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2,232
  • 关注人气:3,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2西藏朝拜手记(一)大昭寺

(2012-08-06 02:08:05)
标签:

西藏

朝拜

大昭寺

2012

旅游

分类: 坐看云起

2012西藏朝拜手记(一)大昭寺

 

2012年4月,我终于了却到大昭寺朝拜的心愿。

我永远都会记得等身佛殿里的情景,我的鼻子闻着无处不在的酥油味,我的耳朵听着永不停歇的诵经声,我的眼睛看着源源不断的朝拜者,我在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佛像前双手合十礼佛,我头抵等身佛像的膝盖祈祷许愿,我虔诚恭敬地将洁白的哈达抛向佛像。

 

对于藏传佛教信徒来说,拉萨是圣城,供奉着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佛像的大昭寺是圣城的心脏,而大昭寺内部天井的囊廓之路则是最神圣的转经路线,是到拉萨朝拜的第一站。

初夏拉萨的清晨阳光灿烂,我从仙足岛步行到达大昭寺广场,已有很多磕长头做大礼拜的身影。径直到售票处买了一张票,然后再从正门处进入寺庙。

才进门就见到几个工作人员,一看我的装束就给我指路,让我从右边直接去往等身佛殿,我说这不是朝拜的路吧,应该从左边开始。在他们惊诧的眼光中换了方向,顺着栅栏围出的小道顺时针前行。

在工作人员看来,我这样背着双肩包的游客,花钱买门票进寺庙,只不过想留下到此一游的纪念,当然想直奔主题。事实是,按照规定购买寺庙门票,我以为这也是内心尊重的一种表现。

 

当我经过度母殿,和一排长长的转经筒,站在进入主殿的队伍末尾排队等候时,藏民们看我的眼神也一样惊讶,他们分明也在想,这个汉人走错地方了吧。一位好心的阿妈用不太熟练的汉语跟我说,你可以不排队,直接进去。我跟她示意了一下手中的哈达,摇摇头轻轻说了声不,她就明白了我的想法。

每天都有大量信徒到大昭寺朝拜,寺庙空间有限,因此进入主殿四周的每个配殿朝礼都必须排队,进入等身佛殿前的队伍更是又密又长。我在主殿门外等待了很长时间,身边全是带着哈达、酥油等朝拜物品的藏民,有年迈的老人也有襁褓之内的婴儿,有顽皮的孩童也有稚气的少年,有妙龄的少女也有中年男子,他们有的摇着转经筒,有的闭目低声念经,有的摘下帽子放在门前的木架子上,准备朝拜完毕再出来取回。作为一名虔诚的朝拜者,我也摘了帽子放进背包,收好相机。

 

通往主殿的廊道右面墙上是关于大昭寺建寺故事的壁画,描绘的是当年填湖建大昭寺的情景,以及7世纪时早期布达拉宫的模样。话说松赞干布迎娶了文成公主和尼泊尔公主之后,便着手修建大昭寺和小昭寺,以供奉尼泊尔公主带来的释迦牟尼八岁等身佛像和文成公主从白马寺请来的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佛像。相传建大昭寺时几次均遭水淹,文成公主观测到西藏是个仰卧的罗刹魔女,大昭寺所在的湖泊正好是魔女的心脏,湖水乃其血液,就建议填湖建寺,首先把魔女的心脏给镇住,然后又推荐在周边修建昌珠寺等十二个寺院,镇住魔女的四肢和各个关节。壁画显示出当时主要依靠山羊背土填湖,含有真挚感恩之意。

我随着人流缓缓挪动,一步一步进入主殿,准备从左边第一个配殿开始朝礼。几个由导游带着的游客在门口往殿里张望,导游给他们做着讲解,这是宗喀巴大师和他的六大弟子殿。听到这句话我只能感叹导游无知,游客可怜,供奉宗喀巴大师和他的八位弟子的甘丹拉康,就这样写进他们的记忆!

