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2,919
  • 关注人气:3,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最美福建之土楼

(2012-03-30 23:27:15)
标签:

旅游圣经

最美福建

土楼

分类: 最美福建

 声明:

1、本文文字为旅游圣经系列丛书《最美福建》及《悠闲慢旅行》原稿,已正式出版,版权所有,禁止商业转载。

2、本文所有照片均为友人所拍,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3、正式出版的书中已经实时更新了最新资讯,原稿中的信息有可能已经发生变化,敬请留意。

 最美福建之土楼

最美福建之土楼

在永定初溪的观景台的一块木牌上有这样一个故事:某西方大国的卫星在福建山区中探测到一处神秘建筑,疑为导弹发射基地,大惊失色,多方调查后才知道是一场虚惊,那不过是客家民居土楼。形状各异的土楼如同一颗颗明珠散落在福建的山水之间,它的外表看上去如此让人震撼,可实际上它就象陕北的窑洞、山西的大院、湘西的吊脚楼一样,是勤劳、善良、淳朴又热情的客家人栖身之所。永定和南靖这两个小小的县城数以万记的那些土楼,有的雍容富贵,有的宏伟大气,有的书香门第,有的小家碧玉,落落大方地与青山绿水浑然一体,勾勒出活色生香的客家生活画卷。

客家是汉民族的一个民系,是中原汉人经过上千年的迁徙而成,福建的客家人主要在唐宋年间迁入,开始主要居住在汀江流域和沙溪上游地区,后来逐渐延伸到闽西和闽南各地,使福建成为客家人的三大聚居地之一。福建的客家人依然保留了中原汉人对祖先、宗族的重视,遍布村镇的那些祖堂和宗祠是最生动的说明。另一方面,定光佛、猎神、妈祖、蛇崇拜等信仰无不显示出福建土著居民对客家的影响。

土楼是福建民居的代表性建筑,主要分布在闽西和闽南的六个地区:永定、南靖、平和、诏安、漳浦和华安。其中永定和南靖的土楼以数量多、种类全、分布相对集中、构造具有代表性而闻名,加上交通便捷,是游览土楼的首选。因此,本章所介绍的土楼特指永定和南靖地区的土楼。

这一地区处于闽南、闽西和粤北交界处,永定县在行政划分上隶属龙岩市,与广东梅州、大埔接壤。南靖则为漳州市所辖,边上就是海滨城市厦门。其实两地密切相连,尤其永定的高头到南靖的曲江不过4公里,车程不到5分钟。两地都是山区,多溪流,村镇都建在山间盆地上,土楼也都是就势而生,通常选择靠山临水的平地修建,利于生活和农作灌溉。村庄周围多山,多开辟成梯田垦做茶园。

在这里随便走进村镇的一座土楼里都尝得到客家的家常菜。客家菜口味偏重好酸,擅长做鸡、鸭、鱼、肉、豆腐、时新蔬菜等,喜爱米酒,小吃中的芋饺深受欢迎。农历新年是到客家做客的最好时机,家家户户在外工作学习的人全部回家团圆,路过即是客,美酒佳肴不醉不归。

 

初溪土楼群

站在观景台上,就能明白这里为什么被称为“中国最美丽的土楼群”。苍翠树木簇拥着的初溪村依山而建,5座圆楼和31座方楼顺势而生,错落有致地散落在山间盆地上。横穿村子那条清澈的小溪在阳光下安静地流淌,它有个美丽的名字叫桃花溪。临河一字排开的三座圆楼和两座方楼气势磅礴。村旁的几棵古榕和远处的碧绿梯田,更增了几分田园气息。如果秋天,庄稼熟了,柿子红了,树叶黄了,初溪就是一幅百看不厌的画卷。

