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2,682
  • 关注人气:3,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西行呓语(一)——初识川西

(2006-04-13 01:32:46)
分类: 坐看云起
 
西行呓语(一)——初识川西
 
7月4日,晴,川藏路给我的下马威。
 
早上7:25的飞机。

我是讨厌飞机的。一个原因是它会吃了我很多银子。我这样的穷人,宁愿火车,汽车,拖拉机,徒步。所幸上天有眼,我一点儿都不娇气,体力耐力也还过得去。我常常为此暗自庆幸。
另一个原因,我有恐高症。在喜欢上户外运动以前,日光岩也不敢上到最高的那块石头。飞机起飞和降落的时候,超重和失重的眩晕感,我会紧张得抓住坐椅扶手,大气不敢出。
我对他说,你陪我坐飞机,这样我害怕的时候可以抓住你的手。
我又说,如果我一个人,我就抓住边上人的手。
最后我说,我一个人坐飞机去成都,害怕的时候,就抓住坐椅的扶手。
他说,可怜的孩子。
我只是说说而已,他什么都明白。

飞机降落在成都双流机场。

我第一次到成都。出发前,暮桥说要和我见一面。我也这样想。她在成都读了四年大学,那是个盛满了她所有青春生命的城市。
可惜我们两各自瞎忙,终究没能在我出发前说说成都。
她在网上贴了些文字,告诉我,要去望江路的川大,要去玉林路的小酒吧,要去春熙路的百货公司。她有一年没有回成都了,她想让我替她去那些地方走走。

可是她不知道,这些地方我都没有去成。

我买了4日中午两点到康定的车票。

机场班车把我送到锦江宾馆。
我询问过班车的售票小姐,知道新南门车站距离锦江宾馆只有5块钱的三轮车。我背上背包,谢绝了要送我的三轮车,走在了成都的街道上。
成都今天只有22度,很凉爽。
这次出门50天,虽然尽量精简,行李还是不少,45升的大包塞得满满,16升的小包也没有了空隙。大包在后,小包在前,走起来咯吱咯吱地响。似乎是行李最重的一次出行,我觉得有些吃力。

买了张地图,问了几个行人,找到了新南门车站。
当天已没有去稻城的班车。下一班6日发车。在窗口忧郁了几分钟,买了张中午两点去康定的车票。
一站一站地搭车,我喜欢这样的行走方式。

时间很紧,我只有不到一小时。打车去了两家户外用品店,买了一堆的东西,冲锋衣,防水裤,快干衣。当我拎着几大包冲上汽车,2点差两分,满车的人都在等我,怨声载道。
我说,时间还没到嘛!
不只一个声音反驳我,坐满就走,都在等你!有男的也有女的。
我赶紧微笑,对着一张张怨气的陌生脸庞微笑。
伸手不打笑脸人,他们还能把我怎么样?

班车出站,在街道上拐了几个弯,很快就出城了。

原来准备在交通饭店住一晚的计划,被我的随心所欲打乱。
一个人出门,做想做的事,多好。

二郎山隧道塌方

成都到岛城,是川藏线最好走的一段。我对次信心十足。
万万没有想到,出发的第一天就遇到塌方。
下午5点多,突然下起了暴雨,我们的车被堵在距离二郎山隧道不远的地方。
前面道路塌方,正在抢修,通车时间待定。我被这样告知。
我问司机,这样的塌方经常吗?司机一点也不着急,熄了火准备下车吃饭。他说,一年也就一两次。
我真的要感叹我的运气了,一年一两次的事情,居然也给我遇到,而且是出发第一天!
 
西行呓语(一)——初识川西

二郎山隧道双日放行成都方向到康定方向的车。我下车走走看看,路边车辆排成的长龙不见首尾。雨越下越大,地上积水成流,车上路边都是焦灼的赶路人。
胡乱吃了点方便面,考虑怎样度过这个夜晚。
路边所有的旅店都已经住满。借了好心人家二楼的地板,铺了防潮垫打开睡袋,和在车上认识的湖北女孩睡在一起。
湖北女孩在成都工作,到康定的朋友家度假,我们一见如故。
两人聊了半夜,听屋外呼呼的声音,感觉象一个巨大的换气扇在运作。那时我们不知道,屋子就建在河边,那呼呼声原来是河水在流动。
那河,应该就是著名的泸定河吧。
冷风从木屋顶的缝隙灌进屋子,很冷。一夜在迷糊中过去。
西行呓语(一)——初识川西