宗喀巴是藏传佛教里我最熟悉的大师,作为黄教的开山鼻祖,他1409年在大昭寺创立的传昭大法会,是藏传佛教界最大的法事活动。他的八位弟子都为弘扬黄教作出了巨大贡献,一世达赖和一世班禅都位于八大弟子之列,黄教的六大寺庙,甘丹寺为宗喀巴本人亲建,哲蚌寺、色拉、扎什伦布寺均为其弟子所建。

进入配殿的每个信徒依然从左至右顺时针绕行,有的用金属小勺舀了塑料袋里的固体酥油添灯油,也有的用水瓶带了融化好的液体酥油,还有的头抵佛像前的橱门默默祈祷。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我的第一次朝拜,朝拜物品准备不够充分,对很多朝拜方式也还需要适应,因此我主要以供养零钱的方式来表达我的敬意。

 

出了甘丹拉康墙角处的白色佛塔名“达巴曲登”,据说修建大昭寺时,松赞干布将戒指抛向空中,以戒指落下的地方来确定寺址,结果戒指落到卧塘湖后,从湖里升起了一座幻化的白塔,表明已找到了合适的寺址。13世纪,萨迦班智达大师按照幻化的白塔的样子建了一座白塔,后来被毁坏又重建。白塔前供奉着长年不熄的酥油灯,照例跟朝拜的信徒一起从塔的左边绕行。

接下来经过药师八佛殿和天成五尊观音殿,之后的墙上供奉着唐东杰布像,这是我非常崇敬的一位香巴噶举派的在家居士,为求自他一切众生离苦得乐而不懈努力建寺修桥,同时也是一位出色的医生,还是藏戏的鼻祖。特意在他的像前拜了又拜,并做了供养。

说到这里,不得不说到我仍然未解的一些疑惑。按理说,作为一位在西藏文化、建筑等方面有巨大贡献的传奇人物,唐东杰布寺应该香火旺盛,可当我后来找到药王山脚的那座小小寺庙,供奉着白头发白胡子,面露笑容的快乐老人,但却冷冷清清香客廖廖,不由得感慨万千。这大概也是我花了那么长时间才能说服自己迈入大昭寺的一个原因吧。

 

经过强巴佛殿之后,至尊宗喀巴大师殿位于墙脚的几级台阶之上,下一个殿名叫“无量光佛殿”,是朝拜者进入等身佛殿前的最后一个配殿,因此又被称为“忏罪殿”,香客在面见等身佛前在此虔诚祈祷和忏悔。

等身佛殿前的几根柱子是当年建寺时所立,在经年的酥油灯光和诵经声中变得沧桑而坚实,见证着大昭寺1400年的历史。我在殿前寻找出发前资料中查阅到的两根柱子。一根叫“宝瓶柱”,曾经是当年记载大昭寺建造历史的史书《柱间史》收藏处,后由阿底峡大师取出。另外一根叫“牙柱”,据说镶嵌了很多在前往拉萨朝圣路途中死去香客的牙齿,被其他朝圣者带到此以帮着其完成面见等身佛的心愿。

寻了一圈没有找到,询问主殿前的两位僧人。他们往至尊宗喀巴大师殿前的一根柱子一指,那就是你说的柱间史的柱子,原来我一不留心错过了。再问牙柱,两位僧人用藏语讨论了几句,然后其中一位带我走到主殿另一侧走廊边,指着一根柱子让我看。我仔细看确实有两科牙齿嵌在柱中,但如果没人指点几乎看不出来,我问曾经有很多牙齿的柱子呢,僧人说没有了,只有这个。我不甘心,再回到忏罪殿前寻了又寻,终是没有。

 

回到等待的队伍之中,前后的香客都熟知我一直都排队朝拜各殿,自动给我让出位置。就要见到世界上最神圣的佛像,心情自然激动而期待。

等身佛像共有三尊,是释迦牟尼住世年代以其成道前的身高按照真实比例所造,并由佛陀亲自开光,其中二十五岁等身像现存印度菩提伽耶大觉塔内,十二岁等身像和八岁等身像分别经汉地和尼泊尔传入西藏。如今大昭寺等身佛殿里供奉的是释迦牟尼十二岁像,八岁的等身像供奉在小昭寺内。