初溪土楼名里都带个“庆”字,比如集庆楼、绳庆楼、庚庆楼、余庆楼、善庆楼。最古老的集庆楼有将近600年的历史,是现存年代最久远的圆楼,里面的72道楼梯是另一个土楼之最,每户独用一个楼梯在土楼里是绝无仅有的结构。如今这里不再住人,珍藏了上万件文物,是目前中国最完整的客家民俗博物馆。

这个整洁而静谧的村庄。鹅卵石小径在方楼和圆楼间蜿蜒,翠绿的芭蕉林在小径边舒展枝叶,老人和孩子在门楼的木凳上拉着家常,狗儿们喜欢在石板路上打盹,看见客人来了就起身摇尾欢迎。村子很好客,他们会问你从哪儿来,给你带路,但是也有些害羞,看见陌生人举起相机就忙掩了脸,或者不好意思地离开。村子中心街边的几栋小木楼,有食杂店和茶馆,白底红字的幌子高悬着。

住在这样的村子里,远离尘世喧嚣,心静如水。

 

南溪土楼群

夏日黄昏,夕阳的光芒洒在南溪河上,流光闪烁着细碎的影子,南溪水犹如绸带般飘逸,串起两岸村庄的上百座各式土楼,小桥流水牧童人家。振福楼、衍香楼和环极楼正是这条绸带上最耀眼的明珠。伫立在南溪畔的振福楼好象一位雍容富贵的老人,背靠青山,面对着南溪边最开阔的一片河滩,河滩周围是浓得化不开的绿树和绿地,远处,是看不到尽头长势喜人的绿油油的庄稼。河滩上建了座青石桥,几头水牛在附近的水里洗澡,享受清凉。牧童小姑娘牵了两头牛在岸边,拽着倔强的牛尾巴想要把它们牵回家。秀美幽静的田园风光,正应了那副“凤起丹山秀,蛟腾碧水环”的门联。依依不舍地往前到了新南村,看到几个光屁股的小孩儿在楼前的溪水里嬉戏,看到一座土楼上写着“衍香楼”三个大字。同样依山傍水,建于1880年的衍香楼小桥流水,雕花凭栏,带着更浓重的书香门第的气息,学堂里陈列着一个个从这楼里走出去的学者、教授、硕士的名字。楼主之一的苏野大叔带我里外转了个遍,让我看土楼大门上的五只蝙蝠,告诉我那寓意着“五福临门”,让我看过去被土匪烧黑的厚土墙,跟我说做烟丝生意的先人如何发奋致富得以修建衍香楼。坐在院子的门槛上,看着青石砌的院墙和青石铺的地板,细长的绿色小草从石头缝间顽强地探出头来,一蓬一蓬的绿色煞是养眼。那是我见过的最纤尘不染的院落。

环极楼藏在路边几座普通土楼后面,转过一条狭窄的巷子,看见一座豁然开朗的大气的土楼。它有三个神奇的地方:一是抗震能力特别强,300多年来经历多次地震,最厉害的一次7级地震也没有倒塌,震裂的楼体还自动愈合了;二是站在楼中间说话垛脚会有回声;三是土楼内部没有祠堂,而是空旷的院落,这在极度重视宗族的永定地区绝对是个反叛,因环极楼又被称为忤逆楼

 

洪坑土楼群

清晨的村子,雨淅淅沥沥下着,穿上蓝色雨衣,沿着洪川溪,走过湿漉漉的石板路去看土楼。先经过土楼民俗博物馆,展品分为前言、闽粤客家的璀灿明珠、古老神奇的东方城堡、古朴淳厚的民俗风情、走向世界的客家土楼等几部分,用图片和文字介绍了永定客家土楼的形成和发展过程,有时间的话可仔细琢磨一番。

