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3,133
  • 关注人气:3,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厦门的酒吧之黑糖

(2006-04-20 19:04:17)
分类: 坐看云起
 
厦门的酒吧之黑糖
 
图:石块
 
3年前所写,变化甚多,但懒得再改。
 
 
在厦门生活了十年有余,先前一直呆在学校里,对好多小街小巷都叫不上名儿,尤其是老城区里,走着走着就犯晕,不知身在何处。爸爸妈妈举家搬迁来厦门的时候,为了买房子搞装修成日在城市里奔波,对它才有了一些感性的认识。朋友都说可惜我不能骑车,不然拣天高云淡的春日,或月朗风轻的夜晚,蹬一辆咯吱咯吱做响的老爷车,转悠几次就会彻底看清这个海滨小城。
我终究还是没有骑车去看厦门。我选择了我的双脚,徒步走过厦门的每一个角落,在每一个喜欢的地方停留。我越来越喜欢它。如同大多数被称为小资的女子一样,我讨厌人们这样称呼我,然而我喜欢这样的生活,去有特色的酒吧打发周末,与朋友品尝各种口味的美食,独自逛街购物满足自我。
厦门的气候,很适合这种情绪滋生蔓延。外地的朋友来厦,我总带他们四处走动,把我的珍藏全盘托出。有兴趣相投者,其中也不乏厌倦不解,就想,不如笔录心之所喜所爱,是非好恶凭人去说吧。

最早,我以为厦门的酒吧差不多集中在槟榔和马可波罗一带,对它们的印象不是太好。后来我发现自己错了。转悠在这个城市的街巷里,我看到许多独具特色的酒吧星罗棋布,犹如朗
朗夜空中一颗一颗耀眼的星星,光芒四射。严格地来说,其中一些不能叫酒吧,它们不只卖酒,还有咖啡,花茶,一些简单的西餐,有成架的图书,一抽屉一抽屉的CD,可是我也不能叫它们别的什么。
 
厦门的酒吧之黑糖

黑糖

最喜欢的仍然是黑糖。我多次在自言自语般的文字里提及它。

黑糖应该是厦门最早的家庭式酒吧,厦大边上南华路的一栋两层别墅。第一次是个朋友带去的,他坐在黑糖里给我电话,说那里如何如何,我心动之下马上赶了过去。
近在咫尺的地方,已经营业近两年,那时我却是头一回去。朋友走到路边接我,一同拾级而上,穿过一个圆形拱门,再几步石阶,眼前一个小巧的庭院,四周是郁郁葱葱的灌木丛,当中摆着几张木桌,桌面铺着的格子桌布,其实和我家里用过的床单没什么两样。一种是蓝白格子,一种是咖啡色白色相间。
桌子可大可小,人多了可几张拼凑一起,人少就单单一张小几,格子桌布也相应变换。椅子有藤和木两种,一种软和宽敞,另一种稍高些。
院子边上几盏忽明忽暗的油纸灯,手工制作的精致玩意儿,和着房间里透出的隐约光线,让整个院子笼罩在一种柔和静谧的气氛中。
再往里是一块屋檐下的平台,依旧是木桌椅,铁壳的大吊灯从天花上垂下,散发出眩目的光芒,头顶上两只黑色小音箱传出断断续续的音乐。可看书,可下棋,可聊天,可听音乐。
屋檐向外支出一块雨蓬,为院子里的两张桌子支撑一片天空,起着挡风遮雨的作用。

这是黑糖给我的最初印象。那是四月的一个夜晚,洋紫荆盛开的季节,潮湿的空气里飘忽着忧郁的花香,第一眼,我就爱上了黑糖。

门口有一块写满粉笔字的小黑板,预告着酒吧即将要播放的电影,以及吉他和架子鼓班开学的消息。朋友领我进屋,吧台很小,最醒目的一个是草编大篮子里的水果,红通通的苹果金灿灿的柠檬,让人有咬一口的冲动,此外是一个铜质的铃铛,结帐时吧台若无人,只要摇响这个铃铛,就会有人从台子后的门里出来。
吧台对面的墙上也有一块小黑板,架着一叠的纸片,随手翻翻,主人手写的一些东西,幽默的小故事,喜爱的歌手陈昇。
很大的一间屋子,正中墙上书着“秋园”二字,还有一桢故主人的大幅照片,想来这园名定是这位老人喜爱的。屋子尽头的右墙是一排书架,厚厚薄薄的书籍整整齐齐一直排到天花,左边有一台电脑,可以上网。
别的空间错错落落摆着木桌,每一张桌上都一盏台灯。
音乐恰倒好处地飘进耳朵,既不喧嚣,又清晰可听。咖啡,葡萄酒,啤酒,花茶,小点,爱人,密友,怎能不爱。
 
厦门的酒吧之黑糖

日后我成了黑糖的常客,对院子里那间小木房子更加喜爱。
那是在原来的院子里搭盖的一间木屋,玻璃门,窗户支撑起来则成一个吧台,客人可以坐在院子里的吧台椅上。屋子里的窗台做成灶台的样子,有个不锈钢的洗手池,浓重的家的感觉。
灶台边上是一条长沙发,鲜艳的面布,一盏落地台灯,米色落地窗帘合上,一个纯粹的私人空间,拉开则可以透过玻璃看屋外的风景。是我最喜欢的一个位置。
小屋最里头有一条长桌,摆放着些茶具和CD。桌子左边列着一小木梯,沿着爬上去,屋顶开了个天窗,看得见满天的星星。
小木梯正对面的架子上是CD机和功放,还有小瓶的精装葡萄酒。

最爱在深夜十一时左右,到小木房子里坐下。要一壶熏衣草,透明玻璃壶里的熏衣草,开水冲下去绽放出点点蓝色,放到酒精炉子上加热,蓝色火焰忽忽舔着玻璃壶底,壶里的水开始沸腾,蓝色小花愈开愈盛。
不过半个时辰,酒吧里的人逐渐稀少,到最后小木房子里只我一人。坐到最喜欢的那张沙发上,调好台灯光线,挑一张喜欢的CD,选一本可看的书,就着窗外的月色或是滴答雨声。听一会子音乐,看一会子书,发一会子呆,时间很快溜走,往往等到打烊了有人来催,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喜欢上熏衣草,喜欢那股浓郁的带着药味的香气。小妹送茶上来时附带一片柠檬,酸性的柠檬加进去,茶水里顿时呈现蓝色。我却不喜欢这样的变化,无论是颜色还是味道,我喜欢纯净,简单,连糖也不愿加。
我也是在那里发现《小王子》的。前几日和人说起小王子,说起当飞行员的作者,突然想起,如果不是去黑糖,怎么会喜欢上一直以为是小孩子读物的小王子呢。
 
厦门的酒吧之黑糖

两层楼的别墅,二楼是家庭旅馆,和青年旅馆类似的旅社,共用卫生间,适合背包的驴子们。没有上去过,不听住过的朋友说不错。

去的次数多了,知道老板是个台湾人,早些年在大陆做生意,后来在厦门开了这家酒吧。这样的酒吧是不赚钱的,只因为个人喜欢如此的氛围和生活方式。我们叫他小乐,缘于他写在酒吧征文启事上的一段文字,其实他的年纪大概有四十出头,我猜。
小乐时常叼一把烟斗坐在院子里,客人多或者少,都不见他的表情有何变化。我跟他说,我的理想也要开一家这样的吧,结果被他好一通数落,说我不切实际。
我想他说得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