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2,682
  • 关注人气:3,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西行呓语(五)——腐败八一

(2006-04-13 08:54:12)
分类: 坐看云起
7月19日,雨,慵懒的八一.

早上还在床上,就听见窗外淅沥的雨声.
雨季,今年藏区已经发生了多起泥石流塌方事故.林芝的雨下得特别大,前几天色齐拉山塌方,有十几人被压在泥石流下.
听说我们要去墨脱,所有的人都反对.他们列举可能的种种困难,企图打消我们的念头.
这个季节不对呀,雨太大,塌方泥石流很可怕,出了很多事故.
那里面蚂蝗毒蛇好多,咬得人鲜血直流.要穿高绑解放鞋.
徒步进去要四五天,行李还要雇背夫驮,很辛苦.
我不动声色地听他们说这些,我知道他们是好心,为我们的安全着想.
可是他们不知道,为了走墨脱我已经准备了好几年,只要可能,我一定要进去.他们所说的这些可怕,我早做好了思想准备.

他们多是福建的援藏干部.亲人见面格外亲切.林业局的龚哥安排我们住在武警干部培训中心.我一人住一个豪华标间,雪白的床单枕头被子,我陷在软绵绵的温暖里,小猪一般昏睡,昏天暗地.起床后被带到餐桌前消灭美食.然后找地方上网.空前绝后的腐败生活,真不知道该怎样感谢龚哥.
周末各个单位都是不上班的,相关的人员只有等到周一才能找到.我们只能耐心地等待.

觉得自己全身都有些发酸,懒洋洋的无所事事.除了在亚丁山上的三天,剩下的日子都太慵懒.我喜欢紧张一些的行走,简单一点儿,艰难一点儿,孤独一点儿,这样的时候才会思考.思考以后我才会明白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可以,什么不可以.
黄剑问我会不会紧张,有没有害怕.我说一点儿也不.真的一点儿也没有.墨脱就在那里,我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靠近它,亲近它.不害怕,不强求.

7月21日,22日,晴转阴雨,腐败着,痛苦着.

我们到林芝已经5天.因为要拍摄电视节目,不少相关手续要办,我们被告之还要等几天.
等吧,两个人相对无言,苦着脸互相安慰,不知道这等待何日是尽头.
因为只想着墨脱,做什么事情都没心思,也懒得出门,虽然我知道附近有不少村子,也知道行走其实只是个过程.
可是我是个很偏执的人,认准的事一定要做.这是个不太好的习惯,不过我明白我已经无法改变.朋友们因此常常说我傻.
傻有什么不好么?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傻不傻有什么两样?

在林芝,我们过着超级腐败的生活.
吃饭,睡觉,上网,发呆,这是唯一可干的几件事情.
大家怕我们憋坏了,每天变着花样给我们解闷.

先说玩的.
被邀请去工布江达看白唇鹿,参加藏族婚礼.一行人一直陪我们到深夜12点.
还说去八松措,一个美丽的湖泊.我们想赶回来早点出发而没有成行.
龚哥说要带我们去苯日神山转山,还有米林农场,那里盛产水果.
小倪请我们去他那里喝茶,全套的茶具和福建的铁观音还有武夷山肉桂.我不懂茶,滥竽充数地品了几泡以后,脑子倒也清爽了不少.

然后是吃.
我们来的正是时候,雨季的林芝好多美味的菌类.最出名的要数松茸,还有羊肚菌,金刚菌,大脚菇.
松茸本身的味道鲜美香甜,所以清炒即可.而羊肚菌需要和鲍鱼汁一起煲才能出味.龚哥是出名的美食家,他对菌类颇有研究,带我们吃遍了八一美食.
还有当地叫LIAN鱼的一种小鱼,有点儿象胡子鱼,和豆腐一起做汤或做煲,鲜美得我能一口气喝五碗汤.
牛肉西红柿汤算是西餐,却因为牛肉的质地好而别具风味.
虫草鸭子或鸡,肥大的虫草一根一根插在鸡或鸭子身上,蒸出来上桌,先拔下虫草和汤一起喝,几碗下肚,肉一般是吃不下的.

新鲜的蕨菜,嫩绿带点苦味,炒时加点儿醋,这是以前没有吃过的味道.
藏香猪,猪肉以肥而不腻闻名.切片和霉菜一起蒸,吃的时候用小面饼裹了肉和霉菜,好象吃自助的霉菜猪肉馅饺子,挺新鲜的吃法.
雪顿牌酸奶,每顿饭他们喝酒我喝酸奶,香浓可口,回到厦门我一定不习惯别的酸奶了.
还有好多好吃的,因为吃傻了我一时想不起来.

再说说行.
在林芝的几天,我都快不会走路了.出门就是丰田陆地巡洋舰4500,这是坐得最多的车,还有丰田2003年的新款V8,三菱,切诺基,2020.
吃饭上街买东西去办事都有车到宾馆门口来接,完事后再送回.

还有住.
武警总队西藏干部培训中心,当地条件最好的宾馆之一,我一人住一个豪华标间,奢侈啊.
林芝号称西藏的江南,这季节温度适宜,不冷不热.我睡觉盖一床被子正好,稍微冷一点的时候再加个毯子.

这样的生活,非腐败二字可形容.

可是我们急呀,每天无所事事的两个人,腐败着却痛苦着,度日如年.


7月26日,晴,在八一的最后一天。

他乡遇故知
昨天晚上在八河镇遇到了YAK!
天啦,当我看到玻璃门外一个人影晃过,那眼镜,那背影,不是YAK是谁!?
但我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会在这里在这个时间遇到他!??
我冲出店门,奔到他眼前,他正和边上的人说话.没错,就是他,就是那个在云南腐败了N久,徒步了十天刚从察隅走出来的驴子!!
我说不出话来,本来想大叫一声的想法施展不开.用手中的瓜子砸到他脸上.
YAK猛然被骚扰,惊奇地转过脸来.叮当!他也怎么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我们.
我们本来约好在墨脱里回合.阴差阳错地在林芝地区的八河镇遇到.
一切都是上天注定.我现在更加相信命运了.

昨天我们到工布江达县错高乡的一个牧场去头里了,徒步十多公里,去看一个冰川下的湖泊.
然后连夜赶回八一,到八河镇时已经10点多,到一家鱼庄吃鱼.
而YAK才从波密过来,他和另外两个朋友包车准备连夜赶去拉萨,车到八河镇出了点毛病,停在鱼庄边上的汽车修理店前.
他正站在鱼庄门口的玻璃门前.
而我面对门口而坐,当他晃过时就见到了他.
如果波密到通麦还没通车.
如果YAK不包车连夜赶路.
如果我们昨天晚上仍然住在错高.
如果我们在错高村吃了饭才出发.
如果我们先送小石头回去.
如果我们的车速更快或更慢.
如果我们不在八河吃饭.
如果吃饭的鱼庄是另外一家.
如果他们的车不出故障.
如果他不下车来走动.
如果我没有正对门口而坐.

一切那么巧合!
在八河,我们都只是过客,匆匆过客.
YAK没怎么变黑,也没瘦,看上去挺滋润的样子.
从丙中落到察隅走了整整十天. 到拉萨然后去尼泊尔.

大约聊了十分钟,他们的车修好了.
就此别过,互道珍重.
好象梦一般.
江湖行走,这样的巧合还是头一遭.
黄剑也惊呆了,不停感叹,只要有丝毫地差异,我们的这十分钟邂逅就不可能.

今天是我们在八一的最后一天.
墨脱出来的背夫已经到了派乡,我们明天赶过去,大概后天就可以开始墨脱之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