洪坑是开发得很成熟的一个景区,其中的振成楼被称为“土楼王子”,是遵循八卦原理建造的土楼,作为中国南方圆形建筑代表,它的建筑模型曾在美国落杉矶世界建筑展览会上引起轰动,被誉为“东方建筑明珠”。振成楼里大人们忙着把那些土楼的图册和照片、当地的土特产和一些纪念品摆放出来,孩子们在一楼走廊里,把木凳当了火车嬉戏。雨水滴落在院子里和屋檐上,透过濛濛雨帘,青石地板和屋顶的灰瓦被洗得发亮,而家家门上的红色对联和大红灯笼,在雨里愈发鲜亮。站在三楼的走廊上发了好一会的呆,看着老人坐在家门口的凳子上,也在发呆。

冒雨往村子深处,到石桥头的小店里问路,饥饿的肚子和湿透的身体抵挡不住诱惑,坐在店里要了一碗米粉。原来那桥叫做外婆桥,要看别的土楼还要再往里几百米。店主大姐端上桌的米粉,加了自家地里新摘的菜苗,鲜嫩油绿,狼吞虎咽地全部消灭。

福裕楼的大叔带着我们楼上楼下前院后院地参观,我在五凤楼里完全迷失了方向,不知道住在里头的人们如何不会走错自己的房间。福裕楼是永定府第式土楼的杰作,它由楼主三兄弟的朋友汀州知府张星炳设计,当地人说它的结构因此与众不同,不再是纯粹的客家的方或圆,而有了高低起伏的隐寓。从上海用船运了流离瓦到厦门,再雇人肩挑了到永定洪坑的村子,做工精美的雕花红木家具,铺就在木料之上的青石地板,20万光洋的造价的确名不虚传。楼上旧时小姐的闺房如今做了客房,绣花床和雕花漆木柜,有一个宽阔的阳台,两张木椅,正对着楼外的青山。心里大大惋惜一番,这样的住处下回要来住上一晚,顶好挑个月圆的夜晚,点灯喝茶赏月聊天。

边上的光裕楼也是方形土楼,不过中规中矩得多,据说是村里最早、最完整的正形土楼。然后过桥去看如升楼,村里最小的土楼,又被称为“米升楼”,意思是说好象量米的容器那样小的一座楼。传说楼主梦中得知道那是块宝地,自己挑土三年建成如升楼,取“如日东升”之意,土楼袖珍得只住了6户人家。

最后去看奎聚楼,那里的宫殿式屋檐看花了我的眼,这座方形宫殿式土楼的设计者是楼主的结拜兄弟,100多年前的翰林学士,所以那些一层一层精美的屋檐和山墙也就不足为奇。人们说奎聚楼和后面的山脊连在一起就是一只下山的猛虎,土楼即是虎头,记着要站在高处居高临下地看。我们遇到一个花甲老人,石块拍了几张他坐在门楼里太师椅上的照片。背景是雨中的祖堂,老人有些拘束地把双手放在膝盖上,露齿而笑。

这个台风来袭的夏日清晨,这个曾经富甲一方的村子,这些楼,这个老人。

 

高北土楼群

雨过天未晴,厚重的乌云徘徊在高头乡上空。上过邮票的土楼王承启楼就在公路边上,楼前是大片绿油油的草坪,一棵梨树被成熟的黄色梨子压弯了腰,公路另外一侧的柿子还青,等待即将到来的秋天。热心的退休教师,拿着自己手绘的土楼平面图滔滔不绝地给我们讲解。“高四层,楼四圈,上上下下四百间;圆中圆,圈套圈,历经沧桑三百年”,承启楼里外共有四环,建成历史久,建筑面积大,居住人口多,这是它被称为圆楼之王的主要原因。老师跟我说方楼到圆楼的演变,圆楼的好处,一来最充分地利用土地,二来尽量避免方楼四个拐角处的阴暗,三来圆形的向心力可更好地防地震、抗风雨,也更利于团结,四来圆边到圆心距离相等象征着完全平等。

