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合意
合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1,077
  • 关注人气: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日记

(2006-10-21 21:22:44)
分类: 居家琐事

  今天把金少山胜利那整套《打龙袍》传上来了,这成本大套的唱片,真费劲!光文本就得整理半天,想用小豆子兄现成儿的,一看,更改格式更麻烦了,自己弄吧!~唉!补充一句,咱这个版本,就是上海中唱出的那版,唯一有点儿不同的,就是唱片第二面,所有出版物都慢,明显的锣鼓降下好几个调门儿去,我稍微调了调,唱儿也像一个人儿唱的了,就是开头的速度有点儿不匀,没折,音源即如此,将就了吧。。。。。。

  豆兄,把戏考里这出戏的日期改一下吧,琐记上也能加一条儿了:
  金少山、李多奎诸人之《打龙袍》唱片,录于民国31年1月20日晚9时,结束于11时。金或酬1万2千元,连关德咸亦得3百元。

  早年间灌片子就是省事儿,甭管有错儿没错儿,一遍下来,绝不回头。现在这艺术家们录点儿东西,可费了劲了,多少个“接头儿”,要是真不成,还不如不录呢,录音能蒙过去,明场演出怎么办啊!还是在于没谱儿!

  刘曾复先生,春节前去上海,录“绝版赏析”周年活动的录象,柴编辑原说要录刘老《审头刺汤》,“大跑一响人头落”和几句“四平调”,刘老觉得大过年的,唱“人头落”不吉祥,换一段《蟠桃会》,这戏又名《海渥添薵》,我6月份儿才知道这四个字儿怎么写:(
  拉琴的小姑娘,据说是学孙佐臣(听录音没觉得哈~),之前进棚录音,老先生唱一次就过!没听说录起没完没了的,那一晚上录好几个人儿,要来一位,录好几遍都不过,别人儿还唱不唱了。

  正看着电视上《定军山·阳平关》,元寿老为儿孙,真可谓是用心良苦!唉!

  传一段小谭刚出科时候的《定军山》。我从来就不怎么听新谭派,唱腔儿讲究不讲究咱单论,台上不讲究不代表人家不会。主要原因还是不爱听那嗓音,老觉得他嗓子上头有个帽儿盖着似的,听着老吃不上劲儿,不过瘾。于魁智我也感觉他嗓子上有个帽儿老盖着声音出不来,可俩人儿还不是一个劲儿,只能意会~(这观点在也就关上门儿说,到外头说,准得挨揍,“谭粉”“玉米”的势力还是很壮观的,俩拨儿兵合一处,我就能永世不得翻身。)嘿嘿。。。。。。

  小谭刚出科时嗓子就不大好,这张唱片连趴字调都不到,和王少楼倒仓后的调门一样,升C高一点儿,将够小宫调儿,可王少楼的唱片,发音位置很高,所以听起来还是劲头十足,小谭就不同了,他用嘴唱的比较多,用嗓子比较少,所以老感觉上不去似的,这问题随着年龄的增大,越来越明显,到晚年,只能偶尔用嗓子唱一下,大多数都在用嘴唱。

  都说小谭嗓子好,听唱片和录音,我一点儿感觉都没有,所谓的嗓子好,就是亮,可亮的原因就是他发音位置靠前,几乎是在用嘴唱了(现在的演员,我就没听到过用嗓子唱戏的),听起来比较“现代”,不像那种老味儿的嗓子了,可用嘴唱的局限就在于虽然宽了,可把高忽略了,口腔就是那么大点儿,有上膛挡着,气不容易上去,而用嗓子唱,气可以继续往上到脑后,我感觉这就是小谭后来一直嘎调上不去的原因,而且平时连高音也不常用,都说晚年《斩马谡》导板的高腔儿好听,可到底是劈了,其实您仔细听一下就能发现,在“火在心头”的时候儿,谭先生就有意把发音往后靠了,与前面的唱,发音有变化,可终归是一辈子形成的唱法,一句两句,还是不大好改,一露劈音儿,立刻就收了(还是咱上面的问题,咱也没听说谭先生让再从新录一遍呀。),说明谭先生很清楚自己的不足,而且时时刻刻在留心。

  个人观点,绝对没有完全否定艺术家的意思,就在这嗓音上,有点儿不同看法,根本不成为什么论点论据,咱是个爱好者,不算戏迷也不算票友儿,外行一个,姑妄言之,纯为解闷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听戏去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听戏去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