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2,682
  • 关注人气:3,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西行呓语(三)——稻城故事

(2006-04-13 08:47:42)
分类: 坐看云起
西行呓语(三)——稻城故事
 
7月10日,晴,我怎么哭了?

紧张以后的悠闲,午觉以后,黄昏,我从洗手间出来,听见三个男孩的声音,问有没有房间,
浓重的北方口音。
他们见了我,一人热情地招呼,说是南京的。
我说我从厦门来。
一个人吗?
一个人。我笑着回答。
一会过来玩吧。
我笑着答应。

晚上仍然去网吧,写些乱七八糟的文字。11点的时候又觉得饿了,吃了点烧烤回宾馆。
值班的大姐给我开房间门,她说,104的那几个客人找我,一直等我呢。
104就是南京的那三个男孩。找我,大概是想和我一起包车上山吧。
我探头看看他们的房间,已经黑乎乎的,睡了。
一天的奔波以后,谁还会象我一样,上网到这样的时候才回来。

回房间打开电视,不知道该看什么台。平时是不看电视的。
拿出日记本,却不想写。
二楼只有我一个人住,我一个人住个双人房,床上桌子上堆满了行李,洗了的衣服晾在绳子上,整个房间一片凌乱。
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呆望着电视,当我还没有意识的时候,眼泪啪啪地滴到了衣服上。
我哭了。

我用手背抹了一把眼睛,更多的泪水继续往外涌。
这是个莫名其妙的夜晚,莫名其妙的眼泪。
我不明白怎么会哭。
当我独自负重40多斤走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山上时我没哭。
当我在深夜暴雨中的山路上被冻得失去知觉的时候我没哭。
当我饿得被胃的痉挛折磨得无法直起腰身的时候我没有哭。
这个时候,坐在舒适的宾馆房间里,我怎么哭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我仍然呆坐在床上,任凭泪水冲刷着晒得发红的脸庞。
 
西行呓语(三)——稻城故事


7月11日,晴,悠闲的稻城,焦急的等待。

淳朴包容的稻城

今天是我在稻城的第三天,加上6号晚上,在这里已经住了四天。
稻城是个很小的南方小镇,几天来,我对镇子已经非常熟悉,俨然一个在这里居住了多年的外乡人。
每天的生活很简单。早上稍微睡一会懒觉,但不过9点就会再也睡不着。第一次醒过来一般不到6点,翻身继续昏睡,觉得很长时间过去了,再看手机,居然也才8点不到。
这是个朴实而美丽的小镇,丁字形的街道,十字路口是最热闹的地方。很多人在街边休息,有的坐着,有的躺着。有汉人,也有服饰鲜亮的藏族。
我毫无目的地在街道上瞎逛,几乎遇到的每一个人都会微笑着问候我,对我说你好。我也笑着问候他们,你好成了我这些天来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真诚,友好,淳朴,宽容,忍耐,当我融合在这个雪山脚下的镇子里时,才真正感受到这些词远远还不能完全概括这里的人们。

我的腐败生活

起床后先吃水果。在山上的几天只有干粮和面条,下山后狂吃水果。
这里的青苹果一斤1.5元,还有香蕉,李子,梨,桃子。小高离开前买了一大堆,我今天才消灭了最后一个梨。
从来出行时没有这样腐败过。可是想想接下来更艰难的行程,我对自己说一定要注意身体。

除了水果,稻城里的川味小吃也很合我的胃口。
水果以后出门,先喝一盒酸奶,然后是一碗酸辣粉。
还有烧烤,我把它当正餐。豆腐皮,魔芋,南瓜,韭菜,排骨,牛肉,海带,鸡爪,花菜。虽然原料没什么特别,可是麻辣的味道大大刺激了我的食欲。
美中不足的是不够辣。自从到了四川,总嘱咐给我做得辣一点,可是每次都觉得不够辣,咸倒是有点过了头。
看来贵州的辣椒真正辣。
 
西行呓语(三)——稻城故事
 
西行呓语(三)——稻城故事

昨天晚上给自己烤了一根猪尾巴。吃了最后才觉得太油腻。小时候特别喜欢吃这个东西,每次都和弟弟抢。记忆一直保存着,在厦门出去吃饭,偶尔会点了猪尾煲,当然是和家乡完全不一样的做法。
原来美好的东西只是自己内心的幻觉。终究会改变。

