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4,656
  • 关注人气:3,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让我在雪地上撒点儿野

(2006-04-19 09:20:39)
分类: 坐看云起
双峰林场位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海林县,那里一年中有7个月大雪纷飞,据说是中国雪质最好的地方,又被称为“雪乡”。临山的小小村庄里有两个滑雪场,一个是我国培养滑雪运动员的基地八一雪场,另一个是近年在江湖上口碑极佳的雪乡滑雪场。
一看到雪乡的照片我就喜欢上了它。茫茫白雪掩隐的栋栋小木屋,家家门前悬挂的灯笼,各种动物身后拖着的爬犁,漫天飞舞的雪花里青翠挺拔的松树,整个村子宛如一个童话世界,更何况还有物美价廉的滑雪场。近几年雪乡成了滑雪爱好者和摄影爱好者的天堂,我对这两者都并不擅长,但极想尝试那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感觉。


雪原仙踪

我们在大年29那天到达村庄。午后阳光灿烂,雪乡被一片金色笼罩,汽车才进村,就被热情的雪乡人围住,邀请我们去家里做客。
林场盛产优质木材,村里所有的建筑几乎都是木质的平房,门前的空地用木栅栏一围就成了个院子。因为过年的缘故,家家的院门上和窗户底下都挂着大大小小的灯笼,清一溜大红的颜色,衬着皑皑白雪,以及房前屋后常绿针叶树木,分外惹眼。
雪乡今年的雪不算大,积雪不象往常一样可以没腰,但是很多地方也超过了膝盖。屋顶上的厚厚积雪从屋檐上垂下来,看上去好象一朵朵绽放的蘑菇。窗户沿儿被白雪掩盖了一半,仿佛随时会有七个小矮人中的一个打开窗户跳出来。

住在一个姓李的大姐家里,火炕的通铺非常暖和。他们告诉我靠近炕头的位置一般留给老年人,因为那里火气太大,年轻人睡了要流鼻血。赖在屋子里的多数时间都在炕上度过,靠着枕头看看地图写写日记,或者和同住的伙伴还有房东聊聊天。再就是逗他们家养的那只名叫黑虎的牧羊犬,喂它东西吃,给它梳理毛发,搂着它的脖子跟它亲热亲热。

三十的晚上和房东一起吃年夜饭,见识了东北人的豪爽和东北菜的大气。
十多个人的大圆桌上摆满了菜肴,除了东北菜里最具有特色的炖菜和肉菜以外,还有当地山里的各种野菜,印象最深的一种叫猴腿儿,顾名思义,这种野菜长相和猴子的腿接近,上面甚至有黑色的细细绒毛,非常形象,味道的鲜美自是不必说的。
房东大姐一家轮流敬酒,说一声先干为敬,然后一仰脖子就喝尽了杯中的酒。我还闹了个笑话,开始大家说喝啤酒,我瞧着桌边柜子上的玻璃瓶子里有淡红色的酒,贴了个标签叫山葡萄酒,心想那一定好喝,就闹着要了一杯。入喉才发现火辣难忍,房东大哥开口说了,那是用60度的白酒浸泡而成,我一听就傻了眼。

饭后看春节联欢晚会,然后吃饺子迎接新岁,新年的钟声就要敲响的时候,村子里的鞭炮声起来了,远远近近此起彼伏,空气里也荡漾着浓郁的硝烟味儿。这是在城市里过年无法经历的,我们顾不得天寒地冻,也冲到院子里放烟花。
我把魔术弹插在雪地里点燃,因为温度太低,要几分钟以后引线才能燃尽,然后五颜六色的焰火一个接一个冲向夜空,嘭嘭嘭的声音尤其清脆。
夜晚的风很大,吹得人睁不开眼。雪花也飘起来,夜色里大红灯笼迎风摇曳,好象一只只妩媚的眼睛,把小小的雪乡点缀得格外妖娆,洋溢着浓浓的过年味道。


雪地撒野

屋子里烧火炕,温度一般有20多度,穿一件毛衣就行,晚上睡觉的时候越睡越热,因为通铺宽敞,我们经常在一个位置睡到滚烫了再换个地方,要不会热得睡不着。
白天的温度在零下20多度,到了晚上达到零下30多度。出门一定要全副武装,羽绒服外面套上冲锋衣,防水裤底下还有抓绒裤,头戴遮住耳朵的绒线帽子,脚蹬蓄毛的红色高绑雪地靴,戴上双层手套,只露出两只眼睛。
室外不能直接触摸金属,否则手上的皮肤会被粘住。开始我还不以为然,直到有次脱了手套去抓金属的门把手,刹那间觉得手就要被粘在上面,这才相信。
呼出的热气喷到头发和围巾上,很快就结成了硬邦邦的冰。玻璃眼镜到了屋外就蒙上厚厚雾气,无法看清一切。
不过这些困难都吓不到我们,一想到漫天遍野的雪我们就无法呆在屋里,决定出去到雪地里撒撒野。

