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3,662
  • 关注人气:3,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3年夏天,走近墨脱(五)沿途住宿

(2006-04-20 22:36:03)
分类: 坐看云起
进出墨脱沿线都有简易休息点,可以吃饭,也可以住宿。都是木板搭建的棚子,大通铺,每人一晚上10块钱,当地背夫只收2块钱。
背崩乡有政府招待所,有床可住,一般一个房间三张床,按床位收钱,每床10元。也可住到背崩村的老乡家里。
108K有四川人开的客栈是二层的木板楼房,算是最豪华的住处了。那里的老板比较精明会做生意,包吃包住一人一天25,我们到达的那天他刚好杀了头猪,菜里加里肉,每人涨到30元。
在雨里水里走了一天,到达住宿点喝碗茶,吃过饭,烤干衣裤和鞋袜,然后就上通铺睡觉,为第二天积蓄体力。走墨脱每天都重复这样的生活。

2003年7月29日,大崖洞住宿点:


达到预定住宿点大崖洞已经下午5点多。累了,这一天赶了别人一天多的路程,冲进屋子的第一件事是脱下鞋和袜子坐到火塘前。那里堆满了臭熏熏的鞋袜鞋垫,还有衣服裤子绑腿。
脚在水里泡了一整天,白花花的颜色好象白切鸡,黄剑对他的这个比喻很得意。
晚饭是这天的第二顿饭,猪肉罐头炖大白菜,黄瓜煮火腿肠汤老干妈辣椒和豆腐乳。几大碗米饭下肚以后才发现撑到了脖子眼儿。
饭后就收拾上床,大通铺一溜过去可睡十多人,一人10块钱,当地的背夫们只要2元。
我钻进睡袋,觉得腿脚不那么麻利,隐隐酸痛。睡一觉就好了,明天就没事了。想着这个念头的同时,我想我已经睡着了。
一路上感觉最糟糕的是阿尼桥这个地方,那里只有一个棚子可以住宿,大概容纳得下30多人。但是卫生条件非常差,盛产吸血蚊子和臭虫跳蚤,我们用自己的睡袋也未能幸免。建议尽量避开到那里住宿。
2003年7月30日,阿尼桥住宿点:
我们住的棚子是阿尼桥唯一可住宿的地方。
老板提供炊具,可以向他们买米和猪肉罐头,大家轮流使用火塘和锅碗,自己动手做晚饭。
那天赶路的人很多,有从墨脱县城出来的,也有和我们一起往里赶的,有游客,有学生,有干部,有商人,有马帮,有背夫。黄剑心细,临睡前他告诉我棚子里总共有33人!
一字排开的大通铺,我和黄剑加上县里的干部还有一个去墨脱考察生意的王老板占据了火塘右边的一大半,剩下的一下半和对面的木板上都是当地人。
没有客人的时候木板上光溜溜什么也没垫,我们坐在木板上没人理睬。我和黄剑大声喊,老板我们要睡觉了。嗓子都快哑了,老板拿出毯子铺在木板上做褥子,没有枕头,两人合盖一床毯子。
其实我们带了睡袋,大声叫喊是为县里的干部们,他们累极困极无法睡觉,不知道为什么又不找老板要被褥,我们就替他们喊了。
先是地席,然后防潮垫,再是睡袋。我的防潮垫是铝箔的那种,偏偏我又得了个两块木板交接的地方,一边高一边低,怎么睡都觉得难受,身体总往一边滑。
所有的行李都堆在床前,那上面还有残留的蚂蝗,害怕它们晚上袭击我,我把睡袋的拉练拉得严严实实。棚子里还生着火,烤着我们臭熏熏的鞋袜绑腿。对面的门巴小伙子们还没有睡意,点了蜡烛围在一起玩牌,不时吆喝说笑。
我怎么也睡不着。热得实在难受,伸了手臂到睡袋外。辗转反侧,全身发热,头也疼了,感觉有虫子在身体各处爬来爬去,顷刻间浑身发痒,一抓起一个大包。
边上的女干部也没有睡着,和我一样翻来覆去地折腾,唉声叹气。远一点的地方有人坐起来。打了手电查看毯子,边找边嘀咕,没有啊,什么也没有啊,为什么那么痒?
突然头顶上一阵响动,边上的女干部轻喝一声,我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只觉得一只爪子抓了我的手臂一下,从头顶上窜走。
我被吓得猛然坐起来,抓起身边的头灯到处瞎晃。什么东西?什么东西?
老鼠吧。有人回答我。已经跑了,睡吧。
心惊胆战地躺下。老鼠,那么恶心的东西,而且居然从我手上爬过去。我机械地自言自语,老鼠。那么恶心,老鼠,恶心……
然而一整天神经紧张地和蚂蝗做战,我终于抵挡不住瞌睡,迷迷糊糊过去了。
半夜惊醒,对面的门巴人还在玩牌,说着我听不懂的门巴语。昏黄的蜡烛被风吹得影子乱晃。他们走了一整天不累么?
正想着这个问题,突然有四川口音的一个人猛地从木板床上坐起来,大喝一声“老子不睡了”!
原来是做生意的王老板,他终于忍受不了毯子了藏着的无数看不见踪影的虫子的骚扰,冲到火塘边,他说要为背夫们做早饭。
那时候,凌晨4点多,天马上就要亮了。
一夜无梦,早起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好。
瘦小的王老板打着哈欠蹲在火边,骂骂咧咧得述说昨天晚上的遭遇,让大家看他身上被咬的疙瘩。
众人都把收获展示出来,无一幸免,数县里的小杨和尼玛被咬得最厉害,他们因为脱了长衣长裤盖毯子,浑身上下被咬的包至少上百个。而我和黄剑用自己的睡袋,只有少数几个疙瘩。
不过就那少数几个疙瘩已经让我痛苦不堪,中间一个透明的水泡,边上一圈红色的硬块,怎么挠也不止痒,清凉油风油精根本没用。