午饭后回宾馆睡觉。黄昏时背包出门,到城外走走。
傍河从城北流过,边上是笔直的树林。青山如黛,沐浴着夕阳的光芒。河边林子里很多鸟儿,消耗了我不少时间和胶卷。

晚饭后到网吧上网,写写这些天的流水帐。
11点左右回宾馆睡觉。

我在稻城一天的生活。

几个稻城的藏式家庭旅馆

稻城是汉藏混居的县城,主干道多为汉式建筑,以此为核心,周边都是藏族民居。偏黑的灰色墙壁,照旧开得小小的窗户,色彩却并不鲜艳,和我以前见过的藏族民居不大一样,显得非常朴实。
开始我看了藏地牛皮书,住在镇子中心的宾馆里。几天来的闲逛,让我发现了几家非常好的藏式家庭旅馆。

喜波热

都在城北,稻城车站继续朝城外走。不过一两百米以后,路的左边有块很大的牌子,上面写着波热窝藏家大院。循着牌子所指方向往里100米左右右转,再前行几十米,就能看到这个家庭式旅馆。
小巧精致的四合院子,进门左边是服务台,右边的小房间墙壁用鹅卵石装饰。院子三边是汉藏合壁的平房,右边有纯粹的藏族楼房。院子中间种着花草。
我进门的时候,对着门口的平房里正放着流行音乐,院子里没有人。
感觉和丽江阳朔的家庭旅馆很相似,有种酒吧的味道。


彭松措

回到主干道上,继续前行百米左右,仍然是路的左侧,电线杆上有块蓝色牌子,指示彭松措藏族家庭旅馆的方向。
左转前行,不过百米,路的右侧就是我最喜欢的这家旅店。
我是在黄昏时转到那里。朱色的铁门半掩,几个人坐在门边聊天。见到我都热情的招呼。

我应邀进了那个院子。店主电珠大哥带我参观了整栋房子。
很大的四合院,至少是波热窝的三倍,进门左边是澡房,五间浴室。
右边是餐厅,还可以看电视。
院子中间是个草坪,客人太多的时候,或者自己愿意,可以在那里搭帐篷。
院子左边是藏式的楼房,有些年头的屋子了。电珠大哥和父母还有妻子住在那里头,也有几间屋子给客人,屋子里都是纯粹的藏式大床。
大门对面的二层汉藏合壁的楼房有多种模式,公用卫生间。
院子右边是新盖了汉藏合壁的二层楼房,有个线条非常优美的金属楼梯相联。这些房间是标房,也就是有卫生间可以洗澡。
也有公用的洗衣机。

说到这里我要罗嗦几句。稻城的水和电都是限时限量供应的,因此除了唯一一家三星级的亚丁酒店以外,就算是县政府宾馆也没有随时可以供应热水的房间,很多旅馆连刷牙洗脸的水也没有。要洗澡得去城外的温泉,非常不方便。
而电珠大哥家里自己发电自己抽水,用水用电都很方便。

我们坐在院子里聊天。有只一个多月的小猫顽皮地跳来跳去,伸出锋利的爪子和牙齿和我玩。
大叔给我倒了碗酥油茶,我才喝了一口他又添满。
我说,要在院子里种棵大树,可以抵挡强烈的阳光。
恩,最好再弄几台电脑上网,这样可以方便大家。
电珠大哥说马上要改造餐厅,做成汉藏两用的,满足不同口味的客人。

我从县政府宾馆搬到彭松措,好象回到了自己的家。

B&B

沿着河边,由彭松措再往里,几十米以后看得见一块白色牌子上写着红色的字母,B&B。按照牌子指示右转,看见一个院子门口的牌子:welcome to B&B。
还没进门就见到一只大黑狗,冲着我汪汪大叫。我知道它是被拴着的,但还是有点害怕。
主人循声出门来,喝了大黑狗,带我进屋。

这应该是最地道最纯粹的一家藏式家庭旅馆。原汁原味的藏族楼房几乎没有改建,只在二楼建了个卫生间。
驴子们喜欢的大通铺在这里有两间,外国背包客似乎也喜欢这里的淳朴。B&B的名字就是一个外国人取的。


附近还有不少藏式家庭旅馆,多有露台。价格一般每人20元。电珠大哥那里的标间40元一人。


陌生电话带来的喜讯

今天本来想在网吧泡一整天,可是天不遂人意,中午2点多停电了,我只好回去睡觉。

7点多迷糊地醒过来,准备再到网吧,突然听到屋外一阵急促的雨点敲地声,下雨了!
三天的晴朗以后,又下雨了。
我奔到屋外,啊~~彩虹!心情顿时晴朗了很多。
正拿相机的当儿,手机响了。我神经质地蹦起来接听,一个陌生的号码,陌生的声音。他说你是黄剑的朋友吗,他们已经到亚丁了,可能明天会到稻城。
我忘记自己是不是说过谢谢。他们真的来了,焦急中无望地等待了那么多天,终于知道他们平安,我高兴得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我们约好7号在冲古寺见面,他们比我先出发,从泸沽湖穿越到稻城。可我在山山一直等到9号,花光了现金,不得不下山来。我在寺里给他们留了字条,跟很多人说如果见过他们转达我在稻城等待。
晚上钻进睡袋的时候没有关机,我有预感他们晚上就会到。
睡梦中被手机铃声吵醒的时候是12点多。他们找不到我住的地方,胡乱套了衣服去接。打着头灯,一路小跑着到了街上。远远见着一辆面包车,一群人大叫我的名字。
他们在山里走了整整11天。见到我无比兴奋。
油麻菜,小小,包哥,高原红,红梅,扎西,还有马帮。
在这个不知道算深夜还是凌晨的时刻站在了我的面前,又叫又笑。
我也笑了。


