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叮当说
叮当说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3,133
  • 关注人气:3,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爱恨成都(一)——宽巷子窄巷子

(2006-04-11 15:35:01)
分类: 坐看云起

爱恨成都(一)——宽巷子窄巷子

第三次到成都。
2004年8月19日大雨的夜里,再次来到成都。
我又来了,成都,我又来了。我不能阻止自己迈向你的脚步,一如我不能停止爱你,不能忘记恨你。

武侯祠对面的青年旅馆叫梦之旅,很好听的名字。接近11点,我们闯进大门,屋里很热闹,看聊天者的装束便知道是天南地北凑到一起的驴子们。总台照例花花绿绿到处是照片、攻略、手绘地图和寻找同伴的广告。
服务员说我们可以包个房间。我问她多大的房间,她说十人房。
石块在边上说,那我一会岂不是要上街拉客去?看着一脸惊诧的服务员,他认真地说,要不十张床怎么住得完?
我们都笑了。
六人房每人每天35元,男女中外混住,里面已经住着一对美国人和一对韩国人。敲门进屋的时候他们都已上床休息,只开着床头的台灯。我们蹑手蹑脚地放行李,铺床,取洗漱用品,压低了嗓门说话。
洗完澡出门找吃的。中午坐车到此时,又饿又累,但是兴奋。我是故地重游,石块初次到成都,我们都有兴奋的理由。
沿着街道边有灯光的地方走。12点多,雨依然淅沥,只偶尔几家店铺还开着门。在一家即将打烊的小店里,我要一碗馄饨,石块一碗饺子。我笑话他,到了成都还吃饺子,真是白白辜负了成都的美食。
我们决定第二天搬家。我们都不大习惯这样的房间和气氛。住惯了普通招待所,哪怕简陋,还是喜欢有自己的空间。我们都是自闭内向的人,虽然表面上看来我如此开朗。
石块说,今天才知道原来自己老了。青年旅馆,挺好,可惜我们都已经不再是青年,不再适合住集体宿舍。
我恍然大悟。是这样,多年前热衷的青年旅馆,我终于明白自己为何不再习惯。

第二天醒来,屋里光线昏暗,不知道什么时辰。我们的房间临街,厚重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阳光一点儿也透不进来。
我们都在上铺,赶紧下床到阳台。一股热浪迎面扑来,早上10点的成都已经炎热难耐,昨夜的大雨并没有让温度下降。天灰蒙蒙的,和街道上的建筑一样没有明朗的色彩,和我上次离开时一样不讨人喜欢。热,只是热,一浪接一浪的热。
搬到什么地方好?
石块提示我,曾看到一朋友在成都住的那家旅店照片,一个带花园的院子。
那不是宽巷子是什么?成都最有特色的胡同,宽巷子窄巷子,宽巷子上有两家客栈,在驴届享有声誉。一家是龙堂青年旅馆,另外一家是小观园。
可是它们都已经被拆迁。我跟石块说,去年9月,一位朋友说要到成都,最后一回到宽巷子里头住几天。那时候成都市政府发出拆迁公告,一时间驴坛哗然。朋友跟我说,等你下次去成都,就再也见不到宽巷子。
我暗自难过。我想它们一定早就被摧毁在推土机的巨大轮子底下,就象《百花深处》里被拆迁的老胡同一样,在推土机的肆虐下不复存在。
看石块满怀期待的模样,带着侥幸心理,寻了小观园的电话打过去。
电话那头是个女人,听起来象家庭妇女。我听到她一直喂,喂,她听不见我的声音。挂了重新拨过去,还是那个女人,我有点绝望地问,是小观园吗。
她说是,她居然说是。

