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3,133
  • 关注人气:3,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梦不见的川藏线,8月11日

(2006-08-11 23:43:33)
分类: 坐看云起
搭车也疯狂

今天,这一整天关于搭车的故事,终于忍不住要写个搭车的专题,那一路的喜怒哀乐,和起伏波折啊。

上回写到,在甘孜等着凑够7人好去德格。早上5点半起的床,6点多开始等待。
1小时以后等到同车的另外两人。4人一起等。据说还有两人。
藏式旅馆的院子很阴凉,我没穿袜子,穿凉鞋,有点冷。感冒了可不好玩,我再不想上次在拉朴楞寺那样卧床5天还打点滴。
出院子,找了家小店买了双灰蓝色男袜,顿时暖和多了。
在街上乱转,太阳也出来了,晒得人暖洋洋的。真舒服。
猛一惊醒,不早了吧。一看时间,都八点半了。
可司机找不着了。4个人一起找,找遍十字路口繁华路段的角落,人影都不见。
去往玛尼干戈的班车也已发车,本想偷懒坐个直达车到德格,这下可好,班车没坐上,面包车司机不会放了我们鸽子吧。
打电话!幸好我多个心眼留了他小灵通。
一拨,暂时无法接通。
二拨,无人接听。
再拨,长音以后盲音。
等吧,等着司机啥时候回来再唯他是问。
9点,司机大哥回来了,还是悠然不慌忙的样子。
四个人一起围攻他。
可他一点不急,也不恼。拍着我的肩膀说,对不住了啊,路口有检查的,要罚款啊,我保证今天一定到德格。
到德格有什么用啊,下午过去,印经院都关门啦。
很沮丧,但没有办法。同车的另外两人跟我说,行李都上了他的车,你要走他肯定拦着,别惹麻烦了。
我想也是,再寻别的车也难,听天由命吧。
去了趟网吧查资料,打了几个长途电话,又寻得一家藏式客栈,我溜达得肚子都饿了,也不想究竟啥时候才能出发了。
回到院子里上车,发现小邱在车里写日记呢。
大家都不急了,这都10点半了,中午以前能出发,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司机大哥腆着的肚子终于又出现在院子门口,大家都没挪窝,不再象前几次一样见了他就围上去催。
没想这次他大手一挥,说,走了,可以走了,检查的人回来吃饭了。
我们终于出发了,在等了4个多小时以后。
川藏线上地方保护,排斥其他地区的车辆运营,所以德格的车不能在甘孜载客,要等检查站的漏洞才可以出城。不过我们要是坐了甘孜的车,那就可能进不了德格县城。
都难啊。谁叫我们坐不上班车,又要赶路呢。
司机大哥不知道从哪里又拉到一个带着小孩的藏族大姐,一个司机加我们5大1小出发了。
 
车才出县城就熄火了。半坡起步不了。
司机大哥加大油门使劲轰,折腾了好一会也没用。
我急了,这里就这样,那等会翻雀儿山可咋办?
急也没用,车还是发动不起来。男士们下车去推车,小面扑腾扑腾又启动了。
早上帮我把背包装编织袋里的时候,司机大哥过来帮忙,哗的一下把拉链拉到底,我听那声音觉得有点不对劲,仔细一看,拉链头不见了。
我说哎呀拉链头呢哪去了。先看左边再看右边,都没有。哪去了?
停留了大概有1分钟,司机大哥抬起手,展开手掌,嘿嘿一笑,在这。
我差点当场晕倒,他硬是活生生把拉链头给扯下来了。
我一急,我说你帮什么忙啊,越帮越忙。
他还是笑。
那时候我就想,这个师傅看上去很性急啊,开车一定猛。
半坡成功启动以后,小面刷地奔驰出去,速度果然不慢。我没看走眼。
 
