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3,133
  • 关注人气:3,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皎皎白莲,墨脱十日(六)——今日白马岗

(2006-04-13 16:34:24)
分类: 坐看云起
8月2日,晴,墨脱县城。

墨脱县城的现状太出乎我们的意料。
我们看过的资料图片,县城里只有一条土路,两排木板房子。而眼前的墨脱,触目惊心的混凝土楼房占据着山坡的重要位置,商店繁多,商品丰富,来往行人衣着时髦,看上去犹如内地一个普通的县城。只有县城周围田边和山坡上的吊脚楼让我们感受到它曾经的淳朴。
县里干部告诉我们,那些新房子都是去年盖的。小杨到拉萨读书,三年没有回墨脱,他说他竟然已经不认识回家的路!
短短两年的时间,墨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它已经不是我们想象中期望中的莲花圣地。

我们住在县政府招待所,以前是木板吊脚楼,一把大火以后,这里也成了砖和水泥的平房。那里住着6个社会科学院和西藏社科院的人类学民族学专家,还有两头北京驴。老教授们已经进来十多天,带着课题来做田野的。北京的一男一女花了五天时间从派区走进来。
后来还见到两个广东的驴,也是一男一女。这两人受藏地牛皮书影响,到了二号桥以后转到易贡白村,然后从德兴过桥到江这一头,整整走了7天。
他们四人看上去年纪都还轻,大概都是学生。两个女孩瘦瘦弱弱的样子,人不可貌像啊。
我们这些人,县政府招待所就已经容纳不下,广东的两个人住到武装部的空房子里,我和黄剑开始只能住在贮藏间,满屋子潮湿的被子,散发出浓重的霉味。后来北京的两人走了以后我们才住到用木板隔成两小间的屋子里。
每人一晚上30元,没有丝毫讲价的余地。
县政府招待所的厕所还是以前的木屋。这算得上世界上景色最美的厕所,靠外的一侧木墙不到一人高,站在那里看得见外面的雅鲁藏布江,峡谷幽深,树木苍翠,烟雾弥漫,江水滂沱,命名为看得见风景的厕所一点也不为过。

县城里还有一个林业局招待所,可是我们到的前一天来了几个小姐,把那里住满了。
小姐们到达的新闻早就传遍整个墨脱,我们经过林业局招待所,看见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子在门口洗脸,服装暴露,脚蹬松糕鞋,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们。
似乎越是贫穷落后的地方,为不务正业的人提供的场所就越发达,在墨脱可以充分体会到这一点。眼前这几位是刚刚来上岗的,此外巴掌大的县城里,发廊,酒吧,歌舞厅数量众多,一间简易的木屋,几盏迷离的霓虹灯,喇叭里不断播放着过时的流行歌曲,门口永远坐着几位身份可疑的女子。
很多次经过那里,小姐们眼睛直勾勾地看过来,毫无顾忌地看着我们,仿佛看着美味的食物。
屋子门口成堆空啤酒易拉罐,显示着每天巨大的消耗量。墨脱的酒全是易拉罐装,无形中又把消费提高了很多。
到歌舞厅娱乐是县里头所有人最喜欢的消遣,尤其年轻人,整晚整晚泡在那里,喝酒聊天打发时光。我问过几个年轻人,说是最多的一个晚上消费高达1000多元。
1000元,我听到这个数字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就算西藏工工资水平高,一个月的收入有几个一千元啦?
妈妈经常骂我不会理财,和他们相比,我觉得自己简直太模范了。

早上睡了个懒觉。那么多天来第一次不用强迫自己早起,世界上最幸福的事也不过如此。从7月27号到派区,快一周与外界失去联系了。起床的第一件事是去打长途。
墨脱邮局可以打国际国内长途,国内每分钟7毛。8月2号天正好周末,据说邮局不上班,于是按照当地人的指示到一家代理的小店,一分钟要一块钱。
墨脱县城建在一座小山坡上,山坡四周平缓的地方是街道。都是坑坑洼洼的土路,路边是一栋栋木屋,这些木屋全是商店,食杂店居多,还有发廊和茶馆以及酒吧歌舞厅,老板几乎是四川人,每年花上万的钱向当地政府租用木屋。一听猪肉罐头8块,可乐一听6块,物价倒也不算太高。
代理电话的这一家却是个当地的门巴女孩,清秀可人,颇有耐心。
打电话给家里,没有人接听。再给尘埃打,这家伙也没接,还在睡懒觉吧。没带手机也没带通讯录出来,只想起暮桥的电话,她的号码好记。这丫头被我从梦中吵醒,前一天晚上一定又熬夜加班了。一听我的声音她睡意全无,在电话线那头尖叫,叮叮当当JJ!她喜欢这样叫我,说是清脆悦耳。两个女人呱噪许久,末了托她给妈妈打个电话报平安。
给包哥打了个电话。进山前和他联系过,答应到了墨脱要告之。
最后不死心又拨了一次家里的号码。这回妈妈接的,暮桥已经给她们说了我平安到达墨脱的消息。
每次出门都告诉妈妈好几个人一起,去的地方不危险。只要手机有信号,差不多每天跟家人说我很好。我想妈妈应该知道很多时候我都只一个人,可是她从来不直接说什么。这次来墨脱,更是不敢多表示什么,我害怕他们担心。
到派区之前我跟妈妈说,要进到山里,半个月手机没信号,出去再跟家里联系。
听见妈妈在电话那头说,千万注意安全啊,小心塌方和泥石流。
我有点傻了,她怎么知道这些?
我看了你经常研究的那本书,知道墨脱在哪里有些什么东西。妈妈有点得意。
一直觉得妈妈是世界上最开明的母亲,关心疼爱我,却放任我的自由散漫。她知道我不是一只安心于囚笼的鸟儿。为此她要比别的母亲承担更多。
我亲爱的妈妈,我是你最幸福的女儿。

