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生命中的礼物

(2017-05-09 09:15:38)
分类: 不一样的天空

 生命中的礼物

轩轩翻着夏夏送给我的那部梵高的画册,看着上面她给我的留言,说,夏夏的字还挺好的嘛,很有艺术感。

我把这句话说给夏夏听,她笑了。

 

和夏夏分别后,一直想写一篇和她有关的字,但迟迟无法动笔。快一年没有写字了,对文字似乎已有些生疏,在这样的时候写她,自然避免不了浅白和拙劣,于是一次又一次打消了这个念头。但内心又的确有很多想表达的,那些和她在一起的画面时常在脑海中浮现。

 

她在上海时,我说,我来找你。而她则担心我过于疲累,或者怕影响太多我的周末生活,用不容置疑地口气说,我过来,你等着我!

她就是这样。总是更多地为他人着想。我便也不再坚持。

而她还有另外一个理由,说,然后,我去无锡看望大叔。

 

没落大叔是我们的共同好友,画画和文字都很厉害。与夏夏的相识,和大叔有关。那时,在大叔的众多朋友之中,我最喜欢夏夏。而夏夏则悄悄对大叔说,我喜欢你的朋友小刺。

于是,便有了后来。

 

当你与一个人越来越熟悉之后,似乎便很难客观地去评价她的作品了,她的文字,她的摄影,她的绘画。而只是用苍白的语言说,我喜欢这一切。

 

嗯,是的,就是这样。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美,那么美好。

夏夏曾经非常感慨地说,你和没落,对我都是无条件的好。

 

有什么理由不好呢。在这样一个才华横溢而又善良、温暖的女子面前,不管是我,还是大叔,以及其他的别人,我们都深深地喜欢着她的一切。

 

她要我等她,然后就下了微信。她并没有确定是几时的高铁。她的手机没有网络,用的还是挪威的号码,我无法联系上她。

我在车站里等着。呃,那真是一次漫长的等待。

那天真冷。我的腰忽然很痛。

 

面对面的聊天。她的乌黑的长发自然地倾泻下来。她的眼睛明亮。

她讲话的时候会借助于手势,而我则总是托着腮静静地看着她。我说夏夏,你真的很漂亮。她笑了。

我说,你讲话的样子很美,你是一件动着的艺术品。

我时常就那么看着,感觉就像在读她的画,她的文字,她的摄影一样。她自己和它们融为一体。或者说,是它们和她融为一体。

我有时融入和她的对话中,有时人在其中,但意识会忽然疏离出来,站在我和她的不远处看她。我说,你是你自己的第四种艺术体现。

草间弥生在很多展览中,会把自己置于作品之中,让自己成为作品的一部分。我想,一个人谈话的样子,散发出的那种美好的感觉,头发的美,动作的美,声音节奏的美,怎么去实现被他人当成一件艺术品欣赏呢。然而,我半开玩笑地说,我欣赏到了。

 

我们像任何两个好朋友之间那样聊着琐碎和内心深处。她曾经的婚姻,她哥哥的离去,爸爸的离去…..我爸爸的离去,妈妈的离去…. 说着说着,会忽然地眼睛里噙满泪水。

 

相识七年,彼此看着对方经历着生命中最痛苦的那部分。或者同时各自经历着,各自苦痛着。只是隔一段时间,问,你还好吗,一定要好好的。

是的,都还好。所有发生的一切,都需要勇敢地去面对。现在,我们都有了明朗的心境,她的画里也自然地注入了一些新的元素,那种压抑和沉重的东西少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自由和轻盈的感觉,以及一种更博大的爱。她的绘画或者其它类型的作品里有越来越多的更深厚的关注,关于生命,关于环境…..

