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3,133
  • 关注人气:3,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皎皎白莲,墨脱十日(一)——宁静派区

(2006-04-13 09:44:14)
分类: 坐看云起
墨脱的全部照片皆为黄剑拍摄
 
皎皎白莲,墨脱十日(一)——宁静派区
 
2003年8月19日,我在西安。接到黄剑的电话,你看新闻了吗,墨脱波密段刚刚发生5.7极地震。
我才下火车。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淡淡撒在窗前的空地上,无数个跳动的分子晃动着我的双眼。粘满尘土的45升bigpack背包靠在墙角,帐篷和防潮垫歪歪扭扭地挂在上面,地板上garmont的登山鞋裂了嘴,床上堆着衣服,桌子上摆着杂物,青年旅馆的房间被我的行李塞得满满的。
墨脱?地震?地震以后的墨脱会是什么样儿?那狭窄陡峭溪流不断尖石密布的马道,那终日泥石流滚动摇摇欲坠的塌方区,那经年怒吼咆哮滚滚长流的雅鲁藏布江,那横跨江面在风中摇晃让我惊魂的溜索桥,是否还是十天前我们离开时的模样?那无数扭动躯体在树叶上跳舞伺机爬到我身体上的蚂蝗,是否依旧鲜活?还有我的朋友们,菩萨保佑你们都安然无恙!
我不知道这是幸或不幸。幸运的是我们正好躲开了那一场浩劫。不幸,倘若亲临其境感受地震,我们的墨脱之行又会是怎样?
我不喜欢沉溺在回忆中。进入白马岗的十多天,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过程,经历过了,尘封起来,不要再碰,这样它才是完整并且完全属于我的。因此我一直拒绝打开这份记忆。
这个电话打破了平静。我眯着眼开始恍惚起来,脑子里关于墨脱的那一部分逐渐复苏。我想起来,我的确曾经到过那里,那个藏传佛教里的莲花圣地,名叫墨脱。


墨脱行程:
7月28日,多云转晴,派区。
7月29日,雨,派区——松林口——多雄拉山口——拉格——大崖洞
7月30日,雨,大崖洞——小崖洞——汉密——老虎嘴——阿尼桥
7月31日,雨转晴,阿尼桥——背崩。
8月1日,雨转晴,背崩——德兴——墨脱县城。
8月2日,晴,墨脱县城。
8月3日,晴转雨,逛市场,酿黄酒。
8月4日,晴,墨脱县城以及周边村庄。
8月5日,晴,惊魂仁青崩。
8月6日,晴,夜宿玛迪村。
8月7日,晴,玛迪村——米日村——113K——108K。
8月8日,晴转雨,108K——80K。
8月9日,雨转晴,80K——波密。
 
皎皎白莲,墨脱十日(一)——宁静派区


7月28日,多云转晴,派区。

派区,是我们进入墨脱的最后一个补给站。
说它是个村子,不如集市来得恰当。一条主干道,两边若干支道,道边全是商店。买衣物帽鞋袜绳子的,买饮料食品杂货的,还有饭店旅店,最奇的是还有好几家歌舞厅。除了当地门巴族和藏族,还有来自四川陕西甘肃宁夏青海等临近省份的小老板。

这是派区平静的一天,太阳从云层后面露了脸儿,猪趴在墙根酣睡,马儿们悠闲地踱着步子吃草。整个村子里只有我和黄剑两个外来人,门洞里若干双好奇的眼睛盯着我们。我去买了副绑腿,请店主给我示范。一个门巴族的男孩熟练地把军绿色的绑腿从我的脚踝缠绕到小腿肚,我们借机和边上围观的人群攀谈起来。
墨脱的路难走吗?你们一般几天可以走到?这是我问得最多的问题。在八一,一听说我们要走墨脱,几乎所有的人异口同声地反对,在他们看来,进入墨脱之难,常人无法忍受。
派区的生意人,除了墨脱县人,到过县城的也屈指可数。给我扎绑腿的男孩头也不抬,顺着我的话茬接下去,不怎么难走,就是有蚂蝗,所以要打绑腿。差不多3天可以到。最快的一天半就到了。
120多公里山路,一天半的时间,我吃惊得想要张大嘴巴。
笑着邀请他们一起走进去,老板们慌忙摇头摆手,不去不去,上回有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了一天就哭着回来,走不动了。他们七嘴八舌地说,面露怯色。
我迷惑了。由于去年的一次意外,我的墨脱之行准备了两年之久,一直以来,最让我困惑的就是那里的路究竟什么样,怎么个难走?眼前已经到了门口,我仍然找不到答案。莲花圣地依然蒙着神秘的面纱。
我要张开双臂给你一个最结实的拥抱,墨脱。
 
