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小蘩
陈小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946
  • 关注人气:1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情感的B大调

(2013-05-24 18:44:59)
标签:

文化

诗歌

原创

分类: 诗歌

情感的B大调



情感的B大调
http://www.zgnfys.com/a/nfwx-41269.shtml

 

中国南方艺术网主编曾蒙先生来信说:有读者想读我的《情感B大调》。

于是翻出这首当年载于“现代诗内部交流资料”的这首诗,诗成于1984年。

 

 

情感的B大调

 

——献给辉煌的夏天 

 

                             陈小蘩

 

 

 

 

那一夜   你把船划向星海   笛音飘落   天上的音乐   她的竹笛削成了   金风悠悠地灌入透明音孔    四野重又回淌如流的歌    从东方椰林飘香的低凹地    一万只银帆送来动人的风   酢浆草   爆开的河湾   日光多情播撒相思    绿色草坪在此等谁     你的诗人    曾使少女陷落比黑暗还要深沉的绝望    那一晚他把船划向星海    小岛的哀怨幽暗地写下河流    逝水向东   作梦的少女    不再有蓝色的眼睛    她丢失了她的眼睛   少女蓝色的    眼睛

 

 

那一夜你把船划向星海   寻找梦中的沙鸥   潮水退后   你不曾回来   她从此就在这儿砂礁上佇立

 

 

云一般涌来彩色纷乱的旗   人群喧嚣    嘶哑地呼喚   雪片一样飘落   狂热来自水的沸点    来自地心灼热的突变   红色岩浆飞溅   飞溅着少男少女们虔诚的信念    手鼓和脚铃响至遥远   白色的墙壁记载童声的歌   从古代女巫的喉中失落   每一个轻盈的步履都留下血痕   在这儿   蓝天的底下   把岁月交给大海   永无止息的海洋   砂礁被撕裂被嚼碎被重新掩埋   潮水洗涤后   沉默以无言以空白记载劫后的平静   曾经一度失血的太阳再次升起   溶岩的血膨胀充满肥胖的躯体   蛇卵蜕变为美丽的蝮蛇   蝮蛇吞食自己的卵壳   橙红色的长棘海星惬意地消化   珊瑚虫的悲哀   尘埃过滤瞳孔   瞳孔夸张痛苦   热风在礁群中穿行   破译未知的褐色   那些渐渐石化的珊瑚   以复苏地热情翘首太阳   和太阳飞泻的光雨   心灵霞光般升起   再次纯洁   呈现宁静的幽蓝

 

 

那一夜   你把船划向星海   黯哑的歌梳着海波   梳着细风   梳着她紊乱的千缕柔丝  潮水落下   你不曾回来

你不曾回来   她从此就在这儿   砂礁上佇立   

 

被群山肢解的热带风   臃肿的躯体掠过海面   掠过汗毛般竖立的面孔   在这儿   浓重的夜色里   所有的潮水向一个方向翻涌   浪涛起至海底   升上云层又落入深渊的船    在碎裂   在嘶喊在狂笑在呻吟   在痛苦在膨胀在黑的海红的浪紫的血   在死的绚烂中和悲恸和泣绝和低咽和爆炸   竖立起一群传说中的礁岩   和传说一样久远的   空惘

 

          你是谁 

                        你到哪里去了呢?

 

 

在这儿   无花果摈弃的地方   没有深渊    潮汐把我载向    深渊    珠母贝缠绕我透绿的长发   那些曾撩拨春风戏谑太阳的长发   浮萍一样飘流   翻译良宵的月诉说凄凉  

    凄凉哀倒在海滨磷火下陷的微弱之光中   更为心酸的是目睹自己的影子   从身体中挣脱   大放俗艳的光彩   尸体走向旷野   无端地一路狞笑

 

 

