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2,682
  • 关注人气:3,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3年夏天,走近墨脱(一)翘首以待

(2006-04-20 22:02:14)
分类: 坐看云起
2003年夏天,走近墨脱(一)翘首以待
 
答应了朋友重新整理我的墨脱。每天瞎忙活的时候心里都有个牵挂,不知道啥时候能够完成。有两个周日从早到晚地在电脑前没挪窝,终于初具规模。还有几节没有写完,有点儿没心情了,先贴上来,免得哪天电脑出错找不到,那时候哭都来不及呵呵。这回按专题写的,看起来比较清楚,细节用日记的形式带出。没写什么新东西,炒旧字挺烦人的。不过已经承诺,不得不做的事情。


2003年夏天,走近墨脱。

2003年8月19日,我在西安。接到黄剑的电话,你看新闻了吗,墨脱波密段刚刚发生5.7极地震。
我才下火车。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淡淡撒在窗前的空地上,无数个跳动的分子晃动着我的双眼。粘满尘土的45升bigpack背包靠在墙角,帐篷和防潮垫歪歪扭扭地挂在上面,地板上garmont的登山鞋裂了嘴,床上堆着衣服,桌子上摆着杂物,青年旅馆的房间被我的行李塞得满满的。
墨脱?地震?地震以后的墨脱会是什么样儿?那狭窄陡峭溪流不断尖石密布的马道,那终日泥石流滚动摇摇欲坠的塌方区,那经年怒吼咆哮滚滚长流的雅鲁藏布江,那横跨江面在风中摇晃让我惊魂的溜索桥,是否还是十天前我们离开时的模样?那无数扭动躯体在树叶上跳舞伺机爬到我身体上的蚂蝗,是否依旧鲜活?还有我的朋友们,菩萨保佑你们都安然无恙!
我不知道这是幸或不幸。幸运的是我们正好躲开了那一场浩劫。不幸,倘若亲临其境感受地震,我们的墨脱之行又会是怎样?
我不喜欢沉溺在回忆中。进入白马岗的十多天,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过程,经历过了,尘封起来,不要再碰,这样它才是完整并且完全属于我的。因此我一直拒绝打开这份记忆。
这个电话打破了平静。我眯着眼开始恍惚起来,脑子里关于墨脱的那一部分逐渐复苏。我想起来,我的确曾经到过那里,那个藏传佛教里的莲花圣地,名叫墨脱。



对于我来说,行走就是生命之路,不停地走,不停地到达、离开,走向一个又一个新的起点。2001年我决定次年要走墨脱。2002年初我开始着手准备,收集资料、锻炼身体、添置装备、计划路线。好事多磨,6月底家里出了点意外,父亲住院,我不得不将计划延期。
2003年4月,一次和福建东南台的摄影记者黄剑聊天,无意中说起我夏天的墨脱行,没想到他也有极大兴趣,于是决定结伴同行。长期以来我坚持没有好的同伴不如独自行走,我本想一个人出发,如果在路上遇到合适的人即可同行,没有的话就只身前往,因为墨脱毕竟不同于一般的旅游地,对同伴的要求极高。黄剑是熟识的朋友,出色的摄影记者,拥有丰富的户外经验,以往的合作也很愉快。同时他还带着工作任务,要把我们这次徒步做一个节目,在东南台的旅游版块播出。

许多朋友知道这个计划,都劝我们三思而行。可是藏东南雅鲁藏布江腹地里的“孤岛”墨脱具有无穷魅力,象块磁铁一样吸引着我们。
首先,墨脱是目前国内难度系数最大的徒步路线。
进出墨脱必须翻越海拔4000多米的雪山,这个目前全国唯一不通公路的县,由于地质层疏松不稳定,加上气候复杂,雨季长,极易出现塌方泥石流,还有洪水和雪崩,是目前国内危险系数最大的徒步路线之一。
此外还有蚂蝗,墨脱路上这种吸血软体动物,正常时不过火柴棍粗细,吸饱人血以后却可粗可比大拇指,而且无孔不入,让人谈之色变。我的不少朋友拒绝墨脱的唯一原因就是对蚂蝗有心理障碍。
这是一条限制级的徒步路线,全程大概需要一周时间,需要极强的技巧,极好的体力,极坚强的意志,极佳的团队,还有不错的气候条件和一定的运气才能完成。
选择这条路线,是对自我的一次极限挑战,对自身身体和心理素质的一次检阅。

