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2,919
  • 关注人气:3,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3年夏天,走近墨脱(十四)酿制黄酒

(2006-04-20 22:59:49)
分类: 坐看云起
黄酒是墨脱的门巴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东西,男女老幼小都喝,桌上常放着个盛满酒的碗,渴了就端起喝一口。白天干活时喝,晚上闲下来喝得更多,听起来好象我们喝茶,解渴并蕴涵着深厚的文化在里头。
我们在县城的时候到向东家里参加了黄酒的酿造,并喝了个痛快。向东是县里的通讯员,门巴人,他家的房子在县城边上的水稻地边,厨房是木板的吊脚楼。大峡谷有世界上最丰富的林业资源,墨脱人都烧柴,县里的干部也不例外,家家烧柴火做饭。在向东家里我们没有被下毒的顾虑,别的不说,我相信我们同患难四天结下的深厚友谊。

2003年8月3日,墨脱县城向东家中:
今天我准备当一回门巴家庭妇女,做一桌七八人的饭菜给大家品尝。嫂子已经磨好了玉米,准备酿黄酒,我的另外一个任务是做这一期节目的主持。
墨脱的农作物主要是水稻和玉米以及鸡爪谷,后两种东西几乎全部用来酿酒。做黄酒要用隔年的老玉米,先粉碎,再用大火炒熟。我们拎着送给向东家的一些药,和送给他儿子白马的一套文具到达的时候,嫂子已经提前做好了这两道工序。
炒好的玉米盛在一个竹簸箕里,散发出诱人的香味,仔细观察,发现碎玉米炒得有些焦黄。
向东跟我介绍,他们喜欢玉米炒焦的这种香味,这样火候的玉米酿出来的酒有一股淡淡的焦味,口感很好。
嫂子往玉米里加了些鸡爪谷,小小的圆颗粒,看上去和小米差不多。向东说加这个是为了酿出来的酒带点儿甜味。
然后用筛子把玉米皮筛出来,我看嫂子筛得很轻松,就上前试着筛了几筛,黄剑在边上笑话我,他说我怎么都没看见你把皮给筛出来啊?
他笑他的,我筛我的,这一切对我来说并不陌生,爸爸是学农的,小时候常常跟着他下乡,
这些东西都是见过玩过的。
不过很快我就觉得没力气。只好让位给嫂子。

筛好的玉米放进烧开的水锅里煮,大约半小时以后,嫂子说已经熟了。捞起来,放进洗净的另外一个更大的竹簸箕里,抬到房间里去晾干。
做黄酒是门巴女人必修的功课,衡量一个女人能干与否的标志。向东说要不是我们来玩。他是不会参与酿酒的,这都是女人的事,他笑着对我说。
晾干的过程大概要两个小时,趁着这两个小时,向东到附近摘了一背篓的蕨叶回来,等煮好的玉米完全冷却以后,揉进酵母,再把新鲜的没有清洗过的蕨叶盖到上面。
然后,需要两天左右的时间等待,发酵好的酒酿要装进坛子里保存,几个月以后才能筛酒。
不过门巴人常年不断酒,向东家里有已经窖好的酒酿。所以我们也不用等到几个月以后才喝得上酒了。

向东拿出两个粗大的竹筒挂在墙上,他们把它叫巴东,用酒酿塞满巴东,然后把凉开水冲进酒酿里,慢慢地竹筒下面有液体往下滴。流到下面的盆里。
这就是黄酒了。
难怪古书里老说,三斤牛肉,再筛一大壶酒。我今天才恍然大悟,原来酒就是这样筛出来的。
筛酒的时候不能性急,得一点一点地加水,等上一次加的差不多渗完了再加第二次,否则筛出来的酒味道太淡。
向东舀了一碗黄酒,双手捧到我面前给我敬酒,我慌忙也双手接了过来。先前问过小杨,知道门巴人待客敬酒的规矩,他们用铜瓢舀酒,瓷碗盛酒,站在客人边上,客人喝一口马上续酒,直到把那一瓢酒喝光,一次敬酒才算完成。不胜酒力的人可以找别人代酒,甚至可以请敬酒的人替你喝,只要那一瓢见底就行。
我低头尝了一口黄酒,酸酸的,有一点点甜味,有一股焦玉米的清香味,酒味不重。但还是不敢多喝,只喝了三碗。
向东和嫂子一个劲劝酒,再喝点,再喝点,我只笑着摇头,藏族婚礼上的青稞酒我已经领教过,这回不敢再造次。

做酒的间隙,我偷空去厨房忙活,洗菜切菜准备调料,准备午餐。第一次用柴火做出八个人的饭菜,开始我还有点担心,因为小杨说他第一次用柴火做饭不会烧火,花了两小时候才把米饭做熟,然后再也没有力气炒菜。
事实上一切都很顺利,当酒做完以后,我的活差不多也正好干完,蒸笼一般的厨房柴火边上奋战那么久,全身衣服都湿透。黄剑在一边打趣我,说什么在墨脱做厨师的机会多难得啊,别人想做还没机会呢。
想想也有道理,欢天喜地地去擦了把脸招呼大家落座,挺有成就感。
我说,要请大家尝尝我的手艺,所以整个过程都不让他们插手。
这是我们在墨脱最丰盛的一顿饭,我喜欢蔬菜,自作主张地以清淡为主:排骨炖白萝卜胡萝卜,茄子炒肉片,炒南瓜,丝瓜炒蛋,素炒小白菜,凉拌黄瓜,此外还有四川人王老板炒的牛肉,黄剑去买了几罐可乐,加上管够现筛的黄酒,这一顿饭吃得可热闹,直到下午三点多才结束。一桌子的菜全被吃光,乐坏了我。
小杨他们不只喝了黄酒,还有度数极高的藏式的白酒。看他们几种饮料混喝,酒一碗一碗地下肚子,说声干了一仰脖子就见碗底,那种豪爽劲儿,不亲眼所见是无法体会的。

凡一家有红白喜事,亲戚好友都要用巴东装了酒酿送来,等事情办妥以后再把巴东取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