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2,919
  • 关注人气:3,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太阳照在湄公河上四

(2007-03-27 11:23:24)

我们爬到山顶,整个城市尽收眼底,Valerio气喘吁吁地跟我说,看啦,这就是琅勃拉邦。

这句话让我觉得自己好象在戏中。绿树环抱中的整齐街区,红色为主色调的一栋栋小楼,鲜明夺目的黄色寺庙建筑,还有在城外交汇的两条河流,清浅的河水,河岸边满是郁郁葱葱的香蕉林。

我们爬到山顶,就是为了看一眼这小城的全貌。

 

Valerio对琅勃拉邦有极其深厚的感情。三年前他来过这里,这次是故地重游。前一天夜里9点多,我和他,还有同车的两个日本人,搭了从勐腊到万象的班车,在琅勃拉邦的郊区下了车,开始了我们的琅勃拉邦之旅。

 

从磨丁到琅勃拉邦的长途巴士上,我一个人躺在后排的卧铺上睡觉。才出关口不久,上来三个外国人,背着大包小包行李,其中一长发亚洲男子还带了把吉他,腰上挂了一个粉袋。看到粉袋我就想,大概是泰国人,攀岩成瘾,粉袋不离身了。最后上来的是个欧洲人,欧美人在我眼里都一样,我分辨不清他们。

这个欧洲人让我眼前一亮,头一次见到那么帅气的欧洲男子,高矮胖瘦都恰到好处,最主要的是浑身充满阳光气息,看着很舒服,尤其胸前的豆绿色围巾,让他更添朝气。

我们四目相对。我想自己面无表情。他合上了刚要张开的嘴唇,可能本来打算要问候我好。

对于太帅气的男子我一向采取避而远之的态度。而且,还是个外国人。我闭上眼,继续睡觉。

 

巴士中途休息,我一个人在街上逛来逛去,他们三人坐在街边聊天、逗狗。我们没有说话。

天色渐暗的一次休息,我下车左顾右盼,一看就知道在找可方便之处。挂粉袋的男子对我打手势,示意可到树后面。我穿过那几棵数,眼前一片开阔地,更难下手。正犹豫着,挂袋的男子也过来了,他以为边上的房子是厕所,上前打听却不是。

后来我终于找了个旮旯解决了问题。

上车我跟长发男子笑着道谢。帅气的欧洲人在边上,我们依然没有搭讪。

我继续睡觉。

 

晚上9点多的时候巴士到了琅勃拉邦,司机在一家中国餐厅前把我们卸下。

我为了躲避陌生中国男子的纠缠,一下车背上包就逃,可郊区的夜晚漆黑一片,没有车也没有人,语言也不通,我只好再次回到餐厅。

他们三个也下了车,正打听市区的方向。我的语言无疑比他们要顺畅,于是他们都把眼光投向我。

城市在距此大约两公里的不远处,可以乘当地称为突突的摩托车前往,价格大概是5000KIP。我跟他们说完这些,就成了四人小分队的领队了。

Valerio询问我是否可以步行。他指指自己身前身后的背包,说要是乘摩托车的话很不方便。我征求另外两人的意见,大家都说没问题。

好,那我们就徒步去找家庭旅馆。

Valerio就是那个帅气的法国人。我对他的印象一下好起来,喜欢徒步的人,我总是喜欢的。

 

我们边走边聊。原来挂粉袋的是日本人,和另外一个漂亮的日本女子是情侣,他们三人是在磨憨遇到结伴的。

日本情侣边走边弹着吉他唱歌,走在我们后面。我和Valerio走路速度都快,不时回头看一下他们的位置,偶尔停下来等他们一会。中途见到一个灯火通明的院子,觥筹交错人影绰约,歌声琴声悠扬,让我想起喀什的木卡姆。我有点弄不清身在何处。

他们俩人随意地唱着,歌声和琴声在夜色中飘忽,那感觉到现在回想起来还是那么亲切,我从未如此享受那样一个长途奔波以后寻找旅馆的夜晚。

Valerio问我,以前来过琅勃拉邦吗。我说是第一次。

他说他三年前来过。

我问,为什么又来了?

Valerio说他自己,特别喜欢这个安静而美丽的城市,所以再来了。

他又问我,那你为什么来琅勃拉邦呢?

我笑了,我说,因为这是个安静而美丽的城市。

我们俩相对大笑。

 

我们在灯光暗淡的街道中步行了大概有40分钟,走到了一片有房子的街区。询问家庭旅馆的信息,语言依然不通畅,夜晚也分辨不清方向,四人都茫然。

遂挑了条看起来相对宽敞明亮的街道,边走边问。

竟然还真的给我们找到一处家庭旅馆集中的街区。只是,2月是老挝的旅游黄金季节,当时又已是夜里十点,所有的旅馆都对我们摇头说客满。

怎么办?总不能露宿街头吧?

我跟Valerio说,已经有三个晚上在车上度过,今天夜里,我需要一张床。

 

我们继续寻找。夜里十点多,街上偶尔有人,尤其是游客,这时候多三三俩俩返回旅馆。我们询问了遇见的每一群人,他们都把手一挥,指着市中心最高的那座山峰,说那边有旅馆,但是比较贵。

我和Valerio都不喜欢贵的旅馆,我们商量着要找家每人2美元左右的,最好有1美元的,他调侃说。是啊越便宜越好,我也哈哈大笑。

难得遇到这样的旅伴,我开心极了。

 

四个人在城市里逛了大概有1个多小时,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旅馆。后来,两个日本人终于不想再走,他们在一家10美元的旅馆住下。

我和Valerio准备继续寻找廉价旅馆。这样,相遇第一天的四人就说了再见。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终于在一条巷子里找到一个家庭旅馆,带花园院子的两层小洋楼,整洁宽敞的房间,公用卫生间,双人房只要4美元。

Valerio到楼下的小店买吃的,问我要不要一起去,我说不了。他又问要是否要带点什么,我说不饿不用了。

 

我开了包,把行李摆了满床满桌子。

推开窗户,琅勃拉邦的夜空看得见星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