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2,919
  • 关注人气:3,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厦门的酒吧之第六晚

(2006-04-20 19:15:47)
分类: 坐看云起
昨天晚上,我把自己忘在第六晚了。
由此可见,第六晚是一个多么让人着迷的地方。

可第六晚很不好找。正所谓藏在深闺人不知,它在自强路一个不起眼的巷子里,从一中方向,或者厦门日报社方向都可以过去。
第一次去的时候我坐在朋友的自行车后座,被带着在那一带的街巷里一通转悠,停顿下来,我发现自己站在一条僻静的巷子中间,左边是一栋年代有些久远的石头别墅,镂花的水泥围墙上爬着绿色植物,一个椭圆行的米色灯箱上“第六晚咖啡馆”几个字,透过围墙,院子里头影影绰绰的屋子,人影,还有音乐在晃动。
推开铁门,小心翼翼地往里走。好象梦中来过的院子,左边有一口小水井,辘轳和打水的木桶还是湿的,才打过水的样子,右边是两张白色桌子,围坐了几人在喝茶,聊天。
最让人喜爱的是院子里的牵牛花,沿着院墙爬了一片,蓝紫色的小小花朵缀在绿叶和枝藤间,纤细,但是富有生命力。

那个夜晚有乐队来客串,厦门几个很年轻的男孩子,起了个宏大的名字叫“圣域乐队”,自己写歌自己唱歌。进门时放轻了脚步,害怕打扰专心的男孩们和听得入迷的听众。
他们的歌把我带回很多年以前,有一首写秋天落叶的歌,让我想起初中时写过的一篇散文,浓浓秋意中的感怀。
然而那是夏天,我清楚得记得,2002年7月的某一个周六,我在第六晚度过的第一个夜晚。

酒吧的主人鸿益,亲手种下院子里那些牵牛花的人,厦广音乐台的一个主持人,一个亲切但是总让人觉得隔着点距离的男子,年龄和我相仿。
我们坐在门口的桌子边一起抽烟,鸿益和暮桥抽骆驼,我抽三五,小蓝只喝柠檬水,以及拍照。
后来,鸿益赶去电台做节目,小蓝忙着摆弄相机,只剩下我和暮桥。抽烟,喝柠檬水,聊天,说了些什么我已经记不清。我们都喜欢行走,喜欢写字,我们一见如故,或者说臭味相投,从此以后成好朋友。
有些人,一辈子也不能靠近,有些人,第一眼就可以走到心里。

第六晚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聚集了一大帮文人骚客。我在那里拜读诗人楼河、颜非、樵夫、游离的诗;沉醉在鸿益、暮桥、红纹鱼、透明、风飘零、满天飞的文字;小蓝的照片;还有多个乐队组合和音乐自由人,苗子便是其中一个。
苗子是东北人,为了理想来到厦门,在一家咖啡屋做乐队键盘手。他写了很多歌,但是只有和朋友一起时才唱,比如在第六晚。
其实苗子的声音条件不是非常好,我喜欢听他唱歌,更多的是他唱歌时专注的样子。一个人一旦认真起来,就是最可爱的时候,一次我们说起苗子,鸿益这样说。
听苗子唱歌,思绪会随他一起飞翔,在空中飘荡,缓缓进入他想要带你去的地方。开始是深情的倾诉,细语呢喃,慢慢转入激情的告白,痛苦中难以抗拒的热烈,陶醉的力量宛如一块磁铁。
演唱中间的小憩,我站在最后面,问苗子一个问题:为什么要离开北京呢?是不是感觉只有不断地离弃,才会不断有新的激情?
来厦门之前,他呆在北京。
苗子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是。
厌倦,这没有休止地折磨我们的东西。

我的生日在一月,和一帮朋友吃了饭,然后去苗子所在的酒吧。
苗子那时候换了家酒吧,仍然做键盘手。因为我的生日,他破例在酒吧里唱了几首歌,他还记得我最喜欢的那一首,“你要的我都给你,如果你觉得不够还可以再继续”,歌的高潮部分反复吟唱这一句。
苗子的歌得到热烈的掌声,酒吧里的人不停地喝彩要求他多唱几首。不过苗子还是固执地认为那种场合没有人真正听懂他,酒吧的键盘手,只是谋生的手段。

还是回过来说第六晚。
有个周末我们在那里开自助餐会,每个人做一道自己最拿手的菜。做什么都有,五花八门,印象最深的是一锅黄翅鱼汤,现钓的小鱼熬了清汤,味道鲜美,我喝了好几碗。
我那天去得晚,担心时间来不及,做了个水果沙拉,大大地偷了个懒。
点了一根红蜡烛,在牵牛花盛开的院子里享受晚餐,第六晚音乐不断,来来往往的人群不断。音乐和人,都在我的身边穿行。我的心一片宁静。

第六晚里最好吃的是黑胡椒牛柳面,喜欢意大利面条的我简直迷上了它。还有鸡排饭、鱼排饭。大厨李华是个公认的帅G,总是笑眯眯的。
上周末第六晚厦大西村店开张,李华也到这边来驻店了,以后想吃他做的意大利面条就方便多了。
一想起这个我就忍不住乐。

第六晚厦大西村店
5月10号刚刚开业的酒吧。
厦大西校门正对着的小巷名叫下沃仔,边上就是学府花园,沿着这条巷子走到尽头,左转,几米的距离看见第六晚的招牌,和老店那里一模一样的米色椭圆形灯箱,挂在门口的树枝上。左边,三层楼的石头房子,就是第六晚在大桥头路的新店。
进门一个小小小的院子,一张乳白色桌子摆在墙根儿,上面一大束百合衬在碧绿的叶子里,墙上一张浅绿底色的海报,五颜六色签着大伙儿的名字。
我把自己的名字分别写在并排站在一起的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的背影上,然后忍不住告诉每一个来签名的人。一个人,看着两个背影上的名字也忍不住笑,开心的一件事呢。

全部桌子椅子都是乳白色的,椅子靠背上的小布垫子,还有圆形的灯罩子,都是用小碎花蓝步手工做成,墙壁的粉刷也是自己动手,还要再挑些漂亮的图片裱好挂墙上,把准备好的绿色植物搬进来。
玻璃瓶子里头的花儿,肥大的碧绿叶子衬着白色的花朵,正是我最爱的马蹄莲和百合。二楼的三个房间每间都摆着这样一瓶,没有人的时候,进去开了灯,空洞的屋子里,花儿在那里安静的盛开,舒展躯体。

一楼有三个房间,当中一间摆着吧台,煮咖啡的煤气炉子搁在台子上,虹吸式的咖啡壶,鸿益说以后有空可以来练习手艺。
好啊,给自己煮一杯香浓的曼特宁,到二楼的大露台上,临院子的桌子坐下。
夏日黄昏,夕阳撒着余辉在院中大数的叶子上,不远处鹭大操场上打球踢球的孩子们,巷子里来来往往的行人,怎样悠闲的时光。
或仲夏夜,拧亮小蓝碎花布罩下的灯,闻百合以及马蹄莲的淡淡清香,听音箱里传来的鬼魅的音乐,和着音乐咿呀咿呀地哼几句。
第六晚开在厦大边上,我欢喜得不知说什么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