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2,232
  • 关注人气:3,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3年夏天,走近墨脱(十八)繁华背崩

(2006-04-20 23:06:20)
分类: 坐看云起
背崩是墨脱最大最富裕的一个乡,乡长是当地门巴人,书记是援藏的贵州人。两人都是见过世面的干部。
乡政府坐落在一座山顶,是一个三合院。这里有一路上最好的招待所,最好的食堂,最好的厕所,有自来水。淋浴房也正在修建中。书记的妻子从贵州跟随到了这里,照顾丈夫生活,能干贤惠的一个女人,挺漂亮。

2003年7月31日,背崩乡:

很快到了山顶,山顶的村子叫背崩村,一个门巴族的小村庄。
村子里很多小孩正在晒太阳,好奇得跟在我们后面,看我们手中的摄像机和相机,还有三脚架。我拿出糖果,她们的大眼睛看着我,不说话。黄剑按捺不住疯狂地按快门,逆光中她们影子笼罩着一圈金色的光芒。她们有些茫然地看着镜头,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黄剑说她们一定没有见过相机,不明白我们在给她们拍照。
幽谷里的花最美。
还有年老的门巴人在自家门口编篓子,纤细的竹蔑在手指间飞舞,密实均匀的篓子已经初具规模。他的身前放着编好的竹簸箕,里面晾着鲜红的辣椒,身后的门楣上挂着用线串起来的鸡蛋壳,好象女子脖子上戴的项链。
鸡蛋是他们的宗教信仰里不可缺少的东西,成串的积蛋壳挂在屋前,起到辟邪的作用。
接近黄昏,整个村子沐浴在阳光里,老人,孩子,猪还有马,走了三天以后,在这个疲惫的下午,我突然感受到平静。平静如背崩村的生活,这个远离城市喧嚣的地方。

背崩乡政府是个三合院。三排木板平房,中间一片草地,背靠青山,让人神清气爽。
这里有招待所。这个晚上终于有床可以睡,可以一个人一张床,不用再十多个人挤在一起,也不用再担心蚂蝗和吸血文字的袭击。一想起这个,我心里的高兴就难以控制。
还有自来水。趁着太阳没有下山,我到水龙头底下洗头洗脸,黄剑还洗了个澡,让我羡慕得想要是我也是个男的多好。
5天没洗澡了,每天身上的汗啊雨啊泥啊,干了又湿,湿了又干,我觉得自己都快发霉。
晚饭出奇地丰盛。四菜一汤,新鲜的笋,冬瓜,辣椒炒肉片,酸菜,还有丝瓜汤。我吃了三碗饭,把最后一口汤喝到肚子里,心满意足地看着满桌的狼籍。
第二天是建军节,山下部队在庆祝,乡长和书记下去慰问了一番,后来又一起上山来喝酒。
他们热情邀请我们一起参加,我和黄剑都害怕他们喝酒的架势,礼貌谢过,坐在平房前面的长椅上聊天。

背崩是墨脱最繁华的一个乡。著名的墨脱希望小学就建在那里.
我看过关于学校的介绍,知道有一个70多岁的老先生,上海印钞厂退休的干部,自己出资并号召厂里集资60万元建了这所希望小学。他亲自把筹到的钱送到背崩来,县里担心他体力不支,特意派了几名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去接他,准备万一不行就背他进来。可是陈老先生自己走进来,只是在路上比别人多住了一晚。
走进墨脱的最后一天,就要到达背崩乡的山坡上我们见到了它。
2003年8月1日,背崩乡。

将至坡顶,前面的小杨坐在一片草地上休息,他指着身后的几排房子对我说,这就是背崩的希望小学。
我顿时来了精神。我对学校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切。
暑假期间,学校里空荡荡的。我们四处张望,院子边上的一所房子里走出一个年轻男子,我上前搭话,知道他是学校的老师。
新卫老师是藏族,我对学校充满了好奇,一个劲问他问题。学校的学生多吗?老师有多少?都是本地的老师?你是教什么的?
他有一点点腼腆,但对我们提出的要求都欣然同意,带我们参观教室,老师的办公室,图书室。
学校里除了教室还有学生宿舍和教师宿舍,200多个学生分了6个年级,有九个老师,学生来自附近的十多个村子,交通不便,多住在学校的宿舍里。校园里很干净,花坛里种着芍药和蔷薇,看上去那么亲切,我的小学也有这样的花坛和花,那都是20多年前的事情了。
办公室里有算盘,粉笔,红墨水,学生的作业本,课程表,老师和学生的合影照片。我这里看看,那里瞧瞧,一切都是那么新鲜和熟悉。
就象黄剑说的,一到学校里我就如鱼得水,疲惫全无,在镜头前面也自然,谈笑风生。
其实我不喜欢电视,不喜欢镜头,每次面对摄像机,尤其做正式的口播,我恨不得死去不要活了。这是红梅面对蚂蝗的宣言,被我拿来这里用。
我想我和学校天生有缘。
最让人兴奋的是我看到了学校的牌子,因为放假被收在办公室里,上面写着上海印钞厂背崩希望小学。请新卫老师跟我们说说具体情况,他指着墙上的海报,把陈老先生的故事说了一遍。

听新卫老师亲自讲这个故事的感觉和看书是不一样的,每个教室里都贴着当初学校落成时老先生他们来剪彩的图片,让我想起吃水不忘挖井人的故事。
可惜放假,学生们都回家了,要不,也许我可以给他们上堂课,给他们说说外面的世界,说说山外的精彩。
我们在学校里呆了将近一个小时,念念不舍地离开。
后来乡长告诉我们,新卫老师是副校长。我大吃了一惊,我曾问他是不是领导,因为他对学校的情况了如指掌,他笑了笑忙说不是。我们到他家的参观,看见墙上贴着奖状,先进工作者的奖状,很多年以前我们家里也常贴的那种,他自豪地告诉我奖状上的藏名是他的另外一个名字。

周围村子的孩子们都到这里上小学,他们很争气,每年都有不少人考到八一的学校。我们进去的时候,就和两个在八一上学的孩子同行:

和我们同行的除了县里的干部,还有两个在八一读书的学生,姐弟两一个读小学,一个读高一。墨脱的孩子们到八一读书的不少,放假他们都会赶回家来。
姐姐背着一很大的军用背包,弟弟背的是自己的书包。两个小家伙很害羞,无论我怎么亲近他们,和他们拉家常,说笑话给他们听,分糖果零食给他们吃,他们都不怎么说话,顶多对我露一个短暂的笑脸。
他们走路的速度不快,轻易我就能超过他们,可是他们几乎从不休息,保持一种均匀的速度不停地前进。他们也不吃饭,不吃零食,四天之中,黄剑和我没有见他们吃过一次东西,他们也不接受我给的食物,不管我怎么劝解,不要就是不要,姐弟俩抿着嘴看着我,坚决地轻轻摇头,到后来反而是我不好意思了。
就算到了住宿的地方,我们张罗着吃饭,他们则躲得远远的。好几次我们盛了饭菜递到他们手上,最后又原封不动地端了回来。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吃东西,也不接受别人的食物。整整四天的时间,只有一次小杨和罗杰硬把几个大饼塞到他们手里,他们勉强收下,可我也没见他们吃。
他们人小脚程慢,为了赶到当天住宿的地方,只好马不停蹄不停赶路,把别人休息喝水的时间都用来走路。
可怜的孩子!每当我充满爱怜地看着他们,他们都报我一个羞涩的微笑。
黄剑想给他们拍照,他们不愿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