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玫瑰水手
玫瑰水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8,881
  • 关注人气: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郭德纲:《论五十年相声之现状》(剧场完整版)

(2006-02-19 16:38:16)
分类: 灰眼看人

郭德纲:《论五十年相声之现状》(剧场完整版)

“这个相声我只说过一次,以后我想也不会再说了。”

    刚拿到的最新一期《中国新闻周刊》,关于郭德纲的报道说起这段相声,据说那天台上台下哭成一片。那时候,郭德纲还是真正的草根,但在越来越红以后,注定也会越来越“主流”。看湖南台春晚中的郭德纲,清洗阉割过的段子,简直惨不忍睹,泯然众人矣。但愿郭德纲能留住自己真正的根,别因侯耀华一席语重心长的嘱咐,就把自己的段子漂白了。用自来水冲洗过的面条,再堆在碗里,干净是干净,可谁还有那个胃口呢?

    “2005年10月5日,天桥乐茶园,郭德纲和当时的搭档张文顺给相声迷们说了一段新创作的相声:《论50年相声之现状》。虽然这个段子中有很多响亮的包袱,但听了它,所有爱过相声的人会心碎!据现场的钢丝回忆,那一天,天桥乐茶园满座,连站的地方都没有了。演出结束时,许多人哭得和泪人似的。郭德纲的现搭档于谦当时就站在台下,也是泪如雨下……然而眼下郭德纲在公开场合的表现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当初很多人对郭德纲的相声“一见钟情”的时候,都会仰天长叹这相声怎么那么好,好到在电视上肯定播不了!可如今,凤凰卫视已经全程播出过郭德刚的相声专场,春节期间,郭也已应邀在好几家全国卫视上露面,其中不乏他曾猛烈抨击过的“总共就说5分钟”的那种毁相声的形式。在票房狂胜的大剧场演出中,观众也绝不会再看到《论50年相声之现状》《我想上春晚》等郭氏新创相声中的代表作品。即便是改编的老相声里的笑料,也是经过了二次漂白的。”(《中国新闻周刊》)

    以下是网友听录音逐字逐句记录下的这段相声的剧场完整版本,里面有很多经典的段子,随便提溜就是一大串,好些个被报纸网络摘进了“郭德纲语录”。那些个语录看着是挺逗人的,但还是得前前后后都看了,你才可能明白其中的真意思。这段相声名为《论五十年相声之现状》,其实说的不仅是相声,更是世事,笑中带泪啊,三十岁以上的看了恐怕没有不心酸的。人家郭德纲说了,“这个相声我只说过一次,以后我想也不会再说了。”放在这里,立此存照(三十多分钟的段子,只能阉割成几段,后面部分跟在评论里),希望哪天能听到郭德纲说第二回。

相声《论五十年相声之现状》郭德纲 张文顺演出本(剧场版)

