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2,682
  • 关注人气:3,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1长江三峡:就这样踏上孤独的旅程

(2012-12-28 22:59:31)
标签:

一个人旅行

直到世界尽头

旅游

分类: 一个人旅行直到世界尽头

2.1长江三峡:就这样踏上孤独的旅程

我仍然记得20岁的第一次旅行。
  
1994年夏天,厦门到武汉,武汉到宜昌,逆水而上至重庆,之后的贵阳和安顺黄果树瀑布,一个月之久的长途旅行。与几个朋友同行,但心底始终仿佛一个人在走。
  
山里长大的姑娘生平第一次乘船。一路上所乘的都是三等或者四等舱,通常是6人或者8人合住一间,而且买不到同一间的床位,于是几个人分在不同房间里。和陌生人同住,这在我是平生头一回,本应有不安和不适,但我竟然也很愿意那样独自一人。
  
我晕船。浑浊的江水把船晃来晃去,我的头也跟着晃,尤其是夜晚,船上昏暗的灯光让这种感觉尤其强烈。我吃晕船药,让自己一直昏睡。船过神女峰之时,我还在药劲之中,听到外面人声鼎沸欢呼雀跃,一个人躺在床上晃晃悠悠,觉着不看那山峰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我脾气不大好,爱使小性子,从那一次行走就可见端倪。清楚地记得好几次我生了闷气不搭理同伴,一个人走在山城重庆那些让人望而生畏的台阶上不感劳累,但觉得深受委屈。因此明白自己最适合独自行走,除非,同伴能够完全理解并包容我。人生好比旅行,若没有合适的旅伴就还是独自上路吧。

  
那一次的火车经历也让我难以忘记。
  
重庆到遵义的夜班火车,站票。夏天的硬座车厢里空气浑浊,拥挤的人群散发出的浓烈味道几乎让人无法呼吸。昏昏欲睡,但不敢睡着,担心有人偷了行李。开始站着打盹,左右脚轮流支撑身体重量,累了就换只脚,不时睁眼瞅瞅行李架上的背包是否还在。后来实在撑不住,找了张旧报纸垫着坐在车厢地板上,抱头酣睡。越睡越迷糊,渐渐忘了要照看行李,天什么时候亮了,我醒来,发现自己和两只鸡躺在一起。 之后相当长时间火车成为我的主要交通工具。很多陌生人,因为乘坐同一列车而熟悉。一起看窗外的风景,一起吃碗装的方便面和10块钱一份的快餐,一起在列车广播声中埋头大睡,一起讲述各自以往旅途中的故事。
  
列车每次停靠都有人离开。最后,到了终点,满车的旅客下车出站,带上各自的行李四散开去。我又只剩下自己。那些旅途中投机的人和事,随着涌动的人群流失,即刻便无影无踪。偶尔我们会互留e-mail和电话号码,还有QQ,有时候我也把魔羯座女子的网站地址留下。但我几乎从来不主动联系别人。我的文字,我的记忆里充斥他们的影子,但是我不主动联系他们。

  
后来我开始乘坐卧铺,上了火车只做三件事,吃东西,睡觉,坐在窗边看着外面的风景发呆。照例是一上火车就犯困。天没黑就又爬到上铺睡觉。睡觉消耗了最多的时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醒来,车厢里已经熄灯,只有走廊上的夜灯发出微弱光芒。很多隧道,一个紧接一个,没有尽头的长。车轮在铁轨上行进,在安静的夜色里特别清晰,轰隆轰隆轰隆。这个时候可以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坐在窗边的椅子上,拉开窗帘,看玻璃外的世界。那时人们多已熟睡,列车行驶在山野,看得见星星,在轮廓分明的山峦上发亮。树和山的剪影清晰,与蓝色的夜空相比,它们更显凝重。真希望火车永远这样行驶下去,没有尽头。 野地里没有灯火,深深浅浅的植物剪影飞快掠过。心却安静下来,没了白日里的浮躁。窗外的灯光越来越多,越来越亮。又一个车站即将到来。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晃十多年过去。经常想起那时的三峡行,到了最后一站重庆,我们满街吃麻辣烫和火锅。那时候的火锅蘸水是香油里加蒜蓉和别的调料,同行的林和张曾想过要带一整桶香油回家。他们是我大学最亲密无间的朋友。
  
而今我们散落天涯。我也逐渐明白一个道理,即使最亲近的人,也需要一个距离,隔着这个距离可以彼此牵挂。因此喜欢上和陌生人交往,和他们在一起可以流露孤独,也喜欢热闹喧哗的场面,那种时候可以忙碌得忘了孤独。热闹散尽,曲终人散,人去楼空,狂欢之后孤独接踵而来,而且比任何时候都强烈。
  
记忆很近,仿佛触手可及。但当我伸出手,它忽地一下便散开。我明白,生命怎么也战胜不了时间。感情也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