隔了世泽楼,边上的五云楼如今已没有住户,只有一老人义务看管着这座有500多年历史的方楼。老人八十高龄,耳聪目明,精神矍铄,坐在门口的椅子上和我聊天。你看那门口的青石板中间下陷,磨得泛白,就知道这土楼年代久远,不知有多少人进出过。别看那土墙已经倾斜,别怕,打我小时候它就这样,到现在还是好好的。我从外头打工回来,看到这座楼没有人住没有人管,觉得可惜,就搬进来住,打扫卫生,贴了这些地图和画,栽了这些花。

楼外就是通达的公路,坐在八十岁的老人面前,看着院子里生机勃勃的花草,破旧但整洁的楼房,我突然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河坑土楼群

去河坑之前做了很多功课,记得有人说那里有数量最多的首尾相连的圆楼,为着这个原因非要到村里瞧个究竟。在村外的观景台上,我发现这个理由已不重要,对面苍翠的青山脚下的盆地上,右前方坐落着7座土楼,左前方有两条小溪在山脚下汇合,形成“丁”字水,水边有6座方形大土楼,3座圆形大土楼。在方圆不到1公里的河流两岸共有16座土楼,玉带般的河流蜿蜒于土楼之间,云雾缭绕,炊烟冉冉,整个村庄浑然一体,壮丽和谐,作为南靖土楼申请世界文化遗产的生力军,河坑土楼果然名不虚传。在村子里游逛,桃花正盛,梨花绽放,枝枝蔓蔓地缠绕着寄生的藤,开在清冽的河边,探了一半在河面上,孩童们在河边玩耍,浓郁的春意荡漾在这个山河之间的小小村庄里。

 

石桥

 见到《那个叫石桥的村子》时,惊艳于照片上那种静谧、满足和成熟的美丽,朋友Sam的十多张照片让我迫不及待地要去石桥。坐着摩托车进了村子,青山绿水间大大小小的近20座土楼,眼花缭乱地不知该先看什么好,那么,就先去看看那座号称第二大的圆楼顺裕楼吧,在南靖的圆楼里它的直径最大,只比平和芦溪的丰作厥宁楼小2、9米。的确大,大到要爬上对面的山坡才能拍下全景,偷懒没有去爬。阳光明媚的午后,很多人进进出出,没有人惊诧于我们的到来。

喜欢有水的村子,也喜欢水边的屋子,石桥的溪流清浅,露出大片光滑的鹅卵石滩,还有嶙峋的大块青石,正要生遗憾的时候,见着溪边陡峭的坡地上的一栋屋,面溪而建,砌了几米高的河卵石墙脚,前低后高,顺势错落,宫殿般起伏有致,远远看上去如同一把太师椅,正是长顺楼。楼前楼后的一丛丛碧绿芭蕉林,和楼里的红色灯笼相得益彰,古朴的土墙和缓缓流动的溪水,一道诉说着村子的历史和沧桑。溪中青石上洗衣的妇人,却年年总在那里。

柿子红了,苇子黄了,小狗跟着摩托车欢快地奔跑。院子里有人晒了满地深紫色的花朵,近了去看是玫瑰茄,又是丰收的季节。

 

塔下

第一次到塔下是阳春三月,说是桃花开了满村满山,还有雪白的梨花。去的还是晚了,这个深山里的村子春天竟然那么早。尽管错过了花期,蜿蜒穿过村子的溪流,横跨溪流的石桥,溪边砌了鹅卵石脚的石头小屋,用木栅栏围出个小小露台,我曾经看了照片就想到里头住上一夜的屋子,这号称“闽南的楠溪江”的村子还是无言地征服了我。更为奇特的是,这一派江南水乡风情,竟然被周围大大小小的方土楼和圆土楼簇拥着,让人有些分不清身在何处。而张氏家庙德远堂依山而建,背后的山坡上长满密而长的青草,前头月形水塘被十多根石旗杆围绕,昭示着这个村子对宗族的重视。

村尾的裕德楼,这座圆楼一半有三层,另一半只有两层,被称为“围裙楼”。那时候楼里还没有家庭旅馆,小心翼翼地问楼前树下正劈柴禾的老人,我说很喜欢这楼,可以让我住一夜吗。后来就在三楼的房间里睡到第二天中午。