郭:(上来先学张先生溜肩膀)
张:这样遭罪
郭:啊,是啊,那我这边儿(换个方向继续溜肩膀)对称,他好看
张:哎
郭:来的人不少,头一排都快坐到台上了
张:你瞧啊
郭:刚才啊,是我舅舅啊,老先生多坏啊,刘坏水儿他叫,说的一段儿双簧
张:恩
郭:让两位老先生下去休息一会儿
张:对
郭:换上我们爷儿俩来
张:哎
郭:大伙都熟悉,张文顺张先生,相声界的老前辈
张:不敢当
郭:自幼从艺,北京市曲艺团头一科的学员,那一班的大学长
张:就我岁数大
郭:是不是啊,北京市面儿上这几位相声名家,都是跟着您长起来的
张:那会儿我十九他们十二三
郭:是不是啊
张:对
郭:老前辈啊,干了很多年,后来呢,让团里开除了
张:你提他干吗啊
郭:现在这事就不叫事了
张:那会儿叫什么
郭:那会儿人封建啊
张:你说你说
郭:同学的家长们不干啊那会儿
张:咱可说明一点啊,女学生,女同学可没意见
郭:对对对对对
张:倒霉倒在这帮老封建上了
郭:有道理,有道理,得亏国家拦着您啊,要不然老艺术家早就成老流氓了
张:咳
郭:这是玩笑
张:玩笑
郭:相声前辈,张文顺
郭:有认识我的有不认识我的
张:恩
郭:学生叫郭德纲
张:对
郭:相声界的一个小字辈
张:恩
郭:从七八岁开始学,到今年干了二十多年了
张:怎么样
郭:很对不起大家
张:为什么啊
郭:没有成绩啊,很惭愧啊,刨去我们家里的亲戚没人认识我啊
张:瞧瞧
郭:心里不是滋味啊
张:咳,也别不是滋味
郭:把我搁到王府井没人认识
张:哦,搁那儿是不成
郭:你认识我么,哎,走了,你看见没
张:王府井这不行
郭:搁张先生行了
张:我呢
郭:我,张文顺
张:问他认识我吗
郭:呵,哎呀呵(给一嘴巴)
张:咳,不认识也别打啊,我招你惹你了
郭:这是那女同学的丈夫
张:咳,四十多年了还记这仇儿呢
郭:不好找你,在里头打不着你,是吧,放出来了行了
张:恩
郭:老头的身体不是很好
张:哎对
郭:今天呢,保外就医出来呢
张:胡联是不是
郭:不是有这么个名词么,保外就医啊
张:那是什么,那是法院出来,医院出来是家庭病床
郭:家庭病床
张:哎
郭:身体不舒服
张:对
郭:但是也没有大病,大家别担心,小三灾儿
张:小毛病
郭:非典爱滋癌
张:这仨哪个都要命
郭:啊
张:这仨不灵这个
郭:啊,喝点酸梅汤倒是见好说今天观众多,老头得上这儿来瞧瞧来
张:对,今儿热闹
郭:看见了么,满坑满谷
张:瞧瞧
郭:多少观众哦,还有站着听的,对演员来说这是多大的鼓励啊
张:多大的安慰
郭:由此可见,相声不是低谷,有人爱听
张:干吧
郭:但是话又说回来
张:怎么呢
郭:不一定把相声搁的什么地方都合适
张:哦,这不是万能的
郭:哎,比如说啊,那些年在劳动工人文化宫,张艺谋导演了一个歌剧叫图兰朵
张:有这么一个
郭:好不好
张:那当然好了
郭:正唱着呢,来四个说相声的,都跟王先生是的,剃光头穿大褂,辛苦辛苦辛苦辛苦辛苦,这唱不下去了这
张:这场合差点儿
郭:由此可见,生活中有很多的不一定
张:哦
郭:比如说啊
张:您说
郭:有的人满肚子都是知识,可这知识,不一定能印成了书
张:有
郭:印成了书的
张:怎么样
郭:不一定是好知识
张:哦
郭:承认么
张:承认
郭:是不是,单位里边好多领导不一定真有水平
张:恩
郭:被开除的那些个,不一定没有能人
张:瞧瞧,这话我爱听
郭:他老自个儿找补这个
张:嘴欠
郭:咱们说的是这种社会现象
张:哎
郭:书店里边不一定卖的是书,有道理吧,药店里卖的不一定是药
张:是啊
郭:卖什么的都有
张:哦
郭:营养液,不一定真有营养
张:保健品
郭:张先生以前做生意做过这个
张:哎,我做过