雪天路难走,不少人选择爬犁作为交通工具。雪乡的爬犁有狗爬犁和马爬犁两种,动物在前跑,拉一辆没有车轮直接放在雪地上的木头车子,上面可坐人,也可载物。拉爬犁的狗和马都身披长毛,而且腿比别处的同类要粗许多,想来是御寒和承重所致。我把自己裹得粽子一般还觉得冷,就替这些动物担心,怕它们在雪地里冻坏了,觉得它们很可怜。

坚决不坐爬犁,在裤子和鞋子外面套上雪套,出了村庄,沿着路一直往山里走。两边的积雪越来越高,没有人或动物踩过的痕迹,白碧无暇,走着走着就忍不住偏离道路。先是小心翼翼用一只脚试探积雪的深浅,然后两只脚一起踩到齐膝的雪地里,再一步一步抬高了腿往前挪。有的地方积雪突然变深,只听见扑哧一声,一条腿深陷,身体失去平衡重心偏移,整个人就歪在雪地里。同伴赶紧来拉,经常越拉陷得越深,来帮忙的人也陷入其中不能自拔,一起笑倒,捧了雪互相投掷,玩起雪仗来。

后来我们不满足于平地,向路边的雪坡发起进攻。手脚并用地往坡顶爬,斜坡上的积雪下多是松散的沙土,无法立足,往往只到一半我们就随着土和雪一起滑落坡底。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几个人累得气喘吁吁,满身大汗,终于爬到坡顶,心满意足地坐在上头大笑。
不由得感叹,小小一土坡尚且如此,何况海拔6、7千米的雪山呢。对敢于挑战雪山的勇士们终于有了一点点感性的认识。


体验滑雪

八一滑雪场距离村子有好几公里,只供运动员练习使用,不对外开放。我们走了一个多小时到达那里,因为过年,运动员们外出活动,整个雪场空荡荡的,只有器材室和平常一样热闹,摆满了各种型号的雪板和手杖。
参观完毕,我们再也按捺不住,直奔雪乡滑雪场,准备亲自感受一下滑雪的滋味。

由于第一次接触这项运动,并且觉得自己入门一般比较慢,所以请了个一对一的教练。换上笨重的靴子,踩上雪板,手执雪杖,笨手笨脚地走到雪场底下。雪场的缆车不巧坏了,教练说要自己走上雪道,正好也可以多练练基本工,体会一下雪板的感觉。
阴天,风很大。我抬头往上看,由山顶到山脚的树林辟出一条十来米宽的雪道,两边插着彩旗,最上面一段坡度和起伏很大,是高级雪道,接下来一段稍缓的是中级雪道,初学者只能在最下面一段大约20多米的雪道上学习,这一段坡度缓和,几乎没有起伏。很多高手在雪道上玩,看着他们游刃有余地做着大回旋,心里羡慕极了,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有这本事。

跃跃欲试,按照教练的意思侧身朝右,与雪道成90度垂直站立,双腿微曲,膝盖用力,脚掌左翻,和雪地形成一个角度以使自己不下滑,然后一步一步往上挪。刚开始的时候很吃力,笨重的身体要带动笨重的靴子爬坡,还得注意方向和角度不能偏离,才走几步我就要求休息,跟教练说累了走不动,幸亏教练有耐心还安慰我,说一开始总是这样过会就习惯了。
上到初学者止步的那牌子之处,教练让我停下来,扶着我让我转过身体正对着山脚,膝盖微曲并拢,内八字的步伐站立,然后往下滑。我胆战心惊地看着山脚,20多米的高度在下面看起来没什么,可是此时站在倾斜的雪道上,脚下不停地打滑,心里真想大叫一声教练你不要松手啊。不等我叫出声来,教练说了声下去吧就放开了扶住我的双手,我别无选择地一横心就朝着下面冲去。雪道非常光滑,滑出几米以后速度加快,心里极度恐慌,忘了教练交代的身体要一直前倾的技巧,一不留神就双手乱挥,重心后倾,失去平衡,在雪道上横冲直撞起来。心里害怕得不行,幸好还记得说如果要摔交应该往两边倒,无奈之下故意朝右边一歪,摔倒在雪地上,跟着惯性还往前滑动了好几米,包裹在身上的层层衣服也抵挡不住冰雪,腰上感觉凉飕飕的,是雪滑进衣服了。

虽然早就知道要学滑雪就要不怕摔交,不过我还是被这个下马威弄得有了些心理障碍。再次走上雪道,不敢再上到20多米的地方,只到了一半就停下来,鼓起勇气往下滑。因为路程短,速度没那么快,练习几次以后竟然就不再摔交,慢慢也掌握了保持身体平衡的窍门。然后再走到高一点的地方继续练习。
接着学习刹车和转弯,听教练粗略介绍了一下动作要领,胡乱尝试了几回,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决定以后有时间再慢慢体会。

天冷风大,虽然一直不停运动,手脚还是冻得失去知觉,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在雪道上摸爬滚打,两个小时肯快就过去了。雪道上的人越来越多,还不能自如地掌握方向的我不敢轻易往下滑,惟恐撞到别人。天色也渐渐昏暗,于是收工回家,结束了我的第一次滑雪生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我爱米粉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我爱米粉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