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4,431
  • 关注人气:3,0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风雨德化登山

(2006-04-19 09:38:13)
分类: 坐看云起
泉洲德化与厦门是近邻,地形却险峻复杂得多,境内戴云山海拔1856米,号称“闽中屋脊”,为福建第二高峰,石牛山海拔1781米,因山上一石似牛而得名。登山归来多日,回想起来仍然兴奋不已,于是记下零星片段。

第一天
早上9点出发。进入安溪以后,汽车行驶在蜿蜒崎岖的盘山公路上,放眼望去,连绵不断的山峦郁郁葱葱,偶见清冽的山泉汩汩流淌,在山脚转几个弯儿然后从我们的视线中消失,而清脆的鸟儿的叫声,透过清新的空气由远而近而来。久居喧嚣城市的疲惫一点一点地离我而去了。
下午3点多抵达岱仙瀑布,尚在山脚就见一白练由山顶飞流而下,气势磅礴,不愧为福建最大的瀑布之一。一行人拾级而上,才到山腰,刚才还阳光明媚的天空突然变了脸,豆大的雨说来就来,浇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索性冒雨向上。水流声越来越大,空气也越来越潮湿,大约半小时后站在瀑布脚下,只听得声若雷鸣,一阵阵夹杂着水滴的雾气扑面而来,一股巨大的水柱由139米高的山崖上一泻而下,溅落在底下几块岩石上,旋即落入崖底,激起数米高的水花。此时方才体会到何为“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忍不住张开双臂面向瀑布而立,享受飞溅的水珠击打脸庞的惬意。
游玩以后继续乘车前进,天黑时到达坂口村,也就是计划中第一天的宿营地。那是石牛山下的一个小村庄,我们的到来让整个村子沸腾起来,村民们好奇地看着我们搭帐篷、生火、做饭,热心地带我们去拾柴火,拿出自家的鸡蛋给我们做菜。晚饭以后生起篝火,有人早睡了,有人在小声聊天,我坐在火边烤湿衣裤。乡村的夜晚很宁静,显得细碎的虫鸣声愈发清晰,星星多而亮,最让人欢喜的是有提着灯笼的萤火虫在身边盘旋。

第二天
早早起床收拾营地,淅淅沥沥了一夜的雨越来越大,终于在我们完成了白粥榨菜火腿肠的早饭以后变成倾盆大雨。暴雨以后的天空格外蓝,好天气带来的好心情让我们愉快地踏上了此次登山真正的第一段路程。
那是段倾斜度接近40的山间小道,黄泥地上有些土坑可以落脚,偶尔有的坑里嵌着石板,被雨水淋湿了的土坑和石板非常滑,我几乎不能让自己站稳,看看前后的同伴们也是摇摇晃晃前进着。5天野外活动的所有装备包括衣物、食物、水、炊具、宿营用品、药品以及各种工具,全都背在我们身后的登山包里,几十斤重的包压得每个人都直不起身。我不得不戴上手套,双手抓着路旁齐人高的野草,手脚并用地往上爬。眼睛被流进的汗水刺得火辣辣地疼,全身都湿透了,两腿酸软无力,每往上一步都要深呼吸一次,背上的包象块吸了水的海绵一样越来越重,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能够爬上去。
仿佛过了几百年,终于达到第一个休息点。把自己摔到在路边的草地上,发现同伴们也是个个气喘如牛,面色难看。其时不过走了不到一小时的山路,石牛山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让我们再也不敢轻视。
行至中午,在半山的石壶寺休息,借寺庙里的厨房做了饭,热呼呼的面条下肚,欣赏了寺前龙池中的石牛和睡莲,小雨中我们开始向顶峰前进。石牛山是一个典型的火山塌陷盆地,举目皆是形态各异的岩石。越接近顶峰,山上的石头越多,雨天的浓雾遮掩了丰富多姿的岩石,也使我们在这些石头上站不住脚,一不小心就有滑倒的危险。在一小块平地上稍做休整,最后登顶的时刻到了,寸草不生的岩石狭窄而陡峭,两边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加上雨雾使石头变滑,行走其上我觉得自己已经停止了呼吸,无意中看见脚下的深渊,只觉得两腿一软,再也不敢举步。
严重的恐高症让我放弃了登顶。看着登顶归来兴奋不已的同伴,不免遗憾,可是我明白登山中绝不能有半点勉强,不仅要能够登顶,还要有足够的能力下山,否则对自己对集体都是不负责任的。心里暗自决心以后要加强锻炼,克服恐高的毛病。
下山时我们选择了一条捷径,奔跑于树木与藤萝还有竹丛交织的密林中,黄昏时到达山脚的村庄。上上下下错落的房屋,层层的农田里绿油油的庄稼,缓缓流过村子的小河,田间小路上悠闲的村民,好一幅田园美景。真想投入小河洗个澡,然后听着潺潺的水声进入梦乡。
不过,为了第二天的行程,我们还是挤在全村最好的那辆拖拉机上,以每小时大约10公里的速度,向县城方向驶去。左边是随时可能塌方的陡壁,右边是深不见底的悬崖,满是石块的盘山小路上,载着19个人加18个大包的拖拉机象个沙丁鱼罐头。夜色中柴油机的声音特别响,我坐在司机旁边的位置上,随着一次又一次的拐弯而魂飞魄散,因为每一次拐弯,拖拉机的轮子都有一半悬到了路外。

