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2,919
  • 关注人气:3,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三槐堂之上:用鼻子煮出来的咖啡

(2012-07-25 16:39:55)
标签:

台北

咖啡时光

三槐堂

虹吸壶

鼻子

分类: 台北咖啡时光

三槐堂之上:用鼻子煮出来的咖啡

三槐堂之上:用鼻子煮出来的咖啡

三槐堂之上:用鼻子煮出来的咖啡

三槐堂之上:用鼻子煮出来的咖啡

三槐堂之上:用鼻子煮出来的咖啡

三槐堂之上:用鼻子煮出来的咖啡

三槐堂之上:用鼻子煮出来的咖啡

 

三槐堂之上:用鼻子煮出来的咖啡

 

三槐堂之上:用鼻子煮出来的咖啡


三槐堂之上:用鼻子煮出来的咖啡

三槐堂之上:用鼻子煮出来的咖啡


 

这家咖啡馆吸引我的原因,一是据说里这拥有全台北排名前三的起司蛋糕,对于一个提起起司蛋糕就能口舌生津的人来说,如此美味不可错过。二来因为三槐堂这个古色古香的名字,一个洋式咖啡馆却有个中规中矩的传统名字,这店和店主是什么模样。带着极大的向往和好奇,我在一个雨后的下午去到罗斯福路上的三槐堂咖啡馆。

台北连日的炎热之后,终于有了两场雨。我从基隆路上乘了1路公车,在师大路那里下了车,一路查看着路牌往前走。雨后的清新和潮湿让步行成为一种享受,不知不觉就走到罗斯福路一段72巷,站在巷口往左即可看见三槐堂的招牌。

一眼望去果然是预料中的风格,三槐堂的中式招牌虽然不大,但在巷口看过去很醒目,待走到正面,仍然是木质的中式风格,但俨然有了咖啡馆的味道。

 

咖啡馆不大,每一张桌前都坐满了人,年轻女子居多,看来起司蛋糕确实是女人的专属品。我四下张望,只有吧台还余两个位子,征得同意便坐下,窃喜,如果不是客满,我大概还不好意思直接就坐到咖啡师的对面。

吧台里的三个人忙碌不停,切起司蛋糕,煮咖啡,打果汁,做奶茶,盛小点心,我正好坐在操作台对面,大好的机会看他们一刻不停而又有条不紊地准备各种饮食。

煮咖啡的中年男子留着很个性的发型,颇具艺术气质,不苟言笑。两三个虹吸壶同时工作,装水,点火,磨豆,将装好咖啡粉的上座插入下座,扶正,整套程序娴熟流畅。令我惊讶的是当沸水冲入上座的咖啡粉与之溶合之后,我见到他用鼻子靠近玻璃器皿去嗅里面的液体,我甚至觉得他根本就没有用搅拌棒,只是一直闻个不停,眯着眼睛很用心很享受的样子,直到他认为火候到了,才熄了火,等待煮好的咖啡从上座注入下座。

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用这样的方法使用虹吸壶,很想请教其中缘由。因此等到对方忙碌中间的小间隙,就跟他聊了起来。

他果然是三槐堂掌柜的王仁植先生。我说你们仨是一家人吧,他笑着说是啊,这是老板娘,这是小老板,一个能干的中年女子,一个帅气的小伙子。

三槐堂开业17年以来,一直是王先生跟自己家人在打理咖啡馆。17年,不是一段短暂的时光,持之以恒坚持着一家咖啡馆,我想这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到。

王先生问我,听你的口音不是台湾人吧?

我说是啊,专门从北京到台北来喝咖啡的。

说完我们都笑了。

 

聊了几句王先生又开始忙碌,有个别家咖啡馆的小姑娘登门学艺,王先生给她示范如何用虹吸壶煮咖啡,我正好也在边上听着。

他问她,你是凭什么来判断咖啡是否煮好?

姑娘回答说时间啊,每次煮咖啡都定时。

王先生并没有否定她的方法,只是跟我们说明他的办法,真的就是我猜测的完全依靠鼻子的嗅觉和经验来决定什么时候熄火。

他又眯上眼睛开始沉浸在咖啡的味道中,有时候顺时针晃动咖啡壶上座,跟品尝红葡萄酒时充分醒酒的动作差不多,然后再闻,再晃,再闻,直到确认里面的咖啡已经呈现出最迷人的味道。

王先生先让我闻了一次,晃动之后让我再闻,确实前后差异明显。他教我如何打开鼻腔,不必使劲吸气,只需放松地把鼻子靠近即可,让咖啡的味道通过上升的气体自行进入鼻腔。我如法炮制,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闻香完全不一样,我真的在那杯咖啡里嗅到了一种非洲大草原的气息!我还得知,其实任何一种东西都可以用这样的方法来闻香。

熄火之后,上座的咖啡很快注入下座,此时王先生又给我们传授了他独特的观点。他问小姑娘,你会不会用一块湿的毛巾来包住下座,姑娘迷惑地说是,通常使用虹吸壶煮咖啡,都会在这时候用湿毛巾擦拭下座。但王先生认为,此时高温的咖啡突然遇冷,瞬间发生的反应会破坏咖啡的结构,也会影响咖啡的口感,因此他并不主张使用湿毛巾的做法。

在台北的这些日子,日日出没于各式咖啡馆,喝各种味道的咖啡,感受各店的独特风格,王先生的这一场给予的颠覆肯定是最大的。这也是台北咖啡馆的特色,遍布大街小巷星罗棋布的咖啡馆,家家都有自己的经营之道和咖啡经,只要有心必然会有收获,也能遇到你心仪的那一家。

 

我一边品着我的咖啡和起司蛋糕,一边跟王先生请教,黑咖啡跟蛋糕真是绝配啊。说到三槐堂的店名,原来本是王先生自家的堂号,他拿来做了咖啡馆的名字,并且有了个音译的英文名“Sun White”,很动听。

不断有人进进出出,店里座位不算多,很多人就选择外带,无一例外都是三槐堂的招牌起司蛋糕。三槐堂除了蛋糕还自做许多精致的点心,搁在吧台上一溜大玻璃瓶子里头。王先生请我品尝了最受欢迎的圆球,我按他的提示整个放进嘴里,含住不嚼动,很快圆球就慢慢自动散开溶入口腔之中,香甜的滋味也随之弥漫开来,非常神奇的感觉。

让我感到更为神奇的是,三槐堂的红茶竟然也是用虹吸壶煮出来的!同样也是用鼻子煮出来的红茶,跟蓝山一样的方法。我喝了一杯,阿里山的高山红茶,茶汤清澈透亮,最特别的是入口有非常明显的酸味,王先生说红茶就是要煮出酸味才正宗,柠檬红茶柠檬红茶,说的就是要煮出茶叶中的柠檬酸,可不是靠添加柠檬哦。

今天可算是开眼界了,也饱了口福,我一边跟王先生一家致谢告别,一边盘算着回北京要把武夷山的红茶也煮煮再喝,体验一下煮出来的柠檬酸。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