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时光沙沫-刺儿
时光沙沫-刺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2,314
  • 关注人气:5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晴天

(2015-10-16 11:42:47)
分类: 浅淡的日子

我的窗外有很多只鸟在叫。而桂花也第三次开放了。

这是晴朗的一天。虽然天空有些灰蒙蒙的,但太阳穿过薄薄的云层,或是淡淡的雾霭,依然带给大地一种热烈的气息。想了想,也或许这热烈的感觉不是来自阳光,而是因为,知了。

没错。是知了。此时,它们正在树上叫着,一声又一声,声声不息。

一直喜欢一首歌的一句歌词,知了也睡了,安心的睡了,便会想象知了睡在树上胖嘟嘟的温柔可爱而满足的样子。而前些天,它们总是毫无声响,是一直在睡觉吗。

 

今天穿了一条棉麻半身长裙,是一种偏灰的墨绿色,并有少许深蓝色拼接,黑色上衣,咖啡色围巾。走在路上,被说有点象民国时期的女人。

越来越喜欢棉麻类衣服了,柔软,随意,自在,安静。衣服的色彩依然大多是暗冷的或有着浅浅的温暖的色调,蓝色青色,黑白灰,米咖棕……走路的时候,喜欢低着头。

我多少还是有点自闭。

 

与朋友或家人在一起,她们有时会不自觉地一边和我说话,一边上前把我的头发捋向脑后。在他们的眼里,觉得我总是把脸埋在头发里,似乎显得过于沉闷了。

妈妈则喜欢我梳一个马尾。在老家,在妈妈面前,每当我对着镜子梳马尾时,妈妈就会看着我笑,说,这样多好看,和个小丫头似的。在妈妈心里,我永远都是那个小丫头。

而那些小屁孩们——比如九岁的小杰和六岁的小尚儿以及我的轩轩——都喜欢我披着头发。见我把头发扎起来,他们就会发言:你这样不好看,你那样好看。

 

我想念这些小家伙们了。小杰和耗子时常来和我聊天。他们有了自己的QQ,聊天的兴致高涨,但是找不到陪他们聊天的人,于是就来找我。

老姨,你吃饭了吗。老姑,你在干嘛呢。

我不忍心冷落他们,不管多忙,都会回他们几句。

他们总是很关心我,问着,胃还疼不?聊着聊着,就忽悠我两支玩具手枪去。

  

在微信里看到一个视频,一个年轻的乡村女教师正在体罚可怜的孩子们。

尺子恶狠狠地打在手上。老师的怒骂声,孩子的哭泣声与尖叫声,以及拍摄者的笑声。

那些声音如此刺耳。心痛并愤怒。

不管天空有几个太阳,总有一些角落是那样的阴暗。

  

看过两本爱丽丝·门罗的小说,《逃离》和《好女人的爱情》。

她的小说中的每个人物,都让你很难说出她(他)是一个怎样的人。爱丽丝·门罗对人物的刻画毫不刻意又细致入微且毫不留情,每个人都是一个复杂的难以述说的矛盾体。

                       

事实上,的确,我们无法真正了解任何一个人。甚至有时,我们都不了解我们自己。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事物是静止的,今天的我们和明天的我们总是也有了细微的变化,如何对待世界,如何对待自己。

你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或许独处时,你才能够静下来好好看看自己,一个永远在成长中的自己。

 

一个人说,你给人的感觉是冷漠。

二哥则总是说我幼稚。他说,人幼稚了穿上袈裟也没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时光
后一篇:午后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时光
    后一篇 >午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