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3,133
  • 关注人气:3,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3年夏天,走近墨脱(十九)80K有汽车

(2006-04-20 23:07:59)
分类: 坐看云起
80K是从墨脱出来,快到波密的一个地名。K念做“KE”(克),是以曾经通过车的波墨公路为坐标,意思是这里距离波密还有80公里。当地很多地方都这样命名,比如113K,108K,这些也都是一路上的临时休息点。
每年8月到10月,嘎隆拉山开山,波密县城到80K能够通车。通车阶段到了80K 就可以乘坐汽车抵达波密,否则还需再徒步翻越海拔4700多米的嘎隆拉雪山口。
我们的运气很好,8月8号那天到达80K ,正是通车的第一天,一个卡车队从波密县城开过来,第二天正好有车回去。双日来,单日返,两天一个来回,这是当地行车的规矩。所以我们到得真是非常巧。

80K很繁华,客栈一家挨一家,小卖部也多,因为运输相对方便,东西比来的路上便宜了不少,一罐八宝粥6块5就能买到。可乐、雪碧都是7块一瓶。谗了十多天的黄剑一见到这些东西双眼放光,不管三七二十一买了一大袋。

80K还有个大仓库,我们达到的时候仓库前的空地上很多大卡车,正是运粮食进来的。工人们把整袋的大米搬进储存,等待雨季过去,再运进县城。后来我在西安的时候听黄剑说,2003年8月的地震中这个粮仓被毁,不知道墨脱人如何度过这个冬天?
2003年8月9日,80K到波密:

早上,天还没亮,我们爬上返回波密县城的大卡车后箱,开始了最漫长的一段搭车。驾驶室的位置一个要200块钱,而且已经没有空位。我和黄剑毫不犹豫地决定抗大箱。尤其是我,心里暗自高兴,从八一到派区的时候我就想一试,可是龚哥他们坚决不同意,遂做罢。这次终于如愿以偿。
车上的20多人多是当地门巴人,有的到县城里找活干,有的要到拉萨朝拜。还有两个四川的生意人,和一个山东的老师。这位山东老师筹集了一项希望资金,资助了全国的好几百个失学儿童,利用假期出来回访。墨脱是他这次的资助目标。
大家都席地而坐。黄剑先用绳子把我们装在编织袋里的登山包固定在车栏杆上,然后在背包边上把地席铺在地上,再把睡袋垫在上面,这样可以靠着背包坐下。免得颠破了屁股,他笑着说。
车一启动,全车人都为之动容,顷刻之间所有人的位置都发生改变。有的人头碰到了车顶棚,有的人站不稳摔倒在别人身上,有的人东歪西倒打了好几个踉跄,只有我和黄剑因为准备充分,只是稍微摇晃几下。可是好景不长,周围的人渐渐朝我们压挤过来,不一会,我的腿下放着不知道谁的脚,我的胳臂被一人使劲拽住不放,我的头和边上的人相撞。为了保持平衡,整车箱的人各显身手,穷尽手段。

一直下雨,车箱后半部分越来越湿。路过一瀑布时车箱又进了水,屁股底下的睡袋湿了一半。更糟糕的事情,山东老师带的一瓶白酒被颠破了瓶子,那瓶酒就在我边上,这下几乎全被我的睡袋吸进去,再转移到我的裤子上来,湿漉漉的很不舒服。
很多人晕车。一位中年门巴妇女在车上呆了2个多小时以后,终于无法忍受,中途下车,打算走回80K。身边的人小声说着什么,仔细一听,原来她的家人前几天在67K地方遭遇车祸丧身,她是来处理后事的,心情不好身体欠佳,容易晕车。
死了好几个人,他们在边上议论纷纷。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情,我安静地听他们说。
另外一位50多岁的门巴妇女第一次坐车出门,只能躺在车厢地板上昏睡,看她难受得几欲死去的样子,心里真不是滋味。找出清凉油,让她儿子给她擦在仁中和额头上,也不知道是否能够缓解一下她的痛苦。
他们告诉我,她要去拉萨朝拜。朝拜是他们一生中最重要最神圣的事情,可以顷其所有,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因此,晕车的痛苦根本不在话下。
而另外一位60多岁的门巴老人还在做背夫,现在正是有大量背运工作的季节,他要到波密县城揽活儿。
整个车厢里最舒服的要数我。我背靠我们的登山包,半躺着坐在睡袋上,有一阵子竟然睡着了。隐约听见身边的人不停地大呼小叫。

80K到波密的80公路山路,我们走了整整9个半小时。其间只花了约半小时吃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