在这儿   海滩上礁石坐化为泥胎   热带风穿透它的躯体在它的体内作忘年的舞蹈   忍受踞齿的开合   礁石的心渐渐风化   渐渐风化   

遵循皮肤一样黄色的土地的嘱托   手鼓和脚铃响至遥远   悠悠地   呼唤兄弟的声音   黄昏升腾的暮霭泛起浊浪   蛮荒与狂暴归于沉默   面对黑与白   群山与岛屿   全都跪下了   星星退缩 

 

 

只有你   只有你起至我迢遥的记忆之海   蒸腾而来迫使我合上眼睑的   不就是云的单纯吗   海平线上那一抹绚烂的曙光无边的蔓延   以金黄的流云   血红的流云   紫黑的流云   堆砌而来   向我合拢的   不就是你伸延的手臂吗

 

 

是北国的冰雪将我凝止了吗   沉积地下的熔岩   灼热地翻滚   以无形之力握住我

    随你升起   随你升起   我将完成被撕裂的绝望   以刹那的光   照耀世界

 

 

风来了   风来了   丧钟般哭向海滨墓地   沉重的礁石是矗立的纪念碑   每一座凸起的裸岩都流淌殷红的     从何时起   我离开和我一样灼热的姐妹   迷失在这灰白冷漠的沙滩   迷失在这热带风走过的荒岛上

那围绕太阳旋转的行星   美丽的水星   金牛星座   银河系所有辉煌的家族   天空所有的星星   不就是你投射的幻觉之光吗   象霓虹一样升起的   不就是高高举起感召我的手臂吗   此刻   你到哪里去了呢   那些幽蓝天空陨落的花呢   可曾记得为灵魂   静黙地捧上一束思念

 

可曾记得••••••

 

圣洁阳光的手指抚摸大地   那透明的皮肤第一次与这片无涯的蓝灰色融合   古老黄河的女儿   醉了   那暗红的河流因你的触摸而上升   而泛滥而溃决堤岸   横溢大地   化为液体澎湃的潮水   涌起来   涌起来   此刻所有禁固的激情全部释放      涌起你如火的红色   传说中的河流粗犷野性的河流   在胀裂在抽搐在流溢中领取狂欢之蜜    跟我来吧    太阳的七色属于你   玫瑰星云将因你四季常香   天空所有的三叶云属于你   流星属于你   银河属于你   跟我来吧   古老黄河的女儿   如同被鼓胀的红帆   大漠热风渴望驼铃清亮的回声   把我南方碧绿的木笛带去吧   那里有为你而唱还未升起的歌   把我灼热的黄土带去吧    那是为你封存   还未泛滥的潮   到我的东方来   吮吸紫红草莓丰满的露汁   穿越蒲公英淡黄的花径   荔枝树弥漫的香气为我们引路   我的红色属于你   我的黄色属于你    我的茜红与幽蓝   属于你

 

那因热切而震颤渴求着的小屋呢   含羞草般伸开的手臂呢   盐的味觉刺激童贞的肌肤

回向扶桑的太阳   裏伤的羲和之子留于箭矢的血   落向大地   那曾被赤血浸染过疯狂过热烈过   失去理智的   混乱的惶惑的   就是土地吗   唯有创造或毁灭的快感

疯魔地   在九州土地上漫卷   当市声重新敲响地面   流行乐   热烈地齐唱挤进人声   海与天之间点点白帆   可曾记得这个   辉煌的夏天

 

 

那一夜   你把船划向星海   笛音飘落天上的音乐   海藻拥着我   珊瑚拥着我   成群的蓝背鸟拥着我   夜光虫覆盖   蓝色宁静的海面

 

 

心无声地铺开   桔橙与黛紫   红与黄   月色的瀑布泻下   泻下如歌的耳语   如斜阳辉映大海   大海弹拨无声的音乐   木菠萝蜜样的飘香   南国的歌   无花果和所有的树全都绿透   从橄榄山上走来的夏天     近了   夏天近了   从塔希提笔直的阳光里    走来的夏天   近了    夏天近了   

从羲和的扶桑走来的夏天   近了    夏天近了 

夏天近了 

 

 

                                     八四年九月二十五日于百花潭

 

                                      载于1985.1《现代诗内部交流资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