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周日看戏——《大·探·二》

(2007-03-26 10:45:52)
分类: 听戏笔记
  应包玥兄之邀,到湖广会馆看他夫妻的《大·探·二》,这回同去的,还有小妹,和吴三姑娘。小妹没见过后台扮戏的,带她到处转了转,到是挺新鲜。台下上座率很好,现场气氛也好,台上台下都是熟人儿,见面少不得攀谈几句,不赘述了。
  这回去湖广,也算是还了个愿,这不咱提过纪晓岚故居的
问题么,这次我还就特意的转了转,确有时慧宝先生的碑文,西边是徐兰沅先生的碑文,可两座碑都没写纪家什么事儿,到是那口“子午井”,明码标着就是《阅微草堂记》里所说的那口井。回来再说看这出戏,真是不错!
  包大嫂来李艳妃,到底是门里出身,扮相嗓音样样都好。
老顾的李良,他为这角儿可下了点儿心思,也真正做到了一台无二戏。打徐延昭一上,场面就改了六字调了,几位角儿的嗓音都很好。包大哥的杨波上场门出来[八大仓]亮相,确实与从前不一样了,身上好看了许多。
  这出戏可圈可点的地方很多。相比来讲,我还是喜欢《大保国》,《二进宫》总听到,不觉得新鲜了。《探皇陵》李龙老师的花脸,也奇了怪了,人家那嗓子咋儿就一直都那么好捏。
  《二进宫》庄京武的杨波,扮出来真像杨宝森先生,嗓音也像,这是下过工夫的。马春然兄的台底下看着脸盘不大,扮出来一点儿也没觉得瘦。这出调门低了点儿,给演员可发挥的余地很大。
  说起来,这出戏也算是常见戏了,谁都演,都说自己的有所本,可人人还都不一样,一人一个说法,一人一个演法,这话说回来了,演法多了也就没什么规矩可言了,就拙比说我知道的几种演法吧……
  花脸由上场门出来,老生是由下场门出来的,因为前头李良到文班角下,是冲下场门儿说的,出场,一般也不亮相,“小锣凤点头”上,因为没花脸那么大派头了,也有“大锣抽头”上的,为打个角儿,还有一种前头打个“长丝头”,再转起唱儿锣鼓。说开的这几个锣鼓都是唱摇的,咱怎么没听过这种唱法啊,唱散的也没关系啊,开个“凤点头”,不就散了嘛!可一个原则是尽量别换双楗儿,因为要换了的话,就打这四句,后面又换回单楗儿了,显得有点儿折了。现在一般的演法都是按音配像那个办法,打个“撕边”,出来“八大仓”亮住,再起“纽丝”,唱散的,我感觉没什么必要似的,是“角儿”,出来就有“好儿”,咱看现在电视上常放的一个版本,不是角儿出来,场面再怎么造气氛,演员再卖力,台底下也没反映。
  再说这座儿,也有好几种演法,今天包大哥他们这是一个演法,老生小边儿,花脸大边儿,李良虎头椅儿,还有一种是花脸老生都在小边,老生靠外,都不算错。头几天和
老顾讨论这个问题来的(人家对戏还真是有研究),这也有个原则,老生本不该坐,一上殿就唱明白了,花脸人家是“铜锤三点谢国太”,到老生这儿改了“四起八拜叩皇娘”了,眼看就快趴殿上了,等级当时就分出来了,青衣“内侍臣看过了金交椅”,那是给老徐预备的,杨还没出场就说过自己“官卑职小,不敢出头”,到这啃节儿上,站着就成了,也省得检场的来回搬椅子,台上三把椅子一摆,这角儿“上殿”“下殿”全不方便,检场的搬来搬去,也碍事。
  哟!这钟点儿不早了,我上课去者了,回见吧各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