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2,456
  • 关注人气:3,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说出来的再见(二)

(2007-07-01 17:20:27)

EAK领着我在顺化的香江边寻找家庭旅馆。走着走着他问我,你是老师,教什么的。

我大吃一惊,我说你怎么知道我是老师。

他笑了,说,你自己在入境卡上写的啊。

 

是的,我想起来,填写入境卡的时候,我正专心写字,他突然伸手过来拿我的卡,我茫然地看着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他自言自语地说,啊你比我小一岁。

原来他还看了我的职业。

 

那种感觉很奇怪。我觉得自己丧失了某些东西,一些以往独自旅行时的自由和随意。EAK是个体贴会关心人的同伴,心思细腻,但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从我们结伴之始我便生出这感觉。

 

EAK教我说越南话,我是个很没有语言天赋的人,一个词练习了十来次仍然发音不准。他总说,不对,你的发音有问题,应该是这样。到最后,我笑着自我解嘲,我说我对自己已经很满意了,只要越南人大致知道我说的意思就行。

我们并不熟悉,虽然一路上的事情多是他替我做主。不过我不希望我的意见让他难堪,所以我什么也没说。

 

我们找到一家旅馆,法式阳台正对着街道,茶色玻璃的落地门,精美的双层窗帘,浴室宽敞整洁,只要6美元,真是让人惊喜。

这是EAK的功劳。他坚持要多看几家才做选择,终于让我们找着了这样的旅馆。

 

俩人兴高采烈地去吃饭。一整天都在赶路,安顿下来可以好好享受一下越南的美食了。顺化有很多特色的餐馆和酒吧,该去好好逛逛。我这样想。

可是EAK对这样的地方没有很大兴趣。路过一家快餐厅,他指着橱柜里的鱼跟我说,你不是喜欢吃鱼吗,我们就在这吃晚饭吧。

也好,鱼是我最喜欢的食物之一。

 

我一边吃鱼,一边把鱼刺拣出来放在餐桌上。吃到一半,EAK说,你看我把鱼刺放在自己的盘子里,这样他们收拾起来比较方便。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准备改正自己的不妥。快餐厅是比较随意的地方,我没有考虑到那些细节,是我不周到。我觉得把吃剩的鱼刺和还没吃过的食物放在同一个盘子里也不妥当,虽然都是自己吃的。

还没等我解释,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我很恼火。

EAK说,这就是我们泰国和你们中国的不同。

我一下就蒙了,不知该说什么好。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说。我可以接受对我个人的指责,但是指责我的国家,让我难以接受。我素质不够,并不代表中国人都这样。

很久我都没有说话,我想他没有感受到我的心情,他只是习惯了这样的方式。

 

饭后,EAK租了一辆嘟嘟车去逛古城。我说走路不行吗,他说走路多累啊,还是坐车好。

好吧,我也跟着租了一辆车,跟在他后头。

1个小时以后,我准备回旅馆,EAK说他还要出去走走,我说我也去,他说时候不早了你还不想睡觉吗?

我不是傻瓜。不过就算傻瓜也明白,他不想带着我。那么我就自己回去吧。

他把随身的包递给我,让他帮他拿回旅馆。

这个举动又让我蒙了一次。

那包里,有他的护照、全部现金、信用卡、相机、摄象机等物品,总之是全部贵重物品都在里面了。他竟然交给我保管。我觉得自己有点受宠若惊,有点不敢承受。

我们毕竟萍水相逢,相识不过10多小时。

可是既然他信任我,我还是接过他的包,回了旅馆。

12点多他才回旅馆。跟我说,他去尝试了越南的马杀鸡。

我说哦。心想这事情跟我说干嘛。我们又不熟悉。是不是泰国男人都这样?

 

该发生的总要发生。

 

第二天,我们一起报了个香江一日游的团,乘一条大木船出去游玩。

这么些年以来,这是我头一次自己跟团玩,也是EAK建议的。开始我并不乐意,不过上船以后,沿岸的秀美风光吸引了我,我忘了所有的不快,我兴奋地奔前跑后,拿出相机到处按快门,船一停靠就飞奔上岸。

 

EAK身体不太好,在我们刚刚熟悉起来的时候,他跟我说他的病,解释了很多我仍然不太明白,到后来我假装弄清楚了,反正就是一种不轻的病。

所以我对他,一直有很复杂的感情。我不能认同他的很多想法和做法,可是他确实很关心照顾我,虽然一些方式让我难以接受。而且,他是个病人,我告诉自己不要计较他。

比如下车时,他会帮我上包,替我开门,为我拿着我落下的东西。我很少享受这样的待遇,通常都是一个人东奔西跑,风风火火,没有人这样照顾过我。

但是接下来,他会教训我,你看你,应该在下车前就收拾好这些东西,在车外整理会引来拉客的当地人。

我不理睬他的话,照旧埋头给背包套上背包罩,心想这个人怎么那么唠叨,我们又不熟悉。

 

我飞奔上了岸,EAK通常满吞吞走在后面。他不能剧烈运动,只能慢慢走走看看,就在码头周边活动,或者乘摩托车去远一些的地方。

我说你不想跟我去徒步吗?

他做了个无奈的动作,说,我的头想去,但我的腿去不了了,我总不能把它们分开吧。

我大笑。其实EAK很幽默,常常逗得我哈哈大笑。

 

我们上船时忘了带水。EAK问我口渴不。我说还不渴。他说等你口渴了告诉我。

我疑惑地看着他,难道他悄悄带了水?

他一本正经指着船舷外的河水说,你看那里那么多水,你要渴了就喝吧。

我被他的话弄得哭笑不得。

这样的事情多了以后,我心里就恨恨的不舒畅。我又不是三岁的孩子,干嘛总这样戏弄我。

 

下船后已是黄昏,我想去逛逛东巴市场,市井总是最能吸引我的地方。可EAK说,我们该去河边的大船餐厅吃饭,边吃边看夕阳。

我说我不想去。我要去市场。

他说好吧那就去市场。

 

从市场出来去买车票,从顺化到西贡的OPEN BUS 的车票。

我挑三拣四地看了五六家,都没决定是否要买。

EAK一直跟着我进进出出,从第六家出来的时候,很久不说话的他开口了,脸色严肃。他说,你究竟想不想买,你一会儿一个主意,我想 Lady First,所以一直听从你的意见,可你变来变去,我实在不知道你想干什么。

我们站在道路中间,身边人来人往。终于我说,那我们分开吧,还是自己走自己的。

我知道,其实我是故意的。我最终没能说服自己继续忍耐。

然后我去买了第二天到西贡的车票。

 

EAK自己先回旅馆了。买完票我也回去,他在房间里看电视。

我跟他说,对不起,我一直一个人旅行,习惯了一个人的旅行,习惯了变化无常没有计划。

我说了好几次对不起,我的心里有不安和愧疚,我能感觉他对我的关心和照顾。

他说没什么,他并不是想替我做主,他其实一直都很尊重我的意见。他说他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在顺化再住几天,然后在越南中部旅行,就回泰国。

我们都给了对方一个笑容。

 

然后我出门上网,夜深才回。

第二天清晨,我收拾了行李出门,EAK还在熟睡之中。我没有跟他说再见。

所以,其实我们只说过两次再见。

 

我们没有留下彼此的联系方式,电话,MSN或者邮箱,什么都不曾留。

如果,我们有再见的那一天,我想,我仍然要再给他一个笑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