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3,133
  • 关注人气:3,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3年夏天,走近墨脱(四)说说吃的

(2006-04-20 22:10:30)
分类: 坐看云起
走墨脱一定要准备足够的食物和水,否则体力透支将寸步难行。
沿路除了简易住宿点可以吃饭,有肉罐头和方便面买,大米也有,偶尔有蔬菜,但是比较贵,我们自己带了没有买过,但记得一听罐头好象12元,方便面10元。别的地方都是没有人烟的原始森林,而长时间徒步体力消耗大,除了正餐以外,随时需要补充能量。况且徒步过程中情况复杂,很多时候中午不能吃饭,晚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吃得上,所以随身一定要带够食物。
在墨脱的日子,我的肠胃功能特别好,每次吃饱了上路,一个小时以后就觉得饥肠辘辘,不吃东西难以坚持,所以每天我的冲锋包里多是吃的喝的,巧克力,大白兔奶糖,火腿肠,黄瓜,压缩饼干,葡萄糖和果珍,这些都是每天必备的东西。早上出发时从大包里整理出来。我在八一还采购了几斤胡萝卜,路上吃得比较少,到了墨脱县城拿出来,发现竟然是难得的宝贝,当地的胡萝卜长不大,体积不如我带进去的五分之一。

山间的泉水可以直接饮用,当地人都不带水壶,渴了就捧一口山泉。开始我还不敢,后来也习惯了这样的饮水方式,而且还用它来泡咖啡和果珍。但是水里可能会有蚂蝗或别的虫子,所以最好先装进水壶里沉淀一下,然后倒进另外的容器,看清了再喝。葡萄糖和果珍可以补充身体流失的维生素和糖份,迅速补充体力。泡腾片也是不错的选择。
当天的食物和水一定要自己背,因为背夫的行走速度不可能和自己完全一致,没有充分的补给走路太痛苦。在这方面我们有最惨痛的教训。
2003年8月8日,108K到80K:

肚子饿了,一路走来都有饥饿的感觉。早饭吃稀饭馒头咸菜,四川厨师今天做坏了馒头,硬得象石头一样难啃,我只吃了一个,然后带了四个准备在路上吃。
徒步的最后一天,我们的食物差不多消灭,我也想让自己轻松一些,所以只带了这四个馒头,一罐八宝粥,最后的一小戴巧克力糖,一戴花生仁,还有一壶水。别的吃的都放进大包里放背夫带着,我们约好中午一起吃饭,吃最后一个鱼罐头,还有两袋麻辣味的豆腐干。
早餐能量不够,一路上我都喊饿,偶尔吃一颗怡口莲解谗。眼看中午就到了,两个背夫却没有影子。
这一天我走得很慢,连黄剑都不耐烦,两个背夫就更不用说。他们总是猛走一段,然后在路边休息抽烟喝水等我们。在90K的地方他们说要多休息一会儿,结果直到现在还没赶上来,我们的午饭也没有着落了。

我一个人慢慢走在最后,边上是茂密的森林,深深浅浅的绿色,哗哗流淌的溪水,鲜艳诱人的野果,可是我的心情很糟糕。
前面的人离我越来越远,我一会停下倒出鞋里的沙子,一会找出清凉油擦被蚊子咬的疙瘩。好多地方都被挠破化脓,又结了疤,尤其是两个脚背整块皮肤都坏了,运动起来撕扯着痛。
今天背的那点儿东西才几斤重,路也平缓,可是我觉得比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山上负重40多斤还累,两条腿灌了铅一样沉重。我恨狠地越走越慢,反正也没人理我,赶嘛要强迫自己走快?好多时候我掉队掉得看不见前面人的影子。
路上遇到两个小女孩,手上拿着一串野生芭蕉。黄剑知道我喜欢这个,向她们讨了两个,我把背包里的花生整袋给了她们。
原以为那是芭蕉,剥开才知道是另外一种水果,果肉里夹杂着大颗大颗硬核,吃到嘴里酸甜的味道,但是不能咽下去。我边走边吃,弄得满嘴满手都是水果里流出来的粘液。
心情好了很多。
但还是饿。
我拿出八宝粥了盖,分给黄剑一半。他说什么也不肯吃,说自己不饿,不想吃。我都饿得眼冒金星,他能不饿?我才不信!
我说你要是不吃我也不吃。最后他妥协了,笑着说搞得这么凄惨,象那个分吃苹果的故事。
那么一点点东西,食不裹腹,没走半小时又饿了。
走到一座木桥上,边上的瀑布气势汹涌,飞腾的水气迎面扑来,十分凉爽。走得满身是汗的两个人再也不挪不动步子,坐在桥上开始午餐。
开水已经喝完,照前一天的样子装了泉水到壶里沉淀,然后泡了几袋咖啡,再就是四个硬邦邦的冷馒头。我吃了一个以后再也受不了,黄剑也剩了半个,我把它们通通仍进垃圾袋。
两个背夫仍然没有赶上来。我开始后悔没有留下半袋花生,我的背包里只剩下几颗巧克力我们两人都饿得快虚脱。
拐上一条便道,潮湿阴冷的林间小路,又发现蚂蝗。强打精神往上爬,快到顶时我问前面已经爬到大路上的黄剑,问他看到房子没有。
80K一定有很多房子,看到房子就是看到了希望。
前面出现一个很长的塌方区,长达几百米。我先过去,黄剑在后头拍摄。虽然饿得发晕,他还是坚持工作,我已经习惯了他的作风,也懒得劝他。
这几百米漫长得我害怕起来,担心上面的石头突然滚下来,担心脚下的土方再次塌陷。当我气喘吁吁连滚带爬地走到安全地带,额头上全是冷汗,心跳加快。再就是饿得发慌,胃酸分泌异常活跃。
急忙剥了颗糖丢到嘴里,头才不那么晕。
还剩下三颗巧克力糖,心里又开始想怎么在墨脱就把大白兔全部分给当地小孩了呢?
黄剑收拾好摄影包也走过来了,他走走停停,终于也快通过。我看见他对我打手势,指指肚子,再指指嘴巴,我明白,他也饿得受不了了,赶紧拿出糖剥开备着,等他一到就塞给他吃了一颗糖黄剑喘过气来了。还有两颗。他跑来跑去体力消耗大,背的东西也重,我有点担心他吃不消无法工作,一咬牙把另外两颗糖也给他吃了。
他不知道这是我们最后的两颗糖。

八宝粥喝完了,巧克力糖没有了,再饿的时候,我突然想起垃圾袋里的馒头,我兴奋地停下,翻出一堆糖纸和咖啡袋子里的一个半又冷又硬的馒头,和黄剑分吃了它。好吃,真好吃,两人狼吞虎咽地吃着被我扔掉的馒头。
一边吃一边骂人,骂自己为什么没有多准备点吃的,为什么不把吃的随身带着,骂两个可恶的背夫,为什么不按照约定一起吃午饭。
再一次饿得走不动,胃开始痉挛绞痛。我们还有最后的救命稻草,我曾经在黄剑的摄影包里放了一块德芙巧克力,让他饿的时候填肚子。不过一路上我们补给充足,他不缺吃的,所以这块巧克力就保留到现在。
我翻出那块珍贵的DOVE,这是我最喜欢吃的巧克力,葡萄榛子的DOVE因为天气太热已经熔化,我在包装上剪个小口,象吃果冻一样吸食,然后撕开塑料袋,把残留上面的巧克力舔得干干净净,也顾不上黄剑在边上拍我的狼狈样子了。
吃完了,这回真的全都吃完了,什么也不剩了。我开始觉得恐怖,没有东西吃多可怕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