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采芹生
采芹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633
  • 关注人气: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版红楼梦各个角色的错误表演(二)

(2010-09-27 22:30:16)
标签:

文化

分类: 现代散文
原著:
 
    说着,果然出去带进一个小后生来,较宝玉略瘦些,眉清目秀,粉面朱唇,身材俊俏,举止风流,似在宝玉之上,只是怯怯羞羞,有女儿之态,腼腆含糊,慢向凤姐作揖问好.凤姐喜的先推宝玉,笑道:"比下去了!"便探身一把携了这孩子的手,就命他身傍坐了,慢慢的问他:几岁了,读什么书,弟兄几个,学名唤什么.秦钟一一答应了.早有凤姐的丫鬟媳妇们见凤姐初会秦钟,并未备得表礼来,遂忙过那边去告诉平儿.平儿知道凤姐与秦氏厚密,虽是小后生家,亦不可太俭,遂自作主意,拿了一匹尺头,两个"状元及第"的小金锞子,交付与来人送过去.凤姐犹笑说太简薄等语.秦氏等谢毕.一时吃过饭,尤氏,凤姐,秦氏等抹骨牌,不在话下.

 

    那宝玉自见了秦钟的人品出众,心中似有所失,痴了半日,自己心中又起了呆意,乃自思道:"天下竟有这等人物!如今看来,我竟成了泥猪癞狗了.可恨我为什么生在这侯门公府之家,若也生在寒门薄宦之家,早得与他交结,也不枉生了一世.我虽如此比他尊贵,可知锦绣纱罗,也不过裹了我这根死木头,美酒羊羔,也不过填了我这粪窟泥沟.`富贵'二字,不料遭我荼毒了!"秦钟自见了宝玉形容出众,举止不凡,更兼金冠绣服,骄婢侈童,秦钟心中亦自思道:"果然这宝玉怨不得人溺爱他.可恨我偏生于清寒之家,不能与他耳鬓交接,可知`贫窭'二字限人,亦世间之大不快事."二人一样的胡思乱想.忽然宝玉问他读什么书.秦钟见问,因而答以实话.二人你言我语,十来句后,越觉亲密起来.

 

    一时摆上茶果,宝玉便说:"我两个又不吃酒,把果子摆在里间小炕上,我们那里坐去,省得闹你们."于是二人进里间来吃茶.秦氏一面张罗与凤姐摆酒果,一面忙进来嘱宝玉道:"宝叔,你侄儿倘或言语不防头,你千万看着我,不要理他.他虽腼腆,却性子左强,不大随和此是有的."宝玉笑道:"你去罢,我知道了."秦氏又嘱了他兄弟一回,方去陪凤姐.

 

    一时凤姐尤氏又打发人来问宝玉:"要吃什么,外面有,只管要去."宝玉只答应着,也无心在饮食上,只问秦钟近日家务等事.秦钟因说:"业师于去年病故,家父又年纪老迈,残疾在身,公务繁冗,因此尚未议及再延师一事,目下不过在家温习旧课而已.再读书一事,必须有一二知己为伴,时常大家讨论,才能进益."宝玉不待说完,便答道:"正是呢,我们却有个家塾,合族中有不能延师的,便可入塾读书,子弟们中亦有亲戚在内可以附读.我因业师上年回家去了,也现荒废着呢.家父之意,亦欲暂送我去温习旧书,待明年业师上来,再各自在家里读.家祖母因说:一则家学里之子弟太多,生恐大家淘气,反不好,二则也因我病了几天,遂暂且耽搁着.如此说来,尊翁如今也为此事悬心.今日回去,何不禀明,就往我们敝塾中来,我亦相伴,彼此有益,岂不是好事?"秦钟笑道:"家父前日在家提起延师一事,也曾提起这里的义学倒好,原要来和这里的亲翁商议引荐.因这里又事忙,不便为这点小事来聒絮的.宝叔果然度小侄或可磨墨涤砚,何不速速的作成,又彼此不致荒废,又可以常相谈聚,又可以慰父母之心,又可以得朋友之乐,岂不是美事?"宝玉道:"放心,放心.咱们回来告诉你姐夫姐姐和琏二嫂子.你今日回家就禀明令尊,我回去再禀明祖母,再无不速成之理."二人计议一定.那天气已是掌灯时候,出来又看他们顽了一回牌.算帐时,却又是秦氏尤氏二人输了戏酒的东道,言定后日吃这东道.一面就叫送饭.

 

    原著中的秦钟“眉清目秀,粉面朱唇,身材俊俏,举止风流,似在宝玉之上”,而新版红楼梦里的秦钟的形象,没有看出这一点来,实在不敢恭维。

 

    新版红楼梦里,秦钟的形象不佳,这也不说了,免得新红的簇拥者断以“苛求”,且看看表演吧。

 

    原著中,宝玉和秦钟不管是与凤姐、尤氏、秦氏在一起的时候,还是两人“把果子摆在里间小炕上,我们那里坐去”的单独相处,尽管双方互相倾慕,但言谈举止,都是彬彬有礼的。

 

  而新版红楼梦中,宝玉一见秦钟就眉来眼去、乃至于在凤姐的背后偷偷摸摸地动手动脚,一副色中恶鬼的模样,哪里有一点大家公子的风度?

