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2,919
  • 关注人气:3,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太阳照在湄公河上之二

(2007-02-27 23:28:44)

这是2007221日午后,我站在广西和越南交界友谊关口的一辆大巴边上。三周的老挝和越南旅行即将结束,只等巴士司机装好行李上车出发,2小时后我就可以吃上南宁的酸辣粉。

我穿一件黑色宽松的套头衫,浅蓝色牛仔裤,头上戴的斗笠是在顺化买的。

 

顺化的女子是整个越南最温婉的,着奥黛,飘逸艳丽的衣襟开叉直到腰部,戴斗笠,鲜亮的帽带在下巴上一闪一闪,穿高跟鞋,窈窕的身影在古城市的石板路上晃动,在香江上的木船上或站或立,即使骑着自行车穿过熙熙攘攘的街道和人群,也是一道风景。

高跟鞋和奥黛我其实也想过,但它们的确不适合旅途穿着,我在当地一个叫东巴的市场上逛悠,水果陶器小吃服装精品首饰钟表布包皮带日用百货,真的就象LP上所说一样应有尽有。路过卖帽子的摊位,一个老婆婆拿顶斗笠戴在我头上,教我把带子卡在下巴而不是脖子上,我就美滋滋地买了一顶。

开始往回赶的时候我犹豫过,这斗笠戴在头上真不错,既可遮挡炎热,还可做装饰用,但在路上携带很不方便。我想要不要把它留在越南,要不路上一不小心就弄坏了。

后来这斗笠还真的被我弄坏。我没舍得抛弃它,带着它坐上了越南最有特色的open bus。尽管我小心翼翼,但它还是在一次卸包时被我挤扁。既然都已经带上路,我想不管怎么样也把它带回家吧,也算是此行的一个纪念。

 

友谊关是中国和越南边界上最热闹的一个口岸,来来往往的有很多生意人,有大量旅游团,也有相当数量的背包客。我所乘坐的大巴属于广西南宁的一家国营运输公司,乘客在河内乘越南大巴到友谊关,下车办理过关手续,然后换乘另外一辆中国大巴回南宁。

我站在中国大巴前看司机装行李,头上戴着那顶已经坏了的斗笠。我把挤扁了的一侧放在脑后,让它看起来显得美观一些。

这时,一个男子朝我走来。他从我身后走过来,因此直到他到了我跟前,我才察觉。他走到我面前,把捧在手上的一顶斗笠递给我。

他没有说话,只是指指我头上的斗笠,然后再指指他递过来的斗笠。

我明白,他是要把那斗笠送给我,他一定是看见我的斗笠已经压扁。

我朝他笑笑,接过斗笠,换下头上那顶。

他的斗笠用一根深蓝色的帽带,跟我的完全不一样,却也是我喜欢的颜色。真是巧。橙色和蓝色,都是我很喜欢的颜色。

我们始终没有说一句话,我不知道他从哪里来,他也不知道我要到哪里去。只是恰巧在这里遇见,恰巧他有一顶斗笠,恰巧我的斗笠坏了,恰巧他愿意送给我,恰巧我也愿意收下。

于是,我戴着一顶陌生男子送的斗笠,结束了我的这次旅行。

 

坐在大巴上,回想三周以来的经历,巴士和男子,成了我这次旅行的线索,让我的旅途充满了故事和回忆。

 

想起这次旅行之初,当我离开云南踏上老挝地界的那天,也是午后,也是巴士,也是一名陌生男子。当然那时候的情景完全不一样,我生平头一次,在旅途中对人撒了谎。

 

后来我遇到JEFFREYBRANDON ,他们问我,你去过多少个国家旅行。我说老挝是我的第一个国家。这两个美国人都非常惊奇,我是他们在老挝遇到的第一个中国人,而老挝之行是我头一次出国旅行。一切都很奇妙。

 

是这样,我生平头一回出国旅行,去的国家是老挝,然后要到越南。

出发前查阅大量攻略,据说老挝和越南的海关都要检查健康证,若没有健康证,有人说可以现金贿赂,有人说一定要被遣送回去办好证件才能通过。这情况让原本就有些担心的我更加紧张,我不想办健康证,花钱又麻烦,就想到时候见机行事。因此我没有乘坐昆明直达老挝的大巴,我算计着,如果到了边境上检查过不了关,再回勐腊办证也无所谓,反正车票只买到磨憨。

这样我就在大巴上遇到那个中国男子。

 

老挝的海关检查出乎意料地简单,没有人向我要健康证,也没有人索取贿赂,在护照上盖了入境章,这就算出国了。背包走了不到五十米,见到路边一辆大巴上有汉字,昆明到万象。万象是老挝首都,在老挝中部,而我想去的地方叫琅勃拉邦,是老挝北部的一个古都,该国两个世界文化遗产之一。我走到驾驶座边的窗户,司机探头出来,是个中国人,跟他确认过这辆车将在晚上十点左右达到琅博拉邦,并谈妥价格以后,我很开心地上了车。

 

那时候是中午12点多,那是辆长途卧铺大巴。我找了张倒数第二排的床躺下,这张床看起来比较干净,对面是一个带着两个女孩的老挝女人,其中一个女孩简直是个美人胚子,我看着都想伸手捏一把她的脸蛋。

