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刘继明:从作家到杂志主编

(2013-04-03 08:22:24)
标签:

文化

刘继明:从作家到杂志主编

楚天金报讯 □文/本报记者文俊 图/本报记者程平 实习生焦维苍

  ■人物素描
    刘继明,湖北省作协副主席,《天下》杂志主编,享受政府特殊津贴。著有长篇小说《仿生人》、《江河湖》,小说集《我爱麦娘》、《送你一束红花草》,随笔集《我的激情时代》、《在历史的交汇处思想》,长篇报告文学《梦之坝》等。曾获中国文联第五届文艺评论一等奖、徐迟报告文学奖、屈原文艺奖、湖北文学奖等。

    2013年3月1日,《读书》杂志换帅。当代中国,具有“公共性”抱负的报刊如何才能在资本重压下幸存,引发公众关注。此时,与《读书》编辑部相隔千里的武汉,一本名为《天下》的杂志刚度过它一周岁的生日。
    一年前,《天下》杂志创刊,就有评价说,“北有《读书》,南有《天涯》,《天下》在中部横空出世,思想文化类杂志呈现三分天下的局面”。
    和《读书》属于三联书店不同,《天下》是一本民间投资的杂志,它的创办者是湖北省作协副主席,刚以长篇小说《江河湖》斩获第五届湖北文学奖的作家刘继明。近日,记者专访刘继明,50岁的他笑着说:“我自筹资金创办这本杂志,是用有限的钱做有意义的事!”

  自筹资金
  办人文思想杂志

    2011年末,刘继明奔走在银行、工商、出版局等机构之间。得知他的身份,办事人员均露出同一个表情:怀疑。他们怀疑,一个知名作家、作协副主席怎么会亲自来办这些琐碎的事务。公司注册时,遇到种种困难,刘继明“恨不得算了,不做了”,但最终,他坚持下来,因为“既然选择了,就要担当”!更何况,他是要圆一个梦,一个做了十余载的梦。
    1995年,韩少功领衔《天涯》杂志改版,以“大文学”、“泛文化”为办刊方向。刘继明早在海南“闯海”时就与韩少功相识,并且也做过办杂志的梦。“中国现代文化史上,如鲁迅、茅盾、巴金和邹韬奋等作家都曾办过杂志、出版社,甚至书店,但这样一种知行合一的传统近半个世纪以来差不多中断了。”
    此后几年,这个梦在刘继明心中生根发芽,直至2011年,他在新西兰做访问学者,有时间停下脚步思考今后的人生,他惊觉,中国中部杂志虽然全国闻名,但尚无一本真正意义上的思想人文类杂志。
    回国后,他决定以个人身份去办一份知识分子的杂志。在他眼中,“中国现在的文化生态是不健全的,人文知识分子应该有大的关怀,参与社会、引导社会!”
    做梦易,圆梦难!
    此前不愿沾染铜臭味的刘继明为筹办杂志的资金“不得不和商人打交道,甚至‘化缘’,时常委曲求全,甚至忍辱负重。”
    2012年3月,《天下》杂志创刊,创刊号中,集结了方方的游记、张炜的演讲稿、孔庆东的回忆文章,编委中既有学者秦晖、萧功秦,又有作家张炜、韩少功,这样的集合与阵容一鸣惊人。
    刘继明的“杂志梦”终于圆了,可这个梦圆得不轻松。《天下》杂志是公司运作,“经营文化公司很复杂,市场不可能按你的想法来运行。但我做一件事情,要么不做,要么一条路走到黑,绝不半途而废。”
    刘继明的写作之路亦如是!

  艰辛挫折
  幻化成文化关怀

    刘继明早年的人生艰辛而复杂。
    他出生在农村,小人书、连环画是最早的文学启蒙。他立志要成为一名高尔基式自学成才的作家,因而他高考之前还在写小说,为此与大学失之交臂。
    20世纪80年代,他考上了武大中文系的插班生,“当时只有两个公费插班生的名额,几百人报考,我和河南诗人郎毛考上了,他第一,我第二,我很幸运。”两个人成了志同道合的挚友。值得一提的是,二十多年后,郎毛成了《天下》杂志的主要出资人之一。
    青年时期,刘继明曾在小镇文化馆工作过一段时间,后又经历去新疆流浪以及心爱的人早逝等挫折。他的小说总是涌动着一种强烈的不安和失落,被称为“文化关怀小说”。
    多年前,他曾写过一篇随笔《论悲伤》:“悲伤既能让你堕入濒临绝望和毁灭的深渊,也能使你在承受地狱般的折磨之后,获得人生境界上的涅槃……”
    2013年,刘继明的长篇小说《江河湖》斩获第五届湖北文学奖。小说以抗战、反右和文革等重大历史事件为经线,以三门峡和三峡工程为纬线,全景式书写20世纪中国的现代化进程,揭示人与时代的复杂纠葛,堪称一部“当代知识分子的心灵史”。这本小说,他用了整整5年时间去创作。初稿70万字,定稿50万字,修改了5遍。他说:“这部小说超出了我以前的写作经验,是一个不断挑战自我、认识世界的过程。对我来说,也是思想成熟的过程。”