7月12日,晴。
我们住在稻城的彭松措,一家藏式家庭旅馆。
这是慵懒的一天。早饭以后,泡完温泉,主人电珠大哥用2020载着我们在县城里头转悠。在一家帽子店,黄剑买了顶藏式毡帽,月白颜色,牛仔样式,让人联想起在辽阔草原上纵横的感觉。包哥和扎西拿起一副马鞍,想要给马们带点儿礼物回去,终因回家的路途遥远做罢。
后来我们到一家卖藏装的商店,包哥挑了三件上衣,一件纯白麻布,一件桃红,一件天蓝。袖子和领口的绣花精美,映得他容光焕发。
包哥是藏传佛教徒,他相信自己前身是一个马骨头(马帮的头领),因此他立誓每年走一段茶马古道,和马帮一起用身体阅读那曾经的传奇和艰辛。
我没有宗教信仰,但是我尊重虔诚的信徒,比如包哥,在泸沽湖建一个马场,这样的生活和台北相比,少了浮躁喧嚣,多的是平和与安静。在平和与安静中修行度日,以马为友,我想不是每一体验过城市繁华的人都可以做到。
包哥马术精湛,十多年前亚运会马术冠军,一说起马就眉飞色舞。他有世界通用的潜水教练证书,是极好的潜水和游泳教练。对跆拳道也颇有研究,造诣深厚。不过最让我欢喜的是他的歌,黄剑告诉我那首捉泥鳅就是包哥年轻时的作品。
那时候我还在厦门,一听到这个消息我当下惊呼,捉泥鳅,这是我最喜欢的儿歌!每次爬山到尽兴处,我都会兴高采烈地唱,大哥哥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
我对黄剑说我要见包哥,你一定得帮我把他带到稻城去。结果,他们真的一道从泸沽湖穿越到亚丁,徒步11天,在一个深夜站到了我的面前。

晚饭前的黄昏,我们坐在院子里的长廊下聊天。包哥抱了他的吉他出来,自弹自唱。
我坐在木头门槛上,托着腮帮认真地听。
包哥的声音沙哑,透露着45岁男人的沧桑和成熟。他若无旁人一首接一首地唱,唱他这么些年来写的歌谣。他拨琴弦的手果断有力。他唱了很多情歌。他的眼神变得迷茫,温柔,陶醉在甜蜜的回忆之中,仿佛她正缓缓朝他走来,嫣然一笑。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包哥的脸。他在微笑,一个个优美的音符从他唇跃出。他轻轻摆动他的头。他齐腰的长发束一个马尾在脑后。
整个院子的人都停下手中的活看过来,安静的空气中只有包哥的琴声和歌声。
池塘的水满了雨也停了,田边的淤泥里到处是泥鳅。
天天我等着你,等着你捉泥鳅,大哥哥好不好咱们去泥鳅?
我们情不自禁地和着包哥哼唱。这首家喻户晓的儿歌,竟然出自这个自称为老男人的手。
我们唱敖包相会。
十五的月亮升上了天空哟,为什么旁边没有云彩。
我等待着美丽的姑娘哟,你为什么还不跑过来哟哦。
唱着唱着一抬头,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
稻城的树是杨树,整齐笔直的一排立在河边。浑圆的月亮正挂在树梢,金灿灿的明亮月光洒向地面。云层流动,仿佛一双手托着满月。那月偶尔钻进乌黑的云朵,短暂的昏暗以后带来更耀眼的光亮。
包哥突然拉开喉咙唱起山歌,高亢而苍凉,婉转又缠绵,余音悠长。11天茶马古道经历,他创作的灵感迸发,即兴做了这首歌。

如今,远在厦门,见到月亮,我自然想起包哥和他的歌。
新买的藏装都还合身吧。马儿们都还听话吧。牧场的草儿还绿吧。泸沽湖的水还清吧。朝阳和落日还天天看吧。你还好吧包哥?
我在等待,等待包哥来厦门,等他来一起去吃撒尿虾,等他来教会我游泳,等他来给我讲他的传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