 

  新版红楼梦编导的这种滑稽处理,至少从一般情理上和对宝玉 “意淫” 的理解这两方面出现了错误。

 

  首先从情理上讲,宝玉和秦钟时初次见面。无论如何,都属于比较陌生之人,对于对方的各方面都不了解。谁见过两个陌生人(纵然是一见倾心),也不可能一下子就热乎起来、就动起手脚来。

 

  另外,对新版红楼梦编导对宝玉“意淫”的理解出现了错误。

  不错,在原著中,宝玉与秦钟、蒋玉菡,柳湘莲的关系的确比较暧昧,但有一点必须说明,宝玉与他们的交往,绝非薛蟠的那种“龙阳之兴”,而是警幻仙子所说的“意淫”,否则就与宝玉平素的“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的想法自相矛盾了。
  宝玉“意淫”的非止这几人,但凡出尘不俗的人,宝玉都是另眼相看。譬如“北静王”。
  其实,晴雯、麝月、金钏儿、鸳鸯、平儿、香菱。。。乃至黛玉、宝钗、妙玉。。。等等,无不是宝玉“意淫”的对象。以宝玉这种“超级钻石王老五”的身份,至少能够把丫环里“意淫”的对象都搞到手。然而宝玉并不是要把这些“意淫”的对象都一一搞上手,此所谓“发乎情、止乎礼”是也。当然了,这“礼”并没有“ 止”得很道貌岸然,却也没有如新版红楼梦所表现的这样过分!
    譬如在“第四十四回 变生不测凤姐泼醋  喜出望外平儿理妆”中所描写的那样:
-----------------------------------
    宝玉素日因平儿是贾琏的爱妾,又是凤姐儿的心腹,故不肯和他厮近,因不能
尽心,也常为恨事。。。。。。
  宝玉因自来从未在平儿前尽过心, ----且平儿又是个极聪明极清俊的上等女孩儿, 比不得那起俗蠢拙物-----深为恨怨.今日是金钏儿的生日,故一日不乐.不想落后闹出这件事来,竟得在平儿前稍尽片心,亦今生意中不想之乐也.因歪在床上,心内怡然自得. 忽又思及贾琏惟知以淫乐悦己,并不知作养脂粉.又思平儿并无父母兄弟姊妹,独自一人,供应贾琏夫妇二人.贾琏之俗,凤姐之威,他竟能周全妥贴,今儿还遭荼毒,想来此人薄命,比黛玉犹甚.想到此间,便又伤感起来,不觉洒然泪下.因见袭人等不在房内,尽力落了几点痛泪.复起身,又见方才的衣裳上喷的酒已半干,便拿熨斗熨了叠好, 见他的手帕子忘去,上面犹有泪渍,又拿至脸盆中洗了晾上.又喜又悲。。。。。。
-----------------------------------
    上面这段描写,正是对宝玉这种“意淫”的心理状态的真实具体写照(“不能尽心,常为恨事”) 。
 
    实际上,不要把这种“意淫”想得过于下流龌龊。在我们的实际生活中,这种“意淫”无所不在。
    譬如,我们(无论男女)在街上看到美女帅哥,都喜欢多看上几眼。我们遇到美女帅哥的同事,都喜欢搭讪说话,讨对方的欢心,但并非就是要和人家如何如何。这其实也是一种“意淫”。
    从实质上说,这种“意淫”,其实就是对美好事物的倾心、向往、欣赏,是一种正常的人性反映。所谓“食色,性也”,这个“食”字很是绝妙,可以当作“品尝”来理解。品尝“色”,不一定非要用下半身!
 
   与宝玉的“意淫” 相对的,是贾赦、贾琏、贾珍等人的“皮肤淫滥之蠢物”。譬如贾赦“这个大老爷太好色了,略平头正脸的,他就不放手了”。
 
  “淫”字并非只有“发生不正当关系”这一层意思,还有“过多、过甚”“放纵”“迷惑”等多种意思。譬如“富贵不能淫”,这里的“淫”字,就不能理解成下流龌龊的意思。
 
   对于“意淫”,警幻仙子解释得很清楚:“淫虽一理,意则有别.如世之好淫者,不过悦容貌,喜歌舞,调笑无厌,云雨无时,恨不能尽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时之趣兴,此皆皮肤淫滥之蠢物耳.如尔则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意淫'。”
 
  这里,警幻仙子将“淫”分为两类:一类是“不过悦容貌,喜歌舞,调笑无厌,云雨无时,恨不能尽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时之趣兴”的“淫滥之蠢物”;一类则是“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的“意淫”,并且将宝玉之“淫”归类于后者。
 
  然而,新版红楼梦里,宝玉对秦钟的表演,绝非“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的“意淫”,实是不折不扣的“皮肤淫滥之蠢物”!
 
  新版红楼梦之所以出现这种啼笑皆非的表演,究其原因,是因为以李少红为首的编导们,根本就没理解“意淫”的意思和意境。见了“淫”字,便想入非非,于是就自作聪明地安排演员们“淫”了起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