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晓波
张晓波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2,170
  • 关注人气:7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辛亥人物之袁世凯:逼宫清廷 钓翁谋位

(2011-03-17 01:20:24)
标签:

杂谈

 

 

洹上野老小王侯

 

武昌起义爆发第二天,即19111011日(夏历八月二十日),这一天,是袁世凯五十二岁寿辰。该年政局动荡,大清国四川与湖北省的保路运动风起云涌;京城之内,“暗杀党”更是兴风作浪,人心惶惶;皇族内阁的排汉倾向愈演愈烈,汉人高官对政府越来越不满。不过,政局越坏,袁世凯的寿诞,倒是越办越热闹,这一天,前来给袁世凯祝寿的亲信旧部,比往年更多:赵秉钧、张锡銮、倪嗣冲、袁乃宽、王锡彤等,纷纷“咸集洹上”。

“洹上”,是河南省彰德府北门外的一个小村。1908年,袁世凯因“足疾”被迫“回籍养疴”,他便在彰德北门外洹上村购置了一座别墅,加以扩建,提名“养寿园”。园内亭台楼阁,错落有致,山石叠翠,池水碧绿。袁世凯曾弄舟池上,持篙立船尾,其兄袁世廉则披蓑垂纶而坐,并延请天津某照像馆为他摄影,名曰:“蓑笠垂钓图”,并送上海《东方杂志》登载,以示寄情山水,鱼樵足乐,不再闻问政治。不过,袁世凯放情山水是假,韬晦待时是真,就在这个寄情山水的“养寿园”内,就设有“电报房”,随时可与北洋旧部、京城心腹联系。

“洹上”三年,袁世凯曾写《自题渔舟写真二首》自道心曲:“野老胸中负兵甲,钓翁眼底小王侯。

袁世凯的五十二岁寿宴一如往年,宾客盈门,觥筹交错,把酒言欢。正当寿宴尽兴之时,武昌起义的消息突然传来,“客座相顾失色”。武昌发生起义,不同于往常,革命党人以往的革命活动,往往在东南沿海一带,对大清帝国的高级官僚们来说,这不过是手足之疾,旋起旋灭,不值得大惊小怪,而湖北发生革命,则是祸起腹心,极难痊愈。与湖北一省之隔的河南“野老”袁世凯终于等来了机会。袁世凯立刻下令停止祝寿活动,“剧宴皆止”,又顾宾客言,“此非洪杨之祸可比”。“洪杨”,是指天平天国战争,曾经席卷中国本部大部分省份,前锋甚至一度直逼天津,后虽平息,但清帝国也几乎为战争所拖垮。值得注意的是,平定太平天国的,是咸同之际的“中兴名臣”曾国藩、李鸿章。而袁世凯仕途一帆风顺成为清季重臣,与李鸿章的大力提携是分不开的。袁世凯出此语,别有深意。

清廷与袁世凯一样,知道武昌首义“为祸至重”,而且此次清廷对于武昌起义的反应十分迅速。1012日,即令陆军部大臣荫昌帅北洋军第一军和第二军前往湖北镇压。在清廷平叛命令发布的当天,第二军军统冯国璋便秘密潜往洹上,请袁世凯面授机宜。袁世凯以六字秘诀作答:

慢慢走,等等看。

 

挟“寇”以自重

 

受命赴武昌平叛的陆军部大臣荫昌出生于满洲正白旗,曾受德式军事训练,资历较高,也是袁世凯旧交。受命平叛,荫昌的最大顾虑,即是如何指挥他根本指挥不动的北洋军。

自鸦片战争之后,清廷的正规国防力量满洲八旗与汉军绿营兵可谓屡败屡战,屡战屡败,太平天国运动最终得以平息,还是倚仗了湘淮地主团练武装。咸同之后,中央对地方诸侯日益忌惮。甲午之役,李鸿章本不拟投入北洋水师,但清廷满洲贵族与保皇(帝党)一派,纷纷请战,师败之后,又单单委罪于淮系卖国。庚子事变,八国联军侵华,慈禧太后懿旨召天下兵勤王,而东南自保。这是清廷统治力日益弱化的一个表现。实际上,清廷对中央日益弱化、国防力量日趋下降,并非毫无举措,这步棋就是1895派袁世凯赴天津小站练兵,督练“新建陆军”,即“北洋军”前身。“新建陆军”聘请德国教官,采取近代德国陆军制度,组建步、马、炮、工、辎等兵种,全部采用外国新式武器装备。与地方军阀武装、满洲八旗与汉军绿营相比,北洋军无论在训练还是在武器装备上,无疑是一支“现代化”的军事力量,由此,民国前十七年,北京政府数度更易,但始终掌握在“北洋军阀”之手,全赖北洋军的武力。但是清廷督练“新建陆军”的用意却与其结果相反,国家军队私人占有,是历朝历代难以克服的军制难题,明代甚至于启用“不知兵”的太监监军,迫使地方军事长官服从中央诏令,但终于没有免除明末大乱,各路诸侯拥兵自重的困局。北洋军的私有化轨迹也不例外,从小站练兵开始,袁世凯的私人、亲信担任军队各要职,下至卒伍,上至官长,皆为袁世凯旧部私人,“兵为将有”、“只知有袁宫保不知有朝廷”。