车上多数是中国人,基本上都是在老挝做生意的商人,还有三个在我之后上来的外国背包客。我一上车大家都打量我,于是我故意挑了车后的座位,想离其他人远一点。我记着在不少地方看过单身女子出门的忌讳,心想自己还是少开口为妙,免得我一开口就口若悬河收不住,毕竟跟以往在国内的旅行不一样,谨慎一些好。

 

大巴中途停靠几次,让乘客休息吃饭上厕所。停靠的地方多是中国人开的饭馆,尤以川菜馆居多,辛辣和油腻是出门乘车要避免的饮食,因此我一直没有吃东西。其中一次,同车的几个男子招呼我和他们一起吃,他们说你怎么什么都不吃,来来来一起吃点吧。我看了一眼他们点的菜,笑着道了谢并回绝,我说我不吃肉,也不饿,就不吃了。

那个中国男子就是他们中的一个。

再一次停车休息,我想去卫生间,左顾右盼地找不着,正着急的时候他走到我身边,我情急之下开口就问,你知道厕所在哪里?

他说我带你去吧。他带我进了一家餐馆,老板是中国人,看起来他们很熟悉。等我从卫生间出来,我们就站在公路边闲聊起来。

 

我们乱七八糟地聊了一会,渐渐熟悉起来。

他问我第几次来老挝。我老实回答是头一回。

他说你一个女人出来家里人不担心吗?我说他们都习惯了。

他感叹,一个女人在外头,不容易啊。我笑了笑没说什么。

停了一会,他从口袋里掏出卡片,对我说,你到万象以后给我打电话吧。

我愣了一下,连忙转移话题,我说哎呀上车了,大家都上去了。

 

躺到卧铺上我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表现出过度的热情,以至于让人家有了误会。我是个很随和的人,只要我心情不是太糟糕,跟什么样的人都能侃到一起。这下可好,侃出问题了。也许我过于敏感,说不定人家只是礼貌邀请,我却怀疑他另有目的,但是无论如何,我决定接下来对他不能再那么热情。

 

我睡得迷迷糊糊的,被突然的一个急刹车惊醒。车内的灯全亮了,有点儿刺眼。上来几个路边拦车的女人,有辆当地的巴士坏了,正停在路上修理,这几个女人转到我们车上来,她们上车就一屁股坐下,然后开始昏睡。

那个中国男子的座位在第一排,他本来正坐在床沿,几个女人一上来就占了他的座位。

他起身朝车后走来,直走到最后一排,我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只见他犹豫了一下,转身朝我走来,他坐在我的床边,对我绽开一个笑容。

他说,她们占了我的座位,我来这里坐。

 

我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急忙把睡姿改为坐姿,挺直了脊背,很严肃地坐在我的卧铺上。

他跟我说话。

他说,你是第一次去琅勃拉邦吧?

我说是。

他问,那你准备住哪里啊?

这个时候,我跟自己说不能再实话实说了,说真的我有点害怕了。我说有朋友先到了,从泰国过去的,我们约好了在那里会合,他们会帮我安排。

他又说,那你到了以后他们会来接你吗?要不要先给他们打个电话?

我说到了再说吧,我自己能找到,我有旅馆的地址。我包里确实有很多当地家庭旅馆的地址。

 

我很沮丧,我不喜欢撒谎,哪怕旅途的陌生人。我的原则是要么不说,如果说一定是实话。但这个中国男子让我破了例,这个时候我可以肯定他对我的热情不正常,我讨厌这种不正常。我担心他再问下去我会说了实话。

 

我在心里骂自己没出息。成天叫嚣着惦记着要艳遇,可当机会真的降临,却害怕地话都不敢多说。我把脸朝着前方,不看他。他问一句,我答一句,是或不是,不给他一丝笑容。

他把对面床上的老挝女孩子抱过来,逗她玩。边玩边跟我说,我最喜欢小女孩了。

我说,哦。

他说老挝的路不好,尽是盘山公路,还是中国帮他们修的。

我说,哦。

他说你还不错,不晕车。

我说,是啊。

 

最后在车上的两小时,我如坐针毡,躺也不是,坐也不是,笑也不是,说话也不自在。

我感觉,有句话就在他嘴边,他想说,但看我的冷淡,终于没有开口。

我觉得他想跟我说,我送你去旅馆吧。

 

晚上9点多,大巴终于到了琅勃拉邦,停靠的地方是家中国餐馆。我第一个跳下车,取了行李,大步流星地走到夜色中。边走边松了口气,终于自由了。

但是,我马上觉得不对劲,那地方明显是郊区,街上几乎没有行人,更没有车,除了我们所在的餐馆,周围全是漆黑。我该去哪里?城市在哪里?旅馆在哪里?我什么也不知道。

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再回那家餐馆,中国男子站在门口,他身边是车上另外三个外国背包客。我以为他们要去万象,哪里想到只是自己太急于下车动作太快,等我转一圈回来,他们也下了车。

他们见我背包回来,忙不迭问我,你知道城市中心在哪个方向?

我说我也不知道,正要问呢。中国男子自告奋勇替我们去向餐馆老板打听,然后送我们出门,指明方向,教我用老挝方言告诉司机要去的地方。

谢天谢地,这三个外国背包客总算给我解了围。

 

Valerio,三个外国背包客中的法国人,成了我接下来几天的旅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