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牛牛
牛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4,097
  • 关注人气:2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 魑魅魍魉(一)

(2010-07-24 22:23:11)
标签:

魑魅

魍魉

小说

连载

张谷琳

5.12

5.19

四川地震

幻觉

玄幻

文化

铁路

分类: 魑魅魍魉

                           开头                        

“好像自己身在解放军某医院,两边严肃而整齐的绿色墙围,眼中隐约在备药的身穿军装的解放军护士……”一切都是那么朦朦胧胧,一切都那么不确定。只记得阿姨把自己“骗”到这里来,之所以说骗是因为本来说好回家的,莫名其妙被七八个彪形大汉五花大绑到病床上,似乎注射着什么、似乎是通往地狱的液体!

这是林晨在2008520被送进海城“三里阁”的景象。

这一年本是让人伤心难忘的一年,从小对林晨特别关心的姑姑在这年春节前永远离开了他,这对他精神上的打击是非常大的,于是将近大学毕业、在家准备毕业论文的他便终日沉溺于网络游戏之中,希望这精神上的海洛因可以减轻他失去亲人的痛苦,可是短暂的网络游戏生活中却充斥着如同现实中同样存在的尔虞我诈、魑魅魍魉,林晨不堪重负,提前踏上了南下海城的列车。上车那天应该是5.18,看上去是个多么吉利的日子可就在不到一周前,中国却发生了一出悲剧四川大地震……林晨上车前的思想是混乱的、思绪是复杂的,他总觉得冥冥中有股力量在左右着自己,而自己的意识又时而在清醒与迷糊间徘徊,他上车前悄悄告诉他的母亲,睡觉的时候把门窗关好;上车后林晨也一点儿没有放松警惕,不知道他到底对谁警惕,他担心自己的就业协议书被偷,担心自己随身财物被盗。不知道他到底得罪了什么人,抑或去了什么不干净的地方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回来,总之这一切在他自己看来都那么理所应当,而在别人眼中又那么不可理喻。

将近20个小时的列车旅途,他甚至没有喝一滴水,他是怕离开了自己的行李不安全、被盗,可谁又会对一个穷小子有兴趣!

下火车后迷迷糊糊中,他还是在搭乘了一个多小时公交车后回到了他的大学,人很少、很安静,他的内心又归于平静,也许谁也不知道这才是奇遇的开始……

到达他熟悉的宿舍后,宿舍凌乱的场景本来应该是很亲切的,可是宿舍过道当地摆放打包电脑箱却引起了他的疑心,他随即去找宿舍管理员,问他们宿舍有人进入还是有其他同学提前来了,看看管理员那里是否有登记在案。可是痴呆的管理员似乎什么也找不到,这进而引起了林晨的疑心—--话说他疑心一直很大。他怀疑有人想栽赃于他,故意把别人的电脑打包好,然后在他外出的时候转移。其实,他真的想多了,只是同宿舍的一个同学提前来到学校,从代理保存电脑处取回自己的电脑还没有装好,便被朋友拉出去玩儿了,只是这样却引得非常时期的林晨疑心四起,他冥冥中感觉有人要“搞”他,究竟为了什么,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重新回到宿舍的林晨,因为旅途劳顿、不进水米,已经十分疲惫、难以支撑了,他随便从水管上接了一口自来水喝,连脏兮兮的地面都懒得打扫就抽着烟躺在脏乱的凉席上,想就此平静自己重新起伏不定的心情,可是烟还没抽到一半,意外又发生了……

 

  【原创】 <wbr>魑魅魍魉(一)

 

                        哀悼日

只听见外面汽笛、警笛声四起,而且就在他们宿舍窗口的大喇叭还附和着广播着什么虽然听不清楚说些什么,但这无疑为原本的这份喧闹添加了几十分贝的杂乱,这个时候林晨的最后一道心理防线接近了崩溃的边缘,他试图用双手封死他的双耳,不让杂音到达他的耳内,他似乎觉得这是有人特意要加害于他,为什么这样想后面自有完整叙述,但是他当时就觉得有人监视自己从上火车到目前为止所有的一举一动,有人在传递着信息,有人在处心积虑地设置着陷阱。林晨此刻已经不是简单地心力憔悴,他就要崩溃了,不然他会把他最爱吃的一些小吃遗忘在了火车之上,要知道他本是个细心的人,尤其对食品及其认真,而这次他不但一口没吃,却因为着急整理东西下车落在车上。也许此刻他能喝大大的一口饮料,狠狠地咬一口面包加火腿肠,就不会出现幻听,或者说是幻觉!对!他此刻一直认为那窗外的混合杂音是有人刻意制造的,只为了刺激他脆弱的心志,抑或引起他的幻听和幻觉,以造成其他严重的后果。

林晨爆发了,如火山喷发般爆发了,他着急地抓起已经没电的电话向他所能记起的亲人的电话发起求救的信号,可是号码还没拨出去,手机自动关机。林晨更坚定了有人害自己的想法,他发疯了一般找同学帮忙,因为他觉得哪怕耽误一分钟,就会有不可预知的危险----危及到他的安全、危及到他的生命。可是仅有的几个来校同学对待他一反常态的冷漠却是他始料未及的,不过还是有同学把手机借给了他。他敏捷地拨通了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家里电话:“妈妈,有人要害我!救救我……”他已经不能正常地叙述事情的经过,也不能正常地和人交流,只能在他感觉生命危在旦夕的生死一线时,向家人做着最后的求救。

其实,那天是5.19,外面的警笛和汽笛都是为了悼念我们离去的同胞奏响的悲怆的交响曲,大喇叭里自然是同学悼念同胞的悼词,这么简单的一切发生在林晨的这个非常时期,却勾起了这么多的机缘巧合……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