  作家首先是一个知识分子

    在文学创作中,刘继明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作为杂志出版人,他更是如此。他要求,《天下》杂志刊发的稿件必须关注现实,关注社会,视野要广阔,有自己的价值立场。“我们对文章的要求是适合本刊,很多有名气的作家的稿件我们也没发,有些名不见经传的作者作品我们却发了。”
    刘继明在自己主编的杂志上发表过一篇作品《启蒙》,评论家李云雷评价这篇小说:“思想的穿透力让这部小说饱满扎实,它不仅向我们揭示了历史与现实的‘真相’,让我们反思精英知识分子的所作所为,更让我们在历史的断裂处重新思考‘启蒙的辩证法’,重新选择未来的道路。”
    如今,刘继明成为一个需要和各色人等打交道的文化公司老板,一个时时都需思考杂志下一步该走向何方的出版人。
    相比以前单纯的写作生活,现在的他是忙碌、焦虑的,但他的精神富足而快乐。他说:“对我来说,办一份杂志的意义不亚于写作,作家和社会的联系是多种多样的,不一定一辈子爬格子、敲键盘,我理想中的作家应该是一个知识分子,是一个有社会关怀能力的人,人们常说文学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其实一切艺术作品和文化产品都是不断地在塑造人,只有不断建设,慢慢地改变人们心灵与生活方式,国民素质才能提高,社会才会进步。”

  ■对话刘继明

    1.金:您的长篇小说《江河湖》是根据自己生活体验完成的,但现今很多流行的文学作品,如盗墓、穿越体裁类小说的写作,无需任何生活体验,您如何看这些作品?
    刘:这是网络出现后的一种现象,网络发展改变的不止是信息传递方式,它影响了人们的阅读,思维方式,很多人通过网络关注社会,我本人也通过微博获取信息了解社会真实面貌,传递自己的观点。
    虚构出来的奇幻作品,有它的价值,但网络文学只是文学的一小部分。网络文学情节节奏快,语言简洁,叙述方式和传统文学不一样;传统文学叙述有自己的风度,就像我们说的贵族风度,一个贵族的气质不是一两年就能培养出来的。传统经典文学叙述很从容,语言、结构非常大气,不像网络作品语言毛糙。
    传统文学就像一道大餐,提供多种营养。而网络文化的快餐元素影响年轻人的阅读方式,思维方式,如果到中年到老年,还是这个样子,整个社会,整个国家都这样,会犯历史虚无主义错误。
    生活是人最好的老师,一个人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会慢慢地丰富,变得成熟起来。他受到的挫折和挑战教会他认识这个世界,教会他如何选择怎么读书。
    2.金:思想文化杂志运营一直是个难题,《读书》杂志因此几度换帅,您是否担心《天下》的销量?
    刘:《天下》这种杂志受众小,面向知识人群,发行量不能决定存在的价值。当然,我们需要生存,要面向市场,这靠杂志发行是不行的,必须通过别的手段。如公司运作,作为民营传媒公司,可以通过其他市场活动、经营来创收,补贴杂志的亏损。现阶段,我们能做到的是少亏一点,使杂志走得更远一些。
    3.金:从作家到杂志出版人,您对目前的生活状态满意吗?
    刘:我的生活非常简单,当作家时,深居简出。办杂志后,也是从编辑部到家里。现阶段,我的梦想已经实现了一大步,我很满足。
    4.金:你的孩子读您创作的文学作品吗?你的教育理念是怎样的?
    刘:我女儿今年9岁,在上小学,读我的作品还太小。我不赞成她上各种补习班,家长要给孩子足够的空间,不过我的孩子也在学奥数,没办法,她妈妈管她的学习,看见孩子做作业到晚上11点时,我也不忍心。前些时候,我还向她的老师提意见,希望作业能布置的少一点。可老师好像对我的意见不大高兴。(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