更可怕的是墨脱流行疟疾,这种俗名打摆子的传染病靠蚊虫叮咬传播,需要特殊的药奎宁治疗。我们这次没有买到奎宁,而县医院的小杨告诉我们,每年的7、8月,墨脱的奎宁肯定缺货。
越想越害怕,赶紧收拾行李转移注意力。

一路上有厕所的地方只有汉密和背崩乡,别的地方要解决出口问题,都只能以天地为障,还要担心蚂蝗的袭击。

2003年8月1日,背崩到墨脱县城:

才出发不久,我觉得肚子不大舒服,大概是在背崩这两顿营养太好,肠胃不适应了。怎么办呢?道路两边几乎全是峭壁,无处藏身,情急之下请向东到前面路口把风,黄剑到后面垭口守望。
等他们都走得见不到人影了,我赶紧找块开阔之地解决问题。蚂蝗仍然没有消失踪影,我很紧张地东张西望,害怕它们爬到我身上来。
走在路上的这几天,每天的内急问题都在路边解决。我都养成随地方便的习惯了,很自然地告诉同行的一帮男性,你们先走。大家心照不宣,走到前面视线以外的地方等我。
黄剑非常感叹地说过,发明马桶的人真是太伟大了。
其实我们要求也不高,有个棚子遮挡视线就成,不用急急忙忙害怕前后有人来扰。
 
 

以上为2003年信息,前段找2005年走过墨脱的朋友咨询了相关咨讯:

1、徒步墨脱的路线有多条,我们走的是目前最常走的一条。我们的徒步行程:

从派区出发,派区——松林口——多雄拉山口——拉格——大崖洞——小崖洞——汉密——老虎嘴——阿尼桥——二号桥——三号桥——四号桥——背崩——德兴——墨脱——玛迪村——米日村——113K——108K——80K——波密。也可以反过来走,从波密进派区出,多是上坡路,难度更大些。如果不请背夫,建议还是结伴同行,据说有些路段偶尔还有野兽出没。

2、建议带两双鞋,登山鞋和高绑军用胶鞋,袜子至少三双。快干衣裤带两套,保暖的抓绒衣和防水外套也要准备。

3、沿途有简陋的休息点或客栈可休息吃饭,但食物简单,可自带适量罐头、巧克力、糖果、葡萄糖、果珍、压缩饼干、火腿肠、黄瓜和胡萝卜等。

4、沿途有客栈可住宿,通铺10元/人。帐篷没有必要带,但需要睡袋,夏季睡袋即可。拉格、汉密有汉人客栈及门巴客栈,而如选择大崖洞和阿尼桥均是门巴人开的。

5、被蚂蝗咬了不可硬拔,越拔钻得越深,用打火机烧它自然会脱落,或用盐抹,也可轻拍周围皮肤。个人以为防蚂蟥较好的办法是将裤腿塞进长袜口里,比打绑腿的安全系数大。

6、摄影器材要注意防潮,不用的时候装进防水袋,带一把雨伞可为工作时的相机挡风遮雨。

7、背夫有两种计价方法。一是按天算钱。目前的价格是1天100左右,包吃包住。另一种是按重量算,每斤大概7块钱。同样包吃包住。

8、移动信号已覆盖墨脱县城,联通目前还不行。背崩往后沿途客栈一般均有卫星电话可使用,每分钟一元左右。县城可打国际国内长途。

9、去年秋天传闻将修建背崩乡通往墨脱的公路,不知是否已建好通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