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时光沙沫-刺儿
时光沙沫-刺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1,900
  • 关注人气:5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母亲的车店

(2019-01-04 22:15:34)

在我很小的时候,或者即使我已经很大,时常会听到母亲发出这样的“抱怨”:“这一天天的,家里就和车店似的。”

车店,根据母亲的意思,应是以前供赶马车的人半路落脚的地方,相当于现在的旅店。

 

如此,这个说法是非常确切的。印象中家里总是有着来不完的客人。宽敞干净的房间,长长的美丽的院子,奶奶的善良慈爱,父亲的宽厚温和,母亲的热情周到,使得一些亲戚朋友有事没事就来我家小住,一些左邻右舍或村里的小破孩有事没事就过来串门。过来串门的,刚好赶上吃饭时间,就留下一起吃饭了。

 

父亲是兄妹六人,母亲兄妹五人,由此我的表兄弟姐妹们加在一起便有二十多个。寒暑假一到,我家这块吸铁石便开始发挥它的强大的吸引力,他们中的一些会迫不及待地跑过来玩:大姑家的二姐和大表弟,二姑家的三姐和表哥,三姑和老姑家的表弟,大舅家的二哥和四哥,大姨家的二哥……有时甚至就在我们家过年了。

 

母亲的偶尔“抱怨”,自然不是针对他们,而是对父亲的朋友和一些特别远的远房亲戚们。母亲说,你奶奶生一点病或者过生日,那些八竿子戳不着的亲戚也都来看看。我这就得天天伺候着,那也没办法,人家也都是为咱好,都想着你。

母亲又对着父亲说,以后你那些乱七八糟的狐朋狗友别再让他们来了,我可懒得伺候了。 

听到母亲的话,父亲不言语,只是微微地笑。

 

父亲那时因为玩牌结交了一些朋友,方圆几百公里,哪个地方的都有。有时他们办事从我家经过,就停留一天和父亲一起喝着小酒聊天。有时却是专门赶过来看看,吃顿饭,说说话,拍拍屁股走人。或者是在我家附近玩牌,直接跟着父亲一起来吃饭了。

 

母亲虽然一直不满意父亲的好玩,对他的朋友却是尊重有加,总是拿出最好的菜招待他们。有时母亲因为什么和父亲生气了,会一两天不和他说话,但只要家里来了客人,他们就立马和好了,脸上带着笑容小声商量准备什么菜。

等客人走了,母亲有时会想起之前生气来着,我刚才同你和好是给你面子,但我的气还没有消,于是就会继续生气。但大多时候也就忘了,就继续和好如初了。

所以那时,只要他们一吵架,我就盼望家里赶紧来客人。因为客人们也的确来得比较频繁,由此父亲和母亲长久生气的时候就很少。

 

对于父亲的“玩”,大舅有自己的看法。大舅说,看一个人,看他在赌场里的表现就能看出他的人品。大舅作为教育局的高级知识分子,丝毫没有所谓知识分子的古板,他笑声爽朗,不拘小节。

大舅是在一次赌场的看热闹中考验完的我的农民父亲。

大舅觉得父亲冷静淡定,无论输赢不急不躁,且宽容大度,光明磊落,不偷奸耍滑,是可以把自己的妹妹托付给他的。

既然大舅看中了,加上之前是我的大姨给母亲做的介绍,母亲也就没有话说,于是,她和父亲结婚了。

 

但和父亲一吵架,母亲也会唠唠叨叨,觉得她自己当时是稀里糊涂跟了父亲,是她的姐姐和哥哥把她给“卖”了,并继续唠叨,说她当时怎么就没有嫁给那个羊倌,他们家有那么多羊,提亲了好多次…..

父亲多数会听着她的唠叨不言语,偶尔也会不紧不慢地说:“那要是这么说,你还拖累我了呢。以前有人给我算命,说我是走四方的人。大会战那时,我都要上了火车了,后来因为查出你们家是地主阶级,我就没去成。”

 

母亲给足了父亲面子,父亲似乎从未当面夸过母亲的好。不过有一回在一旁端茶倒水的我听到他和一位亲戚在慢慢聊着:我们家孩子他妈,别看脾气有点大,但是特别通情达理,对我这些朋友,那是没挑,不管多生气呢,有人来了,从来都是尽心尽力的招待,从来不会让我下不来台。

父亲是喜欢讲究点“场面”的人,对任何人宁肯自己委屈也要让别人舒服。母亲也是如此,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总是热情地帮他撑着场子。

在这一点上,他们是极其默契而般配的。

母亲向她的姐妹们聊起这点时说,人家又没得罪你,要是家里来人了你还耷拉着脸,那人家看到了肯定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的。

 

我的堂哥时常会被母亲“骂”:“一到吃饭点儿就来,一到吃饭点儿就来,真是赶饭碗子啊。”

堂哥依旧笑嘻嘻的,二话不说,坐在桌前就开始吃饭。他们在母亲面前非常自如,不管怎么挨骂都不以为意。他们知道母亲的骂其实是假,心里实际对他们疼着呢。等到我家有什么大活需要干,比如盖房,打井,他们也总是第一个跑过来帮忙。

 

时常很想念父亲母亲。想着曾经母亲的忙碌,父亲满足地吸着旱烟。想着“母亲的车店”里那种总是有些热闹的场面,孩子们叫喊嬉戏,大人们热情地闲聊,院子里开着鲜艳的花朵,一只鸡从一个院墙飞到另一个院墙,小狗汪汪叫着追赶,小猫看着它们不屑一顾,猪哼哼着等着喂食,小鸭嘎嘎叫着在院子里奔跑…..

母亲拎着水桶抱着柴禾走进走出,厨房里锅碗瓢盆叮叮当当。有时母亲终于可以在炕沿边上坐一会,说,这一天忙的,屁股都没沾炕的时候。

没坐多久,便听到小狗的叫声,家里又来客人了。母亲起身出去迎接,一脸笑意,热情地大声打着招呼:二子来了!快进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窗前的桂花树
后一篇:四月春光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窗前的桂花树
    后一篇 >四月春光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