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时光沙沫-刺儿
时光沙沫-刺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1,970
  • 关注人气:5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属于星空的女孩

(2017-12-22 16:04:28)

我转过头,看着蹭蹭疯长的茉莉花的藤蔓,眼睛湿润。

我似乎已经理解了她,或者似乎也成了她身边的一个人看着她长大。而那个名字,几天前于我还很陌生,我只知道,她的小名是妞妞。

“好好睡吧 小单车

如果你不盖紧被子

我们怎么合上这剩下的夜晚?

我们如何了结

这与白发同增的悲伤?”

在几日的了解之后,读到诗人于坚悼念她的诗,我的嗓子瞬间有些发紧。

我转过头,眼睛湿润。

那个才华横溢的女孩,那个低调安静的女孩,那个饱读诗书的女孩,那个深邃前卫的女孩,那个善良干净的女孩,在另一个世界里,是否依然是那样的恐惧、孤独……


一下子四年过去了。

夏平带着爱和心痛,为妞妞——她朋友的女儿李彦墨写着一些文字,属于星空的女孩,并把那些字陆续发给我看。

她解读着她的文学作品,感受着她创作时的心境和所要表达的意象。她用这样一种方式与妞妞进行着对话,表达着她的爱和遗憾以及想念。

夏平写妞妞的时候,不再是以往那种呓语般的情绪的自然流淌,她变得理性,认真,严肃,两颗相似的灵魂在空中交汇。“而凝聚成光芒,让人感到的力量是一种滋生希望的那种像露水一样的纯净,这个女孩,把自己完全交给了大地,天体,也把自己融为不朽。她选择了 27 这个数字作为生命的里程碑。”

虽然在妞妞长大以后她就没有再见过她,但是这不影响她去理解她,毕竟,人与人之间的理解与时间和空间的距离都没有关系。

“她比任何人都果断和勇敢,她生命的意义也许我们不能与她共同感受,因为完全自己操纵的活法是让苟且于乱世的大众无法理解与认同的。而且我们都过于卑劣世俗,无法去判断岁月的长短,生命的大小,仅仅局限在肉眼所涉及的范畴。”

 

由此,我也慢慢知道了她,李彦墨,并也一起有了心痛的感觉。并且,了解她越多,那种难过的感觉越强烈。


李彦墨,1985年生于云南昆明。15-17岁就读于北京,随后出国求学。先在都柏林结束了高中学业,又于2005年到巴黎时装公会学校。毕业后回国并创建自己的工作室,创建了自己的服装品牌“吹”。

至于为何给自己的品牌命名为“吹”,在一次采访中她说,它取意于走动时人与服装布料之间的一种动态,如有风吹动。

对中国式的自我的寻找是【吹】的精神内涵。设计师希望通过自身对什么是“有感觉的中国式的”这一思考及追问形成与之相关的服装语言。它不是对传统的照搬和复古,而是试图用一种新的眼光去打量传统从而进行再设计。与此同时,【吹】也希望能够在西方价值观和审美趋向已成主流的今天,通过个人化的提取,过滤和融合,为人们提供一种稍有不同的选择。(此段来自妞妞博客)

 

夏平说因为她不懂服装设计,所以她无法从设计层面对妞妞有一个认识。她认真地读着妞妞的诗和其它文学作品,并认真地去理解每一句话。

你的星空/我们时时看见/你与星空一起/还有你的诗/你的漂亮衣服/你的灵魂/你的智慧/我们/一一看见/一一感受/一直看见/一直感受……

 

夏平的文字也让我非常感动,同时对妞妞也非常心痛。我对妞妞的认识来自于夏平。因为她的关于妞妞的文字,也让我去看了一些和她有关的其他的东西,包括“创意星空”的大赛。

 

在“创意星空”服装设计大赛中,很多人都记住了李彦墨这个淡然寡言而又成熟深刻的年轻女孩。虽然她最终只获得了第三名,但评委对其评价较高,“中国设计,需要像你这样想要填补空白的设计师!”。

在看了她的一些作品之后,我知道,这句话,并没有言过其实。

 

和其他大多数设计师不同,她认为服装不仅仅是让人漂亮的物件,同时还应该有更深层次的内涵在其中。“衣服应该是有人的精神在里面,而不是说衬托出你有多少钱。我觉得现在的服装应该脱离那些东西,因为它不单是反应出你的挣钱多,地位怎么样的,应该是精神上的兴趣、思想、意识和你整个大的价值观。并且通过这个互相交流、反应,然后互相促进。”

 

夏平的解读大多是妞妞感性的一面,妞妞的文学天分,妞妞的孤独。她充满着感情,钻进妞妞的作品里去理解着她的心灵。

我也和她说着除此之外我所感受到的另一面,她的前卫,她的犀利,她的客观……妞妞关于设计的文字非常理性,深刻,逻辑性强。有些东西我们看的时候会带着半信半疑的态度,但是她的文字包括她的观念总是会让我产生一种完全信任的感觉,它让我信服,因为她表达认真,真诚,不浮夸,不哗众取宠,不故意显示自己。她的文字老辣,观点独特,的确不像这么年轻的女孩该有的。

她有才华,深刻,独特,而孤独,但是她不执拗,不偏激,而总是充满着笃定,真诚,淡然,低调和安静。我想,这与她大量而深厚的阅读也有着一定的关系,一颗心向内追寻,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想要什么,对外界的纷扰处乱不惊……她的离去是一个迷,除了惋惜,无法说更多什么。

 

