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镇西
李镇西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40,353
  • 关注人气:21,1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段红

(2015-08-07 18:15:14)
标签:

情感

段红

怀念

分类: 人物
段红

自从今年二月惊悉段红因脑瘤动手术之后,便一直在心中祈祷奇迹的出现。三月份我还去医院看过她,她的乐观让我欣慰。六一儿童节那天,她居然在微信上问大家好,这让她的朋友们开心无比。今天早晨,她的微信又来了,却不是她写的,而是晴天霹雳的噩耗——她妹妹用她的微信告知大家,段红于今天凌晨辞世。无论作为成都市一名优秀的校长,还是作为大家真诚的朋友,我们都很惋惜她英年早逝。

     我和段红曾经同是武侯区赴美国马里兰大学研修班的成员,她是副班主任。在西点军校,我为段红拍了一张照片,她很满意。三月去医院看她时,把这张照片印好放大送给了她。今天,她妹妹问我要了这张照片,打算作为告别厅的“标准像”。现在我把这张照片放在本文的前面,让她对着每一个读者笑。

     遗憾的是,我明天要出差,无法向段红做最后的告别。在美国时,我为研修班每一位学员都写了一篇文字。这些文字虽大多是游戏之作,但饱含我的真情。这里,我翻出在美国时写的关于她的一篇文字,作为对段红的纪念。

 

                   段红

 

段红,副班主任,但我们都爱叫她“段美”,盖因其美,且乐于并勇于也善于在我的相机镜头前展示美也。以前我见段美,总是毕恭毕敬地叫“段校长”或“段主任”,这不仅仅是尊敬,还有心虚。几年前,我应她之邀去为她学校的老师作所谓的“报告”,开车离开学校冲出小巷,便撞上一公交大巴,交警过来一看情况,很快做出裁定:“你是全责!”当时置身闹市,我羞愧得无地自容,而“段校长”正是现场目击者,见证了我的违规与狼狈。从此   我便总觉有把柄在她手里拽着,对其愈发谦卑。

段红作为咱班的“领导”,干练而细致。我们这个班虽然只有34个人,但管理机构却很完善。对段红来说,上有班主任,下有班长。她协助班主任,团结班长,带动学员,敢于管理,善于调动气氛。而且,她以身作则,学习刻苦,善思善问,积极活跃,其刻苦程度和做学习笔记仅次于鄙人。呵呵!(高深莫测地笑)连大巴车上导游的解说她都不停地记录,其好学精神,叹为观止。

 说一细节,每次上课完毕,我们都要给教授送纪念品,段红精心安排每个同学轮流给教授赠送纪念品,以让每个同学都有面子以及所在的学校陈列室以后都有一张校长或主任或老师和美国教授合影的照片。

在马里兰的课堂上,一教授讲“如何把教师培养成校长”,我质疑:“为什么一定要把教师培养成校长呢?”晚上我们在微信群里讨论这个话题,我再次提出我的质疑,结果好像大多数同学都不同意我的质疑,其中包括敬爱的“段副主任”(副班主任),她不同意也就罢了,还要公开和我商榷。于是,我便认真和包括她在内的同学争论起来。我这个人一旦进入学术争鸣状态,从来都当仁不让,对事不对人。于是我从语言表达开始,进入思路与逻辑的剖析。还没说几句,段美宣告撤退:“小女子告退了!”我正“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突然对手消失,我怅然无比,“荷戟独彷徨”。同时,冷汗不禁流了下来:把副班主任得罪了,以后我还想不想在马里兰混了?

但是,人家领导有领导的气度。段红的确大气,从不计较下属的“冒犯”。对所有同学依然平易近人,对我也依然友善。后来,有人(其实就是田哥)提议让我做副班主任的秘书,我立马表示“不胜荣幸”,觉得 “党考验我的时候到了”。我决心把段领导照顾好,我甚至巴不得有什么天灾人祸突然降临到她的头上,让我有一个危急关头挺身而出英雄救美的机会,让她看看我的耿耿忠心。

这机会终于到了,却是“美救英雄”。去安纳波利斯海军学院的那天早晨,我的腿不慎摔伤,行走不便。在海军学院,同学们兴奋地参观拍照,我一跛一跛地,渐渐落到了最后,但是——这多么让我感动的“但是”啊!亲爱的敬爱的伟大的段红一直陪着我走在最后。后来我们迷路了,到不到大部队了,她很着急,我也很着急,她着急找不到组织,我着急让她受我连累,于是我说:“你走你的,先把大部队找到再说。”但段美坚持要陪着我慢慢走,她怕我感到冷落,感到孤独。看着她着急而耐心地陪着我,好像她才是我的秘书。我特别感动,很想热泪盈眶,但挤了很久,实在没有眼泪。遂成千古之恨。

刚到美国,同学们就迷上了购物,无论男女,都像中了魔一样,那疯狂劲让我目瞪口呆。开始我很是不屑,尤其是对男生们不屑。我在微信群里写道,女人购物似可理解,男人也跟着在超市里疯狂就让我匪夷所思了,那就不是男人了。“所以,现在就剩下我是男人了。”段红很是不爽,要我理解大家购物的心情,还动员我也加入其中。我说,你们是看啥买啥,我是买啥看啥。我现在不需要买什么。但后来我爱人要我给她买衣服,我便不好意思要段红帮我参谋,她“不计前嫌”,热心帮我挑选,还请其他女生帮着试衣。我又想热泪盈眶了,但依然挤不出泪水,但我确实感动:人家领导,就是度量大。

段红有时被我们称作“段美”,因为她的确美,她容貌端庄,气质优雅,大方自然,给人一种舒适、亲切、随和的感觉,而且善于在镜头前充分展示。这点我最有体会。在美期间,有几个女同学,老爱“纠缠”着我——其实,准确地说,不是纠缠着我,而是缠纠着我脖子上挂的那个“高端大气上档次”佳能“无敌是瑞”相机。段红便是纠缠者之一。于是,我为她拍了不少我满意她更满意的美人照。其中有一张是在耶鲁大学校园里的逆光照,镜头前,段红高贵而亲切,透着知性气息。我曾将其作为我的电脑桌面。

段美幽默,而且是一本正经的冷幽默。在海军学院,我们欲寻博物馆而不得,我鼓励她去问迎面而来的一位年轻学员。身着海军军服的小伙子之帅,如果在中国一定帅得惊动党中央。段红和她聊着,不知是英语不行,还是兴奋过度,她说话结结巴巴,但满脸幸福。后来和大部队汇合,她迫不及待地向大家炫耀“我今天见到帅哥了”,旁人有意扫她的兴,说谁谁谁更帅,她就跟别人急,誓死捍卫她心中的那位帅哥。大巴上的她,说话已经语无伦次,俨然如醉酒一般,她自己也说“晕乎乎的”,俨然如初恋少女,沉浸在对帅哥的回忆与憧憬中了。其实她清醒得很,纯粹是在逗大家乐,但她居然装得那么像。直到晚上在群里,还继续“晕乎乎”的,吓得同寝室的尚薇同学不得不提醒她:“该吃药了!该吃药了!”

班里有这么可爱有趣的段红,我们每天也幸福得晕乎乎的。

 

                      20131019日于美国马里兰大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