 

其实,她的画一直那么特别。但是她最初吸引我的,是她的文字。

我喜欢画家的文字,而夏夏,无疑是我认识的女子中我认为最具才华的一个。她的文字有着不一样的质感,会让你一遍一遍地咀嚼,而唇齿生香。

于是当时,我忍不住多次说,夏夏,你的文字真好,我很喜欢。

即使到现在,我还是会回头去读她的那些字。它们一直静静的卧在那里,等着我去看。

 

她几次书写孤独。每一个人,每一个孤岛。但孤独并不意味着是某种意义上的完全孤立,一些“空”亦会于不经意间被一些别的什么温暖地覆盖。很多东西闪念而过,但不会是一种永久的停留,即使窒息,到最后总是会自然地给自己留出一些缝隙,看到一些阳光,而后可以大口地呼吸。“其实每个人都不是一座孤岛,岛下都暗暗连着礁石。”

 

她写青葱岁月。我们几次于电话中或者面对面说及年少时的情怀和少女之间的纯真的情感,以及随着岁月的流逝,一转身,有些东西却不再是原来的样子。失望。难过。诸多迷茫。“我好象不大有那种等候的焦灼,只是一直伴随着不安和迟疑。就在那个迟迟未果的模糊的悬念里,慢慢地长大...

 

她写乡间。美好而充满深情。那是我或许陌生但又十分熟知的情景,熟知的感受。我想象着那些画面,似乎我也正静静地伫立一旁,静静地看着那一切。“喜欢老屋子建在缓缓的坡地上。每次清扫院子,可以看见屋子后面露出的一部分岩石。…..有时静静地看它们,觉得老屋象我的祖父母,有温暖厚实的手掌和旧羊毛的气息,给我宽慰。”

 

就这样读着她。认真的。每一个字。

而后,过了几年。在经历了一些东西之后,我终于开始回头去看她以前的那些画。

并接受,并喜欢。

夏夏所画的女性大都是孤单的,孤独的,有着一种无助或挣扎的状态。那些非常女性角度的诠释,是一种悲伤和绝望的书写,有些犀利,对某些内心的东西表达得毫不含糊。初看时,想到蒙克的“呐喊”,一种无望的恐惧带给我一种深深地颤栗。

我再次看着她们,那些消逝的影像,感觉有了更多的认识,理解,很想站在她身边,轻轻拥抱…

那天,我对着其中一幅画(画的是一个半裸而静立在那里的女子,表情漠然)告诉她说,现在再看,会想到廖一梅的笔触,想到悲观主义花朵里的陶然。廖一梅是我喜欢的写手,她小说里面的人物,大多执拗,独立,不纠缠,内心悲伤,

 

与以上曲折的认识不同。在去年,她的《呼吸》《河流的礼物》系列,让我一见倾心。

一种我喜欢的沉郁的色调。那些淡蓝色的、有着轻度的灰色的海面。那个游着的女子。

她独自一人。她的身上仍然让你感到一种执着的倔强,但是不一样了。

一切都变得轻灵起来。一种忧郁的轻灵。

整个画面都传递出一种自由,一种自我选择的高贵的孤独,一种深度的释放。

 

而等我看到那些顺水而来的孩子,内心瞬间被攫住了…….我屏住了呼吸。

我想到很多。

想到米兰▪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中的托马斯的特蕾沙。

昆德拉多次描写他关于她的感受,他总是觉得,她是顺水飘来的身上涂了松脂的孩子…….那是一种偶然的必然。生命中的很多相遇,是一种宿命。我遇见你,你遇见他,都是冥冥之中的一种力量的安排,它是偶然的,也是必然的。

 

也自然想到丫头。在夏夏第一次用只言片语提及丫头时,我瞬间流了泪。我想到夏夏之前和我说的很多,她的“心爱”,以及作为一个女人内心的渴盼。

丫头顺水而来了,从此,她和她的生命开始有了交汇。

丫头抱着膝盖坐在地上,看着周边的夏夏的画,那默默的样子,似乎也在思考自己是谁。

我看着她们短暂离别时的紧紧的拥抱,夏夏眼睛里的晶莹的泪花儿….

她时常到野外采一些五颜六色的野花给夏夏,那是送给美丽的夏夏的美丽的礼物。

我看到夏夏给她编织的围巾,她围起来酷酷的样子…..