郭:开过一厂子卖憋精,买一个王八熬汤兑水装小瓶卖,干了十二年,一个王八没用了
张:现在这个比我这个也强不了多少
郭:是不是,这营养液不见得营养
张:对
郭:卫生间不一定卫生
张:哦
郭:上洗浴的
张:怎么样
郭:不一定是为了洗澡
张:哦
郭:上歌厅的不一定为了唱歌
张:瞧瞧
郭:留长头发不一定是姑娘
张:怪
郭:剃一光头,不一定都是老爷们儿
张:恩
郭:头里这都干嘛来呢这(估计是看见王经济了)听相声二十,起哄一万三啊,走的时候这几个人补票啊,不让走
张:恩
郭:电视上的节目不一定都是好节目
张:对
郭:剧场里边不一定都是坏相声
张:恩,这话对
郭:相声大腕儿,他不一定会说相声
张:恩
郭:歌星们不一定都识谱
张:这个,不识谱的太多了
郭:感情好,不一定是两口子
张:恩
郭:两口子不一定感情好
张:对
郭:结了婚不一定有孩子
张:哦
郭:张先生那闺女,没结婚
张:怎么样
郭:四个大胖小子
张:没这事
郭:他在幼儿园里看孩子
张:咳,我说呢,吓我一跳
郭:生活上很多的不一定,归根结底要引到相声两个字
张:怎么样
郭:相声界现如今很多的不一定
张:有什么不一定
郭:处境很尴尬
张:是啊
郭:从今天说起,今天是相声的开山祖师穷不怕朱少文先生
张:朱老先生
郭:诞辰一百七十六周年
张:对
郭:从有相声界,也没有人想到过祭奠这位前辈
张:那是我们祖师爷
郭:但是在中国相声史不能不提
张:对
郭:朱先生,不是第一个发明相声的人
张:这不假
郭:在他前面,象张三禄,还有很多老先生们,是大家共同的智慧,创造了相声
张:恩
郭:可是从穷不怕先生这儿,把他发扬光大,才使得相声代代相传
张:哎
郭:在相声界,认为朱先生是我们的开山祖,第一代祖师
张:对
郭:身为朱先生的徒子徒孙,我们有义务,不要忘记自己的祖宗
张:哎
郭:这是第一步,不管你多大的腕儿,没有祖宗你也不是干这个的
张:是
郭:我准备啊,在门口这天桥广场这儿,给穷不怕弄一铜像
张:啊
郭:我一问一算帐,一百五十万
张:太贵了
郭:我后来算了算,一百块钱我就办了这事了
张:那怎么办呢
郭:买一百块钱废砖砌个台儿
张:哦
郭:给张先生化化装,那儿站着去
张:是这意思么
郭:对,得把眼镜摘了
张:这累的慌啊这
郭:累有倒班的啊,跟王文林王先生俩人倒班来
张:这跟抹那黑人是的
郭:哎,对对对对对,总而言之一句话,心中要知道这位老前辈
张:对
郭:自打穷不怕先生把相声这个东西完善了之后,是代代相传,一直到相声八德的年间,相声达到了一个很繁荣的位置
张:比较有规模了
郭:想当初啊,有一批德字辈的演员,最著名的是相声八德,这个门长叫裕德龙
张:哎,有
郭:瞪眼裕子外号叫,为什么呢,他是旗人,而且来说呢,这人眼珠子大,一瞪眼都害怕
张:哦
郭:这一房儿的大门长,还有这个万人迷,李德钖
张:对
郭:张德泉
张:有
郭:刘德志
张:有
郭:马德禄
张:有
郭:郭德纲
张:没有
郭:徐德亮
张:咳
郭:张德武
张:呵
郭:全聚德,啊
张:后头这都没有
郭:我们这是今年新款的
张:这还有2005款的
郭:德字以下就是寿字的了
张:哎,有寿字的
郭:有一位相声泰斗叫张寿臣
张:哎,有
郭:那是您的师爷
张:师爷
郭:张寿臣,李寿增
张:有
郭:尹寿山
张:对
郭:活受罪
张:没有
郭:活爷已经去世了,净受罪
张:咳,寿字的
郭:寿字以下是宝字的
张:对
郭:宝字的是人才济济
张:宝字一大批人
郭:相声大师侯宝林
张:他们就那辈儿
郭:单口大王刘宝瑞
张:对
郭:孙宝财
张:都是
郭:王宝森
张:呵,那没有
郭:贾宝玉,李宝库,这都是
张:这都没有
郭:都是说相声,宝字的这都是
张:往里胡续