终于走入主殿大门,金碧辉煌的佛像此时看来只有慈悲。眼看别的香客行着五体投地礼拜以及大礼拜,我还是选择了以恭敬心双手合十低头的礼佛方式。一来我确实不习惯那样的礼拜,二来我那时相信虔诚重在内心而不只是形式。

心中明了,五体投地的顶礼,一方面表示决心放下傲慢与成见,把自己摆在最低的位置,坦然接受一切,不再担心摔跤和失去,另一方面也能积累巨大的功德。但我,还需要更多时间。

跟随香客绕到佛像左边侧面,踏上梯子站到高处,把早已准备好的哈达抛到佛像的腿部,然后学着藏族人的样子把额头抵在佛像上。心中其实并没有许愿,也没有祈祷,只是以为这样的做法本身就是祈福,只要内心虔诚,佛陀会明白我心所愿,也会谅解我的不恰当举动吧。

接着绕到佛像右边,依然又登上梯子祈福。

 

出得主殿大门,内心一片轻松感觉,那么多年来犹豫不决的事情终于完成。又去智智强巴佛殿和狮子吼观音殿礼拜过后,在通向二楼的路口徘徊着,记得应该从这里先上二楼朝拜,接着上三楼,然后再回到一楼。翻出《一步一如来》确认,路过的藏民看见书上的放光药师佛,热情地指着旁边墙上的佛像跟我示意,你要找的是这个吧。连忙谢过,踏上楼梯去二楼。

不知不觉已近午时,二楼的香客比一楼少了很多,一个人顺序进入各殿礼拜,感受到内心越来越多的安宁与释然。“深广而宁静,单纯而不复杂,纯净灿烂清澈,超越概念心,这是诸佛的心。其中无一物应消除,无一物应增添,它只是自然地看着自己”,有一些只能意会的东西,在2012年初夏的这个上午,逐渐清晰。

 

二楼通往三楼的吉祥天母佛龛本是我极想朝拜之地,但时间关系已经关闭,三楼的诸间佛殿也未能前往礼拜,倒也未生遗憾,一切随缘吧。

回到一楼继续朝拜。在藏佛殿里逗留了很长时间,如今这殿里供奉着阿弥陀佛和药师八佛,如果不是事前特别留意,我很难想到这小殿就是历史上曾经秘密收藏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佛像的地方。据史书记载,原本供奉于小昭寺的十二岁等身佛像与大昭寺寺的八岁等身佛像调换位置之初,十二岁等身佛像先在这间佛殿里珍藏了一段时间才被请进主殿。我看过好几个版本关于这段历史的记载和传说,无论如何,等身佛像始终完好如初并庇佑着这片神圣的土地,这就足够。

 

而将十二岁等身佛像带到藏地的文成公主,也因此在藏区极受尊重,她通常被认为是度母的化身。藏佛殿外的墙上壁画精美,流连之中我在一尊度母像前低头合十祈祷,头抵佛像许下了这次朝拜的第一个心愿。看似短暂的大昭寺半日,于我而言却是心灵的一次长途逾越,是身边不计其数无比虔诚的藏族给了我坚信的勇气,是寺庙里燃燃不熄的酥油灯照亮了我黯淡的双眼,是长跪在度母像前一拜再拜的藏族妇女做了我的榜样。我的内心一片纯净。

 

一楼朝拜完毕,从侧门的楼梯上到二楼天井,坐在木椅上稍做休息。一位僧人在寺庙商店前安静地坐着,远远看着他收拾整理,偶尔抬头回答香客的询问,终是打消了上前搭讪的念头。

再上三楼,大昭寺的金顶近在咫尺,在正午的阳光中熠熠生辉,散发出庄严神秘的力量。远处清晰可见布达拉宫的身影,雄伟地伫立在红山之巅。俯瞰所见,是大昭寺广场经年不断行着大礼拜的信徒们,顶着烈日积累着功德。

纵然有太多不舍,还是下楼出得门去。在西向的寺门前回望,大昭寺静然地端立,告别前没有再拜,心中有觉醒的光明灿烂,知晓自己与这里缘分未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