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2,456
  • 关注人气:3,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环岛路上家庭旅馆——梦旅人,城中村最后的老厝

(2007-01-07 22:51:38)


本文请勿转载


http://s15.sinaimg.cn/orignal/54cd66cd4a44f781e208e

http://s8.sinaimg.cn/orignal/54cd66cdc5853e543c227

http://s6.sinaimg.cn/orignal/54cd66cd13b6bb72bfaf5

http://s5.sinaimg.cn/orignal/54cd66cd37eeefc4ac5f4

http://s2.sinaimg.cn/orignal/54cd66cd29d8ba784c3e1

http://s13.sinaimg.cn/orignal/54cd66cda049cb62ea50c

http://s15.sinaimg.cn/orignal/54cd66cd981c23ba33f5e

http://s13.sinaimg.cn/orignal/54cd66cd907e32f04af3c

我抬头张望天井左上方那片天,蔚蓝的天空中浮动的白云缓慢游走,看上去很美。那情景让我想起《三峡好人》临近尾声的片段,赵涛站在凌晨的楼梯间,凝视着天边的云彩,云真漂亮啊她忍不住感叹。
不仅仅是云。
赵涛眼前是三峡工程奉节县城的一片废墟,老县城已经淹没,新县城还未盖好。而我正坐在环岛路曾厝垵村的梦旅人客栈,在这个城中村最后的红砖老厝里晒太阳发呆。
我从午后一直坐到黄昏,暖洋洋的太阳慢慢远去,凉意渐起,我裹紧我的大红色围巾,在暮色中离开。
是的,所有一切终将结束。所有该拿起的和所有该放下的都已成定局,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在推土机吞噬这幢老屋之前,放弃最后的狂欢,来一个华丽转身。

 

如同梦旅人厨房里那张浅月白色海报: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青年人

停歇,音乐,享受片刻

不是狂欢,只是抛开无所谓的盔甲

放松吧


周末,阳光明媚。透过我厚重的落地窗帘,光影在地板和衣橱上划出不规则的图案,让人懒洋洋的心情更加慵懒。这样的午后,适合到梦旅人的院子里坐着发呆。
醒来的第一个念头是这样。
独自乘车去梦旅人。在环岛路的曾厝垵村站下车,公路对面的村庄少有的安静。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城中村聚集了一大批老外、学生、白领以及文艺青年,用一位身处其中的长者夸张的话来说,这里除了原住的村民,出没在村里的男人们,不是长发飘飘就是充满了智慧的光头。
许多人来把这里当做自己的世外桃源,村里越来越多出租的楼房,规模不等风格迥异的家庭旅馆也出现了,梦旅人正是其中唯一建在古厝里的一家客栈。

记得2005年初次到梦旅人的夏日,那时候客栈才刚开业不久。从村口小庙边的巷子走往村子深处,那时候的巷道两旁,鲜亮玻璃的私家别墅和青石红砖的老厝混杂而列,缤纷的电线横亘在红色院墙之上,颜色剥落的木门上系着褪色的把手,梦旅人几个蓝色大字呈现出梦幻的力量,让人找不到别的方向。

哪一家用来遮阳的黑色渔网在楼道上飘荡。是的,这是一个小渔村,南方海滨小城里最后的村庄,穿过村口的环岛路,对面海滩上停泊着的小渔船,带着浓重的海浪和礁石的腥味。

就算坐在梦旅人的四合院里,我仿佛也嗅到那味道,是赶海的女人和孩子竹篓里带回的小鱼小虾吧,厨房里忙得热火朝天的是旧相识,倚靠着吧台前长凳的竟然也是多年的朋友。

我听从他们的建议,到院里的水井中取水,洗了脸庞和手脚,沁人的凉意逐渐在身体中弥漫。

我们喝茶聊天,闽南的功夫茶,一群人可以从日出坐到黄昏。

环顾四周,木质长柄的遮阳伞,长条木桌和几把旧款的竹椅,用来做灯罩的稻杆斗笠悬在半空,几幅写意的版画,扎染的蓝色花布做了窗帘,手工的花布椅垫,墙边木架上的书和电影还有音乐,一盆生意盎然的绿色植物。

主人阿雷,在角落里抱着一把吉他,用沙哑的声音唱着崔健。

那样的一个夏日午后,我坐在梦旅人的院子里,忘了回家的路。

 

最近两次都没有遇见阿雷。上一次,他们在准备2006年厦门原创音乐节,有9支厦门本地的摇滚乐队,要在曾厝垵村口的戏台做一场演出。这一回,阿雷出发去了南靖的一个村庄,他们跟我说,就是有座东倒西歪楼的那个村子。那个叫下坂的村子我正巧去过,藏在南靖的山野之间,安静祥和,他们说阿雷要去住上一周。

他们是住在客栈的客人,在厨房里做饭炒菜,音箱里放着一只热血沸腾的歌。多人房敞开着门,双人房上了锁,长住的和短暂停留的人们,都成了这里的主人,招呼我喝水、吃饭。

 

我本想跟阿雷聊聊,问一问这古厝确切的年份,和它究竟将在什么时候消失。但既然两次都未遇,那么一切还是顺其自然。

我从厨房后面的木楼梯上了顶楼,楼梯两侧的墙上有几块精致的木雕,和楼顶残旧的圆形屋檐一样,透露出这村庄和这古厝曾经的华丽。南面的另外一幢古厝已经被拆除,空旷凌乱的现场工人正做最后的清理,北边的一幢老屋被钢筋的脚手架缠绕,不知道将变成什么模样。周围林立的洋房之间,梦旅人安静地伫立着,迎接着热爱它的人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2007年的元旦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2007年的元旦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