其次,此条路线途经的目前国内最雄壮最神秘最美丽的区域之一: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和墨脱。
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是目前世界第一大峡谷,尤其以雅江大拐弯的壮观和磅礴气势闻名于世,是世界上最为奇特的马蹄形大拐弯。大峡谷降水丰富,异常潮湿,布满保护完好的原始森林,是世界上生物种类最丰富的峡谷。墨脱是雅鲁藏布江进入印度前流经我国境内的最后一个县。徒步行程中翻越的多雄拉山海拔4221米,可以欣赏到“一山四季”的不同自然景观的多样性。

第三,墨脱被藏传佛教奉为圣地,称为“白隅白马岗”,意为“隐秘的莲花圣地”。很多藏传佛教徒向往这块神秘富饶没有压迫的土地,不远千里举家迁移,在此安家落户。
目前居住在这一带的少数民族主要是门巴人和洛巴族,他们还保留了原始部落的很多生活习俗,深入村庄将会获得关于习俗、风情、宗教、文化、文字、生活状况等等方面的第一手资料,更好地了解研究这一神秘而原始的群体。

2003年7月18日,我们到达林芝地区的首府八一镇,准备从派区进入墨脱,没想到却在这里受阻,10天以后才到派区,7月29日开始徒步墨脱。

2003年7月,西藏林芝地区八一镇:

雨季,今年藏区已经发生了多起泥石流塌方事故.林芝的雨下得特别大,前几天色齐拉山塌方,有十几人被压在泥石流下.
听说我们要去墨脱,所有的人都反对.他们列举可能的种种困难,企图打消我们的念头.
这个季节不对呀,雨太大,塌方泥石流很可怕,出了很多事故.
那里面蚂蝗毒蛇好多,咬得人鲜血直流.要穿高绑解放鞋.
徒步进去要四五天,行李还要雇背夫驮,很辛苦.
我不动声色地听他们说这些,我知道他们是好心,为我们的安全着想.
可是他们不知道,为了走墨脱我已经准备了好几年,只要可能,我一定要进去.他们所说的这些可怕,我早做好了思想准备.

他们多是福建的援藏干部.亲人见面格外亲切.林业局的龚哥安排我们住在武警干部培训中心.我一人住一个豪华标间,雪白的床单枕头被子,我陷在软绵绵的温暖里,小猪一般昏睡,昏天暗地.起床后被带到餐桌前消灭美食.然后找地方上网.空前绝后的腐败生活,真不知道该怎样感谢龚哥.
周末各个单位都是不上班的,相关的人员只有等到周一才能找到.我们只能耐心地等待.

觉得自己全身都有些发酸,懒洋洋的无所事事.除了在亚丁山上的三天,剩下的日子都太慵懒.我喜欢紧张一些的行走,简单一点儿,艰难一点儿,孤独一点儿,这样的时候才会思考.思考以后我才会明白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可以,什么不可以.
黄剑问我会不会紧张,有没有害怕.我说一点儿也不.真的一点儿也没有.墨脱就在那里,我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靠近它,亲近它.不害怕,不强求.
我们到林芝已经5天.因为要拍摄电视节目,不少相关手续要办,我们被告之还要等几天.
等吧,两个人相对无言,苦着脸互相安慰,不知道这等待何日是尽头.
因为只想着墨脱,做什么事情都没心思,也懒得出门,虽然我知道附近有不少村子,也知道行走其实只是个过程.
可是我是个很偏执的人,认准的事一定要做.这是个不太好的习惯,不过我明白我已经无法改变.朋友们因此常常说我傻.
傻有什么不好么?做自己喜欢做的的事,傻不傻有什么两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