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3,133
  • 关注人气:3,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皎皎白莲,墨脱十日(五)——墨脱上空的彩虹

(2006-04-13 16:28:15)
分类: 坐看云起
8月1日,雨转晴,背崩——德兴——墨脱县城。
经过长达11个小时的徒步,我们终于来到莲花盛开的地方。
爬过悠长悠长的一个山坡,墨脱县城赫然在前方的山头上,这个时候奇迹出现了,一道彩虹横空而出,把整个县城笼罩其中。
还没来得及惊呼,天空中出现了第二道彩虹!


今天的行程是四天里最长的,不过路况也是最好的。吃过丰盛的早饭,8点半的时候出发。
县里的干部们提前一小时离开。平时我觉得自己动作够麻利的,可是跟他们相比,我就成了拖沓落后分子。黄剑和向东每天都收拾完了东西看我折腾。
我手忙脚乱地整理,心里一直安慰自己,干部们东西少啊,他们除了随身的小包以外,所有的东西都交给背夫,连身份证都没带身上。而我就麻烦了,每天早起收拾睡袋,把包里全部东西清理一遍,把黄剑不想要或遗忘的东西塞进包里,准备一天的食物和水。等我忙完,干部们一般已经出发半小时以上。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挺婆婆妈妈的,象个小保姆。
才出发不久,我觉得肚子不大舒服,大概是这两顿营养太好,肠胃不适应了。怎么办呢?道路两边几乎全是峭壁,无处藏身,情急之下请向东到前面路口把风,黄剑到后面垭口守望。
等他们都走得见不到人影了,我赶紧找块开阔之地解决问题。蚂蝗仍然没有消失踪影,我很紧张地东张西望,害怕它们爬到我身上来。
走在路上的这几天,每天的内急问题都在路边解决。我都养成随地方便的习惯了,很自然地告诉同行的一帮男性,你们先走。大家心照不宣,走到前面视线以外的地方等我。
黄剑非常感叹地说过,发明马桶的人真是太伟大了。
其实我们要求也不高,有个棚子遮挡视线就成,不用急急忙忙害怕前后有人来扰。至于抽水马桶,那简直是想都不敢想的奢侈。

今天我轻装上阵,只穿着快干裤和快干衣。我的快干裤可以拆分成两截,接头处有拉练想连,我用橡皮筋把拉练头扎紧,以免蚂蝗从那里的缝隙钻进去。这样看上去我的裤子好象扎了两个朝天辫,挺滑稽的。安全第一,别的顾不上那么多了。
冲锋衣和裤都收进了大包里不再穿,备了件一次性的雨衣在包里,也就刚出发时大雨的时候穿了十多分钟,然后觉得闷热难耐,再也没有用过。
下雨也好,出太阳也罢,我都这一身衣服应付。反正就算不被雨淋湿,全身也会被汗湿透,还不如让自己凉快一点儿,轻松一些。
墨脱的天气变化无常,有一山四季的说法。一会儿下雨,转眼阳光灿烂,再过一会儿马上又大雨滂沱。身上的衣服湿了干,干了湿,幸亏我带了两件快干衣两条快干裤,绝对是英明的决定。
今天我穿了军用胶鞋。他们告诉我这一天的路况是四天里最好的,基本上是平路,路面也较宽。一路果然如此,虽然路面还是被溪水和雨水搅和得异常泥泞,但石块少了很多,对于我们饱受折磨的双脚来说不啻天堂。
黄剑昨天就穿了军用胶鞋,一天走下来,脚已经受伤磨破多处,尤其脚后跟,血肉模糊地烂了月大块。我们的防水创可贴剩下不多,都放在背夫那里的大包里,普通创可贴贴上去很快就被水泡得失去粘性掉下来。无奈之下他只能硬撑着。
胶鞋前一天晚上灌满了雨水,出发时我们把脚塞进鞋里时互相安慰,管它呢,反正就算现在是干的,上路不到半小时保准就全部湿透。
湿鞋更加伤脚,黄剑这一天走得很辛苦。
走着走着,他突然问我,叮当你知道走墨脱最奢侈的事情是什么吗?
是什么?我不明白他的用意。
请背夫背十双鞋跟着,一小时换一双。他看着自己湿透的胶鞋感慨。
军用胶鞋底防滑,而且脚感好,很适合走墨脱的马道。但是鞋底太薄容易伤脚。更可怕的是它不防水,脚完全被溪水浸泡。黄剑不过穿它走了一天脚就破裂,而且脱了袜子看上去惨白的颜色,没有一点血色。
我看见过背夫们的脚,他们天长日久地穿胶鞋,成年累月地泡在水里,整只脚一层一层地脱皮,模样可怕极了。