荫昌碰上的问题,不是北洋军不能战,而是北洋军不愿为清廷战。在此时机,袁世凯旧交、素爱钱财的“皇族内阁”总理大臣奕劻乘机入奏请重新启用袁世凯,会同荫昌调遣各军。素恨袁世凯的摄政王载沣不得已,于清廷1014日(八月二十三日)下旨授袁世凯为湖广总督兼办剿抚事宜,“除湖北军队外,荫昌所率各军及水陆援军,亦得会同调遣”。这道诏命,没有把前线军事全权全部交给袁世凯,而只给了袁一个副职,对此,袁世凯回奏称,“足疾未痊,难肩重任”。清廷不得已,只有敦促荫昌赴命。

其时,京广线已经开通,从北京运兵至武昌,只需二三日,但荫昌号令不行,北洋军顿兵不进。袁宫保不出山,大清帝国最具战斗力的北洋军便一日不动弹。

 

从彰德到北京

  

为解荫昌之困,清廷于1020日再命“小站旧人”、协理大臣(相当于今日副总理一职)徐世昌微服前往彰德,询问袁世凯意图。

袁开出六项条件:一,明年召开国会;二,组织责任内阁;三,开放党禁;四,宽容武汉起事人员;五,授以前方军事全权;六,保证粮饷供给。这六条,实际上要把军事与政治大权,全部从皇族内阁手中夺过来,甚至于载沣与奕劻的地位,都将不保。

鉴于袁世凯要价太高,清廷只好倚仗荫昌。但北洋军顿兵信阳(河南)与孝感(湖北)之间,并不执行命令。 102224日,湖南长沙、江西九江、陕西西安纷纷发生起义。25日,革命军在汉口发动攻势,进展到三道桥。革命来势迅猛,不仅南方震动,北方的形势,也渐趋不稳。1027日,载沣不得已召回荫昌,委任袁世凯为钦差大臣接替其职务,“陆军部大臣荫昌部务繁重,势难在外久留,着即将第一军交冯国璋统率,俟袁世凯到后,荫昌再行回京供职。”同日,踌躇不前的冯国璋下令猛攻汉口,数日后就攻陷汉口。袁世凯未出彰德,就给清廷送了份大礼。但袁世凯组阁的要求,清廷并未满足。

恰此时,“滦州兵谏”帮了袁世凯一个大忙。武昌起义前,清政府抽调驻防奉天的新军第二十镇进关举行秋操,军至滦州,武昌爆发,清廷令其暂驻滦州。1029日,该镇统制张绍曾发动兵谏,要求在本年内召集国会、选举责任内阁、皇族不得充当国务大臣等。张绍曾的动议,与袁世凯六条相差无几。清廷内外交困,当即就下罪己诏。并准备随时“北狩热河”。

为防清政府过快倒台,111日,袁世凯终于离开彰德前往孝感视师。119日,清廷通过资政院选举的形式任命袁世凯为内阁总理大臣。载沣自动解除“摄政王”身份,以醇亲王名义退归藩邸。

19111011119,从彰德到北京,从“钓翁”到清政府的实际代理人,袁世凯走了一个月。同是这一个月,湖北、湖南、江西、江苏、山西、云南、贵州、上海、浙江、广西、安徽、福建宣布“独立”,中国最后一个王朝,终将落幕了。

 

本文参考以下著作:《武夫当国》(陶菊隐著,海南出版社);《袁世凯传》(李宗一著,国际文化出版公司);《我所知道的袁世凯》(文斐编,中国文史出版社);(《中国近代史上的关键人物》,苏同炳著,百花文艺出版社)

 

张晓波 2010-12-26

刊《新京报》,刊发稿有改动,此为原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