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2,919
  • 关注人气:3,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三个女子,一盏茶缘

(2014-05-17 18:46:41)
标签:

一盏茶缘

休闲

分类: 坐看云起

 

三个女子,一盏茶缘

玫瑰,可可,还有我,三个人喝茶,从中午一直到夜色降临。

这一天喝的茶,先是今年的新茶白牡丹,然后是13年的老寿眉,接着是93年销法的熟普洱,再来是一盏茶缘开业纪念的生普,跟着是武夷山的烟小种,最后以野生滇红完美收尾。

我笑着跟玫瑰说,看你把我们的口味培养成这样,以后要什么茶才能入口。

玫瑰也笑,你们大老远来喝茶,当然得好茶。

三个人喝茶,说话,不知不觉就消磨了大半日光景。

晚餐开了瓶红葡萄酒,微醺中三个女子举杯。可可感叹,这样的生活真是难得,品茶,品酒,跟投缘的人聊天,虽然廊坊距离北京不过1小时车程,感觉却是完全不同的世界。

我理解可可的心情。这个常年在北京CBD的职场女子,难得有这样清闲的日子。就连我自己,自从南方小城厦门移居至北京,如此逍遥的生活也很遥远了。

有茶有酒有闲情有雅致,我们俩因此对玫瑰的这间名叫一盏茶缘的茶室羡慕不已。

要说我们三人能聚到一起,还真是因了茶的缘分。

 

三个女子,一盏茶缘

 

我跟玫瑰是去年夏天认识的。

那时我参加了天涯社区的一个线下活动,到贵州湄潭参观万亩茶园和中国最早的红茶厂,住在半山上一个茶壶形的酒店里。一众五湖四海的网友,黄昏在微信相约去湄潭的夜市觅食。待我匆忙赶到酒店大堂,却只有一位温婉的女子独自坐在那里,我们一起又等了十余分钟,始终不见他人,便决定俩人先行。

这女子便是玫瑰。

长发,素颜,玉佩,我在活动的大巴上就记住了她,国家高级评茶师,当时就少不得生了几分敬意。同行夜市,我发现玫瑰跟我一样喜欢步行,偏好素食,心里便又多了几分亲近。

吃了东西回到酒店,我们坐在大堂外面的露台上说话。那半山的夏夜凉风习习,我记得玫瑰的那句话,拥有一家茶馆是她多年的梦想,现在再不去做,恐怕就真的太迟了。

我默默地听了,没有说话。心想自己怎么总遇到这样的女子。

湄潭一别,我回北京,玫瑰回廊坊。两地距离并不遥远,见面却没有想象的容易。我四处游走,看着她的一盏茶缘开业了,看着她请了日本的插花老师来上课,看着她去了云南和福建的茶山,跟着茶农采茶做茶品茶的时日让我好不羡慕。

等我回到北京,她也从福建返回。我们终于约了时间要再见面。

 

三个女子,一盏茶缘

 

三个女子,一盏茶缘

 

三个女子,一盏茶缘

 

三个女子,一盏茶缘

 

三个女子,一盏茶缘

 

我发了条微信,想约一位朋友一起去玫瑰那里喝茶。

一来这几年我开车的状态不好,便想偷个懒。二来,能与朋友一起分享玫瑰的好茶,一定是开心之事。

可可于是成为三个女子中的一个。

我站在路边等可可。可可是我小学同班同学,中学我们依然就读同一所学校但不同班。中学毕业之后我们见过一面,应该是2005年,还在厦门工作的我到北京出差,十多年不见,当年的高考状元北大高材生,已然成为叱咤职场的精英。

那一次聚会我们没有怎么说话。我感觉,自己的世界距离她好遥远。

差不多又是十年过去。有一天中学同学们建了个微信群,天南地北的几十号人突然又聚到了一起,从前相熟不相熟的人都寒暄问候,互加好友。

然后,我发现可可也是个极其热爱旅行的女子,开一辆红色吉普满世界转悠。

然后,可可发现我也是个在城里呆不住的人,抛家弃子跑到拉萨做客栈掌柜。

儿时结识至今,那么多年过去,从前未曾有过交集的我们发现骨子里那些相似的东西。于是见面就顺理成章了。

那个中午,我站在北京东二环路边,可可坐在红色sahara 驾驶座上,我们都一眼都认出了对方,相视一笑。

 三个女子,一盏茶缘

 

三个女子,一盏茶缘

 

北京到廊坊不过1小时车程。

玫瑰出了店门来迎我们,小路姑娘也早就更衣端坐。

玫瑰问想喝什么茶。

我说到了这里自然听你安排。

这一天喝的都是好茶,但最让我和可可惊艳的要属那13年的老寿眉和武夷山的烟小种。

福鼎白茶有白毫银针、白牡丹和寿眉之分。白茶有“一年为茶,三年为药,七年为宝”的说法,我们喝的这13年老寿眉可谓宝中之宝。且不说砌汤色和药香味,单单喝下之后全身发热的感觉,就是之前从未有过,微微热汗从额头开始逐渐蔓延,越喝越觉得浑身通畅淋漓,难怪说老白茶是治疗感冒的好方子。

武夷山的烟小种我是头一次喝到,玫瑰跟我们讲了这种红茶偶然做成的故事。我一边享受着那松烟香的浓郁味道,一边感叹自己真是白白在福建呆了十多年,也白白到桐木关走了一遭,这么些好茶竟然都没尝过。末了,我竟然在这烟小种中喝出了玫瑰花香味,是心里作用麽。

最后品尝的野生滇红也非常特别。轻啜一口杯中茶,仿佛走进了云南的古老茶山,嗅到了森林、树叶和泥土的气息,看到那一株古老的野生茶树。我因此想要再去滇西和滇南,上一次是为咖啡,这一次冲着茶而去。

 

玫瑰有心,还记得我说过最近几年身体欠佳醉茶的事情,小路姑娘便备了茶点和水果。我看着小路举手投足的优雅,这个青春美丽的姑娘,在如此美好的年龄便能遇到如此美妙的茶,幸运得让我妒忌。再想,玫瑰、可可和我,能在如此年纪因茶而聚,那也是幸福。

 

三个女子,一盏茶缘

 

三个女子,一盏茶缘

 三个女子,一盏茶缘

 

三个女子,一盏茶缘

 

三个女子,一盏茶缘

三个女子,一盏茶缘

三个女子,一盏茶缘

三个女子,一盏茶缘

三个女子,一盏茶缘

三个女子,一盏茶缘

三个女子,一盏茶缘

三个女子,一盏茶缘

三个女子,一盏茶缘

三个女子,一盏茶缘

三个女子,一盏茶缘

三个女子,一盏茶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