和我们同行的除了县里的干部,还有两个在八一读书的学生,姐弟两一个读小学,一个读高一。墨脱的孩子们到八一读书的不少,放假他们都会赶回家来。
姐姐背着一很大的军用背包,弟弟背的是自己的书包。两个小家伙很害羞,无论我怎么亲近他们,和他们拉家常,说笑话给他们听,分糖果零食给他们吃,他们都不怎么说话,顶多对我露一个短暂的笑脸。
他们走路的速度不快,轻易我就能超过他们,可是他们几乎从不休息,保持一种均匀的速度不停地前进。他们也不吃饭,不吃零食,四天之中,黄剑和我没有见他们吃过一次东西,他们也不接受我给的食物,不管我怎么劝解,不要就是不要,姐弟俩抿着嘴看着我,坚决地轻轻摇头,到后来反而是我不好意思了。
就算到了住宿的地方,我们张罗着吃饭,他们则躲得远远的。好几次我们盛了饭菜递到他们手上,最后又原封不动地端了回来。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吃东西,也不接受别人的食物。整整四天的时间,只有一次小杨和罗杰硬把几个大饼塞到他们手里,他们勉强收下,可我也没见他们吃。
他们人小脚程慢,为了赶到当天住宿的地方,只好马不停蹄不停赶路,把别人休息喝水的时间都用来走路。
可怜的孩子!每当我充满爱怜地看着他们,他们都报我一个羞涩的微笑。
黄剑想给他们拍,他们不愿意。
姐姐有一次捧着一堆果子给我看,草莓大小,颜色鲜红,在溪水里洗净以后,挤出里面的果肉来吃。味道也象草莓,他们把它叫做地瓜。
那是一种爬藤类植物上结的果子,路边随处可见。走得实在太累的时候我就停下摘一捧,边走边吃,吃完精神头一下就来了。

今天的路程太长,而且走了四天以后每个人的体力消耗都非常大,中午我们在一个小村子里休息,泡方便面吃。
吃面的屋子好象一个蒸笼,坐在里头不用动弹就汗如雨下。一碗面下肚,每个人都象汗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向东在背崩的时候用无线短波和县城里联系过,说我们今天下午到。背崩不通电话,为了方便工作,线里专设了一个短波频道作为联系方式。
有人来接背夫了。我们的背夫从县城出发到今天,已经是徒步的第八天,他们的家人闻讯来接他们。
有弟弟来接哥哥的,有妻子儿子来接丈夫父亲的。接过他们背上的篓子,一家人有说有笑地上路了。
背运是墨脱人农业以外最重要的副业,也是家庭经济的主要来源。所以有背运的活儿他们都是抢着干。

我们一直沿江而行,远远看见江对面有房子,一座钢索桥通向那里,向东说桥的那头就是德兴乡。德兴,那著名的藤桥怎么不见影子?怎么变成了这桥?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向东说,藤桥用当地特有的藤条编制而成,结实耐用,但是编一次只能用一年。200年易贡大水,解放桥重新修建以后,德兴的藤索桥也就没有再编过,江面上建了一座纲索桥。
心里的遗憾无法形容。我在图片上看过无数次的藤桥就这样没有了,我还想象过走在上面的摇晃,想象过恐高的自己会有什么反应。现在,一切都已成为空想。
黄剑的遗憾不亚于我。出发前还有朋友特意交代他要好好拍拍藤桥,他说自己当年来的时候拍虚了。
没了,晚了,德兴的藤桥只有在历史中才见得到了。没想到我们还是来得太晚!