7月5日,晴,午夜12点我终于到了康定。

很早就醒过来,一看时间才6点多。
雨后的天气很不错,湛蓝的天空中漂浮着白云朵朵。
然而我没有太多心情欣赏景色。和小高(湖北女孩)一起走到车龙的最前头,一问才知道,塌方的地方既然在30公里之外。
我徒步走过塌方区的念头顿时断绝。呆着吧,呆着等待通车,我安慰自己。

百无聊耐。和小高还有她的朋友找了个凉快地方打扑克。
平时我是不玩这个的,可是这样的时候,我实在找不到更好的打发时间的事情。
我们玩斗地主,好象是成都很流行的一种纸牌。什么惩罚好呢?大家商量决定输的人做俯卧撑。
我是个很笨的人,一个上午过去,差不多做了50个俯卧撑。在318国二郎山脚下的公路边,等候通车的人们,看一个女子趴在那里认真的做俯卧撑,他们一定觉得好笑极。
有人推自行车买快餐,现炒的小菜,三人要了麻婆豆腐,西红柿炒蛋和腊肉炒笋,就着路边铺在地上的报纸,美滋滋地吃了一顿。

午饭后的惩罚换成了做仰卧起坐。做得最多的仍然是我。
还没徒步呢,还没穿越呢,我已经全身酸痛手脚无力。
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蛰伏了很久的人群一片喧哗,大家都跑上车。有人大声叫:通车了,通车了!
那一刻是7月5日下午快7点,我们整整在路边呆了25个小时。


川藏路给我的下马威。

7月6日,变换无常的天气,艰难地到达稻城。

深夜在康定的腐败。

6日凌晨12点,我们终于到达目的地。
一路上我和小高还有她的朋友成了患难之交。
我仍然想说那句话,有的人,一辈子也无法走近,有的人,第一眼就可以走到心里。
小高于我正是后一种朋友。

小高朋友家人来接,我和我的行李也被一起接到他们家里。
我们决定去泡温泉。四个人打车,午夜的康定,点点滴滴的雨,我们穿过城市,到了郊区的二道桥温泉。整栋屋子黑乎乎的,看门人被车喇叭吵醒,不耐烦地说已经关门在清洗水池。
也不看都几点了,他嘟嘟囔囔。一看手机,半夜一点多,除了我们这样的疯子,还有谁会来泡温泉呢?

再上了车,司机是阿肚的歌迷,重新找地方洗澡,然后上街找吃的。
肉啊菜啊灌了一肚子,回到住处已经凌晨3点多。
收拾完行李,天拉已经4点。还要赶第二天早上6点到稻城的班车呢。
闹钟上到4点半,上床小憩。

小高被我的甜言蜜语打动,决定和我一起去稻城,看看那个传说中的香格里拉,如何美丽神奇。

睡过了头,没有买到去稻城的车票。

凌晨4点半,小高和我的闹钟先后响铃。
我关闭闹钟,仍然闭着双眼,心想,再眯一会眼,再眯一会眼就起床。
再次惊醒的时候,窗外已经发亮,下着暴雨。一看时间,天啦~~5点59分!
小高也惊醒,两人手忙脚乱地起身收拾出门,赶到车站。
卖票的小女孩笑容很甜,她说,到稻城的两辆车都已经没票,到理塘的三辆车也没座位了。
我们不甘心,进到站里车上询问,的确所有西行班车都已经没票。

我后悔得想打自己几个嘴巴。为什么要睡懒觉?为什么不收拾完行李直接去车站?明明知道是早上6点的班车。
出门吃早饭。稀饭馒头,食不知味。魂不守舍得走在烟雨蒙蒙的街道上。
包车吗?高昂的费用是我不愿意的。或者,先到新都桥,走一步算一步。这是这样怕是要误了7日冲古寺的约定。
行走以来,误车的事一共有过两次。上一次是在中甸,没有及时买票,大雪封山,为此浪费了2天时间。
这才多少海拔啊,怎么就犯高原反应头脑不清晰了啊?我不停责怪自己。