第三天
今天的目标是征服号称“闽中屋脊”的福建第二高峰戴云山。此次登山适逢台风,加上山区变化莫测的天气,所以雨一直如影随形地跟着我们。在山脚下还是晴空万里,快到戴云寺时突然下起瓢泼大雨,加紧步伐赶到寺里休息,每个人都已全身湿透。
午饭后大雨仍然没有停歇的意思,我们在雨中开始了此行最艰难的一段路程。陡峭的山坡上一行石板台阶蜿蜒向上,没入雨雾凄迷中见不到尽头,走啊走啊走啊走,汗水和着雨水一起往下淌,风把耳朵吹得生疼生疼的,在一块平地小憩时,我发现自己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戴云山已经列入自然保护区,山上人迹罕至无道可循,,常出没的只有一些半家半野的牛群。为了省力我们基本上沿着牛群留下的痕迹前进,穿行于沼泽、溪涧、迷林之间,有时是刀削一样的岩石,有时是没人头顶的野草,有时是不见天光的树荫,有时是流淌不息的山泉。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多日不见的太阳居然露了脸,山谷一边浓雾渐渐散去,蓝天对我们展开笑靥,而另一半山谷中的树木依然若隐若现。“戴云雾松”果然名不虚传。
随着海拔的上升,雾气越来越重,雨又开始飘洒,通往顶峰的路上全是浓密的野草,一眼望过去绿油油的很让人喜欢,可是走在上面的滋味却不那么好受。超过50度的陡坡,为了降低重心只能蹲下前进,匍匐着深一脚浅一脚往上爬。山风凛冽,湿漉漉的衣服被风一吹让人浑身冰冷,双手失去知觉。我机械地爬着,爬几步就休息一下,担心自己随时会滚下山涧。
终于在天黑之前登上了海拔1856米的顶峰。风雨交加,四周群山全部笼罩在浓雾之中,将许多美丽掩盖住了,也无法体会“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饥寒交迫力气用尽,身体的极度劳累换来心情的舒畅淋漓,征服自然的喜悦让所有的疲惫烟消云散。忍不住放声大喊。
然后迅速下撤到顶峰下的一块平地上宿营。风雨大得让人连眼都睁不开,只好腾出一个帐篷做厨房,篝火无法点燃,守夜的人也只能坐在帐篷里守着蜡烛聊天。
怎么也睡不着,虽然洒了不少硫磺在帐篷周围,却总担心有蛇入侵。听了一夜山风野兽般的嚎叫,天亮时才迷糊过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