太阳雨一直下着,我们距离墨脱越来越近,路面越来越平整,路的两边不知道何时全部变成了野生的芭蕉林,高高的树梢上挂着一串串芭蕉,有的还青,有的已经金黄,谗得我仰头看着不想离开。
黄剑看我实在谗得不想挪步,就想替我摘几个下来,他查看四处,准备找地方上树。算了吧,万一他从上头摔下来,那不是出大事了?还是大局为重。
我们走上了进入墨脱之前的最后一个长坡。悠长悠长没有尽头的山坡,转过一个又一个山头,不知道尽头在哪里。我们走得东张西望起来。不经意地一回头,身后江对面的山那边正在下雨,而我们所处之地艳阳高照,两种气流交汇,阳光透过云层,几道巨大的光柱从天顶往下俯射,犹如天国的光芒照耀人间。
我们都看呆了,黄剑先反应过来,三脚架,快,他飞快地拿相机,叫我准备三脚架。
千钧一发的时刻,我偏偏拧不开三脚架的螺丝,大概里面沾满沙子卡住了。黄剑接过去也费了会儿劲才把它旋开。
一切准备就绪,等我们再次把目光投向那圣洁的光柱,天啊,它正逐渐消失,渐渐变淡!
完了,完了,完了,黄剑一边把相机往云台上装,一边自言自语。
真的完了,当他按动快门的时候,光芒四射的奇妙景象差不多完全消失。
他懊恼地拍了几张残留的景色,一个劲后悔自己为什么在没有打开三脚架之前先拍几张。有总比没有好,他说,可是我总觉得这样的景致一定要三脚架才可以,不完美还不如不拍呢。
老天给了我机会,可是我没有把握住啊。
看他痛苦的样子,我心里的难受就甭提了。要是我事先就把三脚架撑开,要是里面的沙子已经清理干净,这个意外就不会发生。
都是我的错。我沮丧得想哭。我再也不愿意把三脚架着折叠起来,一步三回头地看江那头,希望奇迹再次出现。

奇迹真的出现了。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晴雨交加的若干个回合,我们看见了山头上的风马旗。山的最高处往往有很多经幡,看到五色的旗子在不远处的拐弯处飘摇,那就是说县城近在咫尺了。
黄剑问我有什么感觉,就快到了,到达我们向往已久的墨脱,心里在想什么呢?
四天的经历,四天的见闻,觉得自己不过是芸芸众生中一颗渺小的沙子。兴奋?激动?感动到流泪?泣不成声?语无伦次?都没有。
我奇怪自己的平静。恩……我想了想,告诉他,就象要回到家的感觉一样,平静。
两年以前,当我决定要到墨脱来看一看的时候,我下了决心,只要有一线希望,就绝不放弃。
现在,我真的来了,转过这个山头,我就可以看到墨脱县城,奇怪的是我的内心一片平静。
当我们爬到最高处,墨脱县城赫然在前方的山头上,这个时候奇迹出现了,一道彩虹横空而出,把整个县城笼罩其中。
还没来得及惊呼,天空中出现了第二道彩虹!
双虹把碧蓝的天空衬托的美丽如同神话。
我们丢了所有的东西,跪在路边的草地上架起三脚架。
上天怜惜我们,在这最后时刻给我们一个补过的机会。我还是忍不住激动了。
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这句歌词自然地就跳进脑子。
到了,到了,墨脱用最隆重的仪式欢迎我们,双虹呈现了足足有半小时,当后面赶来的干部们到达山顶时,几乎已经看不见那壮丽的奇迹。
这一次,我们牢牢抓住了上天给我们的机会。我们都醉了。

这一天早上8点半出发,晚上7点半才到达县城,徒步整整十一个小时。

建议:
1,今天的路况不错,可以穿军用胶鞋,让登山鞋休息一下。
2,衣服裤子都以快干为佳,冲锋衣和雨衣只会是累赘。
3,路程是最长的一天,多准备些补充能量的食物和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