这一次赶上下雨,村中溪流涨了水,淹没了两旁的道路。冒着小雨在村里的石板路上随意地走,突然嗅到一股浓郁的茶香,在雨后的空气中尤其清香。循香而去,转过几座土楼,看见路边平房里的家庭作坊,一个年轻的男子正在拣茶,边上屋子里烘烤茶叶的机器轰隆隆响着。征得主人同意,好奇地四处看过,含一片茶叶咀嚼着离开,余味悠长。

 

下坂

从田螺坑到下坂的路上看到了彩虹。接连几天暴雨以后终于放晴,清晨6点多,太阳已经升起,在盘上公路上慢慢地走,峰回路转的时候,突然抬头看见横空出世的彩虹,再一转身,另外一侧的山坳里,青山环抱着一个狭长的村庄,那就是下坂。

才到村口就被两座相连的圆楼吸引了目光,隔着前面大片碧绿的禾苗张望规模宏大的土楼,猜想哪一座是裕昌楼。遇见早起的村民,说是还要往前一里地,村委会边上才是。晃晃悠悠往村子深处,远远看见几座大型方楼并排列在绿树成荫的路旁,门楣上写着红色大标语,难得多年过去依然在那里。又想难道裕昌楼就是其中一座?再次问过路人,伸手一指路旁的平房,说是后面就是。

沿着平房后边的鹅卵石小道走到尽头,一条小溪哗哗流淌,溪中青石上有女子洗衣,溪边沐浴着晨曦的就是鼎鼎大名的“东倒西歪楼”裕昌楼了。圆形的裕昌楼是南靖县现存最古老的土楼,建于元末明初(约1368年),传说当初建造的时候无意中怠慢了工匠,工匠动了些手脚,建成不久楼内回廊的木柱就开始从左向右倾斜,最大的倾斜度达到15度,但经过几百年的风吹雨打依然屹立,成为土楼的一道奇观。该楼本为为刘、罗、张、唐、范五姓族人共同建造,因此设有五道楼梯将土楼分为五部分,后来罗、张、唐、范四姓渐渐迁出,只剩下刘姓人家仍在此安居。

阳光在走廊里洒下班驳的影子,楼道里的碾谷车和竹筐散发出收获的气息,一只猫躲在倾斜的柱子后头晒太阳,它也在享受这久违的晴朗。三楼的一扇门吱嘎响,一位古稀老人拄着拐杖走出来,啪嗒啪嗒地下楼,到厨房里准备早饭。

 

田螺坑

田螺坑又叫上坂,是个坐落在深山里山腰上的一个小村子,有些与世隔绝的味道。从观景台上俯瞰,一方四圆五座土楼呈梅花形,中央是方楼“步云楼”,“和昌楼”、“振昌楼”、“文昌楼”、“瑞云楼”等四座圆土楼环绕四周,错落有致,是村里最主要的建筑,有五朵金花的美誉,也被称为“四菜一汤”。其中“文昌楼”是一座罕见的椭圆形土楼。其实边上还有一座由几小栋方楼连接而成的土楼,看上去好象一碟小菜。

夏日雨后放晴的黄昏,一个人走进郁郁葱葱树林掩隐下的村子。清新的空气里弥漫着诱人的菜香,袅娜的炊烟,和着浓重的雾蔼,在土楼的圆屋顶和方屋顶之间飘忽。一座土楼前的院子里,几个小姑娘蹲在地上补晾席,边上的大黄狗跟在后头看热闹。几个小男孩围着我问长问短,自告奋勇要给我做小向导。沿着楼间小径转悠,眼睛和胶卷都不够用,手忙脚乱地谋杀了很多菲林。