郭:宝字以下就是文字的
张:就是我们这辈儿的
郭:张文顺,王文林,邢文昭,李文山,刘文亨,魏文亮
张:天津的
郭:崇文门,蚊子香,啊这些个
张:崇文门那个太大了
郭:崇老先生,这老前辈了
张:老前辈
郭:名家辈出,出了很多位高人
张:有这么几代
郭:但是这几年相声很不景气
张:啊
郭:巨星陨落,去世了很多位前辈
张:是
郭:王世臣先生去世
张:哎呀
郭:这是相声界的巨人呐
张:对
郭:马季先生的话,王世臣呐,是我心中的相声巨人
张:哎
郭:了不起的高人呐
张:那不假
郭:咱们后台李文山先生,是王先生的高足
张:对
郭:王世臣,这么大的能耐,死了
张:是啊
郭:拉到八宝山一把火烧了,什么都没留下
张:可不是么
郭:刘文亨去世了,肚囊儿多宽敞
张:对
郭:一把火烧了,也完了
张:那是
郭:郭全保
张:啊
郭:那么大的艺术家,一把火烧了
张:瞧瞧
郭:有辙么
张:没辙
郭:现在好了
张:怎么呢
郭:北京市政府颁布了条理,严禁路边烧烤
张:两码事
郭:对相声界是个好事啊
张:咳,您说那是羊肉串儿
郭:不是为了咱们着想啊
张:不是
郭:少郭爷郭全保临去世之前我去看他去了
张:哦
郭:小子,你们好好干吧
张:恩
郭:我是完了,我说您别说这个,你能活,唉,咱们都是干这个的,我心里明白,哪儿有傻子去啊,活不了了,得了,就这意思了,你们好好干,回去跟文顺说一声,让他上头里等我去
张:我啊,别忙
郭:没去啊,这人没去,不听老前辈的话,知道么
张:腿脚不好,赶不上车
郭:是不是,耽误了耽误了
张:象年轻点的啊,腿脚好的啊,保不齐就跑我前头去了
郭:是吗,徐德亮那样的哈
张:反正新款德字都有危险
郭:呵呵呵呵,身体不好少说话
张:你不让我闲着啊
郭:我说话别搭茬儿啊,伤着您不合适
张:哎
郭:大伙儿爱听相声我们爱说相声,但是现如今的相声处在一个很尴尬的位置上
张:什么位置
郭:这个很多原因
张:哦
郭:咱们现在这个地点叫天桥,天桥当初,四海驰名啊
张:那不假
郭:多少个能人在这儿,打把式卖艺的,多了去了
张:对
郭:人人跟这儿,指着街头卖艺能吃饭能养家糊口
张:啊
郭:今天不行了,为什么呢
张:为什么
郭:我们研究过这个事情
张:哦
郭:咱们探讨一下
张:咱们说说
郭:比如说过去,这儿是天桥,旁边这儿有个地名叫山涧口
张:对啊,就路口这儿
郭:口儿这儿,山涧口早先是人市
张:说行话啊,那儿有茶馆,那叫攒儿上
郭:早晨起来,这些个卖力气人,拿着铁锹的,拿着扁担的,跟这儿等活
张:对,都集中在那儿
郭:比如说一会来人了,永定门火车站卸车
张:啊
郭:要四个人,卸八个车皮
张:哎
郭:一个人给两块钱
张:对
郭:有去的么,你你你你
张:对,四个人现攒
郭:走,跟我走,拿了东西就跟着去
张:哎
郭:到这儿,十冬腊月的也脱一光膀子,卸这车,吭哧吭哧卸完了,比如说吧,下午一点半,卸完了
张:完了,完活儿
郭:一人拿着两块钱往回走
张:当时给钱
郭:再有活都不去了
张:那为什么呢
郭:这两块钱够活着了
张:哦
郭:攥着钱往回走,到天桥找一小澡堂子洗澡
张:就这儿有,山涧口儿往西
郭:小澡堂子,不老干净,因为这些人每天都是煤啊,这些煤灰都下到池子里
张:那池子多黑啊
郭:据说过去那踩着能扎脚
张:对
郭:伙计们拿着冷布一趟一趟的往外兜着煤
张:那可不
郭:跟这儿搓着喊伙计
张:怎么着
郭:马路对过,二荤铺小饭馆
张:恩,茶馆带饭馆
郭:来一毛钱的酒
张:哦,一毛钱的
郭:一毛钱够喝了,能给个四两半斤儿的
张:得(dei三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