皎皎白莲,墨脱十日(一)——宁静派区

最近来旅游的人多吗?黄剑忍不住打探,他渴望人多热闹,那样拍出的片子会更精彩生动。
前天才有两个游客刚刚进去。老板们争相回答着,对于他们来说,偶尔的游客那么难得,这样的聊天机会岂能错过。
他们说,别看现在这里那么安静,到了下午,部队就要进来,大量军用物资集中在这儿,由人或马或骡子负了往墨脱县城走。这么说,我们正赶上时候,七、八月是运输物资的季节,派区一年里最热闹的时候就要来了。而过完这两三个月,几乎所有的人都会撤离,冬天的派将是一座空城。
要修公路了。老板们不无遗憾地说,从派区通往墨脱的公路明年即将动工,有一条穿过多雄拉山的隧道,初步计划投资21个亿,预计2007年通车。公路通了以后,这个转运站也就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老板们就没生意可做了。
听了这话我暗自庆幸。亏了我们今年赶来,搭上了墨脱的末班车,开修公路的墨脱必将模样大变,很快,它将与别的县城没什么两样。
不知道该为墨脱高兴还是悲哀。

我们爬到街道后面的高山上,整个派区尽收眼底。磅礴的雅鲁藏布江蜿蜒在两侧的崇山峻岭间,凝重的河水仿佛凝固的浓巧克力。河沿儿上大片大片的庄稼,金黄的是成熟在即的小麦和青稞。庄稼地里夹杂的村庄错落有致,一间一间土色的屋子,屋子边上飘扬的五色风马旗,迎风一遍又一遍诵读着旗上的经文。
远眺依稀可见的雪山,是世界第十五高峰南迦巴瓦峰,举世闻名的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就在那里。而身后仿佛触手可及的多雄拉山,海拔4221米,山顶依然有未融的积雪。明天,将从那里开始我们昼思夜想的墨脱之旅。

建议:
1,住宿。
派区转运站有招待所,还有不少老百姓开的旅店,均为10元1人。此外兵站也可住宿,要看是否和他们谈得来。
2,吃饭。
很多饭店,口碑和味道最好的一家在转运站渡口附近,叫再岗饭店。绵羊的下岗工人开的,因此得名。早饭供应稀饭馒头小菜,荤菜有鱼有肉,蔬菜要看运气。一般荤菜25—30,素菜10—15元。还有拉萨啤酒和青稞酒供应。
清真面馆的凉粉一碗2元,面片5块钱一碗,有肉有蔬菜有青椒,物美价廉,值得一吃。
3:采购。
如果食物没有准备充分,这里还可以最后补充一下,价格比八一贵。最多的是方便面,还有罐头,饼干糖果较少,巧克力没见到。建议在八一买好食物比如罐头巧克力糖果葡萄糖果珍压缩饼干火腿肠榨菜辣椒,还有黄瓜和胡萝卜,否则在以后的几天行走中你绝对后悔。
绑腿一副12元,和八一一样的价格。高帮军用胶鞋和袜子也有。
4:背夫。
有两种计价方法。
一是按天算钱。现在的价格是1天100左右,包吃包住。
一种是按重量算,每斤大概7块钱。同样包吃包住。
现在不少背夫按天算钱,尤其对游客,因为他们觉得游客都走不快,而且他们不用背太重的东西。
一般的背夫一次可背50、60斤左右,其实如果正常算起来和按天算是差不多的。
但是有的背夫只愿意背30多斤,按天算,还不肯走快,所以请背夫一定要慎重,免得路上麻烦。
我们的背夫按天算,1天100,我们进去走了4天,每个背夫400块钱。我们的行李120斤左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