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心语

(2016-08-24 16:44:26)

在人群中,我看到了远房亲戚二姐。

二姐手里牵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走过来。

我上前和她打招呼,得知这个女孩是她的孙女。老家人都结婚早,二姐不过是五十左右,已然做了奶奶。

小女孩鼻翼两侧有很多雀斑,但是并不影响她的好看。想起高中时读过的那本姬小苔的言情小说,爱的轮转,那个年轻女孩的脸上便是生了一些“跳动的雀斑”。

 

邻居二嫂对着小女孩大声说,心语你也来啦?

心语看到二嫂,向前几步并把胳膊高高地举起,让二嫂抱。

二嫂笑着抱了抱她,并随意地和她说着话。

看得出心语是一个机灵乖巧的女孩,用老家人的话说,比较“懂事”。

 

下午,二姐回了自己的家。心语说她还要再玩一会儿,便留了下来。

我和心语聊天。

我看着她的指甲上那些红色的有些斑驳的已经掉色的指甲油,问,这是谁给你涂的?

心语的声音小而干净:“我妈妈。我妈妈什么都会给我买。我妈妈很爱我。”

 

“很爱我”三个字不免让我呆了一下。在农村,孩子们几乎很少用“爱”这么热烈的字眼去表达情感,最多不过是说,我妈对我最好了。

 

我走进房间拿东西,对姐姐说,心语这个小孩,我感觉她有些方面象嘉欣。

她们都非常灵活,聪明,懂事。不同的是,心语比较大胆,很善于与人沟通,而嘉欣则多了些羞涩和沉默。

 

嘉欣是我姨家表妹的女儿,也是八九岁年纪。嘉欣的爸爸出去打工,在外面有了另外的女人,就再也没有回家。几年来表妹和他电话里吵着,闹着,各种纠缠。后来他干脆电话也不接了,离婚判决也是在他缺席的情况下。

嘉欣从上幼儿园起就一直住在姥姥家,过着没有爸妈的生活。老姨当着嘉欣的面,气愤地和亲人们说起她爸爸的种种不堪时,她就在一旁默默流泪。

前年回老家,嘉欣也在。她感觉到我对她的疼爱,便总是跟着我。我给她洗头发,她高兴得不行,并叽叽喳喳地和侄儿小杰一起给我背诗,唱歌,一改一惯的沉默,而变得活泼起来。

老姨在旁边感叹道,这是又找到了有妈的感觉啊。

 

姐姐回老家的时间较多,对心语的家庭有一些了解。告诉我说,她妈跟人跑了一直没回来。

在老家,“跑了”这个词一直让我感觉象一把刀子一样简短而尖刻有力,意思是与人私奔了。

我有些惊讶,问,什么时候走的。

好几年了吧。好像也从来不打个电话,不知道去哪了。

 

我走出来时,心语正在搭着“人鱼公主的海上宫殿”的积木。

她说,这个很好玩的,你见过没有?

我说见过,这个就是我买回来的,给小尚儿的。

她停下来看着我,说,真的啊,你这么好。说完便放下手里的玩具,绕过茶几,走过来拥抱我。

我也轻轻地拥抱着她。

 

她继续玩积木。我继续和她聊天。

我小心地提到她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她说她的妈妈曾经回来过,但是后来又走了。她说她后来再也没有见过她的妈妈。她说她马上上一年级了,她在幼儿园学了跳舞。她说你的头发这么长,我也想有长头发。她说我能给你编小辫子吗,我喜欢编辫子。

她看着茶几上的茶杯茶壶,忽然说,你喝茶吗,我给你倒杯茶吧。

说着果然倒了一杯茶递给我。我说谢谢你,并摸了摸她的头。

 

吃饭的时候,心语要挨着我坐。期间,我要她去帮我拿一下餐巾纸。她跑到窗台前,拿着那包餐巾纸走回,抽出一张给我,并继续抽出一张给姐姐,而后每个人都递了一张。

我们一起说谢谢谢谢,夸她能干懂事。但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过于“懂事”的孩子,往往是因为某种爱的缺失。她们做着很多事去试图获得大人们的表扬,去获得别人的欢心,是想以此来获得更多的爱,以弥补缺失的妈妈的爱吧。

 

再次注意到她小手上的指甲油。

心语说指甲油是妈妈给涂的,那不过是她的一种希望和幻想。

想到那个曾经在微信朋友圈里流传了很久的画面:一个小女孩在地上画了个妈妈,然后自己躺到地上,睡在妈妈的怀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一个人的朝圣
后一篇:生命中的礼物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一个人的朝圣
    后一篇 >生命中的礼物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