柳暗花明,搭上到理塘的金杯车。

要不,我们去路边拦货车。我对小高说。
我们坐在吃早饭的小店里,看穿着黑色风衣的女人要了酥油茶,风姿绰约地喝着。小高说,她怎么可以一口气喝下那么大一壶?
我没有心思思考这个问题。在康定逗留一天?不,这里没有什么吸引我的东西,停留纯粹是浪费时间。

雨小一点儿了。我想去车站再了解一下情况。
快到车站,路边停着一辆白色的金杯车,车旁一位中年的男子见了我们,大声吆喝,理塘理塘,去不去理塘。
那一瞬间我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
这车去理塘?多少钱一个人?我真不敢相信有这样的运气。
去理塘,每人80元。已经有6人马上就来,加上你们两,再等两个就可以走。
天上掉馅饼了,而且掉到我嘴里!康定到理塘的班车票价是76,这个我知道,刚在车站看过。

把大包装进编制袋里,放到椅子后面的行李处,两人坐到驾驶员边上的两个位置,快活得想大声唱歌。
很快人齐了,一辆半年车龄的金杯车,十个乘客,雨过天晴,行过跑马山,出了城,顺着川藏路朝西驶去。

原来老是倒霉的人也有走运的时候。我笑得合不拢嘴。

一路欢歌一路惊艳,川西的山峦川西的草原。

满天的隐晦早已没有了踪迹。我坐在司机边上的位子,欢快得想放声大唱。整个康定城唯一一辆隔天跑理塘的金杯车被我们遇到,呵呵~~
师傅是汉藏混血儿,40开外的年龄,瘦高的个子,轮廓分明的脸,见人就笑的眼睛。他健谈幽默,不停跟我说话。
我们说他们家的三辆汽车,说每年八月的雪顿节全家去拉萨朝拜,说康定人的感情和婚姻,说敢爱敢恨爱恨分明坦荡磊落的康定男人和女人。
爱你,所以和你结婚。不爱了,就带着孩子一个人过。小高说她认识的一个康定女人。
我说,看来我应该搬到这里来住。他们都以为我在开玩笑。

车出康定不久,折多山变呈现在眼前。折多山到新都桥,近来很火很热的一段路,号称摄影的天堂。
我拍照纯粹自娱,可是那样的山,那样的水,那样的云,那样的天,那样的草,那样的牛羊,那样的野花,叫我如何是好?
挺拔峻峭的山峦,棱角分明地起伏在天地之间。
山坡上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嫩绿,宛如一张又一张绿色地毯,线条优美铺陈在公路两边,远近错落。
知名不知名的野花,红色,紫色,黄色,白色,点缀在绿色垫子上,在山风中摇曳,在阳光下闪烁点点星光。
黑色白色的牦牛,雪白的山羊绵羊,悠闲地在草垫上吃草漫步。
折多河细细长长,暴雨过后的河水仍然牛奶一般的颜色,顺着山势奔流,我要掬一口河水解渴。
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我的家。师傅开口唱起歌来,满脸的陶醉。
胸口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
在这样的草原上骑马,身边是心爱的人。很多年以前,我就对自己这样说。
草原在这里,马在这里,我在这里。你在哪里?

高尔寺山的山腰,一阵噼里啪啦声,下冰雹了。雨后的晴朗被寒冷代替,我裹上了冲锋衣仍有凉意。
或暖或冷,川西的天气,和着我的心情变换。

每过一个山口,师傅都拿出写满经文的五色小纸撒向天空,口中念着六字真经,祈求神灵的庇护。
高儿寺山,剪子湾山,过了一个又一个山口,下午4点多,我们到了理塘,这个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县城,修建在4014米的高山上。


再次遭遇塌方

理塘的圣地大酒店,一家涉外酒店,也是一家典型的藏式家庭旅馆,老板居然就是中午在雅江和我们同桌吃饭的小伙子。
我把行李寄存在那里,然后出去寻找去稻城的车。

4014的高度,所幸我们都没有高原反应。
理塘到稻城的班车每天中午发车。我们来得实在太晚。
要想赶过去,唯一的办法是包车。
足足折腾了两个小时,6点45分,我们和一个汉族司机谈好了价钱,终于坐上了开往稻城的面包车。
班车的价格是每人43元,我们两人谈妥的价格是230元。找不到别的人同行,我们只好两人分担这笔费用。
小高其实并不象我那么着急,可是她还是和我一起连夜赶路。这大概是我们投机的原因之一,我想。

