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2,919
  • 关注人气:3,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带上LP去越南一:学说越南话

(2007-03-15 21:48:30)

感谢送了我越南LP的两个朋友。没有他们送我的这本书,我的越南之行不会那么顺畅,也不会有这篇叫做《带着LP去越南的》东西。

2006年底的一天午后,我乘巴士到旅游码头,阳光透过玻璃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我突然就想到越南,决定要去湄公河上坐船,去看一看那个叫西贡的地方。

这是我头一次出国旅行。我有些担心,朋友们也有些担心。有两个朋友特意从香港邮购了这本越南的LP给我,英文版的LP价格不菲,而且邮资几乎快赶上这书本身的价格。不管从价格来看,还是心意来说,这本LP都太贵重了。

我带着它出发去了越南。在越南,它成了我的嘴巴,成了我的眼睛,成了我的拐杖。

学说越南话

中文版LP的正文前有一页中间用蓝色底纹标出了“务请记住的提示”,其中一条为“学习当地语言”。

大约两年前,朋友所在的杂志介绍中文版的LP,我受约写了一篇应景的东西,我给它起名为《不再孤独的行星》,那时候,我还没有真正使用过LP,只是讲述了我所曾遇到的人和事,一些老外以LP为指南在中国旅行的故事,那时候我以为,就算完全不懂中文,只要有一本LP在手,游遍中国完全没有问题。

老挝越南之行以后,我知道我错了。有两件事情彻底教训了我。

JEFFREY是我在老挝遇到的美国人。他是个语言天才,到老挝后才接触当地话,6天以后,就能用老挝话跟当地人聊天,至于问路、买东西等根本不是问题。我经常跟屁虫一样跟在JEFFREY身后,等他询问相关情况后再用英语转述,当我们坐在拥挤的当地巴士上,我只能眼巴巴看着JEFFREY用老挝话跟当地人聊天,一个字也插不上。

旅行对于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意义。我喜欢新鲜事物,喜欢那样一个过程,遇到很多人,跟他们聊天,听他们讲述自己,用他们的经历来丰富我的人生,通过他们的介绍对当地了解更多,还能结识不少志趣相投的朋友。所以,不能跟当地人交谈,对我来说丧失了太多旅途乐趣,那种尴尬和惋惜让我对学习老挝话有了浓厚兴趣。

在沙湾拿吉,黄昏7点到达车站,找不到说英语的人,我才起步的蹩脚的老挝话还说不清楚“你能告诉我怎么去市中心吗”、“我想找一个家庭旅馆”、“我明天早上要坐车去越南”这样复杂的句子。逛了1个小时以后只能住在车站附近的家庭旅馆。那天晚上,我特别想念JEFFREY,想念跟他一起的那几个畅行无阻的日子,其实就是想念他熟练的老挝话。

并非所有的人都说英语,尤其一些偏僻的城镇或村庄,那些非游客聚集地,几句简单的当地话能让你轻松有饭吃,有觉睡,有车坐,还能让当地人更容易接受你,更乐于帮助你。

离开沙湾拿吉就要去越南,我决定要好好学习越南话。

在沙湾拿吉到辽宝的班车上,我和泰国人Eak一起对照着LP上的句子和音标开始研究越南话。泰国话和越南话比较类似,Eak因此成为我的第一个越南话老师。你好是“辛早”,多少钱是“包牛甸”,他教会我从110的越南语,问价钱时就不用再发愁。

到了越南才发现,这里英语的普及程度比老挝要好,不过我学习当地语言的兴趣不减。

在顺化,我们乘了船在香江上飘荡了一整天。每当船靠岸,就是有寺庙或陵园等景点,我对这些一向不是很有兴趣,通常到附近的村庄转转,找人学习练习越南话。

有一次是一个卖水的大嫂,我拉着她跟我练习询问价钱和讨价还价的情景。我是个语言能力特别差的人,一句话今天学会明天又忘了,而且发音总是很别扭,大嫂不断纠正我的错误,一遍又一遍跟我重复那几句话,5000VND是“那姆昂恩儿”,一来我发不好“昂恩儿”那词,二来我可以从1数到10,可单独一个数字就要想半天才说得出。

Eak对我的发音很有异议,给我示范了很多次“1和“10的差别,但在我听来他也说得很不地道。我笑着说这就足够了,对于我来说,能够开口就是突破。

我们想表示谢意。买了一大瓶水,还要了两杯咖啡,最后还买了一袋花生糖,大嫂那里能买的东西就只这些了。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每学一个单词,我就在LP的前几页空白处用汉语标注发音。Eak教导我说,字要写得小点儿,这样才能多写多学。

除了讲价,我跟大嫂学会了“农拿姆”(好吃)、“辛挪威”(对不起),这两个单词有用。要是我想跟人套近乎,可以说她卖的东西真“农拿姆”,要是我不小心踩了人脚,要赶紧说“辛挪威”,这样即使他想发脾气也不好意思了吧。

我还学会了“卡姆”(NO)和“呀”(YES),这样,如果有摩托车或三轮车夫缠着要我坐车时,我可以说“卡姆”。不过,Eak认为我说“卡姆”的发音严重有问题,听起来好象“COME”。如果属实我可就完了。

后来在一个陵园门口,我坐在地上休息,看见边上的越南女人挑了担子卖粉。我对她笑笑,她也对我笑,于是我问候她一句“辛早”(你好),就此聊开。一位吃粉的女子问我是不是中国人,她说曾经在南宁学习汉语。我们一拍即合。她在陵园里做解说员,领了我到她的办公室聊天,我趁机又跟她学了一会。这次是翻开LP后面的当地语言篇,我找我想学的句子给她看,让她示范。

临走的时候她出来送我,俩人“感恩,大便”地寒暄一番。我们不是互相恶心,“感恩”是谢谢,“大便”是再见。

我喜欢去那些不是旅游区的地方逛荡。在会安钻进一条小巷,看到街边的美发店,就想进去整理一下我那易乱的短发。

那里大概是没有游人去的,店里的人都不说英语,我也不会说越南话的“洗头发”。比划了好几分钟,我跑到里间去找到洗头发的躺椅,还有正在洗头发的客人,才让她们明白了我的意思。讲价就没问题了,我已经相当熟练。

躺在椅子上的时候,小妹教我说“个卫老儿”,她一边洗一边跟我说,我明白是“洗头发”的意思,哈哈,下次就可以不那么费劲。

关于越南话,我发现一个好玩的事情。一些越南人说英语的数字,比如“80”,他们会说“eight ten”,开始我不明白为什么,后来我知道了,这就是越南式英语。因为越南语的数字是这样的,8是“打姆”,10是“摸威”,80就是“打姆摸威”,因此翻译成英语就成了“eight ten”。那你猜到88是什么了吗?对了,是“打姆摸威打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