我们花了不到2小时到了玛尼干戈。司机大哥又拉客去了。带孩子的藏族大姐下车了,又来了一大一小俩喇嘛,还有一藏族大哥,一车人浩荡出发。
传说中的雀儿山,看多许多资料,听过很多朋友的描述,一直想象它的样子。
看见路牌,说是进入雀儿山路段了,要谨慎驾驶。
司机大哥仍然兴致勃勃,放着跳锅庄的音乐,时而跟我说一句什么,还是自言自语。我常常没听懂,也懒得再问。
道路两边都是乱石,我们的车没有靠右行,反而贴着盘山公路左边,我问,是不是害怕乱石滚下来啊,司机大哥说是。我说什么他常常都说是,所以我也不知道这究竟对不。
满眼的石头,掏出相机拍了几张。
同车的两安徽生意人先前说过,过雀儿山,翻车是常事,冬天的时候要花一天时间翻山。其中一人调侃地说,雀儿山,是蛇形的山路,王八的汽车,英雄的司机,不怕死的乘客。
但看起来没他们说的那样可怕。大概天气好的缘故。
司机大哥不知道挂念着啥,一边开车一边心不在焉,一会看左边,一会看右边,一会看后面。我也跟着他前后左右看,啥也没有啊,除了满山的石头,绿地,还有蓝天。
我说大哥你看啥啊,专心地开车啊。
他不搭理我。我自讨没趣,看着小面在狭窄的山路上嗖嗖的,一直担心他东张西望地把车开到悬崖下去。心提在胸口。
小面绕啊绕啊,我想这大概开始爬坡了吧。
可是,没想到,没过多久,我竟然看到了垭口的风马旗。
我没看花眼吧,那么快就到垭口了。定睛一看,此处海拔5050米。竟然真的已经到垭口了。
过了垭口,我觉得眼眶有些发涨,还打哈欠。伸手捂住嘴巴的时候,发现身边的司机大哥也在打哈欠。
打哈欠会传染啊。
我伸手揉眼睛,发现他也揉眼睛。
我索性转过身子定睛看他。他不停哈欠,不停揉眼睛。
他戴着墨镜,我看不大清楚。我歪了下身子看得更清楚。
我发现他的眼睛已经睁不开了,过一会就闭上,再猛然惊醒地睁开。
我说大哥你昨天晚上赶啥去了?你是不是想睡觉了?
我说我唱歌给你听,千万别睡着!
一听我这话,满车的人都惊醒。七嘴八舌。
你可不能睡觉啊!
要困了就停在路边先睡会儿吧?
我们的小命可都在你手头啊!
我赶紧掏出香烟,我说大哥你抽根烟吧。
不抽。他摇头。
那怎么办啊?
你给我糖。
他说了好几次我才听清楚,赶紧拿出奶糖剥了纸给他。
好点了吧?
好点了。
可我看他还是摇晃着头,半闭着眼睛开车。速度倒是不减,速度表上指针在50—60之间摆动。每过一个急弯,都将方向盘打死,刷地一下转过去,从不踩刹车,也不按喇叭。
我心惊肉跳。
有清凉油吗给他擦点,后面有人问。
我有我有,我赶紧又掏出清凉油给他。他不肯要,只拿在鼻子边闻了一下。
我没辙了,在包里翻来翻去,找到块巧克力威化,赶紧撕开了递过去。
他接了连声说谢谢,大口大口地吞了。
好点了吧?我小心翼翼。
好多了,好多了。
我一直侧身看着他,吃完了威化后,看样子是精神了。
我松了口气。
这雀儿山过得,有惊有险啊。
 
8月11日

昨天拦的是辆从成都到江达的大货车。中午没有班车从德格到江达了,我们就在车站边的宾馆前等,拦车若干都不成功。
大概三小时以后,见着一辆货车停在跟前,司机送两老人下车住进宾馆,我们上前搭讪,轻松成交。
俩人坐在驾驶室里晃悠了4个多小时,走了112公里,一路超货车若干,吃灰若干,停车冲水降温若干,在晚上7点多到达江达。
很喜欢大货车的安全感,虽然慢点,但视野开阔。
就想次日再拦货车。
 