出发不久就下起了雨。雨越下越大,车玻璃迷糊不清了。我左在后排的位子,感觉得到透过玻璃刮进来的凉风和雨丝。
车翻过一个山口,突然看见前面的道路上聚集了一帮人。
怎么回事?心里有不祥的感觉。
果然,当我们靠近,发现由于暴雨,塌方的泥土和石头挡住了去路。那一帮人是正在抢修的修路工人。
他们说,塌方大概发生在我们到达前十分钟!
天啦`~出门以来我已经说了好多次这个词。我不得不说。
如果我们早一点谈好价格。
如果司机出发前早点做到准备工作,加好油换好轮胎。
如果我们的车速度稍微快点。
如果……
说再说的如果也没用,出发的第三天,我又被塌方困在雨中的公路旁。


雨夜的漫漫长路

十多个修路工人聚集在塌方处清理路面。我和小高下了车,我们的司机载着工人们回67K管理处拿工具。
短短几天的川藏线经历,让我从心里佩服川藏线上的司机和修路以及养路工人。他们团结,忍耐,在任何常人难以忍受的条件下都可以行车。一人有难大家支援,无论相识与否。
眼前的修路工人,有汉族也有藏族,穿着雨披,戴着帽子,脚蹬高筒雨靴,在暴雨中用锄头铲子等工具清理淤泥和碎石,企图整理出一条可以通车的路面。
有位工人赤脚踩在淤泥里,用脚测量淤积的深度。我躲在车里还冻得直打哆嗦,他不冷吗?
我们的司机说,这样的事情,对修路工人来说是家常便饭,他们早习惯了。
我坐在车里,心里有难以言传的滋味。
那位赤脚的工人走到车窗户边告诉我们可以通车了。我看清了他,一位年轻的藏族小伙子,高大挺拔,帅气逼人,轮廓分明的脸,稍微有点卷曲的长发扎了个马尾巴。
可惜那时的状况不允许我掏出相机。

对面的两辆大卡车先过来。
轮到我们的面包车,司机加足马力冲过去,最终还是陷在淤泥里。反复几次都是如此。
修路工人们过来帮忙,七八人帮着推车,还是不行。
我们只好放弃。
难道我们要再次在荒郊野外度过一夜?

对面的公里上有灯亮了,一辆从稻城返回的夏利也被堵住,经过司机的协调,我们走过塌方区,和夏利上的乘客换了车,两辆车各自调头往回开。
这辆夏利已经有些年头,很破,车门和车玻璃都关不严。小高个头较大,我让她坐副驾的位子,自己坐在后排。
大概是9点多的样子,天完全黑了,狂风暴雨中我们的小夏利奔驰在狭窄崎岖的山路上。车的大灯不够亮,司机说买不到合适的灯泡,这样他开起车来尤其吃力。

暴雨一直不停,寒风呼呼地大叫,车窗户因此不能关闭,否则挡风玻璃上的雾气会影响司机的视线。坐在后排的我完全被寒冷包裹。
饿,啃了几块小高买的面包。
冷,却丝毫没有办法。能穿的衣服都已经穿在身上,还有一件抓绒衣装在大包的底部,大包放在车的后座,除非停车否则不可能拿到。我把一跳长裤当做衣服,两只手套进两条裤腿,感觉稍微有了点暖意。
困,出门几天几乎没有安慰地睡过几个小时。

小高在前面不停和司机说话,幸亏有她,否则我该怎么办?
我告戒自己不能睡着,千万不能睡着,要是感冒了,在高海拔的地方是很危险的一件事。
可是我的大脑已经完全不能控制我的行为,眼皮一不小心就合上了。猛然惊醒的时候,司机还开着小夏利在山路上盘旋。
有兔子横穿公路,然后,我觉得路边的每一块石头都是一只蹲着的兔子。脑子和眼睛都不管用了。
这个时候,我的心里其实有不少后悔。行走的安全一直是我强调的,这次为了按时赶到稻城,这样的雨夜在这样的山路上,神经高度紧张。
十二点,又是一个午夜时分,奋战了5个小时以后,我们终于到了稻城县城。

我的心里,满是对司机的感激和崇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