,读人生这本大书。驻笔,推窗望海。比大海还蓝的蓝染蓝心境。沉静、空明,持守内心的纯粹与孤独。

 

                                             

二零一三年三月七日三亚鹿回头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