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7月24号看《逍遥津》

(2010-07-27 11:35:56)
标签:

杂谈

分类: 听戏笔记

  上周六晚上,老顾请长安看戏。朱啸风《逍遥津》,听完戏得记一笔,要不准忘!
  这戏不归咱管,打心眼里就没惦记学过这个。穆顺我打听过,因为后头谁跟谁的都不一样。跟这个类似的《受禅台》学过,欺寡人也那么些个,跟这出没一个重复的。这且不言。。。
  那天开场四杰村,常东的老头儿,不错。头回看这戏,常东演着有富裕。
  《逍遥津》打曹操上开始,韩巨明,这一代演员里,这路的花脸头一位了!真好。老顾是冲着梅庆羊的华歆去的,呃。。。怹比较失望。常东的穆顺,要说就算不错了,扮相好看就占便宜。
  “小开门”太监站门儿,王子上,和李和曾改编版基本一样,俩大太监站门,常东站小边儿,丑太监站大边,打李和曾改我就不能理解,不过这回我倒是稍微理解的一点儿,过会儿说。
  没打引子,见曹操就归大座儿,就算是高派吧,有点儿准!但我还是认为他学的是李和曾,一会儿就露了。张嘴实不敢捧——没嘴里。倒是符合人物,彻底让曹操压下一头去。曹操叫板不是乱锤出来,就站那儿说,从这一点上看,就是李和曾的路子。撩一句:李的高庆奎戏,在我见过的,以这出改动最大,我想他晚年要是能再彩唱一回,应该是能回归本色的。
  接着说曹操,说完喽叫乱锤,大伙儿拦着,简直的李和曾定了!都下去撤锣,二场俩旦角上,边儿上等王子就费了劲了,纽丝就等着吧,上来看见才知道,换了身儿披,这就得问问跟谁学的了,旦角就两句,尤其现在台那么大,由下场门跑上场门,您再换个披,哪儿有那工夫儿啊,最可恨的是上来那披就没正经跟身上呆着过,老歪着。
  这场俩太监用处可大了,那边丑太监能管搬椅子,要一个太监,又是算个硬二路,搁以前,谁也不伺候这活儿。这场一会儿磨墨,上来就小边儿没问题。等真写完了,出来给穆顺,“请上受我君妃一拜”坏了,两句二黄,这就不是没学过的问题了,恐怕都没正经听过到底这两句应该怎么唱。这个是很特殊的格式,很多戏都这样,虽不是说牢不可破吧,也是个多年以来沿为的惯例,不这样听着太别扭,这点上,李和曾是明白人,他感觉别扭就马了,决不瞎改。
  西皮改二黄,胡琴没换,降E改的F调,下手改改弦就齐了。常东唱二黄,嗓子武戏有富裕,文戏难点儿。倒板翻着唱嘎调,靴筒内还卖卖腿,场面搓锤打错位置了,还应该在上句儿,是不是李宗义那个这么用的不清楚了,总之是不合律,也的确不合适,听着别扭。
  再上曹操,盘门,这场很好,尺寸筋劲儿都挺合适,俩人儿见面少一抓,没排?忘了?韩巨明很好,真有老派的横味儿,常东来个吊毛,后来真是剑劈穆顺。这场是全场的精华,最好的一场。下去后抓伏后,王子穿披上,这会儿换多款式啊,他不用换,还那身儿。搜吧,最后曹操,“依你之见?”“搜宫杀院!”急急风下,导板头,咱们听大了的!
  “父子们”总怕六字调唱不下来,真对得起观众,下来了!唱的好坏不予评价,没板可是个硬伤,而且几出没板。全段精华在于唱词,太NB了!不知道谁给编的,印象里有什么“花烛流泪”“天崩地溃”一类的词儿,希望那天有看戏去的一块儿整理整理,句句对仗,字字雷人。
  后面一句李宗义一句李和曾,“他比那”刚张嘴老顾就说“要跺!”——很显然,他跺了!京班儿的演员跺台板不觉得,外江也凑合了,本身身上就斗,上来就觉得海,再跺台板,显得那么的海。。。
  整体感觉,底围子都很好,而且个个卖力,不为看角儿还是很好的一出戏。后面有两出也不错的戏,未央宫和火烧连营七百里,都不常见,尤其未央宫,基本没范本,很想去看看他怎么演,这戏外江应该有谱儿,这是咱的正戏啊~!《火烧连营七百里》可能打《走麦城》唱,那可是大《大报仇》啊,头二本《走麦城》一天演完,不知道能演到几点去,还好,他只来刘备。除了这个还是很值得一看的,看这意思准带《伐东吴》,黄炳强的黄忠,要有票我就看去,看完回来聊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