暮色上来的时候回到住处,和店主一起吃晚饭。两层楼房的大院子里,只有老夫妻俩和我一个客人,老人给我盛了满满一碗面条,酸菜炒笋,丝瓜排骨汤。多吃点多吃点,你们城里可吃不到这样的菜和肉。然后在厅里喝茶,泡的不是当地产的铁观音却是绿茶,老人说儿子和女儿都在昆明做生意,一年难得回来几次。老人说村子不远处有漂亮的宗祠,可以带我去看,还有通往下坂寮的小路,十来分钟就可以到另外那个村子。靠在竹沙发上安静地和老人闲聊,台风暴雨过后的夜晚,凉风拂面,想象满天星光的样子,该是怎样一种灿烂。

 

梅林

书洋到梅林的公路旁,下行十来米就看得见和贵楼,先没有进屋,被对面的另外一座方楼吸引了目光,那楼的四个角都做了装饰,看上去很有些宫殿的庄严,楼前成片绿油油的烟叶,被刚刚过去的雨水冲刷得发亮的花岗岩石地板,烟雾缭绕的飘渺景象,让人疑惑是不是到了仙境。星星点点的雨又下来了,跟挑着一担子蔬菜的村民一起,沿着田间小道往前,走到和贵楼对面的烟叶地边,正好给和贵楼拍几张全景。溜达够了才进楼,楼长简良发热情地介绍,末了遗憾地说你去哪逛了,刚刚电视台正播土楼专题节目,可惜你错过。我已经在这里,身临其境难道不是最好的体验么。感谢地对他笑笑。

他带我参观,先让我站到院子里,看他用力跺脚,脚下的土居然下陷,我不相信地自己也使劲踩了几脚,果然是淤泥,如果没有身临其境,很难相信这座南靖最高的土楼竟然建在沼泽地上,据说用了100多立方米的松木打桩才得以建成,而松木不怕水浸泡。然后用铁线往下插,很轻松地插进几寸深。禁不住感叹匠人的智慧。而院里的两口井更让人惊讶,一口井水清澈甘甜,另一口却浑浊不清,两口井的水位都超过地面,却不溢出井沿,被称为“阴阳井”。

雨更大,穿了蓝色雨衣坐上摩托车,几分钟就到了怀远楼,这是一座双环圆土楼。人们正拥在楼前的一辆手推车前买什么东西,木楼门半开半合,老人孩子坐在楼内的椅子上聊天。进楼,一眼看到“斯是室”,土楼里最有名气的私塾学堂,小虽小,却是雕梁画栋,书卷气息极浓,“天下良谋读与耕,世间善事忠和孝”,充分展示了客家人亦读亦耕的优秀传统。和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借了伞,走到楼外空地上拍照,回去的时候,他在门楼里等我,抿着嘴的稚嫩表情,淳朴得如同他所居住的土楼。我突然发现自己好生羡慕他的童年。

 

书洋

书洋镇是连接南靖各乡村的交通枢纽,往返的班车都要经过这里,因此很多人把这里当成看土楼的第一站。镇子很小,只有一条主干街道,两边是各种店铺,有这一带条件最好的食宿宾馆。号称“华东黄果树”的树海瀑布在船场镇下山村,距离书洋约20多公路,但是不通班车,要包车前往。

 

馥馨楼

位于永定湖雷镇下寨村,是永定年代最古老的土楼。建于公元七六九年,至今已有一千二百多年历史,如今残破的楼体写的都是经历的沧桑。

 

遗经楼

位于永定高陂镇上洋村,是目前所知方形土楼中最大的,共有房间二百六十七间,当地人这样形容这座土楼:一个人从太阳升起的时候开始开窗,开到中午下楼吃饭,然后上楼关窗,直到太阳下山才关完最后一扇窗。

 

翠林楼

因座落在南靖树海的翠谷绿林下得名,建于明代嘉庆年间的“翠林楼”。以小巧精致闻名,周边风景秀美。三层楼,每层11个房间,人在房中,伸手可触及上层楼板,房中摆上一张床铺和一只小桌便挤得满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