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祝贺顾老师拜师,兼聊推荐

(2008-07-24 13:42:28)
标签:

杂谈

分类: 居家琐事

  最近传了几张片子,咱们念叨念叨,先说上次传的推荐——“莲花落”,挺好听的曲调,“莲花落”留下的片子并不多,我所听过的、知道的就更少了,上次的推荐,是特烦顾老师给咱们写的。说个喜事,顾老师上周日拜在赵俊良先生门下,学习曲艺艺术,日后必能修成正果,这日后顾老师也是有门有户的人了,可喜可贺。
  这个收徒,我个人也有点儿看法,现在好些个票友也收徒弟,我认为就很不妥当,这当然也有特指,很多老票友也是师父带徒弟,手把手教出来的,咱说的是那没师父的票儿,“徒弟”跟“学生”还是有区别的,本来自己都没门户,那拜师父那位算干什么的?哪支传下来的?还是自立门户?这种情况,票界这几年有这情况,挺没意思的。
  我个人也是个爱好者,所谓爱好,就是什么都不精,没下过工夫练,而且也不出去玩儿,也从不想着演戏什么的,所以我老澄清这个问题,有人捧我,说是票友,琴票,可不敢当,充其量是个“戏曲爱好者”。这主要是咱根本没什么艺术可言,就是喜欢,听一听,也就是这样了,所以多暂人家叫我帮忙演出,我都不叫朋友来看,我总觉得我是上台现去了,而且上台也发憷。谁让咱手里真没谱呢!
  言归正传,接着聊咱们这两张片子,先说金小楼,这是应城楼观景的要求,咱们上传的。原想在首页上大概说一下的,可是我认为这段,实够不上推荐的资格,唱的很怪,且肯定不是汪(笑侬)派的唱法,汪的词儿就跟这个不大一样,其中有个腔儿到是汪先生用过,就是那个“打听得司马”那个“马”字,可用在这出戏里,就觉得那么怪,还有一怪是“羊羔美酒、美酒羊羔”,这腔儿不难听,可用在这里太怯了,根本不是一套东西。有位老先生评价,唱的“一塌糊涂”,咱们再说人家唱的再不好,也有他自身的可取之处,就是那个夺头后面直接张嘴,这是对的,老的的确就是这么唱,咱们由其他老片子里,也能听到这种唱法,快二六顶板直接起唱的例子还有。
  下面说这个推荐《龙虎斗》,唱的好的地方儿都写在首页上了,这戏考上原来还有个哏,“只见他乌油盔来乌油甲”,戏考上写的是“无有盔来无有甲”,合着光着就出来了。
  都说这戏唱唢呐二黄,我也学过这戏,到后来就都不这么唱了,只在头一段“探马儿”唱唢呐,后面全改胡琴,这就跟《大回朝》似的,其实真正台上演,就头一段唱个唢呐,这戏后来成开锣戏之后,连头段都不唱唢呐了,直接胡琴,所以现在要恢复这类戏,也没必要全唱唢呐。
  咱在这张片子里还附带提个有意思的事儿,就是“落伽山”的问题,我是有意写这么一个,因为这戏我是向刘老学的,怹的本子上就这个词,我也就照搬了,就这个戏而言,“罗家山”“落伽山”,都无所谓。
  其实流派就这么几点区别,一个是唱词,一个是唱腔,还有服装上。曲艺,戏曲的流派,也就这么几种区分方法了,这几种因素决定了流派的风格。其实有时候没什么讲儿,就是这派就这么唱,哪道万儿就这么拉,说个极简单的事儿,我学的西皮小开门里就不拉615,其实没什么本质区别,王先生传下来的这支就这么拉。要天下一统了,听戏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这还得附带说一句,咱刚说的流派区别与“方良臣”,“魍魉臣”是两回事儿,咱这个跟政治不沾边。且若看过《永平安》的话,就知道,戏里确有个方良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