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韩浩月
韩浩月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869,545
  • 关注人气:14,3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对《我是余欢水》的“一星差评”不公平

(2020-04-24 19:11:44)
分类: 娱乐

韩浩月

由郭京飞主演的电视剧《我是余欢水》开播后颇受好评,得到了8.4分的高分,但从4月16日开始,一波1星评分出现,评分开始下掉到7.9分,眼下更是掉到了7.5分。猛然降分的原因是,有观众对最后一集的台词不满意,结尾结局讽刺“女权”。

在最后一集《我是余欢水》的剧情中,被绑匪绑架的女主角求饶称“放了我吧,我是女的,我弱势”,绑匪回答道,“别来这套,男女平等,你们不是天天哭着喊着要女权,我给你呀”,这样的对白让网友很愤怒,认为“编剧暴露了狭隘的性别观。”

当然,网友还指出了剧作另外对女性角色塑造存在的个别“问题”,但引起一星评价纷至沓来的导火索,恐怕还是绑匪与女主角的那两句对白,因为一小段台词而遭差评,《我是余欢水》的主创难免会感到有些冤枉,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要是主创提前把这段台词删掉,《我是余欢水》的高分能保留住吗,未必见得,因为在当前,“打一星”已经沦落到“无须有”的地步。

仅就《我是余欢水》引来低分的这段台词来说,并无特别的价值观指向,它更像编剧为了追求某种夸张效果而随手写就的对白,再者,电视剧是虚构作品,有时为了制造戏剧冲突,难免在一些细节上使用一点创作技巧,如果这种技巧无碍作品的主题表达,对作品的整体价值倾向没有损伤,那么不妨一笑置之。和其它文艺作品一样,一部电视剧不可能达到百分百完美,以一段台词来否定一部剧,“打一星”的观众过于敏感了。

在“人人都是评论家”的网络时代,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发言权与“发声筒”,打分也好,写短评也好,追求的都是自我的表达,这使得我们拥有了一个纷乱、复杂同时又充满个性的舆论场,在这个舆论场当中,客观、理性、真实,很多时候是让位于情绪、站队、浮躁的,“一星差评”往往就诞生于后边所说的语境当中,不由分说的“一星差评”,其实已经不是话语权的体现,而是一种语言的暴力。

早期豆瓣上的“一星运动”,整体上还是带有捍卫性质,捍卫创作的严肃性,捍卫作品的完整性,2017年毕志飞导演的《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公映,遭到了96%以上的网友打1星的“待遇”,虽然有些网友是因为看不惯毕志飞导演的言论“愤而一星”的,但“一星运动”并没有因此荒腔走板,成为“宣泄与极端”的代名词。

到了2019年《流浪地球》被报复性打一星的时候,“一星运动”已失去了最初的动机,“中国科幻电影不容易,一星鼓励一下”“有吴京的一律一星”“这个电影8.4分,良心不会痛吗”等煽动言论影响甚广,甚至豆瓣也在软件商店被打了1.5分的低分。用不讲理甚至辱骂的态度与口吻打分,至此已经成为一种网络流行的评价方式,这种方式至今仍在流行,给整个评价体系带来了不小的伤害。

因为不喜欢某位主创而打一星,因为某位主创是自己“爱豆”的“竞争对手”而给对方出演的作品打一星,因为某位明星遭遇负面新闻而去给他过去的作品打一星……“打一星”不再是一种评价标准,而成为可以掌握在手里攻击别人的“武器”,用恶作剧、洋洋自得、甚至货真价实的仇恨心理,潮水般地“打一星”,这种虚拟的“权力感”,有了“兴奋剂”的味道。“屠龙少年,终成恶龙”,有人用这八个字来形容那些一言不合就打一星的网友。

回到《我是余欢水》这部剧的评分走向来看,它的8.4高分不是凭空得来的,而是开播之后依赖自身质量与口碑赢得的,这意味着大多数观众对它的认同。从目前的趋势看,随着“争议对白”的扩散,“打一星”队伍的扩大,《我是余欢水》的评分走低有可能不会止步于7.5分,但这不是“打一星”者的胜利,相反会激发更多人对“不由分说打一星”行为的反感。

要知道,打一星是容易的,点一下鼠标就可以,但脱离了理性与客观的一星评价,并不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因为感性的、负气的一星,不是真正的批评,没有论点与论据的支撑,同样也不会有说服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