打完电话在县城里头乱转。快到中午的当儿,正准备找地方吃饭,远远看见小杨和罗杰朝我们走来。原来他们县医院就在附近,邀请我们去家里坐坐。
小杨穿了双拖鞋,他的腿和脚在第四天走废了,现在还一瘸一瘸的,布满鲜红的疙瘩。
县城医院规模挺大,三合院好几进。小杨带我们参观了门诊和病房,看到墙上贴的价目表,和内地医院价格差不多,但是有几项外伤的治疗价目备注栏里写着大家斗殴翻倍的字样。
小杨已经结婚生女,分到两间房子,还有一个厨房。而罗杰尚单身,没有房子,暂时在小杨家客厅搭铺。
和他们一起午饭,简单的饭菜,这里的干部的生活清贫,物质和精神都匮乏。小杨千里迢迢从成都拉萨带了好几麻袋的书回来。
饭后泡茶聊天,看到院子里一棵鱼尾葵,小杨说那就是制作墨脱有名的乌木筷的树。这树奇特之处在于每长一年就增加一节树干,而且木质非常坚硬,木刨子刨出几双筷子就会卷口。
我吐了吐舌头,难以相信它这么厉害。
乌木筷子和石锅是墨脱的特产,据说可以防癌。

我们在政府招待所的食堂吃饭。说是食堂,其实已经被一个四川老板承包。到达的当天晚上,要了一个鸡蛋汤,15元一份,一个几蛋煮出来的一盆子清汤,素炒苦瓜20元,扁平的盘子里可怜巴巴烧焦了的苦瓜片。
我们都不挑食,可是那菜不仅在视觉上让人食欲全无,味道更是不敢恭维,还不如我这三脚猫的手艺呢。竟然也开了餐厅做厨师?
饭后我到厨房去侦察,和师傅套了半天近乎,原来真正的厨师到外面去了,现在是老板亲自掌勺。
我跟他商量,大哥,我从八一带了好多菜,黄瓜,胡萝卜,辣椒什么的进来,不吃浪费了,能不能借你的锅灶用用啊?
被我叫做大哥的老板眼睛一瞪,让你自己买菜来做,那我的饭店还开不开?
我心里恨狠地想,那谁让你卖得那么贵还不好吃?又想想我那些从八一背进来的菜,黄剑坚决地对我说,再也不吃没有煮熟的黄瓜和胡萝卜了。
无奈强装笑脸再说好话,大哥我那些菜扔了多可惜啊,我做了饭菜我们可以一起吃嘛,尝尝我的手艺,可以吗?
然后笑眯眯地满怀期望地看着他。老板忍受不了我的罗嗦和纠缠,最后终于答应。他心里一定在嘀咕,这个女人真烦人!
晚上,等老板给别的客人做完饭菜,我就到厨房里做起了厨师。沙丁鱼罐头炒胡萝卜,黄瓜炒麻辣豆腐干,紫菜蛋汤,泡菜辣椒,还有一锅米饭。做完以后请老板出来,他吃得很少,每样菜只尝了尝,别的都被我和黄剑消灭干净。
早饭是稀饭馒头包子还有泡菜,稀饭管够,包子和馒头都是一块钱一个。第一天早上我喝了四碗稀饭吃了两包子,把边上的小妹看傻了眼。
后来几天经常到处蹭饭,偶尔到食堂,每个菜我都跟老板讲价,黄剑还把我们的烤紫菜送了几袋给他,所以我们的菜价都比别人底。
社科院的老先生们没有经验,临走才结帐,一算竟然吃了3000多块钱,惊呆了他们。
县城里一共只有两家饭店,另外一家叫粮食局兄弟大饭店,我过去问价钱,一只鸡要240元,一听这价格我扭头就走。给包哥打电话,说起这事,他特意叫我把话筒给黄剑,说不就一只鸡吗,吃了能管好多天呢。
话是这样说,我们临到走了也没舍得吃一只。虽然进来的一路上天天叫嚣着,到了墨脱要吃走地鸡。

失望。心里全是失望。生殖崇拜,宗教仪式,这些我最感兴趣的东西早就无处可寻,还有民族服饰,也没了踪影。出发前野心勃勃的田野计划被现实粉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