夏平的文字快收尾了,她把新增加的内容再一次发给我看。

我看完,说,不能再读关于李彦墨了,这几天脑子里都是她,我得缓缓。

的确如此。开车在路上,做饭的时候,晚上睡前,或者是早晨醒来,脑海中总是有妞妞的影子,她小时候的样子,她长大以后的样子,或者是她设计的服装,她的诗,她的评论性文字,更或者,是那个让我一看到就有些惊悚的最后一页日记,日记中的无助和恐惧……

多么希望,在那段日子里,她能够有一个知心的人可以倾诉,可以帮助她一起度过那些黑暗的时刻……

 



以下是摘录的妞妞的部分诗歌,一些服装设计观念、艺术评论等。那首475行的长诗让我看了感到震撼。我不想解读,也无力解读。但妞妞在我的脑海中存在了这么多天,我仍然想简单地摘录一些她的文字在这里。现在,妞妞已经存在于我的心里。很多人都在想念她,愿她安息……

 

《绿色的作家》
    绿色的作家
    生活在房间里
    清晨醒来的时候
    外面在下雨

    脚没穿袜子
    隐隐作冷
    风从袖子钻进身体

    这不是一个写诗的好日子
    因为这一天就是诗
    目光划过留下的线
    在凛冽的空气中摇曳

    湿漉漉的砖瓦上
    有穿着蓝色裙子的鸟
    它们穿过缝隙
    来到平地

    今天的火化成了烟
    屋外的植物向内蔓延

    天光看着河中自己的样子
    低沉而缓慢地向河的下游走去

    今天的水化成了雾
    白色的房间往里塌陷

    绿色的作家看着时光中自己的样子
    任凭它在烟火和雾水中永远地停歇

    《爱将非我理解为你》

    我想你了
    一种从我柔软的心脏与散发着温热的溢 出的思念
    即使我不知道你是谁
    就如同我不知道我自己

    你是由片段拼接成的物体
    光影交错
    有着旋律

    某种让我舍不得放手的质地

    人们目光贪婪
    盘旋而去

    我在城市的街道里总会捡到你身躯的某 些片段
    它们为我带来不经意的愉悦
    这些愉悦飘浮在我凝结了的心上
    被阳光照耀

    当现实与我的脸庞相摩挲
    我茫然地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你最自然的色彩在我的掌心交换
    滋润着我干涩的嘴唇和过度幻象以致枯 竭的灵魂

    你是我很少用的词语
    却有着我熟悉的旋律
    让我静静地坐着
    眼睛就能变得湿润
    然后喧闹变得模糊我们变得清晰

    我让自己不停地写
    用文字
    顺着你的脚踝攀沿
    我渴求在阳光下绽开
    让我们生活中的光和影变得和谐

    伴随着寂静这架精密仪器的轰鸣
    时光
    不再与过去相重叠
    如同交响乐那快感般的高潮
    虚妄的感动掉落在地上砸个粉碎

    我说我理解了一切
    除了你的不存在
    别人会以为我爱上了你
    而我描述你只是因为你和我那么 地相似

    不知道从我这儿
    你找不找得到你自己

《只有最拙于表达的人才会写诗》

孩子们把球踢到树上

塞纳河今日又漂过几具尸体

我站在遥远的山顶上

看竹林颤抖

巴黎毫不透明

不比别的地方

更不幸

总有鬼魄截住我

问一条通往人世的路

偶尔

也碰到这样问的诗人


“顺着活”似乎是中国人自古以来的天性.,不发问,不怀疑,不自问,也不寻求个体活着的意义就是中国当代大部分人的写照.。因此我们至今也没学会去寻求和接受一些与众不同的价值观和追求,学不会欣赏和提出一种不同的理念。


最终导致了一切作品,思想或风格在西方原有的意义到了我们这儿被消解殆尽不说,我们自身最终也丧失了为世界创造价值和意义的能力,而这恐怕就是无视本性与所处现实的差异而沉溺于对表象和形式的模仿终将落入的不可避免的结局。


本性差异或许就是我们要从传统中去重新认识体会的最关键的东西,如今大多数打着继承传统旗号的,只是跟模仿西方一样在模仿东方,寻思着怎么通过另一种形式来达到“金钱/洋气”公式,而没有人从传统和古人那里继承他们的价值观,他们对万物的理解,以及他们通过自身体现出的品格与追求。


因此无论从西方还是东方,中国人的学习和模仿似乎都不得要领,都不得精髓,长期以来这就与我们始终在单一的价值观和单一的集体追求中原地打转互为因果,渐渐丧失所有我们本能够去追求和肯定的不同的东西,而这种根本的追求的不同可以说才是一切创作和创新的出发点和内在力量,因此我们在文化上陷入了当今的处境。


 如今,凡事一提到传统,不是被划入与现代性对立的阵营,就是被贴上民族主义的标签,再不就是流入假大空的概念和对形式的照搬,我们已经不知道如何去跟传统和自身的文化发生一种真诚而细腻的关系,也不情愿去相信从传统中我们能够得到正面的,不同的,并且与自身情感不相违背的价值观。


 真的死去了,假的漂亮着。灿烂和阴暗,残忍和乐观。带着半出家的心态像野狗一样生存,自认为自己是随波逐流的稻草又执意去掉所有绘画中的偶然性,说艺术家不应当给别人添麻烦但自已后来又画的非常大,既自称是现实主义又在用超现实的叠加场景讲述抽象的写实关系,非常的渴望成功又巴不得追着所有人让他们喜爱艺术以至于开了无数家还挺好吃的餐厅,极其鄙视灵感又最为重视感受,对于一些东西到底是在试图遗忘还是在试图想起自己也并不是太清楚。他说他的梦想是其生命个体与艺术方式达到统一,而在一堆对立的统一和无数统一的对立中,方力钧最终十分明确的让我们感受到了两点:艺术的本质是人,以及每个人真的能有每个人的艺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阿莲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阿莲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