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3,133
  • 关注人气:3,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西行呓语(九)——从那曲到西安

(2006-04-13 09:02:12)
分类: 坐看云起
8月13日,晴转雨,后来下起冰雹。

到那曲的第一晚下起了冰雹。
我借宿在赛马场边的一个藏族帐篷里。我本来想把自己的小帐篷搭在他们的帐篷边上,一个藏族的老人和两个漂亮的女孩,站在他们的帐篷门口笑眯眯地看着我。
那时候天已经黑了,风很大,要下雨了。
老人慈祥地看着我,他说,你就住我们这里吧,天都黑了。
我把行李搬进他们帐篷里,老人还在看着我,他说,你长得真象我的孙女。
边上老人的两人孙女也在微笑。

风越来越大,我出门找网吧,感觉雨点打在脸上生疼生疼的,原来下的是冰雹。
我到一个棚子下躲避。
天空中闪过一道霹雳,打雷了,雷声轰隆。我突然发现我站的棚子是木头和塑料布搭成的,下雨时不能站在树下的警告从小就知道,我被吓坏了,冒着豆大的冰雹逃回帐篷。
老人和两个女孩都已经睡了。他们习惯天一黑就上床。
这一天从那木错赶到那曲,一整天没有吃饭。这个夜晚,又不能吃东西了。我和衣钻进自己的睡袋里,睁着眼睛发呆。

他们都睡着了,平静的呼吸声穿过帐篷里的酥油味道传如我的耳朵。
累了,脑子却异常清醒。
手机突然响了,我慌忙按了接听键。
是Y。
他的声音依然沉稳老练。这回走得过瘾了吧?身体还好吧?变成野人了没有?
我说,我要去西安,去爬华山。
专门去爬华山?没有必要!Y很坚决地说出他的意见。
我要去!我也很坚定。
我们都变了。
以前他绝不会这样直接地跟我说他的意见。而我,也绝不会不顾他的建议一意孤行。

那曲一年一度的赛马节已经开幕好几天,我只赶上最后的三天赛马比赛,前头的抱石头、射箭等节目都已错过。
而我也无心于此了。


8月15日,晴,30多小时的青藏线。

中午拦了辆拉萨到格尔木的长途客车,说是20多小时,却因为修路堵车花费了34个小时,16日晚上10点多抵达。那么长途的汽车还是头一次坐,几乎闷死。


8月16日,晴,格尔木湿透的天空。

格尔木比我想象的繁华得多。
下了大巴,只觉得腰都快断了。叫了辆出租车,想想去政府招待所应该错不了。
汽车在一家宾馆门口停下,我探头往外看看,这样豪华的宾馆,不是我可以承担,也不是我想要的。
我对司机说,这里怎么这么好?好贵吧?师傅你看有没有火车站附近的,便宜点的宾馆帮我找一个,你拉我过去,我再给你加点儿车钱可以吗?
好心的司机把我送到鑫苑宾馆,我有些开心起来,这不是藏地牛皮书上推荐的地方吗。
只是房价涨了些,毕竟三年了,标间60元。彩电电话热水,洁白的被褥和床单,我一屁股坐上去,不想动弹。

出门找东西吃,在外边的小店里要了个沙锅,牛肉,豆腐,凤尾菇,白菜,粉丝,香菜,葱花。我只吃下了一半。
费劲地找网吧。午夜了,街道上行人稀少,大多形迹诡异。我胆战心惊地走。虽然是盛夏,夜晚还是凉的,突然听到路边有斗殴的声音,寻声看过去是五六个人在揍一小伙子。忙扭了头不看,急急地走。心想不惹他们总不会有事吧。
犹豫着要不要回宾馆,心里在犹豫,脚步仍然没有停止。一定会找到的,我要找的东西一定会找到。

哥哥说,在路上行走还是要小心,不要魂不守舍的,很危险。
我知道这样很危险,可是我想找一家网吧,说我很好,说我安全到了格尔木。
暮桥丫头叫我赶快回家,她说既然累了怎么还不回来?
恩,走得好累,可是我不想回家。我说,现在我在任何地方都会忍不住泪如雨下,认识的见了多可怕。
所以我不回去。我要慢慢习惯,我要变得坚强。

看了罗琳的帖子,她说到了三五,我又想抽烟了。我的三五,我曾经最喜欢的三五。
绝望的时候,我会想起它。其实它不应该眷顾我,我这样的女人,欢娱时忘记它的存在,置它于不理。受伤了,绝望才想起它。
我开始想念我和暮桥一起抽香烟喝熏衣草的夜晚。

我希望你早点回来。因为你这样的行走,无异于苦行僧。


我尽量早点回去
我希望行走可以缓解我的绝望
最好再来点艳遇
如果我可以接受的话

回到宾馆已经一点多,放了热水洗澡,电视也开着,好老的一首歌,一千个伤心的理由。
爱太深,容易看见伤痕。情太真,所以难舍难分。
我忘了已经抹到皮肤上的沐浴露,滚烫的水哗哗地冲到身体上,我站在格尔木午夜的卫生间里,
泪如雨下。


8月17日,晴,到兰州。

4点56分到兰州的火车,我给自己买了张卧铺。善待自己,对自己好一些。不就是卧铺吗。不就是多一半的钱吗。钱是个什么东西。

早上吃了碗羊杂碎,喜欢羊肉的我也不大习惯那腥味。吃了一半,剩下一半。
自从看了一个女孩的帖子,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就常说,到时候,买两桶可乐,一半喝一半洗澡。酸奶喝一半倒一半。
所以今天我丢了一半羊杂碎。
中午要了碗牛肉面。
吃了几口,汤里的一只苍蝇漂着到了我的视线里。一点没有觉得恶心。傻傻看了一会,叫老板过来,让他看汤里的那只动物。
他说换一碗吧。
我说好。
我说你让厨师面条少放一点儿,我吃不下。
他说什么?他没听清。
我懒得再说话。什么也不想说,更不想与他计较。
不就是一只苍蝇吗。
喝了几口汤,吃了几口面,其余的又被我扔了。
觉得口渴,口渴难忍。
去市场买水果。
梨一斤一块,葡萄一斤1块5,我狠狠地买了两大袋。还有海棠,西瓜,苹果,拿不了了。

我拿不了,什么也拿不了。
所有的东西,都那么重。


8月18日,晴,决定去西安。

早上10点多到的兰州
突然不想去夏河了
买了下午6点多到西安的车票
去那里爬了华山就回厦门
我想回家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