我们在江达住的家庭旅馆,简直就是按三星标准布置的,除了卫生间在隔壁以外。
房间里有数字电视,这样好的资源怎能浪费呢。我家还没有数字电视呢。
所以我们上网完毕,又看电视到深夜2点才睡。
本上了6点的闹钟,但不放心地又改为5点半。我们要早起去车站买班车的票。虽然搭车好,但有班车还是坐班车。
早上起床得很痛苦。一路出来,每天都是12点以后睡觉,5点多起床,困啊累啊。
还是挣扎着起来,收拾了行李出门。
月亮还在,满街的大狗小狗乱跑,不正眼看它们,心里想千万别靠近我。
前面居然有辆大客车,遥望过去,是哪里到昌都的。
再走进,重庆到昌都的。
哈哈真好,班车据说已经没位置,有客车搭也不错啊。
急忙赶过去,是卧铺,等司机从车站里签了单出来,忙上前询问。
我们说师傅车上还有位置吗?能不能搭上我们啊?
司机没有表情的脸,那你们给多少钱啊?
我说你看多少合适。
1个100吧。
每人100!?班车的价钱是72,搭这样的长途车是不是可以便宜点儿?
想着这念头,我嘴上还是说,每人70可以吗?
司机没说话,上了车,要关车门。
我急了说师傅那你看多少合适。
他说你们去坐班车吧,7点就有一班。
我说你车上有空位置啊,搭上我们吧,价钱你看多少合适。
他仍然不应允。关了车门启动了。
留下我们俩傻眼地站在原地。
140块不是钱吗?
说100就不能还价吗?
看来还有很多是我不懂滴啊。
 
遂在车站门口继续等。
车站还没开门,已经有一堆人和行李在门外等着,门内是三只狗,一黑两花,蹲坐看着外面的人。
7点半,车站开了门,大家一拥而入。
一辆车上有司机,我上前去问,去哪里?在哪买票?什么时候发车?
得到答复后,按照提示到一窗口前等着。我是第一个,捏了钱等着。
但见许多人并不来排队,都在车前等。
一问才知,他们都已经买好票,昨天买的,昨天下午3点的时候,票就卖完了。
如果还有一车人要去江达,就加开一班车。一车的人是28个。
28个!除了我们俩,好象几乎都已经买到了票。
不甘心地继续等。来了一个也是背包的深圳GG,说他们三人昨天买票,因为被一个喇嘛插队,只剩俩张票,而他们有三人,就没买成。
又来了一背包的广州GG,是我们从成都出发时同车的,没同行,但一路上时常遇到。他买到最后一排的座位。
时间就到,买到票的人几乎都来了,没买到票只有几人,看来这加班车是坐不成了。
包车要800,只坐6、7人,太贵我们不想。
我们到门口准备再拦货车。等了一会想再进车站看看动静。
深圳GG居然上班车了,他跟我们挥手,说他要走了。我说你一人走啊。他说三人。
啊!?为什么又有票了。
原来有人买了票没来,车站的人就把位置给他们仨了。
我心里真悔啊,为什么要出去不在这等着,为什么不再去跟司机套近乎一下。
 
我满怀羡慕和妒忌地看着那班车。
深圳GG的两同伴,两MM也拿了行李过来了,他们要出发了。
说时迟,那时快,门口来了一群抗行李的人,直奔班车,车站的人说来了来了。
原来迟到的人到了,刚上了车的深圳GG又被赶下车了,两MM还没来得及上车。
大喜大悲,戏剧性的一幕就在眼前,我也跟着他们又喜又悲,但他们的心里肯定感受更甚吧。
班车真的开走了,我站在车站中央的空地上,不知所措。
 
不管什么车,有车我就走,包车除外。
我们再次到车站对面的路边,等待一辆可以带我们到江达的车。
过了十来分钟,有一两白色的现代从江达方向开过来,四驱,一看车牌,还是贵州的车呢。可惜是往德格去的。
还没来得及遗憾完,只见那车掉了个头,朝我们开过来,正好在我们跟前停下。
车门开了,下来一位大哥,我们上前小心询问。
你好,请问你们到昌都吗?
是啊。
可以带我们一段吗?
你们做什么的?
旅行的啊。
可以啊,一起走吧。
说完这话大哥进了路边一家小饭店。
我们俩对看了一眼,都还没回过神来,就这样简单!?
车上两位大哥一个姓邓,一个姓万,自驾进藏。
江达到昌都,228公里,从早上8点到中午2点,6小时的路程。
一直得到他们的照顾,聊了一路,吃了一路。
到昌都,还请我们吃了顿丰盛的午饭。
本来说好我们请客,但邓哥抢着付了帐。
吃完饭送我们到车站,说要是明天没车去拉萨,不如再跟他们结伴同行。
昌都到拉萨每天有一班车。我们还是按原计划买了车票。
恋恋不舍地道别。
有相聚就有别离,也许拉萨能再见。

吃完饭溜达完县城,遇到广州GG,他说你们运气真好啊,在垭口看见你们在拍照。
这一路,的确是好运连连。
希望明天依然如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