爱恨成都(一)——宽巷子窄巷子

爱恨成都(一)——宽巷子窄巷子

少城是成都旧时达观显贵聚集之地,宽巷子和窄巷子就在其中。不说从前,即便如今,巷子里头那些朱门紧闭、不知庭院深有几许的院子,充分显示着主人家的殷实。而另外一些破旧简陋的屋子,住着普通平民,间或几家利用临街的门面开了小店,卖豆花饭,卖猪蹄花,卖肥肠粉,开茶馆,生意红火。
宽巷子便是这样一个包容的地方,也因此有着无法抗拒的魅力。
我们住进小观园。那个带花园的院子门口立着面大屏风,充当了照壁,一进门有口养鱼的水缸。三合院,红漆木头的两层楼房,长长的回廊下有长椅,类似江南的美人靠。院子里挤满绿色植物,高大的核桃树正挂了果,几个女孩爬到树梢上摘了果子往下抛;一些叶子肥大中等体量的阔叶木,看上去也是果树;很多缠绕攀爬的藤类,四处伸展着肢体。院子的天空被这些绿色充满,免遭骄阳的笼罩,凉爽怡人。
房间里更让人欢喜。红色丝绒窗帘,红漆的木床和梳妆台以及沙发,古色古香的感觉多久没有过?

爱恨成都(一)——宽巷子窄巷子

爱恨成都(一)——宽巷子窄巷子

爱恨成都(一)——宽巷子窄巷子


龙堂青年旅馆距离小观园不过几十米。一栋仿古建筑,也是三合院,但是好几层楼,黑色的栏杆。边上开着一家茶馆,竹椅从旅馆门口摆到对面墙根下,绵延几十米,满街喝茶聊天的人好不壮观。
我们找了张墙根的小桌子,要两杯苦丁茶。老板娘端茶上来时说茶叶很苦所以放得少,我揭开盖碗只见到两片茶叶,我说我喝惯了这茶的再放几片吧。
真的很苦,我喝了一口茶,差点想把它吐掉。喝了十多年的茶,竟然不能适应。这种转变不知不觉,好象一把刀子割在身上。
对面的几人在打麻将,兴致勃勃不知疲倦。身后几个年轻人用地道的成都话聊天,听着那么亲切。一只满月不久的小猫在街上乱窜,躲避人们的追逐。我捉了它在膝上,逗它玩耍,和它说话,它不领情地蹦到地上逃了开去。
玩了一会儿牌。同花顺和五十K,终觉无趣,索性喝茶,抽烟,发呆,不说话。
老板过来加水,问起我们从哪来。福建,啊前一段有个你们福建的记者,骑车来的,在我们这里住了好几天。没想到这样也会遇到熟人,世界之小,何处不相逢?
两碗茶,一副扑克,一个下午的时光,花了7快钱,成都这样的悠闲生活,叫人如何不爱。

石块很兴奋,很开心我们找到这样的好地方。他拿了相机四下逛。我睡觉的时候也不闲着,把院子前前后后看了个遍。我醒来,他带我到顶楼的平台,俯瞰整个院子。
这样的院子,以后将再不做客栈。
晚上我们回来,发现院子门口堆了砖块。好奇地询问服务员,她说,那是拆迁办的人运来封院门的,十月份前所有的房子或拆或封,夕日的小观园即将面目全非。
看来,我们幸运地赶上了最后一班车。这样的结局无疑残忍。我宁愿不曾拥有,失去时便不会那般痛苦。

每一天,我们在城市里闲逛,没有目的。
在我眼里,成都是个没有什么景点的城市。它的魅力,只有在悠闲中才能体会。
我们去了新南门车站,那个地方有发往四川各地的长途汽车,川西北川西那些诱人的名字,新都桥,康定,稻城,丹巴,道孚,玛尼干戈,德格,白玉,一想起它们,我就忍不住激动。
还有交通饭店,就在新南门车站边上。上一次我在成都住过好几天的地方。
交通饭店是成都资格最老的驴友聚集地,背包客云集。最早它的标间80元,到我去住的时候已经涨到160。
那地方市内和长途交通便利,景色也不错,临着贯穿成都市区的那条河。写到这里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竟然不知道那条河的名字,我有不止一张的成都地图,可是我竟然没有仔细看过那条河。
饭店门口有家泰国餐厅,看上去菜应该做得不错,说了要去尝尝的,却一直没有行动。门口一侧开着家户外用品店,在那里买过快干衣,新南门车站后门边有一排小吃店,在那里吃过红油馄饨。再往边上的巷子深处走,有几家发廊,在那里剪过头发。街道上穿梭的巴士颜色依旧,停留在斑马线上的出租车差点撞了我。
一切看上去都那么熟悉,没有改变,仿佛昨天刚刚来过。
我们在路边的小摊上买了一份冰粉,边走边喝。红糖的味道不如蜂蜜,色泽也不那么诱人。
八月成都,依然那么炎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