她灿烂的笑。她快乐幸福。

她们之间的许多美好的画面总是让我非常开心而感动。

这是一个柔软而美好的世间。

 

实际上,《河流的礼物》所要表达的显然更多。夏夏把自己从自我的情绪中抽离出来,把目光转向社会,转向那些需要更多关爱的孩子们。

一个一个婴儿被放在篮子里,流向了未知。他们有着各种表情,惊奇,害怕,或者仍然在甜美地酣睡着。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妈妈去了哪里。他们被这个世界遗弃了。他们成了这个世界的孤儿。他们的命运被无情地安排了。

一切都变成未知。或许,他们会遇到一些温暖。或许不会。

 

没落大叔也被那些画震撼到了。他说,那些画,他觉得具有宗教的意味。

夏夏坦言,她画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这个层面。

嗯。一幅画的意义除了表达完自己,有时观者的确会有各种不同的感受,即便那感受并非与作者想要表达的一致,甚至完全背离。

这一系列的作品,如果说上升至宗教层面,表面上是把个人化的东西放大,但殊途同归,因为所有的“大”命题都是由个人的“小”命题组成,这些画的确会让人产生对自由、对爱、对生命的思考和敬畏。

 

印象深刻的还有那幅怀抱婴儿的母亲。那里有一种无言的力量。我想到母爱的伟大,并延伸想到女娲补天等神话中人类的起源,想到每一个生命的诞生以及所得到的守护…守护,是一个幸福的词,与那些漂来的婴儿形成对比,心中会有各种怜悯和同情。

 

艺术并不是用来被讨论的。很多感受的确无法用语言或者文字表达。想起陈丹青在他的书里说及在一个画展中看到梵高的画,一时间什么都说不出来。而后说,一幅画放在那里,不是让你说的,而是让你看的。

没落大叔也说,这个东西不太好聊,“每个人的作品都有自己的解释”。深以为然。

所以,我们说的更多的自然还是生活中的琐琐碎碎。

 

我喜欢她的那些花花草草,她的阳光,石头,田野,青花瓷的碗,和她在一起的孩子们以及各种诱人而好看的食物。她曾经告诉我说,我的西餐做得很好,你知道吗,我曾经在很正规的饭店里做过一段时间的厨师。

我当时的反应是有些惊讶。半晌才说,你很了不起。

 

也会说她与他之间。

想起她来杭州时背的那个大包,应该属于香槟色,是敞口的,没有拉链。她说,背这样的包出来的确是不太方便,但是因为是他给我买的,我就想背着它。

我笑着看着她。真好,她遇见了那个真正懂她和爱她的人。

两个人的照片里总是充溢着满满的爱与温情。他总是带着有些孩子气的笑容,在后面轻轻地抱着她,或者牵着她的手。

有一次我说,夏夏,看到你的状态,我终于感到安心了。很放心。

艺术没那么重要,能够好好生活,对关心她的人来说,才更加重要。

 

会偶尔说起那次短暂的会面。

我说,脑子里总是有一些画面挥之不去:我在等你;你在房间的角落里吸烟;你在西湖边的长凳上吸烟;你打着手势讲话的样子;我送你变成你送我,你站在那个角落里…..

而她则自言自语般地与我和没落大叔说,不时想起和刺儿面对面的时光,她柔软,沉静,与一种细软的驼色羊绒非常相似。有时在想什么的时候,她好像自己也在里面的状态,不被干扰,很美好——不是女人看女人的角度,是作为一个有一定思想境界的、还算阅人无数的,对人其实有些挑剔的艺术者的角度。

有一定思想境界毋庸置疑,但对于阅人无数-----我心里笑了。对她来说,阅人无数只是个物理概念,在我看来,很多时候她都有些傻傻的,因为她是那么单纯、善良。

生命中的礼物

生命中的礼物

生命中的礼物


生命中的礼物

 

生命中的礼物


生命中的礼物

 

生命中的礼物

生命中的礼物

生命中的礼物

生命中的礼物

生命中的礼物

生命中的礼物
       这是她所画的印象中的我

 

 

夏夏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157037945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心语
后一篇:小学毕业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心语
    后一篇 >小学毕业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