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典作品
杨典作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0,431
  • 关注人气:1,8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最近的几首

(2019-05-17 15:20:23)
分类: 随笔与诗

 

最近的几首

独醒杂志

 

亡国无须任何人死

只须买菜做饭

我的昏聩是最含蓄的独醒

见幽灵、花鸟、政权

一本南渡的杂志

及十年前发脾气的恋人

大家都在老去

孩子们正变成魔军

看来,最重要的大事不会再发生了

看来,谁都不知道

天空也会打人

东坡字乃石压蛤蟆

而岳飞是头猪精*

谁都不知道靠性交也能解决

文化模式问题

靠读茶经便可瓦解革命

三十岁之前不懂人生有多长

九十岁之后才懂人生有多短

大家迟早是要散的

何必太着急?

何必强行索取意义?

人生本来就没有意义

腐烂之镜高悬伟大肉体

恶与自在并存

行深般若波罗蜜

照见世间并无一件事真值得诛心

亡国更无须任何人死

只须葫芦提起

担月喝风,把臂入林

因“古者有亡书,无亡言”*

今者竟大多亡于无言

你向何处讲理去?

本质上我对一切都有意见

唯对长寿没有意见

反正全部存在都是冲锋在罐头中的一个梦

我的意象就是我的意见

                 2019422

注:《独醒杂志》,南宋曾敏行撰,多载朝野逸闻、典章与志怪。东坡与岳飞二句及其引语,皆来自此书。

 

最近的几首

非五四式手枪使用说明书

 

五四式是一种手枪

但我们这里

禁止私人用枪

更不可能发展为

一场文化运动

那岂不是要

让手枪自己去大街上

乱走吗?手枪自己

从不会走,只会走火

就像一百年以前

那场草率地

放火。今日“初春令月

气淑风和”

书生横行山林与图像

不关心科学。老人

即便放弃一个王位

亦应如散步、如下班

如离开茶席

去出恭。人本是平常的

却为何有那么多人

总想不平常?

他们挣扎、吹嘘、保密

说自己都不懂的话

每天都反复地

洗手,着急剪指甲

还把所有手枪都集中起来

发射,想用噼啪声

制造出一朵灯笼

但正因此,他们才真正

平常。那个与身俱来的君主

在最后的雕像与数学中

吹熄这符号

却只花了十分钟

根本无须手枪    

                   201951

注:今日为东瀛令和元年第一日,以此标记。“初春令月,气淑风和”即“令和”年号来自《万叶集》。

 最近的几首


换药室变形记

 

今日立夏,在医院换药室换药

如是我闻还需来十来次

两位姑娘随意讨论

是否能再次切开一点

我惊人的伤口。还需麻药么?

作为麻醉抄的作者

我只能一咬牙说:“不用”

走廊里的主治医师们来回地走

谈论昨天的新闻联播

想起关羽,这点疼痛倒也没什么

更多的恐惧是来自

其他患者的变形记:

如有人因足底被钉而成为圆锥体

有人胳膊上呈现曼荼罗图

有人在手指尖的晚霞中

尖叫。有人来时哗然,如一位老妪

褥疮在臀部怒放,乳房干瘪

像两座被轰炸过的城市

惨白阴毛透过发黑的尿不湿

沦陷在众目睽睽之下

美人即氧气瓶中的琥珀

腐烂的肉体在碘酒的火焰中挣扎

当初那些曾为能拥有这臀部、阴毛和乳房

而发过誓的男子们都到哪里去了?

我谁也没看见,只见

另一位妇人的头皮正被

掀开,往里塞血棉花

她过去的美貌

也曾是令人不敢正视的

有个莽汉,肚皮上有好多洞

来拆线,护士剪开他像在切一枚菠萝

有个小伙子自己坐轮椅来

请求剥皮,鬼哭狼嚎后

一张皮便推着自己的大衣离开

从上午到下午,换药室

门口都排着长队

入地狱看花,也有先来后到

唯走廊里的主任医师们在来回地走

谈论昨天的新闻联播

我问护士:“还记得我吗?

前几天我刚来换过药”

护士笑道:

“怎么会记得你

我每天要做七十几个病人”

“我的伤口在背上,

能不能用手机

拍一下我的伤口?”我问

“不能,你也不用看伤口

因你的伤口是我们的”

她们笑道。的确

在换药室,没有人会关心别人是谁

因这里没有人,大家都是伤口

 

             201956立夏

 最近的几首


1985年的野驴

 

寂静农舍的猪和狗

太多了,春日已关闭

没有第三种动物

如果还有

便是猪狗不如

譬如细菌、蚊蝇等

不是看不见

便是活不了几天

或者山林远处

还有一头野驴?

也未可知

再说,野驴是否只是另一种

更固执的猪呢?

也可以这么说吧

好在从1985

之前的一年

到之前的数千年

都有人曾听到

它传来过各种叫声:

哑的、怪的、哼哧哼哧的

或长鸣如儿啼的

或咆哮如虎痴的

听说其撩蹶子的样子

略与猪不同

但它仍然从未敢靠近

农舍半步。故至今

我也不能确定野驴到底是不是

第三种意外生物

一晃又是三十多年了

山河巨变,故人无信

而新人无情

唯此野驴意犹未尽

我仍在研究它

爱它、模仿它

大风起兮云飞扬时

我还会秘密地与它凌空较量

并暗自希望能成为它

 

201951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禁闭
后一篇:时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禁闭
    后一篇 >时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