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2,919
  • 关注人气:3,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2阳朔:挥不去的潮湿阳光

(2012-12-28 23:01:55)
标签:

一个人旅行

直到世界尽头

旅游

分类: 一个人旅行直到世界尽头

2.2阳朔:挥不去的潮湿阳光
图片拍摄 李祎爽

很喜欢一个词,莫名其妙,因为我总是有莫名其妙的感觉,有时候是人,有时候是事,有时候是一种感情,有时候甚至是一种情绪。就像我对阳朔的牵挂,没有理由地牵挂,莫名其妙地放不下它。
  
喜欢黑夜胜过白天,黑夜的包容让我感到安全和平静。无心睡眠的夜晚,坐朋友的车逛荡在城市的角落里,两个人漫无目的,不知道要到哪里去。莫名其妙地出了岛,他突然有些兴奋,我带你去个好地方。这个主意让我喜欢。
  
夜色里郊外的公路只有我们,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很响,初春,路面却铺满落叶,车轮压在上面悉簌做响,莫名其妙,我们又一次体会到这感觉。春天落叶的树木,什么样的一种树?
  
那些天,野店门前的那条小巷开满了白色的紫荆,雪白的花朵儿,风一吹,花儿们纷纷飘落地面,落英缤纷,一条铺满了洁白花儿的路。我因此那些天特别喜欢去野店。我也是,他说,走过那花的路,嗅着空气里浓郁的花香,那种感觉,那种心情,把所有烦恼都忘了。
  
汽车开到山间的一条小径,车停下了,熄了灯,安静地坐着,窗外月亮斜挂,照亮了前方整个水库。我看不见,可是我可以想像水波荡漾的样子。远处浓密的树林耸立着,月光下显得更加挺拔,有虫子不停地呱噪,却扰乱不了我的思绪。
  
你知道凯里么?他突然问我,凯里,多么动听的一个名字。
贵州的一个城市,我恰巧去过的。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
  
接下来他给我讲一个故事: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在火车上相遇,后来男孩要下车了,女孩继续前行,她说,她要去一个叫凯里的地方。凯里,男孩因此记住了这个名字。
  
凯里,他说,第一次见这名字我就喜欢上了它,响亮动听的名字。 有个地方叫凯里。那个故事的名字。噢,有个地方叫凯里,我一下也喜欢上了这个名字。突然就决定,写点文字,纪念我的阳朔情节,名字就叫有个地方叫阳朔。


去阳朔的计划做了三次都未果,第四次终于去了。也许是有了太多挫折的缘故,真正出发前往阳朔的时候,心里很平静。慢慢收拾了行李,在一个阴冷的傍晚上了路。一个人的旅途让我欢喜,坐在长途汽车上摇来晃去,转过一个又一个山头,爬过一道又一道山梁,路过一条又一条河流。有时候什么也不想,目光游离于窗外黑漆漆的天空,树和电线杆的剪影那么清晰,听流水在夜里轻轻淌过,偶尔传来的狗吠,从未有过的轻松。有时候翻出脑子里平常被深埋的东西,细细琢磨琢磨。
  
到达广州,再离开。这是个我不喜欢的城市。太阳恶毒得晒着我的脸,只好拉上窗帘,这样我就看不见外面的风景了,于是再拉开,晒就晒吧,我要看着窗外。
  
遇见两个年轻的女孩儿同行。她们让我想起大学时的两个女友。也是这般年纪,三人去鼓浪屿,在漳州路上放声唱歌。迷了路,饿着肚子走了大半天,到了朋友家狼吞虎咽。生命中最美丽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我们是伴着小雨踏入阳朔的西街的。就像以往很多次的经历那样,觉得自己一定在什么时候已经来过这里。只是一转身,看见雨雾中的一扇门,门里走出的那个红衣女孩,哪一年曾经历过的情形。然后再一惊醒,雨滴越来越大了,落在我的Big Pack上沉闷的声音。
  
阳朔的冬天还是有点儿冷的,潮湿,多雨,取暖用的是碳火。酒吧的木桌下一只碳炉子或一个碳盆儿,黑色的木炭在白色的碳灰里逐渐变红,温暖便一点一点弥漫了我。
  
夜深了,当我们从Under The Moon Cafe 出来,西街上行人已经很少。 这是阳朔旅行的淡季,加上下雨,人们都早早回去休息了吧。偶尔的行人迎面走来,慢慢近了,擦肩而过,相对一笑,然后远去。 逛荡在那条不到200米的石板街上,路灯把我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在冬日夜晚的细雨里飘摇。
  
漫无目的地走。泥水溅到我的Garmont上,渗透,蔓延,留下一个不规则的水渍。就让它一直留在那儿吧,留下我关于阳朔的记忆。
  
很多故事在这里开始。很多故事在这里结束。阳朔是爱情的天堂,同时也是地狱。幸福的人享受甜蜜。痛苦的人舔拭伤口。孤独的人寻找爱情。寂寞的人追求刺激。

  

次日早上醒来,脑袋沉沉地疼。翻了个身用被子捂住头,闭上眼养神。窗帘拉得很严,屋子里光线昏暗,屋外有淅沥的雨声。雨滴敲打窗楣的清脆声音。
  
这是个适合懒觉的清晨。阳朔冬天的清晨。
  
九点多的时候起床洗澡。热水让沉闷的脑袋渐渐清醒了。一个女孩儿在外面敲门,说有人找我。
  
胡乱洗完套了衣服下楼。天晴了,下了一周多的雨终于停了。太阳出来了。穿过宽敞的门厅,远远看见街边的木桌边坐了两人。雨后的阳光很明媚,细碎地撒在他们身上。他们的头发因此特别有光泽。W和他刚认识的深圳女孩在喝姜茶。他们给我也倒了一杯。
  
冬日的早晨,阳朔西街边上的木桌,滚烫的姜茶,妩媚的阳光,意外的相逢,慵懒的我。那一次阳朔之行给我的最愉快的记忆。
  
然后我就在盼望已久的阳光中离开了阳朔。

  

再一次去阳朔是春暖花开的季节,跟一帮福州的朋友徒步漓江和遇龙河,在漓江边扎营。五月的漓江仍然交织着明媚的阳光和迷离的雨雾,这个地方给我的感觉大概就这样定格。于是落笔时就给这一篇起了个更应景的名字,挥不去的潮湿阳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